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4fz精彩玄幻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愛下-506戰烈火閲讀-lrl8d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白谷逸一剑斩断了一杆都天烈焰神旗,就代表着还能斩断剩余的十八杆,对于一派镇山大阵来说,白谷逸有着给林晓打下手的经历,对于各种阵旗、阵眼的炼制也很熟悉,自然知晓每一件用来镇压大阵的法宝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天材地宝,而且耗费的精力只会更多,不会更少,那么斩断一杆都天烈焰神旗,固然是白谷逸同样在向老烈火示威,同样也知道这样一来,就会把老烈火从老鼠洞里激出来,所以也没有着急直接破掉史南溪掌控的大阵,但同样也是避免老烈火因此与自己死拼到底——这里只有白谷逸一个,朱梅可是没在,孤家寡人在别人的地盘上遭遇围攻,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白谷逸与史南溪周旋了不过半个时辰,华山方向就升起一道炽烈的近乎纯白的火光,只在天空一个转折,就已经光临了战场,火光一散,探出一个满头火焰一样头发的老者,不仅是发如烈火,就是眉毛也是一片通红,好像火焰一样跳动不休。
老者刚一露面,霹雳一般的咆哮就响彻云霄:“该死的白谷逸,竟然敢毁了老祖我的法宝!老祖与你绝不甘休!”
白谷逸一撇嘴,揶揄道:“别扯乱七八糟的,老烈火,你也是修道界的前辈高人,纵然是你我正邪不两立,可也没必要说这个。老道我好端端的走路,你这家伙的狗腿子拦住老道,还是十分阴毒的设下大阵埋伏,要不是老道我还有两把刷子,这会儿早就灰灰了,斩了你一件法宝又算什么?要不是你老烈火自己没有亲自出来,老道就是把这剩余的几杆破旗子都毁了,你又能怎样?”
烈火祖师不由一滞,鸟的,相打无好手的道理,老烈火还是懂的,只不过是老烈火心中愤怒,要给自己出手找个理由,可是被白谷逸当头揭露,一时间竟然无语了:到底是你是正道还是邪道啊?这么不讲究呢。
白谷逸可不管烈火祖师什么心情,指着依旧缠着自己乱转的幽灵碧焰梭说道:“这玩意儿,你老烈火还要不要?你要是不要了,老道我就替你收拾了啊?”虽然话是问话,可是白谷逸的动作却不慢,不等老烈火回话,一抬手,一道清光湛然的雷光就直接命中了幽灵碧焰梭,霹雳声中,幽灵碧焰梭被这一道雷光炸得粉碎,只剩了一天的流萤。
烈火祖师人如其名,见到白谷逸当着自己的面,就把自己号称镇教六大异宝之一的幽灵碧焰梭打成了一天的流萤,只把一口的利齿咬碎,也不作势,仅剩的十八杆都天烈焰神旗就从史南溪等众弟子手中脱手,在老烈火身边聚成一圈,随即猛地向四方一炸,依着一种玄奥的轨迹分立八方,只在神旗立住的一瞬间,漫天的烈焰如同乳燕归巢,在十八杆大旗上下左右汇聚成团,不断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
白谷逸脸上稍稍变色,此前都天烈焰神旗在史南溪等人手里的时候,还没有这等威势,也不过只是无数烈焰攒簇,并没有此时接连不断的霹雳作响。白谷逸知道,这才是都天烈火大阵的真正面目,所谓霹雳烈火就是如此,只有这样,才具有将阻挡烈焰的诸般人、物炸碎的能为。
