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0pn精彩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393.突發的夜戰(求推薦票啦親)熱推-cgsg8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夜幕已深,华灯全灭。
上原府的街道,万籁寂无声,唯有寒风时时穿过发出呜呜的响动。
因为是大年初一,许多人家门口倒是挂着灯笼,一提提红灯笼在夜风里有节奏的摇晃着,散发出的灯光昏暗飘摇。
明明大好的日子,却显得有些凄清。
只有霜华伴月明。
逐渐的,寂静的街头出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
这不是人影,它的手臂是粗大的铁爪,它的脑袋是看不清面容的黑暗,它的身上披着一件硕大狗皮。
怪物缓缓的走在街道上,当它从一处街口走过的时候,又有黑影到来。
两个帽子飘了出来,两头大虎走了出来。
有声音悠悠的响起:“枨枨,你真要去找听天监麻烦?”
铁爪怪物猛的一甩身上狗皮大衣,从牙缝里冷森森的蹦出几个字:“已经到了这里,我难道是来上原府游山玩水?”
“我离开鬼市后已经仔细打听,这上原府内豢养有天狗的正是听天监的新任铁尉王七麟,当初带天狗进入鬼市的一定就是这个王七麟,可笑我竟然引他为知己,真是可笑可悲可恨!”
他说到最后发出几声怪叫,如夜枭悲鸣。
一头大虎人立而起,解开虎皮从中走出个健硕妇人。
妇人说道:“王七麟此人我知道,他自从来到上原府便四处杀鬼,心狠手辣、身手高超,枨枨,我们人手可不太多!”
枨枨猛的一步出现在妇人跟前,样子凶神恶煞:“虎皮女,你若是害怕了就走,实际上要对付这个王七麟,我枨枨自己便足够!”
“什么身手高超?我在鬼市仔细洞察过他的身手,他根本没有修为!我也已经打听过了,他一年之内从区区游星升职为上原府铁尉,这般升职速度,你们可是听说过?”
虎皮女摇头。
枨枨狞笑:“不错,我等见多识广,可哪有见过升职这么快的人?而且他还没有修为,那为何他会升的这么快?”
虎皮女又摇头。
枨枨不屑的扫向帮手,道:“他没有修为,却有天狗玄猫这等灵兽,且升职速度极快,从这你们还看不出什么吗?”
“很显然,这王七麟要么是豪门子弟要么是官宦之后,他不过是来听天监镀金的罢了!”
“对付这种公子哥,我枨枨何须帮手?”
一顶帽子飞来,落地后化作一头人形巨狼,它大笑道:“公子哥的皮肉最嫩最美味,枨枨,我要吃他!”
枨枨傲然道:“我只要天狗,别的都归你们,今夜让你们吃个饱、玩个够。”
另一头猛虎走上来,月光照耀在它身上,照出一幅奇特样貌:大眼大口,这三窍几乎占据了整张脸,此外它额头和下巴竟然各镶嵌有一枚太极图,会转动的太极图!
走上来后它沉声道:“枨枨,你邀请我来上原府诛杀王七麟,乃是为了本地之鬼的安危,并没有说过会杀戮百姓。”
化身为狼的帽妖冲它大叫:“吞口,你休要在这里妇人之仁!再说你与人族不也有血海深仇?人族捕杀你吞口一族囚禁在墓穴中做镇墓兽,你难道能忍得下这口气?”
吞口淡淡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吞口一族见地师必诛之,见豪门巨富必逞凶,但绝不伤害百姓,囚禁我吞口者并非百姓。”
帽妖冷笑:“哟,你这妖怪真是恩怨分明,佩服佩服,我帽妖不三真是佩服你的操守。”
“吞口一族不光恩怨分明,而且黑白分明,你没看到人家特意在脸上把这点给展现了出来?”另一个帽妖飞来说道。
虎皮女嘿嘿的笑道:“你们帽妖懂什么?吞口有心大道,人家有证道长生的决心,以后要飞升仙界、位列仙班的。”
不管它们怎么挤兑,吞口沉默的看着枨枨。
枨枨咧嘴一笑,说道:“咱们不屠杀老百姓,咱们对付的是听天监的狗官,光是狗官不够咱们吃吗?”
