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onn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四百二十六章 先知推薦-ofbqu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我们不服气,我们要公平。”
这是落榜考生的口号,他们三五成群,三三两两,向三圣山进发。
负责组织考试的阴间人有点慌了,他们找来了人,阻挠这些考生。
但是落榜考生都有点轴。
毕竟一生的前途都被毁了,谁能不恼火?
而且任由这种不正之风继续下去,那明年再考试的时候,不照样要吃亏吗?
于是,他们铁了心要战斗到底。
考试负责人有点头疼了,最后他雇了一群地痞流氓,手持棍棒,想要把这些考生打走。
起初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这些考生被打跑了不少。
但是有几个非常轴的,仰面朝天,大声呼喊:“天理何在,天道何在?”
这几声无比凄厉,还真的把雷罚喊下来了。
那些地痞流氓个个哭爹喊娘。
这些人放到人间,其实个个都是五好青年,但是在阴间,他们的品性就有点不太够了。
这些地痞流氓都已经被成发过几次了。
这次雷罚降下来,大部分人都要承受长达五百分钟的电击。
很快,有几个人当场就魂飞魄散了。
如此一来,负责考试的人就再也雇不到人了。
不仅如此,他自己也不敢再阻拦考生了。
如果雷罚降到自己头上,那怎么办?
于是乎,考生们浩浩荡荡,到了三圣山脚下。
三圣山,顶天立地,远远看过去,是一个巨人的模样。这眼睛平视前方,一脸深邃,给人一种他在思考阴间未来的感觉。
平视阴间人看到三圣山之后,都会很崇敬,有些个别的还会用石膏做成一些小的三圣山模样,带回到家中供奉起来,祈福保平安。
而距离三圣山近了之后,因为这座山太过巨大,所以大家就觉得它只是山峰了。
考生们开始爬山。
路上的时候,女娲问同行的人:“我们到了山顶上之后怎么做?”
那人说道:“据说三圣山乃是创造世界的大神李三所化……或者说,是李三的尸体所化。他老人家临走的时候,曾经在山上留下了一缕神智。”
“而这一缕神智,就供奉在三圣庙里面。”
“我们只要一直爬,一直爬到那座庙当中,烧香磕头,把我们的冤屈说出来。三圣庙中的神智听到之后,自然会帮助我们的。”
女娲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他们爬了很久,经过一路的艰难跋涉,终于到了三圣庙。
三圣庙宏伟壮观,女娲觉得,人间的皇宫也不过如此了。
这些人蜂拥而入,进入了庙宇当中。
这座庙的所有大殿,都陈列着李三的生平事迹。
有李三探望老弱病残的,有李三和阴间人一起庆祝丰收的,有李三在河边游泳的,有李三抱着小孩大笑的。
每一个事迹都是那么的平易近人,那么的没有架子,那么的令人仰视,那么的令人崇敬。
而女娲看着这些事迹,不由得有些怀疑。
她纳闷的想:“这些……当真是李三的事迹吗?不是说,李三创造了阴间人之后就消失了吗?他怎么和阴间人一块庆祝丰收?怎么探望老弱病残?”
不过,这些不是今天的主题,今天的主题是讨一个公道,揭开科场舞弊案。
众人穿过了九道门,终于到了庙宇深处的一座大殿。
而这座大殿里面,就存放着李三的一缕神智。
可是众人要进去的时候,被人给拦下来了。
拦住他们的不是别人,是一个在院子里面扫地的老和尚。
由考生鼓噪着说道:“你不要阻拦我们,我们今日就是要讨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
那老和尚叹了口气,对考生们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说法,哪有那么多的公道?”
“别人怜悯你们,给你们的公道,你们觉得那是公道吗?”
有考生推了老和尚一把:“你说的什么屁话?公道是我们争取来的,怎么叫赏赐的?”
然而,这考生推了老和尚之后,却发现老和尚纹丝不动。
他只是一脸慈祥的看着考生。
有考生看出来不对劲了,他有些恭敬的说道:“请问大师尊姓大名。”
那老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小僧黑驴。”
考生们全都大惊失色:“原来是先知啊。”
阴间人人人都知道,创造世界的大神,身边是跟着一位先知的。
这位先知,名字就叫黑驴。
据说黑驴还活着,他是当今世上,唯一见过李三大神本体的人。
只是没想到。黑驴竟然这么低调,贵为先知,竟然在庙宇当中扫地。
黑驴淡淡的笑了笑,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李三大神说,我身上戾气太重,所以让我出家为僧,好好反思。”
考生们一脸崇拜的看着黑驴。
这样的大人物,竟然这样的谦虚,真是难得,真是让人敬佩啊。
有考生向黑驴说道:“科举考试,很不公平,我们几个学的很扎实,明明已经把三年科举,五年模拟吃的透透的,可是依然落榜了。有几个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竟然上榜了,这是什么道理?”
“主考官肯定收了贿赂,请先知为我们做主。”
黑驴一脸慈祥的看着这些考生,忽然微微一笑:“考试的规矩,是我亲自定下的。”
考生们:“……”
考生有点尴尬,不过他们很快就抖擞精神,继续说:“先知的规矩,自然是最公平的,经是好经,一定是被下面的人念歪了。”
黑驴微微一笑:“据我所知,他们就是按照我的规矩来的,并没有舞弊。”
考生:“……”
他们有些不解的看着黑驴:“先知不会是想说,活该我们考不中吧?”
