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p1x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鑑寶直播間》-第五百一十三章 交換情物?看書-kgw36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作坊里,除了那位新来的学工,其他师傅,加上老板都投入手把手教华仔等人制作紫砂壶的行列。
原本,制作紫砂壶前,设计工作是很重要的。毕竟因为有了艺术性和实用性的完美结合,紫砂壶才如此珍贵,令人回味无穷。所有的艺术性,都是有构思的,也就是设计。
但对叶梅他们来说,就没必要搞这么复杂。事实上,设计工作,一般也是制壶高手“专利”。像这个小作坊,要名气没名气,要技术也没有太高深的技术,同样没有设计这个步奏。
直接按照他们经常做的壶型来做,跨过了设计那个环节。
作坊里面,有已经练好的紫砂泥,所以练泥这一步也可以省略。那么,就可以直接将练好的泥拍打成片。
“这一步,跟和面做饺子皮差不多,就是把泥展开来,弄成薄薄的一片。”坊主在边上说道。
随后,用专业圆规,划出壶身泥料打成片等待划壶底。壶身壶底初步镶接,拍打出雏形。正是这样,才会有人说:茶壶是拍出来的。
身筒的拍打成型,并非简单的一个步骤,而是反复进行的多个步骤。每一步都接近最终的成型阶段,但每一步的要求又各不相同。
大家就照着老师傅的做法去做,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有人做不好。鲁大强拍着拍着,原本圆形的壶身,逐渐变成了方形,然后,又从方形变成了不知怎么形容的形状。
“看来,你不是干这行的料。”胡杨调侃道。
鲁大强很无奈:“做这玩意太烦,是不适合我,还不如让我去搬砖,扛水泥也比这工作痛快。”
大家听了,哭笑不得。只能说,有些人不喜欢这种细腻的工作,没有那个耐心,宁愿顶着太阳去做一些体力活。
说白了,就是不愿意干技术活。
壶底拍平之后,还要勾边。从高深筒到最终的虚扁造型,完全以手工方式逐步拍打而成,然后需要仔细修整。
接着,还要做壶盖、壶把等,讲解起来好像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大家能体会到,手工制作不容易,也就难怪贵一点。
一把纯手工的紫砂壶,需要一个人不少的精力。哪怕是最快的工艺人,一天也顶多做那么两件。而那些精益求精的人,几个月做一件,甚至好几年。
那么,紫砂壶的贵,也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一位老师傅告诉大家,装壶把和壶嘴,一定要成一条直线,分毫无差。壶型大美之一,亦在于此规正中。
到了这一步,紫砂壶壶身制作就算初步完成,只待篆刻花纹或者直接进窑烧制。
最后,篆刻花纹也是各自动手,不管好不好看,起码也是自己做的。叶梅和柰子弄得不错,规规矩矩刻了一些花朵、小动物之类的。
“你这刻的是什么?”华仔看了眼鲁大强,忍不住问。
“这都看不出?龙呀!”鲁大强自我感觉良好。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后,一个个笑趴在手机前。
你妹的!那是龙?你自己独创的吗?除了有两个角,大家真猜不出那是一条龙,像毛毛虫多一点吧?
同时,也有人吐槽华仔:
“华仔兄弟,别笑别人啦!你自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要不是看到额头的那个王字,我都以为你刻的是只狗。”
“哈哈!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自己放的屁都不觉得臭。”
“还是胡哥牛,你们看他。”
“厉害!好想要胡哥的这个,太好看啦!”
……
大家将目光看向胡杨,他刻出来的最有古风,不仅把一幅山水图刻上去,还用苏轼的书法,搞了两句诗上去。
整个紫砂壶看上去档次都不一样,甚至比这个作坊所有的作品都要好。
坊主等人都感叹:“你才是高手呀!”
胡杨谦虚道:“我除了篆刻方面做得好一点,其他都不行。”
大家都知道,他的书法和绘画都很强,所以篆刻出这样的作品,也就不奇怪了。
柰子两眼发光,恳求道:“胡哥,这把壶可不可以送我?”
胡杨愣了一下,点头:“可以呀!我们可以交换。”
直播间就有人调侃:这是交换情物吗?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连柰子都脸红了一下,却没反对,点头答应。
胡杨就知道这些家伙想歪,翻白眼道:“普通朋友之间,就不能互相赠送东西吗?你们这些混蛋,典型的吃饱了撑,想太多了。”
见胡杨都动手,徐宏也忍不住动手跟着做了一个,不怎么好看,但感觉有特别意义。他准备也刻上自己的签名,送给一位特别的粉丝。
坊主笑道:“胡先生这件光货,做得确实好,尤其是篆刻,反正我们做不出来。”
“光货?什么来的?”华仔惊奇地问道。
胡杨告诉他们:“紫砂壶造型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也就是光货、花货、筋囊货,其中以光货造型最为常见。像我们做得这些,都是光货。
当然了,鲁兄弟的那件,有点抽象,倒是接近花货。”
坊主点头,给大家解释,光货是指壶身为几何体,表面光素的紫砂壶。在制作光货时,不仅要将器表修饰得平整光滑,还要讲究点、线、面的结合。根据不同的造型,又可再细分为:圆器和方器。
而花货,又被称为“塑器”,制壶人将自然界的动植物采用浮雕、半浮雕等造型设计成仿生形象。
筋囊货,又叫做“筋纹壶”,制壶人将类似南瓜棱、菊花瓣等曲面称为锦囊,锦囊壶是紫砂壶中线条比较多的一类,因此极其讲究线条的流畅性,要求上下对应、合缝严密。常见的有:菊花壶、瓜棱壶等等。
“通常来说,花货和筋囊货更有艺术感,所以更加珍贵一点。”坊主跟大家说道。
“不是吧?这么说,最贵的还是我的这个?”鲁大强满脸震惊。
其他人朝他看去,一脸无语:你这是多大的脸呀?敢说这种话,偏偏还是一本正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