吞口点点头,往后退了两步。
虎皮女舔了舔嘴巴,道:“可是从昨日开始,这城里城外人气厚重、人雷声隆隆作响,咱们能耐多少被克制了一些,今夜若对一城之听天监展开厮杀,能占上便宜吗?”
枨枨笑道:“那是自然,我也已经打听清楚了,听天监过年时候没有活,许多人都要回家过年,现在留在听天监内的都是走不脱的老弱病残,岂能是我等对手?”
“何况,我还是特意选今夜动手,为何?这叫兵不厌诈!这叫奇袭!”
“每年初一乃是一年之中阳气最重的日子,妖魔鬼怪不敢害人,这已经是人族的公论,嘿嘿,咱们偏偏在初一夜里突袭听天监,一定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两个帽妖全化作巨狼,仰头发出嚣张大笑。
夜色更深了。
一片乌云被风出来挡住了月亮。
天地之间再无光辉,只剩下深沉的黑暗!
枨枨见此猛的瞪大眼睛:“良辰吉时已到,诸位道友,还不随我去寻欢作乐?”
巨狼跳起重新化作帽子般的东西,随着夜风嗖嗖飞往驿所。
虎皮女穿上虎皮气势汹汹的奔跑,吞口面色坚毅,大嘴张开一把长剑吐了出来。
它们自然不会从正门去硬冲听天监,而是到了驿所附近后冲着一处墙角飞跃。
“剑出!”
猛的一声吼叫。
一把神剑御风劈落,漆黑的剑身在漆黑的夜色中闪过,在浓密的黑夜中劈出一道黑色闪电!
三把飞剑以品字形飞来,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心急在前的一只帽妖大叫一声,身在空中化作巨狼,利爪拍出猛然变大数十倍成为惊天巨爪:“破!”
“轰!”
神剑撞巨爪,帽妖的满腹信心瞬间变成惨叫:“啊!”
雷声轰鸣,巨爪顿时变碎爪!
另一个帽妖见此魂飞魄散,叫道:“不四快退!”
三柄飞剑分三方夹击而至,杀的后面帽妖手忙脚乱,拍开飞剑后慌张往后狂退。
见此吞口沉声道:“中计了!”
枨枨大叫:“绝不可能,一定是凑巧,给我……”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道法净天地!”
一声苍老豪迈的声音传来,一点火光从街头飞起,接着夜空之中金光大作。
金光亮起在空中盘旋,随即像下雨似的往下落。
吞口猛然抬头,额头上的太极图飞出变大,像一柄旋转的太极伞一般遮住了金光。
谢蛤蟆飞身而至,看到这一幕他冷声道:“太极挡天?吞口?”
八喵突兀出现在虎皮女身后,喵呜一声叫将一个小尾巴扔了出去,虎皮女从中脱出,虎皮变大两倍成为斑斓巨虎,接着又是一个小尾巴扔了出去,这次是扔向脱身的虎皮女。
九六跳出来张开嘴咆哮:“六六六!六六六!”
枨枨魁梧的身影原地消失,空气中响起鬼哭般嚎叫,它以惊天破地之势扑往天狗。
九六脚踏虚空如踩着滑冰轮,四肢不见动弹但胖乎乎的身躯向后飞去。
“哪里逃?嘎嘎!”枨枨大叫着伸出铁爪,漫天爪印,落下金光被它拍开,从上往下如牢笼般锁住九六。
一道身影俯冲落下。
彗星撞地球!
破空锐响震耳欲聋,枨枨急忙仰头抬爪,一枚拳印自虚空落下,恍若巨神挥锤,势如破竹!
“咣!”
