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kt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奮鬥在沙俄 txt-第五百零二章 上門勸說-j5ohb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施瓦岑贝格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外国的干涉,不管是直接的武力干涉还是间接的政治干涉,都让他感到焦虑。尤其是俄国这样的所谓盟友,一旦正式介入了奥地利内政,就会变得很麻烦。
但是现在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竟然跟弗朗茨.卡尔大公有了直接接触,这个信号就非常糟糕。
当然,施瓦岑贝格并没有完全相信索菲公主的鬼话,这个女人的嘴完全就不可信,每一句都可能是假的。至少施瓦岑贝格不相信俄国人会有胆量直接介入哈布斯堡家族内部的事务,他相信俄国人不会如此霸道。
施瓦岑贝格更相信是俄国人眼见奥地利的情况糟糕,而且听闻到了斐迪南一世皇位不稳的某些小道消息,然后提前做准备礼节性地拜访一下作为皇储的弗朗茨.卡尔大公。
毕竟按照规矩,这位大公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么!
至于说俄国人同弗朗茨.卡尔大公或者索菲公主达成了什么PY交易,他认为可能性不大,俄国人不会吃相这么难看,因为这对俄国完全没有任何好处么!
只不过这一次施瓦岑贝格想差了,或者说他太主观太自信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确实来找过弗朗茨.卡尔大公,虽然不至于同索菲公主达成什么PY交易,但意图也是非常明显,那就是为这位大公打气撑腰。
至少索菲公主是接到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十分明显的暗示:俄国尊重弗朗茨.卡尔大公的继承权,承认他才是奥地利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任何人胆敢以非法和强迫手段威胁大公,那俄国都不会干看着。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为什么这么做呢?道理很简单,也许在施瓦岑贝格看来这种吃相很难看,而且对俄国没有好处,但是他所处的立场是俄国需要神圣同盟,需要奥地利这个盟友的前提下才对。
可一旦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觉得奥地利这个盟友并没有那么不可或缺,或者一个弱势的奥地利更符合俄国的利益,那么他的行为就解释得通了。
不管是斐迪南一世还是弗朗茨.卡尔大公。都不是不折不扣的低能儿,这样的低能儿是无法掌控奥地利的,如果是他们这样的低能儿执政,那必然就需要一堆旁人扶持。
比如摄政委员会。如果这个摄政委员会依然是由梅特涅这样的老狐狸执掌,那对奥地利的损害也没那么大。但现在梅特涅已经垮台了,举家都逃往伦敦。
可想而知,如果是弗朗茨.卡尔大公继位,必然需要一个全新的摄政委员会,那么这个摄政委员会会有哪些人呢?温迪施格雷茨和施瓦岑贝格可能在列,另外弗朗茨.约瑟夫大公也可能入选,但最让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看重的是很有可能索菲公主也会入选。
毕竟弗朗茨.约瑟夫大公还太小,而皇室也不能完全相信温迪施格雷茨和施瓦岑贝格,怎么也得放几个正儿八经的皇族进去撑场子。而现在奥地利皇室能拿得出手的人又有几个?
那真心是老的老小的小蠢的蠢,也就是索菲公主这个精明的女人还能说得出去。而且作为大公夫人或者皇后,她出面撑弗朗茨.卡尔大公更加合适。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就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因为他太了解索菲公主的手段了,有她在足以牵制温迪施格雷茨和施瓦岑贝格这样的权贵,避免了皇室真的如梅特涅时代一样再次变成橡皮图章。
而且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很清楚,不管是施瓦岑贝格还是温迪施格雷茨恐怕都不愿意拥立弗朗茨.卡尔大公,这其实跟索菲公主的野望并不一致。自然两方面尿不到一块去。
一个面和心不和的摄政委员会就必然不是铁板一块,对俄国来说也就有机可乘,完全可以借着给索菲公主撑腰张目的借口干涉奥地利的内政,让奥地利更多的为俄国的利益服务。
这里面所蕴含的好处岂不是比一个所谓强大的盟友多得多?反正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认为这么做更有利,所以自然是立刻跟索菲公主接触,探一探底丢出一点鱼饵呗。
这些心思其实也瞒不过索菲公主,但是对一个对丈夫失望透顶而且完全无爱的女人来说,除了财富之外唯一能让她觉得有兴趣的能是什么?
还不就是权力!
以前索菲公主的目标是盯上了皇后的宝座,她还仅仅只是梦想有一天能成为皇后和国母。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她似乎不仅可以成为空头国母,似乎还能掌握不小的实际权力,能够真正的干涉朝堂,成为奥地利数一数二的女强人。
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让她都有点不敢相信真有这样的可能。所以对于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示好,她既没有一口答应,也没有完全回绝,而是以暧昧的态度搪塞了过去。
只不过索菲公主立刻就失望了,因为施瓦岑贝格根本不会给她什么优厚的条件,实际上连条件都称不上,施瓦岑贝格带来的更像是劝诫,是来劝她放弃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的!
“大公殿下还是少跟俄国人接触比较好!”
这是施瓦岑贝格的第一句话,不等索菲公主反应过来,他紧接着又道:“就是夫人您最好也少跟俄国人接触!尤其是那位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我看他居心厄测是不怀好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