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vn7優秀都市小说 1627崛起南海笔趣-第2324章閲讀-9usqi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钱天敦当然可以大笔一挥批准符力的调查计划,但具体到实施环节,还是得让李凒出面向朝鲜官员下令才行。否则以海汉军的名义要求朝鲜官员接受调查,这势必会激起对方的严重不满,更何况现在要调查的对象是武官群体,如果没有李凒出面施压,那极有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武装冲突。海汉军虽然不怵朝鲜国这些所谓的精锐部队,但也没必要让其得到再度造反的理由。
所以钱天敦最后虽然肯定了符力的想法,但并没有马上给予他相应的调查权限,要等拿到李凒起草的手谕再采取行动。正好钱天敦手头也还有其他事情要跟李凒面谈,便干脆带着符力一起去了宫中。
忐忑不安的李凒听完符力的调查汇报之后,情绪稍稍放松了一些,既然海汉军现在动了真格要追查事件真相,那他倒也乐于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和配合。抛开为父报仇这一节,如果不把事情调查清楚,将作乱的罪人绳之以法,他就算坐上王位也还是很难确保自己的安全。
汉城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可以说城中驻军难辞其咎,李凒本就不相信他们的清白,没有直接将其斥为叛军就很克制了。现在海汉人要调查究竟是哪些部队直接参与了叛乱,这正是李凒想要查个水落石出的事情之一,听完符力的请求之后便欣然答应下来。
李凒立刻便起草了一份命令,要求文武百官配合朝廷特聘的海汉调查人员,对国王遇刺案及后续事件进行彻查。如有故意阻挠或破坏调查者,将立刻撤销其官职,一律视为涉案疑犯进行抓捕。
这份命令的严厉程度甚至超过了钱天敦的期望值,也足见李凒对于调查事件真相的迫切程度。
拿到了这样一份准圣旨,符力立刻就告退离宫接着查案去了。钱天敦则留了下来,与李凒商议比查案更为重要的问题。
“世子,局势紧迫,所以登基继位的仪式就只能从简了,如果您这边没有问题,我们后天就举行相关仪式。我和王将军会代表我国出席仪式,确认您将是我国唯一认可的朝鲜国统治者。”
钱天敦的话让李凒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能得到海汉的充分支持,等登基仪式一结束,他就由世子晋升为朝鲜国王,届时处理方方面面的事情才能名正言顺,不再受世子身份掣肘。
李凒连忙应道:“那就有劳两位将军了,待我登基之后,便立刻册封两位为我朝鲜国护国大将军!”
任命外国武将为护国大将军,这在朝鲜历史上倒是没有出现过的创举,李凒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来表达自己对海汉的敬重和信赖。虽然这只是一个名誉称号,并不会让这两名海汉将领就此听命于自己,但李凒认为这至少有助于将双方的利益捆绑到一起。今后朝鲜国在军事方面的需求,或许也可以通过与海汉将领的良好关系来得以实现。
钱天敦同样也对李凒开出的这个条件稍稍有些吃惊,不过他很清楚李凒目前的利益诉求,所以倒也能理解李凒此举的目的所在。至于护国大将军能在朝鲜国享受什么样的待遇,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钱天敦当下没有再追问,只是对李凒的这个安排表示了谢意。
如今王位空置,李凒是先王指定的继任者,又有海汉在背后全力支持,登基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能不能坐稳这个位子,除了李凒自身的能力之外,海汉所提供的支持力度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而海汉所提供的支持当然不是无偿的,也不是护国大将军的名誉称号就能换到的,事实上海汉对朝鲜的要求除了承担海汉军行动期间的所有军费之外,其实还有别的一些条件。
“世子,我国与贵国在过去这几年中的合作都很愉快,但在很多相关领域一直缺乏具体的规范,影响到了我们的合作效果,所以我国希望能在前年签署的汉城盟约基础之上,结合两国关系现状,达成一个更为全面,更加深入的两国外交合作协议。”
钱天敦侃侃而谈道:“我国希望这份新的协议能够在您登基之后立刻生效,我们也确信这样一份协议将会有助于稳定贵国局势,巩固我们两国之间的盟友关系。”
李凒虽然尚不知道钱天敦所说的这份协议内容是什么,但对方在眼下这个节骨眼提出来要签新的外交协议,想必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很谨慎地问道:“钱将军,这份新的协议有些什么内容,你可否为我解说一二?”
