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4z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七百二十八章 朝堂斥喝文官衰分享-0m0j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整个长安城。
到处都是武侯,禁军,禁卫。
还有着不少的不良人。
甚至。
连城防军都出动了。
如此多的番邦使团人员,必然是需要不少人来抓捕,押送的。
此次近二百国家的使团人员。
那可是有着两万来人的。
而且。
随使团而来的那些护卫将士们,虽说进不来长安。
可依然还是需要抓捕关押的。
而关押之地,只能是居于长安城西北边的军营当中了。
如此庞大的人数,随着钟文把那些高手废了之后,谁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就怕钟文随手把他们弄死。
当然。
也有不怕死的。
就好比那些突厥人,就拿起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兵器。
可当他们面对着武装到了牙齿的禁军之时,以及王重和李山他们的现出之后,他们的反抗,也只能是徒劳无力。
“主上,我们还是赶紧离开长安城吧,要不然,到时候查到我们这里了,我们必然会被盯上的。”此时,殖业坊隔壁的通义坊中,一位中年人正在向着那女子劝说着。
“怎么离开?此刻到处都是将士,只要我们稍露出点什么来,必然会被抓,先待着,待过些时日再看。”女子早已是听到了动静。
女子身怀武艺,可却是不敢纵上屋顶去瞧一瞧。
更何况。
她的武艺,也只是圆满境初期罢了。
连先天之境都未达到。
如此冒然纵上屋顶去查看,必然会引起李山他们的注意的。
与此同时。
长安城有着好几个里坊里,都在上演着这么一幕。
而这些人,乃是久居于长安城的番邦人。
这些番邦人,或多或少,都与着他们的国家有联系,甚至,其中还有不少人是隐于唐国的暗线。
反观此时的钟文。
瞧着当下自己已是无事了,随即返回宫城去了。
而此时的太极殿中,众臣依然还在殿中,议论着什么。
随着钟文回来后,这议论的声音,嘎然而止。
所有人的眼睛,都瞧向步入殿中的钟文。
“圣上,臣做了回主,把所有来我唐国的使团人员,如数抓了起来,并要求李山他们押送至军营中去了。”钟文来到大殿中央,向着李世民行了一礼道。
“这……”李世民听到钟文这样的安排,着实也是心惊。
此次来唐国的这些使团们,人数可谓是多。
真要关押起来,那可真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
当李世民回想起刚才钟文把那些使节们都关押了起来,也就不觉得钟文这样的作风有问题了。
诸国都做到这种地步了。
唐国也就无须去考虑什么礼仪不礼仪之事了。
李世民不考虑,可不代表着那些文官们不考虑了。
此刻。
房玄龄却是站了出来,脸上带着忧心之色一般的神色,“圣上,我唐国乃是以儒为尊,以礼奉法之教行,钟少保此等做派,必然会遭到诸国的遣责,更甚至,会遭到诸国们的袭击的。”
“当下,我唐国本就处在危机当中,钟少保这等做法,这是要把我唐国架于火上烤啊,更是把我唐国陷于水火之中,圣上,臣请求立即收回命令,把所有使节送回鸿胪寺,要不然,边境战火一旦开启,我唐国将无法应对啊,圣上!”
