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lc1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獵人 txt-第七百一十三章 收網-wrzkn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大裂谷地步,入口被老魏用炸药给堵上了。
等到中午的时候,天空传来一阵直升机的动静,林朔一听声儿,就知道来的是大家伙。
这个地方是裂谷,没有大型运输机降落的机场,只能用直升机把东西运出去。
昨天晚上他跟老丈人苗光启通电话的时候就问过,这世界上最大的运输直升机有多大。
老丈人说了,那得是俄罗斯的米V-12,这就是一头空中的怪物,两个机翼带着两个大螺旋桨,最大起飞重量能过一百吨。
然后这东西因为身躯过于庞大,而且操控性差,太考验飞行员的技术,所以有没有量产。
四十多年前首飞的,前后就生产了两架。
林朔一听就知道老丈人这是在卖弄学问,这个选择一听就不靠谱。
最后今天中午俄罗斯军方派来的,是一架米-26。
这也不错了,五十六吨的起飞重量,吊人形异种的巢穴是够的。
当然飞机下来得需要停靠的地儿,另外把东西用钢缆拴好免得运输过程中掉下来,这都是活儿。
林朔和贺永昌这一趟累得够呛,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负责这事儿的是老魏。
魏行山开战斗机不行,直升机操控还是会的,指挥大伙儿干这事儿比较轻松。
裂谷里大伙儿都忙活开了,林朔和贺永昌则坐在入口附近,看着这些人跑来跑去地忙着。
这会儿算是有点闲暇,林朔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想递给老贺一根,发现这贺家猎人神情萎靡地摆了摆手。
“还没缓过来呢?”林朔问道。
“估计得睡一觉。”贺永昌说道,“这么愣坐着不行。”
“那你睡呗。”
“嗐,这直升机这么吵,怎么睡得着嘛。”贺永昌无奈道,“等会儿吧。”
林朔笑了笑,然后问道:“老贺,之前被加持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人特别亢奋。”贺永昌如实说道,“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嗯。”林朔点点头,“你这趟运气其实不错,这个巢穴的分量,没打到你被加持后的极限上。
你们贺家猎人本来就以绝对力量见长,所以这三十来吨,你哪怕不被加持,以你八境巅峰的修为,也是可以给我搭把手的。
要是运气不好,这东西再重一点,你使得劲儿超过八境巅峰了,那就你现在可就没这么好受,一身暗伤是难免的。”
“那是总魁首你照顾我。”贺永昌说道,“尤其是上台阶的时候,都是您完成上举动作的,要是我来的话,那就够呛了。”
“自家兄弟,说这个干什么。”林朔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之前用神念观察过奎恩。
这个甲胄骑士不仅性子不错,修力天赋也很惊人。他要是按部就班地来,也是个人间尽头的底子。
我当时就纳闷,为什么他这个年纪了,才七境水准。
结果我再仔细一看,他身上暗伤非常多,肌肉都是内部撕裂了,然后再形成结缔组织,肌肉结构都因此起了变化了,不再是那种最完美的形态。
我估计啊,这就是教廷的修力者,享受光明牧师的加持太多了,这在修行上算是寅吃卯粮。
当时是强大了,却把未来的修行巅峰给耽误了。
这么说起来,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华夏没有光明牧师这个路子,欧洲却有了。
欧洲以前宗教狂热,所以修行者才会不顾前途地执着于眼前的战斗。
而咱们华夏门里人,做得是买卖,犯不上。”
“嗯,另一方面,我辈修行人,还是得自己砥砺前行才行,不能去倚靠这些外力。”贺永昌点了点头,随后却笑道,“不过我这次,因为有总魁首照料着,应该算是因祸得福。人间修力尽头的体会,我现在算是有了,如今只差那临门一脚,应该不会太久。”
“你老贺本来就是这个天赋资质,时间早晚的事儿。”林朔说道,“你们贺家,是最近百年道儿走岔了。从你曾祖父开始这几代猎人,要是不去弄那什么猎场,而是好好修行狩猎的话,这份积累到你这儿,应该不止如此。”
“嗐,我曾祖父当年,是被您的曾祖父林有福前辈压制得太惨,平辈盟礼上一过手,那是一招都顶不住,从此心气儿就没了。”贺永昌苦笑道,“这才绝了九寸家族的心思,一心一意经营猎场去了。”
“挫折这种事情,还真是得看人。”林朔笑道,“你在本届平辈盟礼不也挺惨吗?你跟老楚那场架,我虽然没亲眼目的,但能想象得出来。速度跟不上人家,肯定是被人耍着玩儿。结果我怎么没见你心态崩溃啊?”
“谁说我没崩溃啊?”贺永昌笑道,“我晚上还偷偷哭了一场呢。”
“真的?”
“假的。”贺永昌白了林朔一眼,随后问道,“对了,最近老楚在干什么呢?”
“忙呗。”林朔说道,“他要是不忙,这趟我早让他跟着来了,他毕竟是当时最好的斥候位猎人。”
“在哪儿忙呢?”
