a9m0x都市言情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第1612章 發生意外相伴-o93xf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隔了几日之后,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司马昭等三人就准备出发了,毕竟防线就在那儿搁着呢,并州军随时都有可能会发起进攻,所以司马军的布署尽快到位,才是构筑关中防御体系的关键,司马昭等人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拖着。
与司马伷司马亮那边抱怨连连不同,司马昭这边却是表现积极,他早早就收拾停当了,甚至是一副迫不及待急欲出征的模样,让人真心感觉到司马昭对北地防线极为的用心。
司马伷和司马亮是一头的雾水,前几日刚刚接受任命的时候,司马昭分明还是牢骚满腹,可转眼几天之后,他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极为的踊跃,态度变化明显。
到底哪个才是司马昭真正的想法,司马伷和司马亮还真就琢磨不透了。
司马伦亲自赶来送行,满面堆笑,如沐春风,司马伷和司马亮满脸的不自在,说实话,他们才不想去那么荒凉的北地三郡,就算长安比不上洛阳,但好歹也是大城。以前长安还是前汉的都城,如今虽然没有了当初的地位,但依然是魏国的五都之一,和邺城、许昌并列,也是雍州的州城,是雍凉一带首屈一指的大城池,人口众多,再加上此次迁都,大量的洛阳民众涌入长安,使得长安一跃成为了天下最繁华的都城。
司马伷和司马亮过惯了那么奢华无度的生活,真要把他们放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归途遥遥无期,可不郁闷死才怪。
尽管司马伦特意地赶来送行,司马伷和司马亮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毕竟谁都清楚,命令虽然是司马师下的,但谁敢保证司马伦不是背后的主谋呢,被他这么摆了一道,还给他好脸色,岂不是作贱自己吗?
但出人意料的是,司马昭却是一脸的和颜悦色,对着司马伦道:“九弟放心吧,北地三郡交给我等,定然是固若金汤,曹亮休想从此逾越。”
司马伦道:“北面防线的事,就拜托三位兄长了,北地三郡,条件是简陋艰苦了些,但事关司马家族大业,小弟斗胆恳求三位兄长,克服一下困难,待破曹亮之日,小弟必亲自躬迎三位兄长载誉而归。”
司马昭哈哈一笑道:“九弟何出此言,如此家族危难之时,理应是我等效命之际,为了家族的兴盛发达,我们吃些苦又算得了什么,只是我等离去之后,长安的事就劳烦九弟多用心了,大哥那边也需得人悉心顾照顾,为了家族,我们都责无旁贷!”
司马伦想不到司马昭竟然如此的豁达,先前的担忧一扫而光,含笑着拱手致意,互道郑重。
司马昭本欲直接离去,但司马伦执意送他出城,两人并辔而行,司马昭看到司马伦新骑了一匹枣红色的高头骏马,不禁连声地称赞好马。
司马伦骑的是一匹大宛良驹,这种骏马,西域那边的小国每年都会进贡一批,数量有限,极为珍贵,不过以司马伦现在的地位,换一匹好的坐骑,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什么样的好东西轮不上他?
司马伦看了司马昭的坐骑一眼,这是一匹普通的战马,按理说,司马昭的马厩之中,也是应该不缺好马的,却不知为何司马昭没有骑那些好马,反而是骑了一匹普通骑兵所骑的战马。
当下司马伦丝毫没有犹豫,跳下马,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了司马昭,道:“二哥此番前往北地,岂能没有好的坐骑,这匹烈焰驹就送给二哥了,你试着骑骑如何?”
司马昭当即推辞,司马伦却坚持赠送,司马昭无奈,只好接受了,由一名手下牵了马,司马昭和司马伦将坐骑给换乘了,一直到了城外的十里长亭,这才依依作别。
司马昭打马离去,可还没有行出数十丈远,却见那匹烈焰驹突然嘶鸣起了,前蹄高高地扬起,司马昭猝不及防,直接就从马背上给摔落了下去。
司马伦大吃一惊,赶忙冲上前去,那匹烈焰驹虽然已经被手下的士兵拉住了缰绳,但依然口中喷着白沫,狂躁不安地大声嘶叫着,并试图的挣脱缰绳的束缚。
司马伦很是纳闷,这匹大宛良驹他已经骑了不短的时间了,一向是温顺的很,没想到今天却是兽性大发,直接把司马昭给摔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换了人的缘故吗?
顾上去考虑战马发狂的问题,司马伦急切地去看摔下马的司马昭。
由于事发突然,司马昭事先又没有任何的防备,所以这一摔确实是摔得相当严重,右腿骨折了,饶是司马昭骨头硬,但断骨的疼痛还是让他不住的呻吟起来,脸色也是痛苦不堪。
司马伦急令将军中的医匠给召来,火速的给司马昭医治,医匠确诊司马昭的腿断了,整个的大腿骨断为了两截,想要康复的话,至少也得要休息几个月甚至是半年一载的时间。
发生这样的意外,显然是司马伦意料不到的,他一边关切着司马昭的伤势,一面吩咐手下的人将司马昭抬回长安的府邸去,司马昭这样的状况,显然冯翊郡是去不成了。
同时,司马伦也是暗暗地自责,早知如此,他就不会把自己的坐骑给司马昭骑了,让司马昭遭受了如此的大罪,这完全是自己的过错啊!
回城的一路之上,司马伦再三地向司马昭道歉,司马昭强忍着疼痛,连声说不碍事,这是一个意外,谁都不希望发生,只是如此一来,就得劳烦司马伦重新地来选择冯翊太守的人选了,短时间内司马昭是无法上任的,而冯翊郡那边一刻也缺不得人,所以司马伦必须要在近期内,就重新确定冯翊太守的人选。
司马伷和司马亮却是面面相觑,发生这样的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可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司马昭重伤不能离开,司马伷和司马亮却不能推托,他们带兵而行,直奔北地、安定二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