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8me精华都市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笔趣-第六百九十五章 你 不 懂 !分享-fe5o6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嗯,长庚哪点都好,就是这贺词写的有些,草率了啊。’
临登场之前,通天教主坐在侧峰华池旁,看着面前的玉符,不断轻吟,有些犹豫。
看这贺词开头,为了塑造一个平易近人的教主形象,用了许多简单的辞藻,什么‘风和日丽’、‘惠风和畅’、‘各位来客自三千繁华齐聚于此’云云。
他是谁?
洪荒现如今勉强也算前几的人物,堂堂三清圣人!
怎么能用如此直白通俗的言语?
那必是要先讲一番大道,再说少许神通道法,讲述讲述两个弟子入门时的囧事,回忆下他这个师父坐在高高的谷堆旁,给他们讲一些色彩丰富的故事。
莫要误会,那是截教必修课程——《不同色虹光于斗法中的多重功用》。
这种路数才符合圣人的格调。
通天教主将手中的玉符收入袖中,背负双手,注视着大殿那边的热闹。
大劫什么的暂且后说。
“师祖”让徒孙们去填劫运,自己这个做师父的打不过师祖,也只能默默忍着,看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还能有什么办法?
本来还想着自己跟二师兄联手,说动大师兄去跟老师干一架。
可当自己有这念头时,二师兄已经站在了自己对立面。
其实他这个三友中最‘年轻气盛’的都懂,二师兄的性子十分沉稳,没有足够把握不会动手,且很容易被忽悠,骨子里比自己还要护短。
阐截两教的矛盾,延伸成了三清之间的矛盾,老师这一手算计,当真太强了。
‘想跟老师斗,自己还是太年轻。’
通天教主微微叹了口气,背负双手,注视着正起哄的男仙女仙,目光悠远,却似乎透着光亮。
长庚这家伙,对老师到底什么态度?
这是此时通天教主最担心之事。
他感觉最近这几年,小长庚突然硬气了起来,之前明明还挺从心,凡事想的都是保命。
在通天教主看来,这其实是极为珍贵的品质,比他这些弟子动辄就是‘吾道岂能受辱’强太多了。
莫非长庚已是有了什么手段,能确保他不会被老师抹杀?
这种手段当真存在吗?
通天教主略微皱眉。
在天道笼罩的范围内,老师已是无敌的存在,仅有大师兄能牵制老师一二。
他们六个圣人此时只能勉强与天道之力保持平衡,但随着天庭日渐兴盛,自己已颇感有心无力。
老师这几个元会关于天庭的规划,自己这个圣人其实看的一清二楚。
对三界而言,天庭代表秩序,大兴天庭代表推动秩序。
但对老师而言,天庭是一只秤砣,一只能打破‘圣人-天道’平衡的秤砣。
通天教主笑着摇摇头。
自己此时已经感觉到十分明显的天道威压,想必……西方教的二圣人已经喘不过气了吧。
笑。
这几家圣人大教,道门三教外加西方教,其实也是他们几个圣人的助力。
这天地间,自上古而来的秩序,便是由圣人大教撑着。
六圣为天道基石,一方面是指圣人促进了天道演变,通过鸿蒙紫气,构成了天道之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就是此前岁月中的天道秩序,是通过圣人大教的影响力得以实现。
天庭的崛起,其实是天道开始直接插手天地秩序的标志;
而当天庭正神之位被大劫填满,天道将会趋于完善,六位圣人就算联手,也不会是老师的对手。
更何况他们六个不可能联手,也没有联手的理由。
现如今,圣人已在被天道淘汰的边缘。
‘也不知,长庚对天道了解多少了。’
通天教主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他此前见燧人氏伐天时,李长寿也在人族阵营之中,这其实有些不智。
老师不可力敌,长庚何必争这一时意气。
其实,长庚能带自己几个弟子走就很不错了,不必多做什么,多做就代表着承受更多风险。
‘嗯,稍后还是要提醒他一次,让他勿忘初心、从一而终,稳健到底,该遁就遁。’
洪荒的未来……
这洪荒,其实在紫霄宫分发鸿蒙紫气开始,已是没了未来。
离开其实已是最好的选择。
‘大婚始,请师尊!’
胖宝的呼喊声已起,也该自己这个师尊上场了。
通天教主低头看了眼自身这隆重的打扮——其实也就是道袍之外多了一个长坎肩,其上搞了一些大罗金仙看不懂的道纹。
脚下一步迈出,身周光影流转,转眼已是在宝座之前,面对众弟子与宾客。
他抬手相招,赵公明牵着真正盛装的金灵圣母向前,两人在众人目光中一步步踏上高台,跪伏在通天教主面前。
赵公明感慨横生,高声道:“弟子公明,拜见师尊!”
