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i89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鹹魚怪獸很努力-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始調查閲讀-sr9jy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
“咲夜,大半夜找我有什么事吗?”
“只是有点疑惑,想请问一下。时辰你来红魔馆,到底是为了何事?”
咲夜锐利的目光直视向闲鱼,她压根不信对方会没钱,那种效率的施工队,在哪会赚不到钱。
人间之里,妖怪山,想接到建造单子并不难。
能按着风见幽香打的家伙,甘愿来红魔馆当个仆人,简直太有问题了。
向闲鱼闻言面色平静,对于咲夜发现异常并不惊讶,他本就没有瞒过去的打算。
“想调查点和你们红魔馆无关的事情,记得保密。”
咲夜听完身躯突然一僵,她看到在向闲鱼身后,一道间隙打开了。
‘连妖怪贤者都参与了吗?’
咲夜意识到这次绝不是小事,是我们红魔馆有什么异常吗?
但她明白,这时候最好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妖怪贤者参与的事情,绝对是麻烦事。
“多谢解惑,那我先告辞了。”咲夜行了个礼,便潇洒离去。
听到关门声,向闲鱼往房间角落随意甩下手,一颗小黑点黏在墙壁上,接着取出穿界符启动。
……
第二日清晨。
向闲鱼早早起床,来到蕾米莉亚房间,进行打扫。
对方要求房间必须要他来打扫,做戏做全套,只好带着清洁工具来干活。
动动手指的事,轻松得很。
咲夜正在给蕾米莉亚梳理头发,羡慕的视线在房间里扫过,要是她也可以做到,就能轻松很多了。
所有清洁工具都在精神力操控下自己动起来,向闲鱼只需要站在原地看着,遥控指挥就好。
蕾米莉亚通过镜子的反射,看到背对自己的向闲鱼,脸上挂起一抹坏笑。
“嘘~”
对着咲夜竖起食指示意她安静,蕾米莉亚跳下都凳子,赤裸双足站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踮着脚悄悄接近。
咲夜表情略显无奈,大小姐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对方是那么好偷袭的吗?
蕾米莉亚眼看自己距离只有两米了,脚后跟落地,用力往前窜,目标脖子!
向闲鱼一个侧转身,顺势右手抓住蕾米莉亚的后衣领,“大小姐,打扫卫生呢,别闹。”
“让我咬一口就好!”
蕾米莉亚挥舞着小短手,然而没什么用,这就是大人的优势啊,小丫头。
“小孩子不能调皮。”
咲夜连忙上前接过大小姐,抱到梳妆台前放下,继续梳理头发。
这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要是偷袭成功,那才叫奇怪。
蕾米莉亚虽然不用像普通血族那样经常需要吸血,但这是种族本能,尤其是强大的人类,血液对血族很有吸引力。
但很可惜,厉害的人类都不会来红魔馆当血包,就算灵梦这个财迷也不来。
普通人类也不敢来,光是路上的风险就足够吓退他们了,钱拿不到,命还得搭上。
不过,蕾米莉亚是绝不会放弃的!虽然普通B型血味道很好,可她有预感,向闲鱼的血液肯定更加美味。
以血族的本能起誓,这不是错觉!
蕾米的房间不小,可向闲鱼的打扫效率也很高,十分钟就搞定了。
“打扫好了。咲夜,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二小姐还没起床,麻烦你去喊一下。”
向闲鱼:“没问题。”
“咚咚咚~”
“大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张意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咲夜转头对着门口方向说:“知道啦,厨房里的妖精女仆把早餐送过去。”
向闲鱼打开房门走出去,对着门口站着的的家伙点点头,随手关门,拿着清洁用具往左边走去。
张意然看着向闲鱼的背影,眉宇间透露着不爽之色。
凭什么这个家伙刚来就可以进蕾米的房间!
……
将清洁用具放回杂物间,向闲鱼来到芙兰朵露的房间前,打开门进去。
房间一般都是不锁的,方便咲夜来喊起床。
“芙兰,醒了吗?”
向闲鱼轻轻推动隆起来的被子,好一会,被子才蠕动起来,顶着乱糟糟金发的芙兰从被子里伸出脑袋。
“大……大哥,早……呼~呼~”
话还没说完,她就又要睡过去了。
向闲鱼伸手将她从被窝里拉出来:“都早上了,你昨晚是不是偷偷爬起来打游戏了?”
芙兰从被窝里出来后,睡眼朦胧地打个哈欠,接着双手张开抓住向闲鱼的衣服,像个无尾熊似的直接挂在身上继续睡。
向闲鱼试着把她扯下来,结果发现抓的贼紧:“……”
个子不大,力气却离谱的大。
“芙兰,起来打游戏。还有,快放开我呀!”
