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75k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542章 圖窮匕見(第二更)熱推-0mbpx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事情反转的如此之快,是张竑没有预料到的。
可就是这样发生了。
“妙啊!”
孙权仔细的回味这首诗,一时间感慨万千。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周瑜摇着头呵呵一笑:“真是好诗,不愧是战场厮杀之人,有感悟!”
小乔长大了樱桃小嘴,颇为震惊的看着楼下的关平。
他竟然真的作出来了。
而且还得到了夫君的认同,要知道,夫君可是不希望关平赢的。
足以见得这首诗写的有多好。
在市楼上观察周瑜拍了拍小乔,让她起身离开自己的怀里。
自己则是走上前,扶着栏杆,低头看向下面,没成想被寄予厚望的陆绩,还是如此败了。
他犹如去岁在府衙辩论一般,被关平给彻底击败了。
今后想要翻身,怕是难喽!
周瑜叹了口气,自有怀橘的那股机灵劲怎么全无了?
这同样让他想起了幼小孔融的故事,中大夫陈韪讥讽孔融小时候聪慧,长大了未必很有才华。
可孔融直接对陈韪说:想必你小时候也一定很聪慧吧。
一句话怼的陈韪直接就原地郁闷了。
可现在周瑜看来,陈韪的话用在陆绩与孔融身上,倒是有些对头。
孔北海空有孔家的名头,可惜自负于才气秉性,立志平定国家的危难。
但因为才器粗略,思想空乏,并没有什么建树。
陆绩本以为自己出的题够有难度的了,可是关平竟然半刻之内就作出来了。
他这还讲不讲道理,关平的诗才竟然如此之好!
陆绩此时此刻甚至觉得关平的诗才,要比他的身手还要好上许多!
怨不得一直要作诗,就是想要在文采上,赢过他们这些江东才俊。
他好深的心思!
“输了?”
吃瓜群众久久不能释怀,关平作出来了,陆绩竟然真的输了!
鲁肃等人皆是一脸震惊,他们本以为陆绩所出的题目是有难度的。
结果关平竟然真的作出来了。
“陆公纪,这就输了?”张温一脸的不可思议。
张承点点头,连他都觉得关平的这首诗实在是豪气冲天了。
围观群众倒是有些不乐意了。
诗是好诗!
这首诗给他们的感觉,一听就觉得豪气充满了胸膛。
可关键是陆绩他输了啊,他们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押了江东五才子赢的!
吃瓜群众当中有人大声嚷道:
“陆绩,我对你太失望了,我曰你(和谐)娘咧!”
陆绩方才接受的所有鼓舞,此时都化作了一声声的咒骂。
因为陆绩输了,让他们赢钱的机率又小了许多!
食肆的二楼之上,同样是八绝之一的皇象,擅长写字,此时刚刚放下笔,出口念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一旁的山画的曹不兴站起身来,瞥了一眼竹简,夸赞道:“好诗。”
他顿了顿又说道:“好字!”
皇象摸着胡须笑道:“好诗才配得上好字,本想看个热闹,没成想竟然还有如此收获。
我倒是期望关定国接下来的三首诗了,哎。
可惜张承竟然选择算学,否则必定还会多一首佳作流传于世。”
曹不兴颇为惊诧的道:“休明竟然相信关定国还能作出,其余我们都不知道是何种命题的诗?”
“一首北固山怀古,我还有些怀疑是他早就斟酌好的。”
皇象也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望着乌压压的人群道:“半刻之内,关定国按照要求做出来的一首如此大气磅礴的诗。
弗兴觉得还能难住他吗?不值得你今日为他下笔作一幅画吗?”
曹不兴摸着胡须一时不语,善画龙、虎、马及人物,尤善画佛,被称为佛画之祖。
他不是孙权的御用画家,也并未出仕,属于有名望的自由职业画家。
画不画的都随他自己的性子。
“在观望一会,这才是第一局。”
曹不兴瞥了一眼远处早就布置好的绢布。
那是他准备为江东五才子赢了之后所准备的。
作为会稽郡乌程县的人,他还是希望江东能赢。
皇象摸着胡须笑笑没言语,他虽然是孙权的麾下,可关平的这首诗实在是让他喜欢。
并且他也很期待关平接下来所做的诗作!
馆驿外,黄盖大声诉说着第一局关定国赢的话,大嚷了三遍,保证绝大多数人都听到了。
张温先是安慰了陆绩一句,随即转头对严畯道:
“曼才兄,这局你先出题,难住关平,把主动权重新攥在我们手中,给大家打打气。”
严畯倒是颇为凝重的点点头,因为第一局陆绩的失利,关平先下一城,赛点已经转到了他的身上。
“曼才,你可有把握?”
陆绩问了一句,正因为他输了,所以他也希望能赢。
严畯点点头,从陆绩的败绩当中,他也深刻得到了教训,一会自己一定不能说大话,就让关平从孝经里挑。
他肯定没有看过!
押了江东五才子赢的吃瓜群众,又一次把期望的目光放在了严畯身上。
严畯年少时喜爱学习,通晓《诗》、《书》、《礼》,喜好《说文解字》,与诸葛瑾、步骘齐名。
这局一定能稳赢关平!
严畯走出来,开口道:“黄公覆老将军,那第二局就该由我先提问了。”
黄盖点点头,理应如此,随即让身边的人重重的敲上三声铜锣,开始静场。
严畯先是拱手,然后才说道:“关小将军的诗才某是佩服的,我自是可以随意出题?”
关平瞧着严畯,也是还礼之后才说:“方才所定的规则如此,你尽管提,我尽量作!”
一听这话,严畯当即攥了攥拳头,开口道:“那我也出以酒为题!”
“啊,竟然还是要以酒为题!”
张温颇为诧异,没想到一向性情忠厚的严畯提出了难题。
人群当即议论开了,还要以酒为题?
这不是上赶着让关平赢吗?
“作一首容易,但是做两首相同的题意的诗,可不简单。”
诸葛恪瞧着严畯,没想到会提出这个好题,这下子定能难住关平。
关平继续熊猫挠头:“就这?”
严畯此时微微一笑,图穷匕首现:
“关小将军,我还没说完,以酒为题,可诗中却不许出现一个酒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