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zhi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ptt-第六百一十四章想靜靜姐了熱推-0r9dz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中秋节申林没能回燕都,在剧组一直忙着拍戏。
任静寄来很多营养品,怕申林又是拍戏,又是写书,累着。
而申林却安排公司,给合作过的演员都送去了礼物。
本来费用应该是不少,但因为有侍玉柱赞助,结果也就花了几万块的月饼钱。
宫丽也是收到了申林公司送来的礼物。
而在她面前坐着的经纪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自从上次宫丽接了大学生电影节颁奖典礼的电话后,几乎大半个内地都在封杀这位风头正盛的女演员。
“小丽,咱现在得放下面子,主动出击。这里有几位导演和投资人的场子,咱就放下脸面,陪着喝点吃点,也不吃亏。”经纪人年纪比真真姐还要大几岁,是亲手把宫丽带上影后的人。她是最不想看到宫丽从此没落的。
因为这可是自己的摇钱树。
宫丽虽然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本来很多谈好的片约,现在都被取消了。
她有心放弃,但还有很多人指望着自己吃饭,只有硬着头皮配合着求人。
但自己这样的内地影后,特别是没有香江市场的影后,有时还真不如李红。
一旦得罪人,就可能没有人买账。
毕竟市场有限,商业价值也有限。
“丹姐,我就想演好电影。这种事,求人是求不来的。要是实在不行,你就给我放个假?我这些年也给你赚了不少了。”
宫丽年纪和任静相仿,性格要比任静直一些,是敢爱敢恨的主。
但对待事业上,她却没任静有主见。这个时候,反而是得受公司的摆布。
“小丽这话怎么说的?不是我说你,你当初就不应该……而且公司培养你是花了很大心血的,要是你一旦没戏拍,别说过几年了,一年后恐怕就没人认识你了。那时你再想回来,我也没办法。”
丹姐翘起二郎腿,端着咖啡,今天是一定要说服宫丽,让她去求,拉下面子的去求。
趁着现在还有人气,只要能让那些大佬消气了,还是有希望的。
而就怕宫丽在酒桌上表现出来不在乎的样子,那才是最可怕的。
宫丽被经纪人的话给说懵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直爽的人,往往就有这样的弱点,不会拒绝别人,哪怕是别人利用你。
何况还是宫丽这样,重情义的人呢。
“要不我问问申林?”宫丽觉得可能申林不会太排斥自己吧?
丹姐连忙板起脸来,语重心长地说:“我的祖宗,到现在你还不醒悟?咱出现今天这样的大问题,不就是因为申林那小子?现在内地电影圈,你打听一下,有几人待见他的?他……砸了多少人的饭碗啊。”
宫丽没敢大声说话,小声嘀咕道:“那是没人家申林的本事。就知道互相吹!”
“这个世界有才华的,但没好下场多了。”丹姐直接给宫丽堵回去了。
宫丽不说话了,但她觉得,起码申林就不会。
“好好,我答应你,酒局我继续去,但不成,也别怪我。”宫丽笑着说。
丹姐咖啡一放:“还不都怨你!”
宫丽叹口气不想说话了,但她觉得自己就是没错。
自己就是觉得申林的电影好,田院长的大学生电影节好,这又怎么了?
……
双木公司制作完成的三部电视剧,果然是没有一家卫视购买。
好在申林和任静早就有所打算。
不过就算是好事,这件事任静也是全国各地飞的谈细节。
最后,任静让出了将近收益的百分之八十给了地方台,这才算是全部谈拢。
一个统一品牌,统一时间播放,统一调度的全国播放平台就这么让任静给建成了。
申林在香江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件事,看似简单,实则不简单。
申林抽空跑自己房车里给任静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了。
“任姐,我想静静了!”
又来?任静半天没说话。
“其实除了想你的人,我还想……”
任静就知道申林后面没好话,连忙道:“打住,再乱说我可就挂电话了。”
申林很无奈,只好道:“不乱说,不乱说,跟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
任静没敢再接话,一接话就被申林又绕回来了。他就这样。
“任姐,我觉得那三百多家的地方台,我们除了要加强节目合作外,还要加强广告合作。给他们我们合作以外的甜头。防止这些地方台,到时会因为各种变故出问题。到时一旦出问题,咱连广告都给他们撤了,让他们一时间没了收入,反过来更加依附于我们。”
任静没想到,申林还真的是有正事说。
而且任静觉得,申林说得很有道理。
这次谈合作,由于很多业务都是没有自己抓在手上,特别是介绍给地方台的广告业务,都是直接交给地方台的操作的,也造成了被动。
要都是自己管理,那就等于把控了地方台的广告部,就等于抓住了他们的钱袋子。
“可突然收回广告,会引起反弹吧?”任静担心道。
申林笑着说:“不收回,你再成立一家公司,专门负责广告业务。然后拉大广告客户背书。国外那两个大品牌我给你联系,侍总和李总的,你联系。你看这么样?”
任静觉得还真不错,成立一家新公司,专门发展广告承包业务,地方台也说不出什么。
对待营销,任静还是相当佩服申林的。
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电影学院也不教啊!
而且任静也很清楚,一旦成立新公司,虽然还是干同样的事情,但又可以有一部分管理费用入账,不像是现在,混在一起,地方台根本不承认。
“说吧,新公司你要多少占股?”这可是不花钱,就赚钱的事情,任静不想自己赚便宜。
申林笑着说:“我只是出主意,新公司是你的,要是你觉得我吃亏了,你完全可以陪我……”
申林这边还没说“一起干点别的”,那边就挂了电话。
申林心跟被猫挠了一样。
而挂了电话的任静,心也是乱了。
申林这到底是怎么了,就这么……难道我表现得很轻浮?
任静开始患得患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