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gd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託塔李天王討論-第六百六十四章殺了小的,來了老的-2152b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战场之上的喊杀之声,就打断了阐教众人问询,目光从太乙真人以及杨戬等人的身上,转移到了战场之中,面对数万大军,余化带来的三千士兵在死了主将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战胜,只见那三千人,在半个时辰内,就消灭殆尽。
看到战局已定,姜子牙骑着四不像朝着战场之中而去,在走出几步之后,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让金吒提着余化来到汜水关下,姜子牙望着城楼之上的,正在观战的韩荣,把余化从遁龙桩之上放下,封闭期全身法力,把其绑着推到城下,开口道。
“韩荣,你的依仗余化已经被本相擒获,你还要挣扎么?若是现在开关投降,那便一切都好说,若是不开关投城,那今日的余化,就是明日的你韩荣!今天,本丞相就杀了这个余化祭旗,来人,给本丞相砍了这个余化!”
此时听到姜子牙命令的金吒,猛的转过头看着姜子牙,其实不止是姜子牙,就是阐教的一些二代弟子都不解的看着姜子牙,阐教和截教都属于玄门之下,在战场之上,生死相搏,那时候,若是余化死也就死了,现在是被生擒,这也要斩杀他,岂不是真的半点同门之谊都不讲了。
“丞相……”
这时候黄飞虎要开口劝一劝,这并不是黄飞虎与余化有什么关系,而是黄飞虎只是站在一个单纯军事的角度来看的,若是给余化一条生路,或许还有几分招降韩荣的把握,而现在杀了余化,岂不是逼着汜水关成为铁板一块么?
“嗯?”
此时的姜子牙的会转过头来,那不容置疑的眼神,让黄飞虎知道,姜子牙已经打定主意要斩杀余化了,黄飞虎自忖再劝说也是无用,暗自叹息一声,摇摇头返回军阵之中,此时西岐众将见黄飞虎都讨了没趣,没人再上前劝说,毕竟没必要因为一个敌将恶了自己的主帅。
姜子牙逼退黄飞虎之后,姜子牙的弟子武吉迈步上前,也不知道从何处找来的大刀,直接把余化按倒,也没有等余化再开口说什么,只见手起刀落之间,余化的头颅滚落在地,一股热血喷薄而出,染红了附近的土地。
从姜子牙下令,到斩杀余化,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待到姜子牙命人把余化的首级传遍三军,李靖以及很多知兵之人,这才反应过来,姜子牙为何执意斩杀余化,左右不过是用余化的首级激励全军的士气罢了,在姜子牙心中,这七八十万大军的士气比那只是可能投降的韩荣可重要的多。
就算李靖也不好评论姜子牙做的是对是错,不过此时李靖也没心思想姜子牙如何去做了,因为此时木吒悄然出现在李靖身边,把落宝金钱和化血神刀递给李靖,不过虽然是把这两样法宝递给李靖,但是眼神还在两样法宝之上来回逡巡。
“老二,上一边去,要看我们回家好好研究,这里不是解惑的时候!”
看着木吒的眼神,李靖不由的笑骂道。木吒被李靖一说,也收回了眼神,不过现在战场之中却没什么看头,木吒就四处打量着。
突然,李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了拉,李靖疑惑的转过头来,看着拉自己手的就是在自己身边的木吒。
“老二,怎么了?”
“父亲,你看,那里有一块祥云极速的朝着这里过来,哎呀!按照这个速度,在盏茶的功夫,定然会来到这里。”
李靖顺着木吒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人极速的便这里疾驰而来,不过李靖眼力却是比木吒好的多,这来人身形极为高大,而且李靖看到了那赤红的头发,和与头发有极大反差的蓝色脸庞,坐下居然是一个骆驼。
“木吒,快去通知姜子牙,告诉他,他惹了祸事了,杀了小的,这回来了老的,这人的装束定然是截教之人,没准就是这余化的老师,现在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本领,还是先撤兵回营比较稳妥。”
木吒听了李靖的安排,也不敢怠慢,只见木吒手决掐动,瞬间没入地面,消失不见,李靖再看向姜子牙之时,发现木吒已经出现在姜子牙的身侧。
看着木吒跟姜子牙说话,且朝着已经是很近的那祥云,以及那祥云之上的骆驼指指点点,姜子牙点了点头,就挥动军旗,大军徐徐的朝着大营之中返回。
可是出战的数万士兵,撤军也不是瞬间就能完成的就在姜子牙有条不紊的安排撤军,只撤到一半的时候,那骆驼以及骆驼之上的人已经来到沙场的上空。
这人丝毫没有在乎下方那数万大军,在扫视一番之后,直接朝着原本斩杀余化的地方飞掠而去,待到那人看到余化的无头尸身之时,也顾不得那已经冷了下去,到处都是的血污,抱起余化的无头尸身,便凝立不动。
李靖看到这个情景,暗暗叹息一声,看来这个人,又是不死不休的,不知道这人有何本领,不过看其能炼出化血神刀,看来也是极为难缠的角色。
看这样子自己猜的没错,这家伙很大可能就是余化的师父余元,这人乃是金灵圣母的嫡传弟子,金灵圣母乃是截教女仙之首,法宝什么的定然不少,这余化想来也会得到传授,无论是自己还是金吒他们都要小心些,念及至此,李靖就朝着金吒他们身边微微挪动。
“啊~~,姜子牙!”
而就在李靖朝着金吒他们那里挪动之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时李靖看到,抱着余化无头尸身的家伙,此时目眦欲裂,额头的第三只眼睛也蓦然睁开,目光如有实质的盯着姜子牙。
“你是何人?”
姜子牙乃是七八十万大军的主帅,此时自然不能被对方吓到,若是他要是露了怯,那么对士气也是不小的打击,于是一手提着打神鞭,一手攥着戊己杏黄旗骑着四不像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你问贫道是谁?这余化乃是贫道弟子,你说我是谁?刚才贫道掐算,贫道这弟子已经被俘,为何还要痛下杀手?当真不念同宗之谊么?”
“别说你我乃是同属玄门,就是贫道这徒儿乃是世俗大将,被你俘了去,也应该留他一命,姜子牙你当真要做这么决绝么?”
姜子牙自然知道这余化的师傅那是余元,现在心中也暗叹晦气,没想被这家伙抓了个现形,不过姜子牙面色却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是淡淡的开口道。
“余元,你这弟子仗着手中的法宝厉害,逆天而行,阻挡我大周顺应天命伐商之师,而且他那化血神刀有伤天和,到了现在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那是死有余辜!”
听了姜子牙的话,余元差点没有气的背过气去,余元深吸了口气,把余化的尸身收好,然后重新上了身旁的五云驼,手持宝剑,目光森森的看着姜子牙。
“贫道的徒弟阻了你们的去路就是逆天而行?”
“贫道的徒弟用法宝斩杀你们大将,那法宝就变得有伤天和?”
“贫道的徒弟被擒之后,已经没有半分抵抗能力,你们不念半点同宗之谊,枭首示众,还说其是死有余辜?”
“哼~,今日贫道余元就给你们看看,贫道也要‘逆天而行’,你们看看我们的法宝是否‘有伤天和’,你们也看看我余元是否也是‘死有余辜’?”
余元一边说,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竟然隐隐有超越金仙的架势,而李靖和杨戬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一丝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