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x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第765章 都說了你可以信任老弗丁閲讀-4xrkf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小說推薦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游戏玩来都是演,天灾根本没底线。
哪怕当年那一场人类与兽人争夺生存空间的种族大战,也没有令卡洛斯如此愤怒。
人不能,不应该,至少不必如此。
但是投靠巫妖王的家伙们真的试了。
如果说之前的亡灵围城只是数量上的绝对压制,如今安多哈尔之外,便是人性泯灭的大型展览场。
天灾军团秩序凛然等级分明,因为巫妖王抽调了大量的死亡骑士以及施法者执行其他任务,所以围困安多哈尔的亡灵大军,实际上存在脑子不够用的问题。
少量的通灵师与死亡骑士控制着骸骨士兵、复生的殭尸以及血肉食尸鬼,下达着极为模糊的命令。
比如往哪去,回来,原地挂机。
不是这些天灾军团的中层力量不想玩微操,而是他们办不到,只有巫妖王有这种能力。
所以安多哈尔在之前的日子里,只是单纯面临着亡灵天灾的纯粹数量碾压。
如今,大量中坚力量,尤其是指挥者的归位,安多哈尔岌岌可危。
人类的阵线每时每刻都在遭受亡者大军的冲击,伤亡还在其次,在残酷的战场上死了就是死了,一了百了。活人反而要承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卡洛斯手里看似掌握着五万守备军,但是算上轮替休整的,熬夜奋战的,心智受损的,他能动用的真实力量只有纸面数据的一半不到。
安哈多尔本来是这一整片地区的名字,包括城镇之外至少十万农户的耕地在内,统称为安多哈尔。
然而在洛丹伦惨案发生后,在事态酝酿发酵时,在难民潮的冲击来临前,大量本地人就选择了前往凯尔达隆郡以及奥特兰克高原避难。
这才有了现如今安多哈尔的局面,人口以及物资的大量收缩,城镇以及它的防御工事就是安多哈尔。
那时,卡洛斯坚信他的大军能够横扫一切妖魔鬼怪,只需要在安多哈尔坚守一段时间就行。
结果就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奥特兰克的王再一次面临艰难的战役。
他必须在人心不稳的前提下打一场坚守战。
因为斯坦索姆方面的信使穿越了隔开达隆郡与凯尔达隆的群山,带来一封求援信。
在卡洛斯收到从凯尔达隆转来的求援信时,已经是信使离开达隆郡的第五天了。
五天前,亡灵天灾的爪牙已经开始在斯坦索姆地区的西部肆虐,零星的守备军与乡间自发组织的民兵连完全抵挡不住天灾军团的推进,斯坦索姆城的贵族老爷们难得一次的英明便是决定集中兵力在考林路口设防。
这个决定不可谓不理智,却非常的无情。
因为考林路口以南的所有区域等于被放弃了。
于是位于最东边的达隆郡就成为了最岌岌可危的地区,因为达隆郡的百姓根本来及转移。
守住安多哈尔,卡洛斯至少还能将大量的天灾士兵拖在这里,至少还保留着截断东进的天灾军团与洛丹伦城联系的可能性。
守住安哈多尔,不管多艰难,卡洛斯都拥有着战略选择权。
否则,失去了安多哈尔,失去了战略选择权的卡洛斯只有强攻洛丹伦城这一个选择。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光复洛丹伦城才是正确的,可是卡洛斯知道巫妖王的打算,知道亡灵天灾的真正目标,他不可能放弃大斯坦索姆地区,放弃奎尔塞拉斯的高等精灵盟友。
至少不能全部放弃。
他的每一步退让都只会让天灾军团更加强壮。
安多哈尔攻防战的开端已经无从考究,战斗的结束方式却很一目了然。
条件有三。
亡灵天灾在安多哈尔西部,正在强攻桥梁前滩,试图摧毁或者压制卡洛斯的远程火力,消耗法师的魔力。