“打游戏?我……我起来了……”
听到打游戏几个字,芙兰立刻惊醒了,眼神茫然地看看四周。
“行了,下来,给你换衣服。”
“噢……”
芙兰松开手脚,被提着带进浴室洗漱。
向闲鱼不知道咲夜平时怎么给芙兰洗漱,所以那就按照自己的习惯来了。
先刷牙,再洗脸,最后洗头。
芙兰虽然很讨厌水,但是现在她实在懒得动,躺在洗头用的长椅上,闭着眼睛继续睡。
玩游戏玩到凌晨四五点才睡下,现在她感觉眼皮好像被胶水粘住了。
十几分钟后,向闲鱼把帽子给她戴上,一只干干净净,还犯困的芙兰酱就完成了。
“已经换好了吗?”
咲夜敢来时,发现二小姐已经洗漱好了,随后发现对方还在打瞌睡。
“昨晚二小姐肯定又偷偷玩游戏了。”
说起这个,咲夜斜视站在边上的家伙,这都是你带起来的好习惯。
向闲鱼:我有面具挡着,完全不羞愧好伐,只要我够肝,猝死就追不上我!
“二小姐,二小姐,该吃早饭了。”
芙兰抬起头眼睛睁开条细缝,伸出双手:“抱……”
咲夜和向闲鱼同时沉默了,这怎么抱?现在芙兰还是迷迷糊糊的,要是一不小心发动能力。
噗嗤!砰!哗啦!
A型B型O型AB型满地都是。
“大小姐那边还需要整理下,我先去看看。”
咲夜说完就不见踪影,留下向闲鱼独自面对伸手要抱抱的芙兰。
向闲鱼:(∩_)!!?卧槽!咲夜你给我回来!这是你家二小姐啊!
“芙……芙兰啊,你先把手放下。”但是谁让人家逃跑姿势厉害呢,只能选择认栽了。
芙兰听话地放下手,然后向闲鱼选择了相对安全点的抱法,让芙兰坐在手臂上,头靠在肩膀处。
这样她的手就会放在自己大腿上,安全性MAX!
“呜~”
出了房间后,窗户射进来的亮光让芙兰蹙着眉头把脸往肩膀位置转,这样睡得舒服点。
来到餐厅,蕾米莉亚已经再等候了,咲夜站在她身后,面无表情看着到来的向闲鱼。
“芙兰,该吃饭了,快醒醒。”蕾米莉亚板着脸说道,但是总觉得她的眼睛比平时要红。
芙兰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接着又靠回肩膀。
“不饿,芙兰想睡觉……”
向闲鱼现在很想撒手,所以也帮忙劝道:“二小姐,早餐是很重要的,吃完就会有精神了。”
芙兰犹豫了几秒,选择听话:“呜~好吧。”
向闲鱼一听连忙把芙兰给放到椅子上,熬夜果然是个坏习惯,小孩子千万不能熬夜,得给她改回来。
这时,向闲鱼感受到某种恶意,他现在不靠眼睛来视物,所以感觉更加敏锐。
瞬间就确定了恶意的来源,站在餐桌旁的张意然,那时不时看过来的视线中充斥着恶意。
‘怎么突然对我有这么大恶意?难道他察觉了?’
向闲鱼回想自己来到这里后的经历,没有做出啥会暴露身份和意图的事啊,真是奇怪了。
‘先不慌,如果真的被发现了,那就来硬的,希望他别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逃脱手段。’
上次那个被魂穿的塔兹米也是,向闲鱼根本没想到他居然有空间手段,明明那么弱。
哪怕再弱的敌人,也不能轻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藏着什么底牌。
这就是他明白的道理,同时也是他和八云紫不采取强硬措施的原因,先了解敌人,再下手。
尤其面对有诡异能力的敌人。
向闲鱼装作不知道,静静站在芙兰身后。
吃完饭后,芙兰确实精神不少,吵着要出去玩。
可今天外面阳光明媚,天空中云朵稀少,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好天气,可对于血族来说是却糟糕透了。
“可是芙兰好想出去玩。”
面对芙兰那苦恼的可爱表情,蕾米莉亚号直接被击沉了。
“既然这样,那时……时辰,你带芙兰出去玩,记得打好伞,别被阳光照到。”
向闲鱼立刻答应下来,但这时他又察觉到转瞬即逝的恶意。
‘嗯?又来?’
一直到出门时,他都频繁察觉到恶意,但没有过多理会。
他现在明白个道理,这家伙怕不是蛇精病,动不动就散发恶意。
等离开红魔馆前,向闲鱼先给红美铃贴了两张创口贴,然后撑着伞和芙兰外出游玩去了。
在到达雾之湖时,很必然地遇见在这里玩冻青蛙的琪露诺·⑨,芙兰上去打了个招呼,和琪露诺瞎扯起来了。
向闲鱼收起伞,接住面前间隙里伸出的手所拿的册子。
“辛苦啦,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