强猛夜风以拳爪相交处向四周飞速扩散,旁边一棵枣树上下左右的摇曳,枯枝四处落,树皮寸寸碎裂。
辰微月一拳挥出瞬间飞起,身影一闪又是一拳从后面捶向枨枨肩胛。
枨枨身体瞬间化作两截,上身往前飞下身回脚便踢了出去。
空气中爆鸣声再起,这一脚像是踢碎了一片夜色。
辰微月硬生生撞了上去,身躯被一脚踢回但也先后两拳砸在踢出的飞腿上,将枨枨砸的仰头哀嚎。
九六飞快跑来,张开嘴在它小腿肚上啃了一口,咬住后使劲甩头,接着又转身逃命。
瞬间交手,一团乱战!
武大三拎着哭丧棒冲来,他对吞口叫道:“兀那老虎精,吃三爷一棒!”
吞口嘴巴一张一合,一把剑像火箭似的喷向武大三。
又是一把飞剑瞬间而至,剑尖精准劈在喷出长剑上将它给撞开,剑柄上的小阿修罗轻蔑的看了眼吞口,借这力道调转剑尖刺向虎皮女。
王七麟站在墙头冷冷的扫视战局,沉一亮出伏魔杖要扑上去,他伸手揽住道:“不急,你做预备役,查漏补缺!”
沉一吼道:“阿弥陀佛,佛祖座下没有孬种!喷僧是主攻!”
枨枨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挥爪抽出身后大狗皮扔出,狗皮飞快穿梭将听雷神剑和三柄飞剑全给缠住,见此帽妖、虎皮女屁滚尿流往它的方向汇合。
吞口凝视谢蛤蟆,不动如山。
帽妖不四掐着断裂的爪子嚎叫道:“枨枨!我日你祖宗,你不是说偷袭吗?这是不是你联合听天监设下陷阱……”
枨枨彪悍的一个箭步虎扑而上,挥爪将不四给甩翻在地。
不三急忙挡在兄弟跟前怒视它道:“我们是来帮你的!”
枨枨怒声咆哮:“别怀疑我,否则死!”
王七麟没有趁乱追杀它们,他收回听雷神剑,以天龙三部劈开大狗皮,并挥手示意手下人将街头给堵起来。
第五味他没有管,若有妖怪钻进第五味,那只能算它命不好。
看清枨枨身影,王七麟厉声道:“枨枨,原来是你在捣鬼,说,本官门口的神兽石雕哪里去了?”
枨枨吼道:“我要杀了你全家!”
王七麟冷酷一笑:“是因为你全家已经为了祭祀天狗全被杀了吗?”
枨枨怪叫,几个开膛破肚的鬼影从四面八方围住了王七麟。
站在阴影中的马明大笑道:“终于轮到卑职出手!”
他手在战袍上一甩,精干结实的上身暴露在夜色中,随着他转过身去,马头明王口喷烈火冲出,当场逮住一个鬼影给撕碎了。
虎皮女惊恐向后退,口中大叫道:“枨枨,这是个狗屁的铁尉,这是银将!”
枨枨冲王七麟吼道:“让你们铁尉出来!”
王七麟皱眉道:“你眼睛瞎了么?本官不是在你眼前?”
枨枨一怔,道:“你、你是铁尉?那天骗我做至亲好友的傻大个子是什么?”
沉一说道:“阿弥陀佛,那是喷僧……”
“不可能,不是你!”枨枨气急败坏的叫道。
沉一不悦的说道:“阿弥陀佛,你眼睛是放屁用的吗?给喷僧看清楚,这里傻大个子只有喷僧一个!”
“他说的是你二喷子兄弟。”王七麟低声解释道。
沉一更不悦了:“这妖魔脑子怕不是比二喷子的卵子还小,谁给它的胆子让它叫二喷子为傻大个子?”
枨枨和其他鬼怪被他的话给说迷糊了。
王七麟知道不能让沉一插上话题,否则这话题会被带到喜马拉雅海沟去。
他赶紧冲鬼怪们厉声道:“大年初一就敢在我上原府作祟,真是好大胆子!”
“本官严厉的警告你们,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最好给本官老实交代,否则今晚你们没有好果子吃!”
虎皮女说道:“我们要交代什么?”