金灵圣母也被赵公明的激动逗的一乐,破天荒的将自己温柔的一面拿了出来,柔声道:
“弟子金灵,拜谢师尊多年教诲。”
“善,善!哈哈哈!起来、起来。”
通天教主背着手大笑几声,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个宝贝徒弟,目中带着几分星光,年轻的面庞染着温润的笑意。
他笑叹一声,言道……言……
呃,自己想说什么来着……
“咳,今日风和日丽、惠风和畅,各位来客自三千繁华而来,齐聚于贫道碧游宫中,见证贫道爱徒之婚,实乃我截教之幸事。”
台下,李长寿露出淡淡的微笑。
自己写的稿,果然深得师叔欣赏。
……
“星君,您来这边?”
“姐夫!你要不要来这边呀!”
“长庚师弟,咱们喝两杯啊过来!”
待通天教主发表完《老父亲》演讲,赵公明与金灵圣母拜过师尊、拜过天地,又在碧霄、琼霄两个‘送酒仙子’的护送下,同饮一杯连理酒,捧了两朵并蒂莲,大婚就跟他们两个新人没什么关系了。
通天教主自是不会跟小辈们凑一起,主持完了大婚就自行隐去。
赵公明被截教群仙拉去轮桌喝酒,金灵圣母也被仙子们拽去,占了碧游宫大殿的半壁之地。
李长寿要找座位时,立刻有了这般情形。
但凡敢直接开口的,也都非普通金仙,都是各方势力有头有脸的人物。
李长寿笑着婉拒仙盟副盟主们的相邀,又对碧霄摇头示意,拒绝了吕岳的招呼,淡定地走到了天庭专属的席位,坐在了那名被捂过嘴的天将身旁。
他刚走来,月老以及几位天兵天将连忙起身,对李长寿行礼问候。
待他们入座,李长寿对那名天将眨了下眼,传声道:
“陛下,得罪得罪,您这化身之法竟已如此高明,此地怕也就通天师叔认出了您的跟脚。”
“哼!”
那天将扭头看向月老,让月老额头缓缓冒出三个小蘑菇般的问号。
啥子情况?
李长寿笑而不语,开始招呼天庭同事们吃酒吃菜。
那天将,也就是玉帝的最新化身,很快也就调整好了心态,咳嗽一声,主动对李长寿敬酒,低声道:
“末将董德起!能与星君大人同桌而坐,不胜荣幸。”
李长寿:……
玉帝陛下这是希望,他这个不安分的臣子‘懂得起’吗?
“董将军多礼,劳烦董将军护送月老前来了。”
那月老皱眉看了眼董德起,这将军怎么这般不懂事,星君坐过来了,也不知道给他这个正神让个座。
星君身边的位置是能随便坐的吗?
当真过分,若不是这里这么多大仙大神,非要训斥这家伙几句不可。
月老端着酒杯,小心翼翼地对李长寿拱了拱,笑道:“星君您随意,小神干了。”
“同饮、同饮,”李长寿含笑道了句,主动与月老碰了碰杯。
两人当下就姻缘殿现如今面临的各类问题,进行了一场不算激烈的讨论,其实就是做做样子,找个话题。
等截教仙开始为赵公明和金灵圣母献上贺礼,月老代表天庭,引着两位女仙,送上了一些彩衣霞帔。
龙族果然不负众望,虽然只是来了两位长老,但流光幻彩的宝箱堆满了碧游宫角落。
这让不少截教乾仙与坤仙对视一眼,有了点骗婚的大胆念头。
李长寿送的礼只是放在一只宝囊中,塞到了赵公明怀里,并未拿出来显摆。
灵娥则是将花篮中亲手缝制的几件衣裙送给了金灵圣母,让金灵圣母笑得合不拢嘴,直夸灵娥心灵手巧。
灵娥嘻嘻一笑,又从花篮中取出了几件婴孩衣物,让金灵圣母俏脸飞红,众女仙齐声欢笑。
而趁着起身送礼,黄龙道人带着姜尚、申豹两名师弟,凑到了李长寿这边。
黄龙低声道:“师弟,咱们拼个桌、拼个桌。”
“师兄请,”李长寿起身做请,目光在姜尚和申豹身上扫过,并未多停留。
黄龙真人苦笑了声,坐在李长寿身旁,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来之前,已经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但到了此地之后,才体会到什么是强化班的‘如坐针毡’。
针毡上还撒了盐。
李长寿没来之前,时不时就会有截教仙去黄龙身旁路过,哼一声、瞪一眼。
还有截教仙会故意讨论阐截两教之事,言说阐教下手如何如何心狠,此前之战阐教有心算无心占了便宜。
黄龙真人就低头不语,旁边两位师弟也是大气不敢喘。
总算熬到了李长寿到来,顺势找到了李长寿身侧,黄龙真人心底那是有万般委屈、千种郁闷,要对李长寿倾诉一二。
就听黄龙真人开口道:“唉……”
“唉!这喜宴吃的当真难受。”
申豹自顾自感慨一声,苦笑着看向面前的酒樽,“本想来为三教做出自己的努力,而今却是知道一切都是空幻,无法挽回。
星君有经天纬地之才,可有什么办法,能为三教做些事?”
