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x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無上殺神 txt-第四七七七章 自己找死,確實怪不得人看書-9gb8s

無上殺神
小說推薦無上殺神
“不错,就是诛神剑阵!”
叶倾城郑重的点点头,想起那剑阵,他依旧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
诛神剑阵!萧凡自然见过,而且还亲身体验过。
当初在永恒时空对战叶倾城,叶倾城就施展了这个剑阵。
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剑阵确实很变态,而且他知道,叶轮回根本没有发挥出诸神剑阵的真正威力。
“你可还记得剑冢的位置?”
萧凡收敛心神,眼中精光闪烁。
“当然!”
叶倾城直接站起身来,给萧凡他们带路。
自己堂堂绝世剑修,竟然被一群人追杀,这让他极为憋屈。
若不是他身受重伤,哪怕面对无上之境的剑修,他也无所畏惧。
可那些人却得寸进尺,万里追杀,叶倾城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
如今有萧凡他们在此,叶倾城自然无所畏惧,无论如何都要找回这个场子。
况且,他也对剑冢里边的东西十分好奇,若是有什么机缘,他也不想落入无量天修士手中。
三日之后,萧凡五人出现在一片大海之畔。
放眼望去,大海无垠,看不到尽头。
不过萧凡等人的目光,全都被脚下特殊的海水所吸引。
因为这海水竟然不是寻常海水,而是一片血海。
猩红的颜色,让人心跳加速,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表的窒息感。
“剑冢就在血海之中的一座白骨山之上。”
叶倾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心性十分沉稳,但此刻难以平静。
“白骨山?”
萧凡几人不解。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叶倾城没有多做解释,继续前行,朝着血海中央飞掠而去。
萧凡几人跟上,他们很快就明白叶倾城口中的白骨山是一座什么山了。
“嘶~”萧凡等人见到白骨山之际,全都忍不住倒吸口冷气。
在他们脚下,一座山峰高耸入云,从血海中拔地而起,威势浩瀚,气势无匹。
当然,这点是不可能震惊萧凡他们的。
让他们震惊的是,整座山峰,竟然都是由白骨堆砌而成,莹莹灿灿的白骨,如同宝玉一般,散发着微弱的光泽。
要知道,这可是一座山峰啊,可不是寻常的什么尸山骨海。
“这得死多少人啊。”
凌风吞了吞口水,久久未能平静。
一座完全由白骨砌成的山峰,太具备视觉冲击力了。
他们也算是杀人无数了,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白骨。
粗略扫了一眼,这些尸骨至少得以亿计算。
相距很远,众人依稀能够看到,那些白骨之上,都有着相似的伤痕。
那是剑痕!这些生灵,都是同样的死法,估计都是被剑气斩杀。
“你们说,这血海,不会是这些人生前的血液汇聚的吧?”
南宫潇潇突然开口道,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两世为人,他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的有些汗毛倒竖。
“你们看,那是什么?”
弑神突然指着山顶道。
众人透过云层望去,却是见到一座巨大的大殿屹立在白骨山之巅,巍峨雄浑。
最关键的是,整座大殿,竟然都是由生灵的头骨构建。
粗略一看,让人毛骨悚然。
可仔细观察,却发现这些头骨简直就是浑然一体,宛若天成,简直就是一件难以形容的艺术品。
“当初我就是在白骨大殿遇上了无量天的人,我后脚刚落,他们前脚就出现了。”
叶倾城深吸口气,道:“我还没来得及进入白骨大殿,只看到大殿旁边,竖立着一块石碑,石碑已经破碎,只剩下‘剑冢’二字。
想来,这白骨大殿应该早就已经存在,只是那石碑,应该是后来所立,诛神剑阵就环绕在白骨大殿周围。”
“你们说,无量天的人,进入白骨大殿了没?”
弑神有些跃跃欲试。
“应该没有,虽然我还没来得及试探,但那诛神剑阵很强大,哪怕过去了无数岁月依旧在运转,无上之境想要进去,也不容易。”
叶倾城想了想道。
“也就是说,无量天的人,还有可能在里边?”
萧凡眼中寒光一闪。
也不等众人反应,他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飚射而出,骤然朝着白骨大殿激射而去。
“老大来了,有好戏看了。”
弑神兴奋的大叫一声,身上爆发出强横的气息,没有丝毫掩饰。
以他对萧凡的了解,萧凡既然敢横行无忌的闯入白骨大殿,想来是有足够的把握对付无量天的人。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萧凡身边可是有一头逆天之境的妖兽啊。
噬星兽一处,估计无量天的人都得吓尿了。
“谁?”
萧凡几人刚刚靠近白骨大殿,数道剑芒骤然冲天而起,朝着萧凡怒射而来。
“哼!”
萧凡冷哼一声,强横的气息爆发,那些剑气骤然在虚空爆炸而开,根本无法靠近萧凡丝毫。
虚空炸响连连,尘埃弥漫,本源之力汹涌。
少倾,虚空恢复平静,数道身影浮现在虚空,挡住了萧凡他们的去路。
“无量天办事,无关人等立刻离开,否则,杀无赦。”
为首的一个黑衣中年男子冷冰冰的开口,一双鹰眼如剑,锋锐至极。
“无上圣祖?”
南宫潇潇戏虐一笑,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
“无量天的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嚣张!”
弑神撇撇嘴,眸光幽冷,如看死人一般看着对面的几人。
“知道我等来自无量天,还不速速滚出此地!”
黑衣中年冷冽的眸光扫过萧凡几人,目光突然停留在叶倾城身上,有些意外道:“原来是你,你竟然还没死!”
“你死了,我也未必会死。”
叶倾城淡淡道。
他一个人或许还会畏惧这些人,可现在他并不是一个人战斗,自然无所畏惧。
无量天又如何?
吓唬寻常人也就罢了,他们这些人,可并不会被一个名字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