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oq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奧術起源討論-第一千零三十七章開局不利閲讀-4955b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他们在外面,能够直接看到灯塔树。
就算是能量光罩,也是盖尔团长主动触碰后,才浮现的。
但是置身在能量光罩内部却又是另一种景象,能量光罩本身不仅存在,还是不透明的,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灯塔树自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盖尔团长按在能量光罩的大手一离开,那道能量之门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将这里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密闭空间,找不到任何出口。
不用回头触碰,斯坎巴日亲王也知道,这个能量光罩的结实程度,还会在正常砖石之上。
这个能量光罩,不仅单方面隔绝了视线,同时还单方面隔绝了声音。
外面能够听到俄日勒和克酋长的咒骂,里面却听不到外面的半点动静。
作为一个聋子瞎子的俄日勒和克酋长,咒骂中却流露出,已经知道肖恩抵达这片军营的消息,显然不是一种偶然,而是有意为之。
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震撼到斯坎巴日亲王。
真正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进入到能量光罩后,他的身体就像是套上了一层无形枷锁,脚步比以前沉重了数倍,速度更是比以前大幅度降低,就连自己的精气神,似乎也在以缓慢的速度流逝着。
这个能量囚笼,简直就是为了那些强者量身定制的。
一旦被关入了其中,各方面都会受到严重限制,自然没有多余的力量去破坏牢笼自身。
永夜军领对于术法的运用,简直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
不知道这种独特的术法技术,对方手中还掌握了多少?
又有多少是已经运用到实战中?
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在无声的证明着,他现在向永夜军领妥协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斯坎巴日亲王迈着艰难的步伐,向着能量囚笼最中心的营帐走去。
斯坎巴日亲王刚掀开营帐门,一道如同狗熊一样雄壮的身影,向他扑了过来,一边扑,还一边骂骂咧咧,“狗日的孙子,究竟想要囚禁老子到什么时候?你们以为这种下作的手段,就能够困住老子吗……老子可是奥丁帝国第一勇士……”
俄日勒和克酋长的这一偷袭扑击,气势不可谓不凶猛,只是速度让人感到有些可笑,身体笨拙的有些像秤砣。
但是斯坎巴日亲王躲避的速度,同样不理想。
更准确说,自己的思维与身体行动,同步更糟糕。
明明思维早就做出反应,身体却依旧在龟爬,反而不如早已经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俄日勒和克酋长。
两人当场就变成了滚地葫芦,都摔的七荤八素,只感觉内腹在震荡,气血往头上涌。
能量光罩中不正常的压力,造成他们的摔伤,也不同寻常。
“住手,我是斯坎巴日……”斯坎巴日亲王急忙亮明了自己的身份。
“王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俄日勒和克酋长一脸惊讶,“难道双方的会盟取得了成功?你是来迎接我出去的?不对,若是你迎接我出去,他们就应该将这个该死的限制囚笼解除掉才是,还是说,你也被永夜军领的人给蒙蔽了?对不起,你应该早点亮明身份,我还以为是前来游说我的人呢!哼……我们奥丁人的文化传承虽然没有他们的悠久,但是忠诚的含义,我还是懂的,他们休想让我做,任何损害我陛下,损害我的族人的事情……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也再所不惜。”
说到最后的时候,俄日勒和克酋长慷慨激昂,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
若是正常情况下,斯坎巴日亲王少不得要为他的这番话鼓掌,并且大肆裹奖,此时此刻,他有的只是头疼。
俄日勒和克酋长的态度,只怕比他估计的还要坚固,还要难以撼动。
斯坎巴日亲王左顾他言的道:“看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的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感觉比以前更进一步。”
“永夜人的狡诈不敢恭维,但是他们的伙食,却是我见过最好的,不仅口感极佳,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叫做营养搭配完善,再加上我在这里也无所事事,除了吃睡,就是锻炼身体,嘿嘿……我发现,他们这个用魔法制成的囚笼,单纯用来当囚笼,就是暴殄天物……”俄日勒和克酋长一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的表情。
“怎么说?”斯坎巴日亲王露出了恰到好处的问询。
“你应该感受到了,在这里身体的素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就连气力的消耗,也大幅度提升。”俄日勒和克酋长忍不住炫耀自己的发现道,“这种情况,固然极大程度的限制了我的能力,但同样也为我制造出了一个绝佳的训练环境,我停止了很久的力量,又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身体不仅肌肉恢复了,就连身高也比以前增长了一些,最重要的还是精神的增长,我已经隐隐约约的能够感受到,王叔时常挂在嘴边的天地力量,尤其是在动用自己天赋力量的时候。
我有理由相信,这种变化,离开了这个该死的囚笼后,会显的更大。
王叔,你为什么这幅表情?难道我变得更强大了,你不感到高兴吗?”
“你能够变强大,我当然感到由衷的高兴。”斯坎巴日亲王神情沉重道,“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代表的另一层含义?”
“什么另一层含义?王叔不要藏着掖着,有话直接说,你知道我的脑子没有你的灵光。”俄日勒和克酋长对于斯坎巴日亲王喜欢卖关子的说话方式,一如既往的不感冒。
“魔法囚笼是对方的,食物同样也是对方提供的,这种方法在你身上有效,在永夜人的身上,同样也有效……你觉得,这种方法若是有效的话,永夜人会不大规模的运用到自己士兵的训练和培养上来?”