“一开始是忙着在岭南安家,最近又去澳洲了。”林朔说道,“澳洲那事儿也挺麻烦,他跟他妹妹楚红尘在处理,还有章进也跟着。”
“那在加上澳洲本地的钟家人,这配置不错啊。”贺永昌问道,“是什么东西?”
“根据钟家递上来的情报,那是一大堆东西,名字我都叫不上来,不见于咱猎门的史料记载。”林朔说道,“应该跟你之前在东非大裂谷的情况相似。”
“要是跟东非大裂谷相似的情况,那就是无底洞啊,一波接一波都不带停的。”贺永昌说道,“总魁首,不是我瞧不起老楚小章,要是这种情况,够呛。”
“我也知道够呛。”林朔说道,“可钟家向猎门求救,咱不能坐视不管。
楚家这两兄妹速度够快,章进虽然速度没他们俩快,可有了密宗欢喜瑜伽之后,这是个跑不死的。
要是打不过,跑总会吧?
只是让他们去探个虚实而已。
况且我担心的,其实还不是那些东西。”
“那是什么?”
“澳洲腹地,那是九龙禁区之一。我怕这事儿跟九龙有关系。”林朔说道,“咱猎门在澳洲的,可不仅仅是钟家,九龙家族的戚家也在那边,他们的家主戚长生,之前在平辈盟礼上你也见过。”
“哦。”贺永昌点点头,“那个老头,说话不怎么中听的。”
“此一时彼一时,后来说开了就好了,老头儿人还不错。”林朔说道,“平辈盟礼那会儿,九大龙头跟我说,九龙或多或少跟往常不一样。
东欧李家那时候盯着的西王母,相比而言,征兆是很明显,但还不如澳洲那头闹得厉害。
我当时判断,如果九龙有异动,最有可能破土而出的,应该是澳洲那头。
所以我就去了婆罗洲,心想这解决了七色麂子的事情,顺道就南下去澳洲了。
结果没想到澳洲是有动静,但跟九龙似乎没关系,反而东欧这头西王母出来了。
西王母这是一头扎根在欧亚大陆上的,这个地方对人类的重要性,跟澳洲不可同日耳语,因此我只能先来处理这里。
而澳洲那边,有可能戚家的情况跟这边李家类似,不是没消息,而是消息传不出来。
我这次让老楚带队过去,给他的主要任务不是猎杀异种,而是争取跟戚家联系上,确认九龙的情况。”
“哦。”贺永昌说道,“那这个活儿说难不难,说简单也绝不简单啊。
万一运气不好,澳洲其实跟我们这儿一样,那头东西已经破土而出了,那老楚他们……”
“跑呗。”林朔说道。
“那也只能跑了。”贺永昌点点头,随后似是想起什么来,“不过魁首,老楚倒还好,脑子活络的。小章性子倔啊,万一不肯跑呢?”
“不肯跑就死那儿呗。”林朔说道,“要是搁在以前,我还真不敢派他出去,这小子脑子确实有些轴,喜欢跟东西死磕到底。现在没事儿了,你放心,他一准比楚弘毅还溜得及时。”
“为什么啊?”贺永昌问道。
林朔指了指不远处的苗小仙:“因为她呗。男人心里一旦有人了,命就不是自己的了。既然命不是自己的,怎么敢随便去死呢?”
“总魁首,我觉得吧,小章对女人,未必有你这么深情。”贺永昌说道,“您可别估计错喽。”
“你这叫什么话?”
两人正聊着呢,林朔怀里的卫星电话响了。
一看号码,堂叔林贺春。
林朔赶紧接起来:“叔。”
“请家主放心,狩猎的事儿我绝不搀和。”林贺春事先言明道。
“嗐,我也没说您搀和了呀。”林朔有些忍俊不禁。
“我听苗光启说,你这边西王母的事情,要等一段时间是吧?”林贺春问道。
“对。”林朔说道,“要得后方的科研结果,看看能不能利用上我们昨晚弄出来的一样东西。”
“看来家主是找到办法了。”林贺春夸赞道。
“您就别捧了。”林朔笑了笑,“这趟找我有事儿?”
“哦,我就是跟家主请示一下,是否能够收网了。”
“收网?”林朔略作沉吟,接着问道,“鱼够大吗?”
“欧洲教廷三巨头,以及他们手底下的一千四百七十五名高手,几乎都是九境中人。”
“听着倒是挺大,网够结实吗?”
“够。”
“行。”林朔点点头,然后说道,“堂叔,那依你之见,鱼网住之后,应该怎么办?”
“家主想怎么办,就能怎么办。”
“不考虑公众影响?”
“家主是西王母事件的处理者,也是救世主,仅在身份上,就能讲这个道理。
另外,唐氏媒体集团公子就在您的队伍里,所以说道理的声音,也是家主最大。
因此,家主想怎么办就能怎么办。”
“华夏高层怎么说?”
“这就是高层的意思,我只是代为转达。
三号首长的原话是:我们好心好意帮忙,结果教廷这群人,还想着来算计我们的猎门总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