王七麟此时已经认定看门神像丢失是它们作怪,叫道:“好硬的嘴巴,本官要看看你们骨头有没有这么硬!”
“给我上!往死里打!”
飞僵又来了个彗星撞地球,别看他总是样子清冷,实际上他极度热衷暴力。
八喵突然出现,又甩着尾巴冲虎皮女开始飞小尾巴。
虎皮女惊慌叫道:“你先说让我们交代什么……”
三柄飞剑三个方向,瞬间飞到。
王七麟这次下定决心展示肌肉,他以全力御剑阵而战,三部众便各展神通。
一团烟雾弥漫开来,一阵歌声缥缈传出,一股香气若有若无的飘荡……
虎皮中跳出一个削瘦身影,虎皮膨胀成猛虎冲向飞剑,但它嗅到香气后四肢便开始酥软,听到歌声后精神开始飘忽。
一道凌厉剑气以诛星摘月之强猛势头飞过,猛虎顿时画作几块碎皮。
削瘦身影惨叫,它踉跄着身影往外钻,雾气之中一把飞剑神出鬼没,它穿破空气发出的声音如同歌声。
悦耳但让人心智低迷。
虎皮女看到飞来长剑,它抖擞精神挥手拍出,而它举起的手正是苍劲虎爪。
虎爪临近飞剑,飞剑遁入烟雾中消失。
虎皮女精神一松懈,又是一柄利剑杀出。
它的精神有些恍惚,看到利剑飞来心中告警,可是身躯却懒洋洋的。
多年血战经验给它以反击信念,它奋力咬破舌尖,终于精神振奋!
可是此时长剑已经飞到它面前!
虎皮女临危不惧,张开嘴巴露出满嘴虎牙,咔嚓一口咬上利剑露出一丝得意狞笑。
它的本领如虎的本领,最强之处便是一口钢牙。
长剑被咬住再难以前进半寸,虎皮女得意微笑,接着笑容凝滞。
白惨惨的剑芒透过它后脑冒出。
小阿修罗踏着剑身快步上前,伸手给它拉下眼皮:
死在本尊手中是你的造化,你应当瞑目,否则就有点得陇望蜀、过于贪心。
虎皮女尸首被扔出,帽妖不三不四吓得连连后退要逃跑。
王七麟冷漠的挥手指向它们:“妖魔哪里走!”
沉一眼睛一亮,抬脚猛跺墙头如夜鸟般腾空飞起,甩手砸出伏魔杖:“吃喷僧一杖!”
伏魔杖敲下,不三不四来了个懒狼打滚避开重击,但街头好一块青石化作齑粉。
地面震颤,还没有爬起的不四被震的抖了一抖,它的眼神顿时直了:“大和尚好厉害的本领!”
不三叫道:“弟,夹击!”
不四收起断爪忍痛向前,从正面狼嚎一声发起猛攻。
它要给哥哥争取偷袭良机!
但是它期待的偷袭迟迟没有到来,沉一手中伏魔杖金光炫亮,虎虎生风,杀气腾腾。
不四被逼的连连后退,它在惊恐中看向另一方向,然后看到哥哥的背影在越来越小……
不过立马又有一道身影追去,这身影赫然是踩着一把飞剑在御剑虚空!
不三四肢并用拿出吃奶的力气往巷子里跑:只要我跑的够快,那死亡就追不上我!
“死亡如风,常伴汝身!”
一声低吟在它身后响起,它惊恐回头,看到一尊金佛蓦然出现,一团火焰从空中落下。
不三大叫一声抬爪刺出,金佛身影顿时黯然,但它没有破开金佛防御,倒是头顶火焰拍了下来。
帽妖转身飞退,却依然被打在了肩头上,火焰往它身体里钻,疼的它忍不住又是一声大叫。
这时候对面响起一声咆哮:“看暗器!”
一团黑影嗖然而至。
帽妖连翻跟头避开。
“再看暗器!”