一但失去两座哨塔提供的火力压制,或者法师们耗尽魔力,天灾军团就可以从容的冰封护城河。
亡灵军团达成这个条件,人类方必败。
亡灵天灾在安多哈尔北部,攻势最为艰难,因为这里是城镇的“正门”,拥有最坚固的城墙与数量最多的防御工事。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率领着卡洛斯给他的三个最强联队,以及除卡洛斯之外的所有圣骑士伺机而动,等待着战机的出现。只要战况僵持下去,天灾军团必然将他们的死亡骑士以及施法者集中使用寻求突破,消灭这么亡灵军团的指挥者是人类方唯一求胜的机会。
人类方达成这个条件,军团不败而败。
亡灵军团在安多哈尔东部,尤其东北部,面对的是洛丹伦城破灭后,洛丹伦国内最后的军事集团,也就是加里瑟斯的洛丹伦骑兵团。在这些成建制的轻重骑兵面前,骸骨士兵与食尸鬼杀伤力有限,亡灵军团显然没有将这里当做主要突破口的打算,但是不排除阴谋算计的可能。
吃掉加里瑟斯军团,卡洛斯必败。
在这三个战场关键条件之前,还有两个重要前提。
那就是卡洛斯的三万精锐两日内即将抵达安多哈尔,以及为了防止疫病回传国内而封锁了退路的安多哈尔守备军那岌岌可危的士气。
看似各有优劣势的战场态势,实际上却是卡洛斯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绝境。
因为巫妖王从来不准备与卡洛斯来一场“荣誉”的战斗。
抹灭了人性的天灾军团盘外招太多了。
比如将被抓住尚未杀死的百姓推上前线充当炮灰。
这些只是常规手段,不稀奇,安多哈尔的守军也不会纠结该不该开炮的问题。
但是将死在“自己人”手下的“无辜者”拉起来变成自爆殭尸,这就很“天灾”了。
什么投尸车,毒云术,群体恐惧术,当军团真正开始玩战术,安多哈尔的守军士气更加低迷。
而卡洛斯也不得不加快部队的轮替速度。
不轮替不行,许多人之前只是耕地的农夫,只是洛丹伦城的普通市民,只是没有办法才选择战斗。
当食物与休息也无法安抚他们内心的恐惧时,死亡即将来临。
更何况,诅咒神教的潜伏者们无时无刻不在兴风作浪。
安多哈尔那十七个巨大的谷物仓库简直就是天然的靶子。
若非方砖全心全意的抓这些小尾巴,粮食的危机就能拖垮安多哈尔。
破坏比建设简单太多,在如今的安多哈尔想弄点爆炸物不要太简单。
可是哪怕是方砖这种法师,也看得出来,局势不容乐观。
不是卡洛斯无能,而是他手里的牌太糟糕了。
少可以胜多,弱不能胜强,此时的安多哈尔,人类才是弱势一方。
夕阳时分逢魔时刻,一整天的战斗,并不会因为太阳下山就结束。
残酷的战斗仍在继续,卡洛斯已经陆续指挥了两万人的轮替,按照这种战场强度,甚至等不到第二天的黎明,今天第一批被轮替下去的士兵就要重新上战场。
莫格莱尼满脸疲惫的找到了卡洛斯。
“完全找不到破绽,法师们也真查不到天灾军团的弱点,今夜我发动一次夜袭吧。”
“没有意义,明天夜里,可能援军就来了,坚持就是胜利。”
卡洛斯否决了莫格莱尼的冒险计划,于是亚历山德罗回到了自己应该呆的地方。
可是绝望的情绪蔓延得那么迅速,逃兵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杀了我吧,死在自己人手里总比变成怪物强。”
被抓住的逃兵一脸坦然与解脱。
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也不后悔这一切。
执法队不会因为漂亮话就饶恕他。
只是同胞的血见得太多了,也就麻木了。
卡洛斯重新开始考虑莫格莱尼的冒险计划。
太阳已经下山,天色却未完全黑完。
没有人确定自己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事,所有扔在进攻的亡灵士兵似乎都出现了卡顿。
这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