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99c优美玄幻小說 踏星討論-第兩千零兩百九十七章 夏神機閲讀-a87vt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寒仙宗将抓夏邢分身,王正等人这件事推到忘墟神身上,再加上陆隐融入背面战场蓝令主体内提供的情报,这才促成这次的计划,一次完全由误会与谋算引导而出的计划。
此刻,石林很安静,陆隐在神武天大战了一场,消息还未传到石林,石林内的人还等着七神天出现。
他们等来的不是七神天,而是庞大的狱蛟。
石林四周,四方天平修炼者张大嘴,呆呆望着高空,神色惨白,“狱,狱蛟?”。
谁也没想到应该在神武天发光发热的狱蛟居然出现在石林上空。
石林周围有神武天的人,“不用慌,那是我神武天的狱蛟,肯定是宗门察觉到七神天出现,派狱蛟出手,传说狱蛟可是祖境生物”。
神武天有人开口,其他人放松了下来。
石林正中央,星盟一众人同样抬头望着。
他们当中有人是陆家遗臣,有人得罪了四方天平,也有人真的十恶不赦,但不管哪种情况,他们都是星使,而且数量众多,集中在一起应该无惧任何人,然而当狱蛟出现,带给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渗透到了脑海中,让他们不自觉颤栗。
一个老者望着高空,看着狱蛟庞大的影子遮蔽石林,神色震撼,他叫詹临,是一位半祖,星盟中有半祖,他就是其中之一。
没人比他更震撼,狱蛟带来的祖境压迫让他窒息,毫无反抗意志。
“世人传说神武天镇压着一头祖境生物,没想到是真的”,詹临喃喃自语。
周边星使咽了咽口水,不过也没有太恐惧,因为狱蛟不可能对他们出手,狱蛟代表神武天,是神武天出动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神武天降临。
狱蛟头顶,陆隐本来还想找找九分身之法,没想到狱蛟速度那么快,直接出现在石林上空,他低头望去,看到了一张张震惊的脸,神色一凛,“把星盟一众人带上来”。
他没有直接进入石林,这石林四周根本没有强者,四方天平凭什么以此对付七神天?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石林有问题。
这石林每一根石柱都精心雕琢,一看就不简单,他不想冒险,哪怕身边有两位祖境强者也不想冒这个险。
下方,神武天一个男子恭敬行礼,“敢问可是宗门前辈?”。
陆隐厉喝,“将星盟一众人带上来,老夫要带回宗门”。
神武天那个男子迷茫,“晚辈未接到宗主”,“放肆”,陆隐大喝一声,残刀拍了拍狱蛟,狱蛟扬天嘶吼,祖境的威压差点掀翻石林,让下方众人骇然。
那个神武天男子急忙让星盟众人登上狱蛟。
寒仙宗,白龙族,王家一众人想阻止,但面对狱蛟的威压愣是不敢,而且狱蛟代表神武天,这个局最开始就是神武天发起,他们迟疑了。
尽管迟疑,但还是有人联系宗门禀报。
詹临第一个走出,他们没有被限制自由,他们得到的任务就是在石林等待永恒族出现,然后击杀,如今任务变了,去神武天也一样。
反正体内被下了禁制,四方天平也不担心他们离开。
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可以登上祖境生物的后背,这是莫大的光荣,即便詹临这个半祖都没想过有一天能登上祖境生物后背。
随着詹临走到狱蛟背上,看清了陆隐,一怔,他没见过此子,应该是神武天嫡系,那么,控制狱蛟的神武天高层在哪?
陆隐见詹临目光平静,知道此人并非陆家遗臣,等待着其他人上来。
一个个星盟修炼者登上狱蛟后背。
陆隐也终于看到了第一个陆家遗臣,是个老妪,在看到陆隐第一眼时先是疑惑,随后激动,却又不敢相信,那个眼神让陆隐一下子确认了,“我叫陆隐,曾经有个名字,陆小玄”。
这是一百一十个星盟修炼者登上狱蛟后背,陆隐说出的第一句话,这句话让星盟所有人呆住了。
“少,少主?”,老妪不敢置信。
旁边,一个老者震动,“你是少主?”。
“不可能,少主怎么会跟狱蛟在一起?”。
“样子确实像少主,真是少主?”。
一百一十个星盟修炼者,其中少数人激动议论,更多人诧异,陆小玄,陆家的那个嫡子?曾经的七英杰之一?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陆小玄竟然乘坐神武天狱蛟?
