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alo火熱連載小說 扶蜀 鳳溪凰躍-第四百三十章 反其道而行之閲讀-5a76i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陈仓外围。
附近大散关、小散关连接秦岭余脉的方向,地势险峻且人烟稀少,但由于地势的因素却也因控卫着陈仓城的安危。
若辅攻陈仓,则大散关、小散关便是最大的阻碍,此二关北据渭水,南接秦岭,地势极为险要、易守难攻,若能够出其不意的拿下此处,陈仓旦夕可下!
实际上,陈仓城并未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固,与其说守陈仓不如说守大、小散关更为恰当。
近日来,张合本率众活动于五丈原后方的秦岭山间绥阳小谷一带准备伺机攻蜀军主力背后,听闻蜀军正沿泾水向北突围的情况时,也准备起兵与主力合围……
但事与愿违,就在张合准备向安定方向拦截蜀军主力时,却收到了让其不得不重视的战报。
这数日来,秦岭余脉间有一支汉军部众时常出没于大、小散关前徘徊,据悉,才知晓这路汉军主将乃是张飞。
针对此,慑服于张飞的力量,又兼顾二关对于陈仓的重要性,却也让张合只得屯兵陈仓以待其变,而不敢轻举妄动!
这才让魏军原本万无一失的合围策略出现了缺口。
不然,若张合率众拦截,纵使赵云短时间内力破数道防线,但他依然能够及时的反应过来且回援驻军韩德的临泾城,不置于诸军都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而被汉军强破了城池。
虽说张飞率部连日游曳于散关以外都并未攻城,但张合却也只得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张合中途也策划过引诱过汉军入圈套以趁机歼之!
奈何张飞却不上当,只是游弋于散关以外,但凡魏军主力亲至,便立即火速遁入秦岭山脉中。
而就在关中汉军突围、陈仓一线的对峙如火如荼对峙之际,上郡、河东偏西之地战局也逐渐进行到了激烈化阶段。
自从魏军开始实施合围的计划以后,亲镇晋阳的大将军夏侯惇便分遣属下王双、孙礼以及朱灵等将分别从上党、安邑,西河各方席卷而至。
数方相互策应,牵制着魏延所部的实力。
又由于驻军北原方面的夏侯楙,郭淮各遣军于河对岸修造堡垒,严防死守。
汉军易欲渡河汇合主力的想法已然不现实。
经过多日的对峙,魏延部局势已经岌岌可危!
平阳,临汾前线。
军府内此刻空荡荡的,唯有主将魏延身着战袍,眉目紧紧盯凝着屏风间所挂着的舆图深思不已。
原本,他率众入晋是一片顺风顺水的,初期更是连战连捷,连连挫败魏军数部,军心士气顿时间高涨无比。
但局势……却在这数日间急转直下……
他忽然与主力军团断绝了一切联系。
而他亦被大将军夏侯惇遣各军相互牵制着难以脱身,近日来又有探子所探得河对岸亦有魏军的沿河堵截。
他已经被魏军合围……
局势的忽然逆转,也令魏延一时有些始料未及,由于失去了与主力的联系,他也意识到此次己方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危机当中,若想摆脱困境唯有靠自己之力。
这数日以来,他都一心扑在舆图上静静思索着,是否有何破局之策。
渡河强行突围,再度借羌胡之道或者径直沿蒲坂津奇袭长安,他都有思虑过,但详细一谋划却才发觉压根不可行!
“按目前局势来看,魏军此乃有意识的断绝了陛下与我部的联系,恐怕是存着暗藏主力歼灭陛下的主力军团的打算。”
盯凝舆图良久,魏延忽是眼神暴睁,喃喃沉吟着。
他很清楚,魏军既然能够果决的放弃了临泾这等战略要地,等同于直接放弃了陇右数郡的权益,转而在关中方面谋划布局,那所图必定不小。
若只是就为歼灭他这一支偏师,那未免也太瞧得起他魏延了。
故此,不难猜测,魏军切断他与主力的联系,就是要集中一切力量对付己方主力。
想通这些,魏延头脑里稍微有了些许头绪,随即又暗自想着:“陛下这方倒不用太过担忧,既有法孝直相辅助,又有赵子龙、张翼德等勇冠三军的大将,想必纵然受困,最终亦能安然脱险。”
“目前我还是要顾好眼下,如何将部众保全安然带回去,方才不负陛下隆恩。”
喃喃思索着,魏延心底已然暗暗有了算计。
“眼下并州方面各路大军牵制我,河对岸亦有魏军拦截,想必敌军早就做好了防止我率众突围的打算,若如此,突围不成反而还会折损实力,完全处于下风,最终败亡于此!”
魏延继续看着舆图分析着,指着一点犹豫半响才道:“如今看来若想破局,恐怕只有兵行险招了,从魏军意料不到的地方出手了。”
“佯装突围,径取晋阳,打破僵局。”
只是犹豫了片刻,魏延便已经在心底打定了主意。
按照敌军的部署走,永远被牵制着?
这不是他的风格?
唯有打破僵局,打乱敌军的部署,调动起敌军,方才能于危局当中寻到一丝求胜之机。
既然拿定了主意,接下来魏延也不再犹豫,立即便着手开始构思详细计划的方案,手掌托腮沉思着:“据斥候所探得情报,河对岸阻截的魏军疑似郭淮部或者是驻军北原的夏侯楙所部,郭淮此人久居战阵,佯攻突围容易被其看出破绽,夏侯楙此人倒不失为一绝佳的人选。”
短短一番思索,魏延便打定了佯攻突围时,以夏侯楙为突破点。
“嗯。至于进军路线的话,就有点棘手了啊。”
再度眼瞧到舆图上方用小红旗所标注的红点处,这些皆代表目前魏军的布防所在以及实力差异,他面上不由升起丝丝忧虑,沉吟道:“如今夏侯惇亲自坐镇晋阳总揽全局,而郝昭屯驻上党郡的壶关与屯兵于安邑的孙礼部形成掎角之势。”
“壶关本就乃天险之地,又是魏军重点布防之地,此处不可为也!”
一番深思,魏延首先排除了距离晋阳最近的壶关这条进军路线。
虽说最近,但也是最难成功的一条道路。
壶关本就乃太行天险,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魏延既然要出其不意的奇袭晋阳,那么时间一定是最为宝贵的,一分一毫都不能拖延。
若走上党,一旦于壶关城下拖延些许时日,那己军的意图终究暴露于大众眼前,反而会有倾覆之危。
“上党难行。那唯一能剩下的选择便是径取西河,出其不意的杀入晋阳城下了。”
如今驻军西河的乃是王双,其麾下约莫五千余众军士左右。
魏延坚信,只要佯攻策略奏效,那自己奇袭便定能一举突破王双所在的防线。
此刻,魏延更是面露自信之色,丝毫不怀疑策略是否能够成功实施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