白谷逸虽然不惧都天烈火大阵,也不惧老烈火本人,但毕竟陷入人家的阵势,也是一个麻烦,所以不带老烈火将都天烈火大阵发动,就把脑袋一晃,整个人再度失去了踪迹——太清无形剑遁可谓是隐匿遁形与攻击结合在一起,只要本人愿意,就连斩杀了敌人,都能叫敌人发现不了任何踪迹。
老烈火虽然未列入宇宙六怪,或者西南五怪三魔等等顶尖行列,但是能够开山立柜的一派教祖,也不是等闲,虽然长眉真人在时,老烈火摄于长眉真人的剑锋,不曾与之较量,但单论辈分,却是与麻轩辕和长眉真人一样,甚至还要略高一些,手下自然不凡,同样认得白谷逸施展的太清剑遁的功夫,对此也是非常警惕——五台太一混元祖师就是在无形剑下吃了大亏,与混元祖师交情深厚的老烈火怎么能够不知道呢。
只见白谷逸消失的一瞬,老烈火身边就腾起一鼎一珠,鼎是老烈火炼制诸般法宝、异宝的炼鼎,珠是一颗水晶大珠,足有三寸大小,放射着夺目的光芒,是老烈火平时修炼时所用,用来防避天魔、外魔的,只要有生灵接近到光芒笼罩的范围,就会被光芒显形,就算再上乘的隐形之法,也会被破掉,而且一旦被破掉,就只能重新修炼,可以说是隐匿之法和隐踪之宝的克星(隐踪类的法宝除了少数几件天府奇珍,都要重新炼过才行,与法术一样)。
白谷逸虽然不知道老烈火身边有这种法宝奇珍在,但是早早就感觉到了不妥,所以并没有真的王老烈火身边凑。反而是借助老烈火疑神疑鬼的功夫,将身形悄悄地藏到了都天烈火大阵之外,只是把自家的飞剑放了出去。
白谷逸从林晓修炼剑术这么多年,虽然还达不到一剑破万法的程度,但也能算是在人间横行无忌了,遍数人间的剑术高手,大约也只有极乐真人李静虚能与之相提并论,只是白谷逸从来都是遵照林晓的要求藏拙,所以别看老烈火位高辈尊,门下弟子徒孙一大堆,照样不知道白谷逸的厉害,反倒是白谷逸和朱梅用来戏耍妖人的大力金刚手更为人熟知——知己不知彼,老烈火门下的弟子们倒霉了。
白谷逸的仙剑剑光极淡,在漫天烈焰飞扬的都天烈火大阵中,那一抹淡淡的青光,着实不显眼,只是剑光极淡还不是问题,关键的还是剑光同样非常的犀利。往往剑光从老烈火的徒子徒孙身边飞过,这些徒子徒孙都不知道,直到剑光飞走很久,才会发现自己突然断了手或者断了腿,然后惨叫出声,跌落云头。
烈火祖师看着被剑光绕过的一个个徒子徒孙,心中虽然怒火高炽,但也不得不承认白谷逸并没有彻底撕破脸的打算,换句话说,白谷逸并没有在此时掀起正邪大战的想法,所以众弟子都是只伤不死,就连首先堵截白谷逸的史南溪都不过被白谷逸削掉了身上的长衣。只是,如此一来,老烈火依旧觉得颜面无存,正要发动都天烈火剑与白谷逸的仙剑一拼之际,却发现白谷逸的剑光再次消失不见了。
烈火祖师不由大骇,浑身罡气勃发,头顶上高悬的鼎炉光芒大作,布下重重鼎状光幕,真是说时迟那时快,鼎状光幕刚刚布下,一道青光就从头顶落了下来,一连穿透八重光幕,然后重重地刺在鼎上,随着一声轧金断玉的轻鸣,一只鼎耳被剑光斩断,老烈火如遭重击,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随之摇晃了一下,才稳住身形。
远处传来白谷逸的轻笑:“老烈火,不要给脸不要,再有下次,可就不是削断你一只鼎耳了。”说罢,再无声息。
烈火祖师心中悸动,也是一阵后怕,很明显,白谷逸的仙剑十分锋利,要想刺穿头顶的鼎炉,并不是问题,毕竟鼎耳可以算是两层鼎腹,仙剑可不是凡间武士长剑,还能因为长度被炉鼎卡住,尤其是完全炼化能做到身剑合一程度的仙剑,都可以说是具有有形和无形两种状态,只要能击破鼎炉的本体,那么穿透过去,伤到自己就不是问题——白谷逸确实拥有伤到自己的本事,不能不防啊。
