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fjn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想見江南-七百五十三章 爆發鑒賞-leeaf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深吸一口气,“罢了,都是同学,虽然你们想致我于死地在先,许某却不能以怨报怨。欠我的债,我不能免,但可以给你们时间,三天之内,你们每人限交我两千玄黄精,剩下的一百五十万亿,一百年之内,归还我就行了。”
易冰薇忍不住想笑,“这人还真是惫懒,说得好像一百年内,这几人能还得起一百五十万亿玄黄精似的。”黄衫女眼冒精光,“好算计,当真是好算计,这家伙要发财了啊。”
的确是好算计,两千玄黄精也是天价了,贾兆贤等人都拿不出来,即便他们各自的家族拿出这笔玄黄精,也会忍不住肉痛非常。“许兄,能不能……”贾兆贤又开口求情。
许易挥手道,“列位如果想要得寸进尺,许某便收回适才之言,许某可以讲情面,但也不能让人把某的面子剥了放在地上踩。”他算定贾兆贤等人背后的家族一定会同意。
若是为了保住贾兆贤等人的仙官之位,几大世家未必会舍出如此血本,但事关家声,两千玄黄精这个刚好卡在肉痛处的数字,他们必定会舍出来。许易狠狠从各大世家身上撕下如此一大口,当然会埋下后患。
可许易不惧,他可是留了话缝的,这两千玄黄精只是先期资金,剩下的一百五十万亿,虽说限定了一百年,但一百年后,要与不要,还得看他的心情。这几大世家的掌门人只要没疯,当不会再来撩拨他。
贾兆贤等人,吊着脑袋离开了,不多时,又陆续回来,一个个脸色苍白得跟纸人似的。果不其然,各家都答应了这个数目,约定了子时之前,派人将玄黄精送到。这偌大一场热闹,终于落下帷幕。
许易到底没走了,贾兆贤等人才退,不少人前来套近乎,经此一番折腾,讨厌许易的不少,但觉得许易是豪杰的更多。道宫进修,本来就是交朋友、实现资源互换的顶级交际场所。
许易也不高冷,关联了不少如意珠,正说得热闹,忽然,围在他身边的一堆人呼啦啦散了个干净,便见一个姿容妖娆的女郎笑吟吟朝自己走来,一双桃花眼放着令人酥麻的电光。
“这位姐姐,咱俩不认识吧,你这样笑,旁人容易误会的。”许易含笑说道。
那女人竟如一条柔软的蛇,半是依偎半是缠绕,挂在了他的身上,“我叫阮红尘,信不信,你会永远记得这个名字的。”
“行了,阿阮,你走是不走,不走,我可先走了。”易冰薇行了过来,脸色不渝。阮红尘贴着许易的耳朵道,“瞧,吃味了,你若能把易冰薇拿下,我可以答应你玩三人游戏哦。”
忽地,许易体内一阵奇异的燥热,只觉这娘们儿就是烈性的醇药,连气血都不受控制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刷的一下,易冰薇变了脸色,寒声喝道,“阿软,还不收了媚术。”
阮红尘脸上魅惑之意越发浓烈,腾地一下,许易显化赤炎雷猴像,嗡地一下,阮红尘昏死过去。许易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赶忙变化出本来面目,易冰薇怔怔盯着许易,“你是妖族?”
许易道,“此乃法相,赤炎雷猴相,这位阮仙子是……”易冰薇道,“竟有如此近乎本体的法相,也就难怪了,她的本体乃是天妖媚蛇,天生和赤炎雷猴相克,她激发媚术刺激到了你,你显化法相,反倒克晕了她,倒是一对冤家。”
说话之际,易冰薇伸手拍醒了阮红尘,她扫了许易一眼,“啊呀”一声逃了开去,再不复从前的油嘴滑舌。易冰薇掩嘴轻笑,她还是头一遭见自己阮红尘这般模样。
易冰薇笑如春花,宛若宣冷艳立在眼前,许易眼神发直,易冰薇收敛笑容,冷声道,“看够了没有,眼珠子给你挖了。”许易道,“实不相瞒,教谕和我一位故人有十分相似,所以……”
易冰薇冷笑,“这样的理由,我是第三次听了,原以为小鱼儿看中的人,总该有些不寻常的地方,我看你倒是寻常得紧。”许易怔了怔,“小鱼儿,余都使。”他取出玉佩。
易冰薇素手一招,玉佩落入她手中,“想不到,连这玩意儿也给你了,还真怕我不管啊。不对,她没告诉你你要找的人是我?啧啧,有些意思啊,这小鱼儿想得也太多了吧。”
许易这才醒悟,难怪上午的课上,易冰薇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竟是余都使打过招呼的缘故。许易道,“教谕可有闲暇,找个地方喝上一杯如何?”易冰薇闪念便想拒绝,但她对许易实在好奇。
她实在想不明白,以小鱼儿那般高傲的性格,清冷的眼光,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油嘴滑舌,阴险狡诈,招摇滥情的家伙。莫非是这家伙给小鱼儿下了什么毒,又想对本教谕故技重施?
怀着强烈的好奇,她应下了许易,两人移步第三山,地方是易冰薇选的,那里距离主峰不远,有个什么动静,只要闹大,便能传过来,便是许易要行为不轨,她也无惧。
易冰薇也取出一壶酒,许易怔了怔,微笑道,“有我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教谕何必另取一壶。”说罢,倒出一杯,当先饮尽,随即给另一只杯子也满上。易冰薇伸手接了,轻轻嗅了嗅,果香酒香浓郁。
“教谕多虑了,在教谕眼中,我当是机关算尽,唯利是图之辈,我这样的人,即便觊觎教谕美貌,也万不会在这道宫中行不轨之举,更不会蠢到自毁前程。”说完,许易又自饮了一杯。
话说到这份上,易冰薇不再多疑,一杯饮尽,滋味不错。“说说吧,你和小鱼儿,不,余都使是怎么遇上的,中间又发生了什么故事,她可是清冷惯了,既少接触人,更不会主动去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