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rf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雷光中的詭異圖像看書-gtxxh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树下的那几个人被兽吼声吓坏了,跪伏在地,谦卑无比。
殷东不知道顾浚在搞什么鬼,但顾叔非要带上这几个人,他也没必要拒绝。再者,顾叔也故意装不认识,肯定是对这几人有什么图谋,他也乐得配合。
不过,他去看热闹,却没必要把人都带上,就把人都拎到树上,让他们先藏在树冠中,然后他拎着用树藤捆着的顾浚,还有两只噬月兽,悄然离开了这片丛林。
过了半个小时,殷东带着顾浚来到了那座山峰之下,找了一处山洞,将身体隐藏其中,看上方打得火热的战场。
顾浚一路憋着没说话,这时,终于忍不住悄声问:“东子,你什么时候来蓝幻界的?文子现在怎么样了,天灾……”
他忽然不敢问下去了,天灾之下,儿子能活下来吗?
殷东看了他一眼,看到他干瘦的脸上青筋暴起,眼里充满血丝,很难受的样子,却没有说文子也来了蓝幻界,反而问:“顾叔是怎么来的?”
“老神仙给我指了一条路,让我顺着五夷山的暗河,进五夷山深处寻祖归宗。”
顾浚给了一个让殷东意料不到的答案,脱口说:“又是老骗子在搞鬼?”
对于顾叔口中的老神仙,殷东自然知道是指的他师父老道士,但他习惯把那个坑蒙拐骗样样俱全的老道士,喊老骗子了。
但,殷东其实也清楚,老道士在红尘俗世中装一个神棍,也是游戏红尘。
事实上,老道士是有大神通的,不然,也不能让他逆天改命,重生回来。
而五夷山,殷东是知道的。
这座五夷山,跟三教名山的武夷山没关系,相隔也远,名气跟武夷山那边不可比。自秦汉以来,就是羽流禅家栖息之地,山中留下了不少道观和庵堂遗址,也没什么名气。
五夷山处在十万大山的边缘,烟岚锁群山。老道士曾说,眼望之处,全是师门故地。殷东一直觉得他是吹牛。
反正那连绵起伏的群山中,被浓雾遮挡,看不到山中景象,也看不到人烟,只有长年浓得化不开的迷雾,还有此起彼伏的兽吼。
顾浚说的那条暗河,殷东也知道。
那条暗河,跟绕过五夷山的一条河相连,另一头则是通向了十万大山的深处,越往山深处,水温越低。
暗河的入口,就是在五夷山顶那座破道观垂直向下的山腹中,殷东没少进去摸鱼,也曾跟胖子师弟王岩一起尝试过溯河而上,不过都半途而废了。
想到王岩那个胖子,殷东都有些怅然,师弟跟大湾村的渔民一起被军方征召,去了七大古都的小世界,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顾浚就像是听到了殷东的心里话,说道:“你那个胖子师弟王岩也进来了,就是他带着我从暗河进了五夷山深处,找到了一条水底的通道,我们一起过来了。”
“死胖子也来了?”殷东又是一惊,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那条水底的通道,应该是个传送阵。传送途中,王岩说这个传送阵可能过期了,话没说完,我们就遭遇了虚空乱流,我昏迷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醒来的时候,我被族人救了。”
顾浚说话的时候,表情很有些古怪,尤其是“传送阵可能过期了”这一句,他的脸皮抽搐了好几下。
殷东居然点头说:“你们被老骗子坑了,还好你们命大,没被坑死。”
顾浚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天,不会有天雷落下,劈殷东吧?
轰!
天空中一道惊雷炸响,雷光如万千电蛇炸开
雷光中,殷东看到了熟悉的一幕画像,顿时眼瞳一缩,爆了个粗口:“我勒个大槽!”
万千电蛇炸开的亮光中,赫然出现了一座山,这不奇怪,奇怪的是……
山顶,有一座年久失修坍塌了一半的道观前,还有一株枝繁叶藏的老枣树,挂满了翠绿的小枣!
这是幻觉吧?一定是幻觉!
殷东心头在疯狂嘶吼,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再看,幻象……依然在!
“顾叔,你看到雷光中有一座山了吗?”
殷东问道,声音都微微发颤了。
顾浚奇怪的说:“我们不就是在山脚下吗?”
“不是……”这座山,是五夷山啊!
可,殷东说不出话来了,周围的一切都从他的感知中消失了,不管是顾浚,还是上方打半的猿猴和那些人,连同那座高耸入云的山,都消失了。
在殷东的眼前,只有雷光……中的图像!
雷光中的图像更清晰了,能看到挂满小枣的枝条被风吹动,一颗小枣掉了,落在树下的老道发髻上。
老骗子果然来了!
殷东心头震撼,想要喊,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禁锢,喊不出来,身体无法动弹,连手指头也动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老道站在道观前的枣树下,那一身破烂的道袍不知道多久没洗了,蓬头垢面,趿着鞋子,跟电视剧里的济公形象有得一拼了。
但,老道士出现在雷光中,形象似乎不猥琐了,多了一种神韵,一种气势,好像明珠拂去了蒙尘,珠子还是那颗珠子,宝辉闪烁。
是他脑子错乱了,产生幻觉,还是海市蜃楼?
不对!
五夷山上的道观早就毁了,在他那次去五夷山时坐的飞机爆炸,道观也给人毁了,现在他看到的一定是幻觉!
殷东在内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幻象骗了,但……他内心里的悸动是怎么回事?
雷光中,那一座连牌匾都碎了大半的破败道观,如此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让他在这一个刹时,心头莫名的悸动。
殷东沉浸在了一种莫名的感动之中,像远游的游子归来,看到家门刹那的感动,情不自禁的,他双膝一弯,跪在地上,连膝盖撞上了尖利的石棱都什么感觉了。
咚咚咚……
三跪九拜,殷东跪拜得实诚无比,额头撞在山石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弟子殷东,回来了!”
拜完,殷东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声,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已经泪流满面,又是一阵骇然,想起了……重生之后回五夷山,他也出现过这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