加大了护身法宝防护力量之后,烈火祖师等待了半晌儿,发现都天烈火阵内外都并无动静,这才放心地收起了十八杆阵旗,又让依旧身体完好的弟子将残破的那杆阵旗找了回来,二话不说,就回了华山——实在是伤心了啊!自己多年苦苦祭炼的都天烈火大阵竟然不能阻止白谷逸分毫,甚至毁掉了一杆阵旗,虽是伤心,却也让烈火祖师下定了决心,要将阵旗的数量祭炼的更多。而这,也就埋下了日后华山派众妖人集合攻打凝碧崖和飞雷洞,都天烈火炼峨眉的起因。
白谷逸一连遇到两拨邪魔妖人,还是这段时间以来很平常的事情。其实就在白谷逸隐居嵩山的同时,嵩山以西的北邙山,徐完也正是活跃的时候。
大明帝国遭遇的连年灾害实在是令百姓过得太苦了,官府不仅无力救灾,还不断加派各种劳役和捐税,最后导致大量灾民背井离乡,于是一路上徐完不仅借机会捡了不少资质出色的童男童女,还能够借机大炼各种鬼门法术神通还有法宝。
徐完此子当年遇到初登天路的林晓,就吃了一个小亏,幸好林晓并未深究,还好言相劝,甚至许下诺言,只要徐完约束自己,不增添更多的孽障,日后就保徐完一命,而徐完也就此收心,虽说算不上改邪归正,但也从不出山作恶——鬼道修炼所需更多的还是死人怨念和因为怨念留存人间的厉魄冤魂,还有就是各种野兽、死人的白骨,所以到时很少直接折腾活人,再加上徐完做法将冤魂厉魄收走,倒也是让地方上少了不少的怪事,如此一来,徐完一番作为之后,倒是收到了不少的功德,竟然让过去修炼时的不少关隘顺利突破了。
徐完的法术神通乃至法宝,可都是阴森森的那种类型,天生的就是被视为邪魔外道,所以几个正道散修弟子一见面,二话不说,就是飞剑横飞,法宝乱舞,中间还夹杂着有雷法狂劈。本身徐完正在设坛构法,吸引附近的冤魂厉魄来投——徐完虽然无力超度阴魂,也无力化解冤魂厉魄身上的冤孽,可是却能避免冤魂厉魄附上人身,虽然得罪的是死人,可是有利的却是生人,故而也是功德不断。只是这几个正道弟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通法术、法宝和雷珠飞来,徐完可是手忙脚乱,不仅被打破了施法,甚至已经被徐完吸引过来的冤魂厉魄也被这些正道弟子打了个魂飞魄散!
徐婉本来还待解释一番,毕竟自己吸引冤魂厉魄失败,不过是再次费上一番手脚的问题,可是偏偏这些冤魂却被打散了,这其中关联的可不仅是徐完的功德,还有那些正道弟子要担上同等的业力!业力这东西可不管你是正道还是邪道,平时或许觉得业力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一旦渡劫或者是做事的时候,就会知道业力是何等可怕的东西了。
就比如同样是成就地仙的雷劫,四九重劫嘛,本身就是一次比一次厉害,可即使是最顶尖的地仙,也不过只有三次四九重劫,过后可就是能成就所谓的不死之身了,可是同样的四九重劫,你身上的业力比别人更加深重,那么渡劫的时候,可能来劈你的雷劫就会比别人更厉害,比如戊土雷劫就会上升到戊土天冰雷劫,那么很可能渡劫就会功亏一篑了。
至于做事,就好像杨瑾初探轩辕帝陵一样,别看事前早有算定最适合的时间,可是偏偏就是让白阳山三怪提前破入帝陵,将轩辕二宝盗走了,让杨瑾还要平添许多波折。就是因为业力的缘故,导致原本的气运受损,只一点破损的气运,就让杨瑾一步慢,步步慢了。要不是有白阳山谯人一族自立自强,重得天意眷顾,以其气运帮了杨瑾一把,说不得杨瑾还要请来更多的道友,才能顺利将白阳山三怪铲除,获得轩辕二宝。当然了,此时杨瑾因为有气运更强的林晓出手,可是免去了轩辕二宝染浊之厄,算是提前圆满——不过该受的考验依然还是需要经历的,这也是林晓避免天机变动更大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