没人搞得懂发生了什么。
陆隐没有再多说,残刀拍了拍狱蛟,“走”,他要返回第五大陆了,星盟不止这么多人,但还有一批人在背面战场,那些人他救不到,现在能救多少就是多少。
抬头,夏神机他们为什么还没出现?他以为会在这里遇到四方天平老祖。
石林外,一个寒仙宗修炼者惊叫,“不好,假的,狱蛟跟着陆小玄逃离了神武天,那个人是陆小玄”。
其他人也都接到宗门传信。
尤其神武天那个男子,直接一口血吐出,完了,都完了,刚刚他接到宗主传信,说是陆小玄追着狱蛟离开神武天,那个人是陆小玄,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控制了狱蛟,但如今星盟被他救走了。
之前接到的命令是除非四方天平集体下令,否则不得让星盟的人离开石林,没想到自己昏了头,竟然让星盟的人离开,完了,宗门不会放过他。
他抬起赤红的双眼,想留下星盟,看到的,是狱蛟庞大的身影,以及那无与伦比的压迫力。
他根本留不下星盟。
狱蛟转身朝着顶上界边缘而去,离开树之星空的方位就在中平界,不是之前那个,而是新的,陆隐在来之前修铭天师告诉过他,他必须尽快赶到那个地方。
转瞬间,狱蛟消失。
“没想到这么顺利”,雾祖惊奇,说着,转头看向狱蛟背上,那里,陆隐已经着手替星盟众人解除禁制,优先解除的自然是陆家遗臣,其余人不着急,等回到第五大陆再说。
星盟内不仅有陆家遗臣,也有得罪四方天平的人,这些人中有好有坏,其中更有罪大恶极之人,那些人是不能放的,他要辨别一下。
可惜的是舟棠,郭海那些人依然在背面战场,他救不了。
狱蛟速度极快,没多久便到达顶上界边缘。
他们无需从云梯那里下去,直接通过边缘冲向中平界就行。
雾祖已经看到顶上界的边缘,同时,也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夏神机。
正在替陆家遗臣解除禁制的陆隐忽然听见头顶轰炸,虚空自主宰界朝着四面八方碎裂,无穷无尽的祖境之力扫荡四方,令看到的一切扭曲。
主宰界发生了祖境大战,并非在与永恒族的前线,而是接近顶上界的方位。
“小子,夏神机来了”,雾祖声音传来。
陆隐睁眼,望向前方,看到了一个人背着双手拦在前方,那个人的出现尽管毫无气息,但狱蛟却没有冲过去,而是开始张牙舞爪,不断恐吓,发出嘶吼之声。
“这么多年了,你的伤还没好,我很好奇当初究竟谁给你带来了这么重的伤,连我都无能为力”,温润的声音传来,没有陆隐以为的压迫,就像邻家大叔说话一样,很温和。
但他不敢小看说话之人,因为这个人是夏神机,虽然不是九山八海,却绝不会被小看的祖境强者。
狱蛟爪子抬高,嘶吼声越来越大,越发的张牙舞爪,想要吓走夏神机。
夏神机不在乎的笑了笑,目光扫向狱蛟头顶的人影,眼中带着怀念,“昔微,好久不见了”。
昔微,是雾祖的名讳,能喊出这个名字的必然是同辈。
雾祖复杂看着夏神机,“是啊,好久不见”。
“没想到多年后,我们第一次见面竟是这种情形”,夏神机感慨。
雾祖看着他,“我也没想到”。
夏神机失笑,“为什么帮他?”。
雾祖瞥了眼陆隐,“那小子?”。
“他是陆小玄,陆家传人,是我四方天平的大敌,必须铲除的大敌,你帮他,就是与我,与白望远,与王凡为敌,与那个曾经崇拜你,想要追随你的龙二为敌”,夏神机道。
雾祖嗤笑,“陆家什么时候成第五大陆的敌人了?我也很不解,你们几个联手放逐了陆家,谁来抵挡永恒族?你们难道忘了当初谁站在黑暗深处挡住了那个最恐怖的怪物?当初你我皆被陆天一前辈封神,那个时候没看出来你们还有推翻陆家的心思”。
“现在不是很好吗?永恒族被抵挡在母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