“这个……”
李长寿有些为难,坐在那沉吟几声。
申豹能问出这话,其实在他预料之中,这只黑豹对自身定位极其模糊,又因他复杂的身份背景,导致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向着阐教还是向着截教。
一旁董德起笑道:“道友所问之事,已是如今天地间最大的难题,我家星君日夜为其所困,心中已不胜烦忧。
道友在这般场合,还是不要多提此事,免得败了大家的兴致。”
申豹皱眉看向董德起,定声道:“道友……你不懂。”
某天帝顿时双眼一瞪。
月老也道:“董将军,你入天庭不过数十年,不了解其内内情,咱们天庭应当保持中立,不应干涉大劫之事。
来,喝酒喝酒,今日不提烦心事,只说逍遥情。”
“咦?”
姜尚端起酒杯,打量着一身喜袍的月老,看到月老喜袍上绣着的圆月、月桂树,想到了一些传说,小声问:“您莫非就是,掌管姻缘之神?月下老人?”
“失敬失敬,”月老顿时笑眯了眼,“阁下是?”
“姜尚,字子牙。”
“哎哟!”
月老精神一震,看了眼在旁眯眼笑的李长寿,想开口说几句客气话,却又怕说错了。
姜尚这个名字,他可是太熟悉了!
当年星君大人来找自己,说让自己给齐源道长的转世身安排一点姻缘。
老浊仙上辈子没享过福,这辈子自是要弥补一下,也算星君大人这个徒儿尽一份心。
但星君大人也说过,转世身就与自己没了牵连,这也是女娲娘娘当年定下之事,月老当即警醒,自己确实不能去言说这般事。
对,还要帮星君大人遮掩过去。
月老叹道:“您就是姜尚?哈哈哈,当真是小神所见的姻缘大户!”
姜尚腰杆都挺得直了些,感觉颇为奇妙。
“还是多谢月老照拂。”
“哎,此话就不对了,小老儿只是公事公办,”月老笑道,“我们姻缘殿,从不会强行拉扯姻缘,只会修剪姻缘,是道友福泽深厚。”
姜尚端酒起身,“我敬您一杯。”
“客气客气,”月老自是举杯相迎。
黄龙嗤的一笑,却也不戳破此间弯弯绕绕,只道:“长庚师弟,我也敬你一杯……龙族之事,多谢你了。”
李长寿含笑摇头,并不多说,随便扔了个话题出去,讨论起了远古时的先天大能都有哪些结成了道侣,当时的礼仪为何。
黄龙顺势侃侃而谈,展露下阐教仙的风采,成功把桌上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很快,赵公明与金灵圣母开始敬酒,他们最先来的,便是李长寿所在这一桌。
李长寿等仙举杯相迎,赵公明此时已是面目通红,那眉飞色舞的模样,让人颇感喜庆。
“长庚,咱们……都在酒里了!”
李长寿含笑点头,又从袖中拿出一只宝囊,递给了赵公明。
赵公明纳闷道:“这贺礼咋还两份?可是有什么说道?”
“之前那份是代表人教送给大哥大嫂,”李长寿笑道,“这里面的一份,是我自身送给大哥大嫂。”
“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赵公明纳闷地看向手中宝囊,一旁金灵圣母也是好奇地将仙识探入其中。
随之,金灵圣母俏脸一红,看到了那三百六十卷‘熟悉’的画轴。
赵公明眼前一亮,看到了角落中的瓶瓶罐罐。
李长寿意有所指,笑道:“我在这里,祝大哥大嫂早生贵子!”
“哈哈,哈哈哈!”
赵公明顿时开怀大笑,将宝囊慎重地收了起来。
一旁金灵圣母也是低头欠身:“谢谢妹夫了。”
正此时。
吕岳自殿外匆匆而来,在多宝道人耳旁耳语几句,多宝道人挑了挑眉,朝李长寿快步而来。
李长寿仙识一扫,目中划过少许疑惑。
大禹帝君?
看多宝和赵公明的反应,截教应该没给火云洞请柬,为何大禹帝君会出现在此处?
且大禹帝君此时面露忧色,似乎是想迫切见到谁一般。
稳一手。
多宝道人向前来,还未开口言说,李长寿就已传声道:
“劳烦师兄出面,先确认下大禹帝君的身份。”
多宝缓缓点头,笑道:“你们先喝着聊着,为兄出去接待下贵客。”
言罢带着吕岳快步而出,赶去了碧游宫外的金鳌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