第二团黑影紧随而至。
帽妖只好继续躲避。
它连续躲过两个暗器刚松了口气,忽然感觉脚腕一紧。
帽妖低头。
看到一只黑猫吐掉咬在嘴里的短剑冲它贱笑一声。
“剑出!”
“轰!”
听雷从下面直接轰了它一个鸡飞蛋打。
巨狼夹着腿踉跄一步,颓然倒地。
它的防御力普普通通,胯下被听雷炸烂了。
王七麟收起听雷和八喵信步走回,此时沉一正对着另一头巨狼念经。
这狼死的挺惨,两个肩膀夹着一团碎肉……
枨枨的情形也很糟糕,它以强横的肉体和残暴的手段而著称,恰好飞僵也是如此。
他们两个面对面互相轰击,以力打力、以狠斗狠,如今飞僵衣衫破碎、满身伤痕,而枨枨身躯鲜血淋漓更有一条爪子已经碎裂。
王七麟喝道:“枨枨,你死到临头还要嘴硬?说!本官门下的神兽雕像哪里去了?”
辰微月立马后退。
从这点能看出他比枨枨更强,先前二者激战看似不相上下,其实是他在主导战局,所以他说退就能退。
枨枨没有看他,而是转身扑向九六:“我要杀了你!”
三柄飞剑中途拦截,枨枨竟然悍不畏死的继续前冲,压根不顾刺入身体中的飞剑!
仇恨之深,令王七麟动容。
九六夹着尾巴跑了。
欺负我个狗崽子算什么本事?
王七麟见枨枨顽冥不化,索性点头道:“杀它!”
沉一、武大三、辰微月从三个方向包抄,枨枨身上插着三把长剑,它用残臂抓住一把飞剑用另一只利爪拍下,硬生生将长剑拍断反手刺向侧面武大三。
同归于尽吧!
辰微月移形换影,以八块腹肌硬顶利剑,将它一拳打飞出去。
王七麟抓住机会御剑而上,听雷神剑精准刺入它后脑,一声雷鸣,它的后脑勺被炸飞了。
枨枨落地翻滚却又爬起,它看向九六踉跄着往前走,道:“杀你!”
怦然倒地。
王七麟挺诧异的,这是他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硬气对手!
此时只剩下一个吞口,谢蛤蟆一直在看着它,吞口本事并不大,防御靠太极图、进攻靠一扑二吼三吐刀剑。
王七麟意兴阑珊,问道:“你也不愿意说实话,是吗?”
吞口勇敢无畏的看向他说道:“我不怕你,王七麟,可是我并不知道你要让我说什么实话!”
王七麟指向门口道:“我家守门的两个神兽雕像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吞口沉默了。
夜风习习,带来硝烟的味道。
这股味道让它很不舒服。
这里的气息限制了它的修为。
良久之后它抬头看向王七麟问道:“你们今夜守候在这里,就是为了找丢失的看门石雕?”
王七麟不耐道:“当然了,要不然呢?”
吞口顿时大为悲愤:“鬼才知道你那石雕哪里去了!不是我们干的,我们绝对没有偷你什么石雕!我们是今夜第一次进入上原府,我们本想偷袭你听天监!”
这时候它自然没有说谎话的理由。
但王七麟还是怀疑:“是不是你不知道?你们这支队伍的带头人是这个枨枨,是它偷走了石雕吧?”
吞口叫道:“绝不可能,枨枨性残暴,不会行盗窃之事,何况它若是来了你这里,嗅到了天狗尿的味道,怎么还能克制住去猎杀天狗的本性?”
联想刚才枨枨对九六所展现出的执着,王七麟倒是相信这话。
他失望的问道:“石雕的丢失确实与你们无关?”
谢蛤蟆道:“七爷不必再怀疑,吞口一族乃是镇墓神兽,勇猛果敢,不屑谎言和阴谋诡计。”
王七麟狐疑的问道:“真的吗?我不信。”
接着他看看老道士又看看吞口,逐渐反应过来:“道爷你什么意思?你想留这吞口一命?”
谢蛤蟆道:“为七爷你着想,留它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