斯坎巴日亲王的反问,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俄日勒和克酋长的头上,不由自主的咂着牙冠倒吸冷气。
他的实力提升,终究只是个人。
若是这种训练方法,在永夜军领中普及运用,岂不是提升的是整个军队的整体素质?
俄日勒和克酋长抱着最后一丝幻想道:“也许他们只是将它当成魔法囚笼,并没有想到运用到训练中。”
“你这是将希望寄托到别人都是白痴上。”斯坎巴日亲王无情反驳道,“别人是不是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永夜人不是,至少我见过的大部分永夜人,聪明的可怕,尤其是他们的领主,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想到的东西,他们不仅已经想到了,甚至想的更周全,拥有更系统、更规范化的训练方法,大规模的普及运用了,这种魔法囚笼的运用,或许就是因为在使用过程中,衍生出来的,人家从一开始,就没有真的将你当成囚徒,否则的话,用镣铐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用耗费能量巨大的魔法囚笼?”
“那是因为他们别有所图,希望我能够为他们所用,反过头去对付我们的族人,哼哼……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愿望达成,我是好处照拿,饭照吃,就是不给他们办事。”经过斯坎巴日亲王先前的那一番点拨,俄日勒和克酋长再也没有偷到那种大奖的感觉,“不要老是说我,我除了被限制了自由外,其他都非常好,倒是你那边怎么样?被关在这里,没白没黑的,我都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咦,王叔,我才发现,你的模样变化也不小啊,究竟哪里变化,一时又说不上来。”
“我的状况,说来就话长了。”斯坎巴日日亲王张了张嘴,一时千头万绪,不知道该从哪里入口。
“这还不简单,就从我们分开了之后说起,我们与永夜人之间的会盟有没有顺利召开?达成协议了没有?我们是不是与永夜人全面开战了?否则的话,他们为什么一直扣押着我不放?还有,囚禁我的地点,陆陆续续转移了七八次,虽然每次转移的时候,他们都尽可能的用魔法遮蔽了我外界的感知,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出,他们一直在往东走,是不是在逃避我们的大军?”俄日勒和克酋长看起来粗咧咧的,实际上有着细腻的一部分,从零零散散的信息中,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什么。
“会盟从一开始,就未能正常召开!在会盟召开的前一天晚上,陛下就已经死了。”斯坎巴日亲王知道逃避并不是明智的办法,只能从最重要的开始。
“陛下已经死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陛下怎么可能死呢?王叔,你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陛下怎么会在会盟的前一天晚上死掉呢?他可是我们奥丁人的擎天柱,他怎么能够在这种关键时刻死?”俄日勒和克酋长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绝不可能,绝不可能,你在骗我,你和那些永夜人联合起来骗我……”
面对情绪失控的俄日勒和克酋长,斯坎巴日亲王只是以无言的沉默应对。
俄日勒和克酋长歇斯底里的咆哮了数分钟后,便逐渐平静下来,神情难堪的问道,“假设你所说的是真的,永夜人的节节后退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们以退为进的战略计划,他们只需要将大部分东奥丁草原让出来,不需要他们费一兵一卒,我们的大军便自行的分崩离析。”斯坎巴日亲王如实的回答道。
闻言,俄日勒和克酋长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感觉吸进自己胸腔中的空气都是冷的,“这是一个无解战术!我们的族人,接下来只怕会面对被各个击破的局面,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陛下怎么会在会盟之前死亡?是不是永夜军领的那个领主下的手?现在大军中,又是谁在主事?”
“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你也知道,陛下最近几年的异常情况,陛下身边的那个魔女心怀鬼胎,不仅在利用我,同时还在操纵利用陛下,从一开始,会盟和谈就是一个幌子,用来诛杀永夜人领主的幌子。
但是那位肖恩领主也不是傻子,早已经洞悉了这一切。
加上教廷的那些天使们,也不允许会盟和谈成功进行。
三方在会盟的前夜,阴差阳错的碰到了一起,提前爆发了一场超凡力量决战。
在那场超凡力量决战中,普通力量连作为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拱卫陛下的一万精骑,在他们的手中,不过是一群炮灰,就连陛下也不例外。
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在那种对决中,我也不过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被人随意的摆弄羞辱,我能活下来,纯属侥幸,等到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陛下已经死去多日,我们的大军也早已经分散到了东奥丁草原上。”斯坎巴日亲王言简意赅的说明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情况。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那场超凡力量对决,对他来说,太果断了,就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
幸亏当初他处在魅魔领主苏内拉沃自动防护圈中,否则的话,肖恩的第一波元素炸弹轰炸,就会要他的命。
就算是有地狱之锁的防护,斯坎巴日还是被强大的冲击波给生生的震晕了,对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这么说来,你也不知道,陛下究竟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谁杀死了陛下?”俄日勒和克酋长对于斯坎巴日亲王的回答十分不满意,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是的,依照当时混乱的情况,根本没办法判断出,陛下究竟是怎么死的,包括当时那场混战的直接参与者肖恩领主,也只能够事后推测,陛下是被那个魔女当成了挡箭牌,抽空了所有力量而死,这就是陛下死后的模样。”斯坎巴日亲王面无表情的将一具佝偻干尸的记忆影像,投射到了俄日勒和克酋长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