钱天敦道:“协议的内容其实大部分是已经在实施中的合作项目,只是通过这份协议将其规范化,以便于我们将来的操作。大致来说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第一是外交方面,朝鲜国作为盟友,要完全支持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利益。同理海汉也将支持朝鲜国在南海地区的战略利益。
第二是经济文化方面,朝鲜国向海汉完全开放采矿、农业、航海、金融、文化等领域的经营权,允许海汉商品在朝鲜市场上出售,允许海汉文化产品和相关教育产业进入朝鲜国。朝鲜国需为两国的经济合作项目提供必要的资源和保护。
第三是人口流动方面,两国允许民众及民间资产的跨国流动,允许民众改换为对方国籍。
第四是军事合作方面,朝鲜国允许海汉军在本国辖区内开设军事基地,驻扎部队,并将海汉所产的制式武器纳入军购清单。海汉军将为朝鲜提供作战技能培训,以及战时的全面支持。
粗略一看,这几个方面中除了移民问题之外,其他的似乎的确都是已经在实施当中的项目。而李凒在三亚待了一年之后,已经接受了海汉从各个国家汲取移民的事实,也不指望自己的国家能够获得特殊待遇了。
其实李凒也大致能理解海汉为何要就这些已经在实施当中的合作项目再重新签署协议,毕竟之前这些协议都是跟自己的父亲谈的,如今朝鲜国换了当家做主的人,那重新再签一次也很合理。
当然了,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一份协议可说不上是盟友之间的平等互利,而是明显有利于强势一方。但李凒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海汉也没有给他留出其他选项,他如果不同意这份协议,那很可能连接下来的登基仪式都会被叫停。
“关于与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世子可以先看一看这个草案,如果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在您登基当天签署这个新的协议。”钱天敦说罢,从自己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递到了李凒面前。
李凒接过那份文件,见第一页上的标题赫然是《海汉国朝鲜国友好通商航海条约》,心中不由得暗暗腹诽海汉人心机重,这协议内容明明还涵盖了移民、军事等重要领域,但却故意只提到通商和航海,显得颇为遮遮掩掩。
条约的细则自然还有不少让李凒不甚满意的地方,比如钱天敦故意连半个字都没提到的治外法权。但这实际上也是朝鲜官方已经默认的规则,只是这次的条约中将其用文字形式表述出来,更具可操作性。
李凒花了一盏茶的时间看完了这份条约的内容,然后意味深长地对钱天敦答复道:“我没有问题,我也希望贵方不会有任何问题。”
钱天敦应道:“我国跟安南和福建早就签署了类似这样的协议,世子不用担心这中间会出现什么问题。一两年之后,贵国便会逐渐得到这份协议带来的诸多好处,世子到时候就知道了。”
李凒听说那两家也签过这样的协议,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起码就算吃亏也不是自己独一份了。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在综合实力方面赶上那两家,李凒觉得一两年大概率是不够的。他在离开三亚之前观看了海汉举办的留学军人比武大会,本国的军人在能力方面的确还有所欠缺。
李凒当下便提笔,想在协议末尾签名,钱天敦却出声叫住了他:“世子不用现在就签!等你登基仪式结束后,召集王公大臣见证,我们再一起当众签署。”
李凒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了对方的目的,海汉国并不打算不声不响地签下这份协议,而是有意要就此展开炒作,让朝野上下都知道自己与海汉已就国家的未来发展方向达成了协议。
“那便以钱将军的意思为准。”李凒微微一笑,将毛笔重新放回到笔架上。
尽管限于目前的条件,登基仪式只能简单操办,但此次仪式的意义重大,朝鲜国将从李凒登基开始,去往全新的发展方向。
在原本的历史中,继承大位的可不是李凒,他于丙子胡乱之后被满清抓去沈阳当了八年人质,回到朝鲜不久就病死了,由他的弟弟李淏接掌了王位。
不过在这个时空中由于海汉的强力介入,满清入侵朝鲜的力度大打折扣,自然也就没有能力将李凒带走了。而没有被抓去沈阳当人质的李凒,却因为被海汉看中,之后便去了海汉三亚留学。至于其登基之后的表现,已经完全没有史料可供参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负责为李凒操办登基仪式的是金尚宪,这倒不是李凒和海汉对他的看法有所改观,而是看中了他的经验。要知道在十几年前李倧发动宫廷政变上位的时候,金尚宪也参与组织了登基仪式,由他来操办仪式,至少不会错漏了某些必须的重要环节。
而回到调查工作中的符力,则是先去找到了刚刚回到城里的兵曹判书申景禛,向他出示了李凒的手谕。
申景禛倒也爽快,看完之后立刻表示自己会全力配合,并且委派了他儿子申学义协助符力的调查工作。
申学义跟海汉军的关系一向不错,今年海汉军攻打日本平户,申学义也是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参与了这个行动。而这次汉城出事的时候,申学义正随同申景禛在江华岛考察,所以他也是当下为数不多可以得到海汉信任的武官之一。有这样一个熟悉朝鲜武官体系,身份背景又够硬的人协助,的确是可以让符力的调查工作轻松不少。
符力在此之前已经列出了一份大致的调查对象名单,包涵了汉城驻军及相关武职机构中官阶在从二品以上的所有武官,大大小小也是有二三十号人了。申学义看过这份名单之后,又从中划掉了一部分人。
“在下刚才划掉的这些人,要嘛已经死在了这次的事件当中,要嘛当时不在汉城,完全没有参与此事。”申学义不等符力发问,便主动说明了自己划掉这些人的理由。
符力道:“金尚宪说他在最后时刻发动反扑,消灭了在城内造反的乱军。按照他的说法,死了的都是参与造反的坏人,活下来的都是忠于国王的部队,你觉得这有几分可信度?”
申学义似乎有所顾忌,不敢像符力这样随意议论金尚宪,当下只好勉强应道:“金大人说的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我们多审几名官员,核对他们的供述,看看对事发当日的描述是否一致,或许就能判断金大人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了。”
申学义的想法与符力基本上是不谋而合,交叉对比多人口供本就是调查手段之一,符力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逐步确认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