黑驴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觉得,这世上有绝对的公平吗?其实没有,首先物以稀为贵,物以有用为贵。从一开始,大家便不是平等的。”
“向阴葵的价值,能和土块一样吗?向阴葵有用,可以补充我们阴间人的体力,那么它就比土块有价值。”
“而阴间人,相互之间也是不同的。有几个考生,他们体内的怨气很稀有,这不是李三大神计划中的怨气,他们是天地间自然而然形成的。”
“这样的怨气很难得,这表明我们阴间,已经有了自己的轨道,可以形成新的怨气,形成新的阴间人。”
“所以,要鼓励这样的人存在,这样的人越多,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就越大,不同的容貌,不容的性格,而我们阴间就越像是一个世界。”
“而怎么鼓励呢?就是在科举上面,加上几分。”
考生们目瞪口呆:“可是……”
黑驴淡淡的说:“没什么可是的,你们个人是渺小的,整个阴间的成长才是重大的。相对于阴间来说,你们只是土块罢了,当然要为向阴葵让路了。”
“物以稀为贵,物以有用为贵。人,也是一样的。”
考生有些不甘心:“可是李三大神曾经答应过我们,要把阴间变成为一片公平之地。”
黑驴呵呵冷笑了一声:“怎么公平?创造世界的大神也轮流坐吗?这样算不算公平?”
“这世界上,有真正的公平之地吗?你们不要这么幼稚了,早点认清现实吧。”
这些考生一脸失落,有些人甚至万念俱灰。
这也很正常,来参加科举的,多半是书呆子,他们不太了解外面的世界。
黑驴看见他们这幅样子,有些同情。
他语气缓和下来,对考生们说:“你们再忍忍,现在阴间初创,一切都没有完善,肯定是要有一些人做出牺牲的,很快就好了,很快了。”
原本万念俱灰的考生,一瞬间又死灰复燃。
他们满怀希冀的问:“很快,是多快?”
黑驴想了想:“大概几代人的时间吧。”
考生们又立刻心灰意冷了:“几代人?到那时候,大家已经灰飞烟灭了。对阴间来说,是弹指一瞬间,可是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全世界啊。”
黑驴笑了笑:“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李三大神可以不管你们,可以做阴间的主宰,可以直接奴役你们。”
“甚至他可以直接霸占整个阴间,不用创造你们。”
“可是李三大神还是怀着一腔至诚这么做了。他还是创造了你们,并且在努力地完善阴间。”
“这样的大爱,世间少有啊。李三大神付出的牺牲不比你们少,李三大神舍弃的东西,也很多。”
“你们有什么可抱怨的?你们能比得上李三大神吗?”
考生们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可是女娲忽然抬起头来,对黑驴说:“可是……李三大神的牺牲,和我们有关系吗?我们确实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我为了买真题,足足打了一年的工。我也很辛苦啊,凭什么让我把机会让给别人?”
黑驴拉下一张驴脸来:“你真是不知好歹啊。科举就是李三大神怜悯你们,白白送给你们的机会,现在你只是在这机会当中,遭受了一点点不公,就开始诋毁大神了?”
“这就好比,要饭的嫌饭馊,你觉得说得过去吗?”
女娲:“……”
她总觉得黑驴说的不对,可是到底哪不对,她一时间又想不出来。
忽然,黑驴盯着女娲,幽幽的说:“你的魂魄,倒是有些意思,你身上怎么没有怨气?也不对,你也有怨气,只是怨气很特殊,好像一直没有侵袭到灵魂深处。”
女娲,毕竟是上古大能。
而且多年来,女娲都是以记忆体的形势存在的,所以女娲很注意保护自己的记忆体,现在阴间的怨气虽然侵蚀了她的魂魄,但是始终没有影响到记忆体。
黑驴,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他觉得可以研究一番。
于是,黑驴对女娲说:“嗯,我刚才说了,物以稀为贵,你就很稀有。这样吧,我临时给你加上二十分。”
随后,黑驴看了看女娲的成绩单:“加上二十分的话,你是……”
黑驴看完之后咧了咧嘴,小声嘀咕:“你这成绩也太差了,加上二十分也不够啊。”
黑驴干咳了一声,又说:“毕竟你是女性。女性考科举,还是比较少的。男女平等,一直是李三大神的愿望。这样吧,因为性别的原因,我再给你加上二十分。”
“希望你给其他的女人做个榜样。巾帼不让须眉,能顶起半边天。”
黑驴算了算,发现分数还是不够。
可是每次加分最好不要超过二十分,否则的话,容易引起别人非议。
黑驴想了想,又问:“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如果是偏远地区来的,为了鼓励贫困的学子,也是可以酌情加分的。”
黑驴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但是女娲没听懂。
她随口说:“我是人间来的。”
黑驴恍然大悟:“原来是人间来的,那你可是稀有中的稀有了。必须得加二十分。”
黑驴满意的点了点头,冲女娲说:“恭喜,现在你中举了。”
女娲:“……”
感觉这名额像是偷来的一样。
女娲回头看了看一路相互扶持走过来的落榜考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而这些人,也用一种看叛徒的目光看着女娲。
如果是其他人,谁会管队友的死活呢?这时候早就兴冲冲的接受诏安了。
但是女娲没有。
女娲的心思,还是太单纯了。
她对黑驴说:“我中举了,其他人呢?”
黑驴说:“其他人,不够稀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女娲咬了咬牙:“那我也不想要这些加分了。我觉得加分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黑驴笑了:“你还是太幼稚啊,我刚才已经说了,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那些怨气稀有的考生,他们童年的时候遭受了多少歧视?那些可怜的女性,有多少针对她们的隐形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