随着房玄龄一站出来后。
随后便是长孙无忌,“圣上,臣请求圣上收回命令,要不然,就如房公所言,我唐国必将陷于战火当中的。边境此时已是一触即发,如长安的消息传至诸国,诸国必将对我唐国发动袭击的。”
“是啊,圣上,臣也请收回命令,当务之急,乃是与诸国商议,也好解一解当下之局,而钟少保此行,这是罔顾我唐国百姓之生命,臣请求圣上为我唐国百姓多多考量一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随着长孙无忌的话一落之后,众文官纷纷开始谏言。
总之。
他们不希望打仗。
同样,他们更希望通过和谈,来争取时间,争取和平。
当下的局势。
如果没有钟文的介入,估计也只能走这样的路径了。
可当钟文介入了。
一切都变了。
这也让所有的文官们,心中除了担忧之外,也同时希望李世民能够打压钟文这个插手政事的郡王少保。
有道是。
以前的李世民,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听从他们这些文官们的意见。
而后。
钟文入了朝,为了官。
到后来还做了常侍之职,李世民就越发的相信钟文。
而越往后。
李世民更是把利州都交给一个在他们眼中的黄口小儿去管理,哪怕把四大世家都得罪了,李世民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了如今。
唐国陷于危困之局之时,李世民依然还是相信钟文,委任钟文处置。
这对于他们这些文官来说。
这是权力之争。
同样,也是利益之争。
所以,他们这才一直商议着要把那些使节们释放,好与诸国和平谈判等等。
估计他们心中,甚至于割让国土,他们都在所不惜。
宝座上的李世民,瞧着这一大通的文官全部站了出来谏言,眼中的不悦之色更甚。
之前钟文还未来这时。
李世民希望这些文官们能站出来说上两句。
可当诸国使团们的话一开启之后,除了魏徵站出来说了几句后,所有人都如观众一样,都站得远远的。
这哪是他李世民以往所认识的文官。
这都是一群白眼狼。
钟文瞧着这些文官。
话里话外,这都是要和谈,要否决钟文的这种做法,心中怒气开始往上冒。
“你们这些酸腐人,当下我唐国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你们却是要为他们说话,老程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他们的人。圣上,如诸国要对我唐国开战,老程我请愿带兵杀向高句丽。”正当钟文欲开口说话之际,程咬金却是站了出来大声叫喊着。
随着武将一系的人员,仅一位国公在长安的程咬金发了言后,武将一方的人,也随之跳了出来。
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向着李世民请战。
李世民看着当下,恨也不是恨,不恨也不是。
当下唐国的处境,着实危在旦夕。
可身为唐国皇帝的李世民,绝不允许有人逼迫于他。
渭水之盟已是让他颜面丢了不少。
而今这一次,更是颜面差点扫了地了。
随即,李世民看向钟文。
而钟文正看了看李世民。
对于李世民是什么想法,钟文不知。
但钟文的想法,李世民却是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李世民看向钟文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钟文见李世民向着他轻轻的点头,随之也就明白了李世民这是肯定于他的作风了。
此刻的钟文。
说来也是怒气满满之中。
从见到诸国的那些使节们开始,到现在文官们的这一席话后,胸中的怒气,可以说快要喷薄欲出了。
“程将军,以及各位将军,依着职权,我没法调动你们。不过,当下却是危机之时,所以,请程将军派出你所领的兵马,全长安城各里坊进行大彻查,只要有关于诸国的探子,暗线,一率抓捕。”钟文这一席话一出,直接把所有的文官们惊得再一次的掉了下巴。
“不可!”当钟文再欲说话之时,房玄龄大喝一声。
钟文看向房玄龄,眼神中充斥着杀意,“如你再说话,我钟文会连你房家连根拔起!”
“钟少保,你大胆,房公乃我唐国开国重臣,即便你是太子少保,可也容不得你如此狂妄,你难道要反了朝廷吗!”钟文句话,可谓是激起了众文官们的怒火了。
长孙无忌,可以说是最看不惯钟文的人了。
这不,长孙无忌直接怒指着钟文大喝。
曾经。
钟文就把长孙无忌暴打了一次,长孙无忌就此因为那件事之后,心里一直记恨着钟文。
而这朝堂之上,钟文口出要把房家连根拔起,这也算是他长孙无忌要往着房玄龄他们靠了。
“哈哈哈哈,开国重臣,是啊,你们都是开国重臣,刚才各国使节们在此逼迫圣上之时,我怎么不见你们这些开国重臣出来替圣上维护一二?据我所知,也就魏郡公站出来辩了一回,你们呢?缩头当乌龟了?”钟文听到这么一个词的时候,回应的直接就是哈哈大笑。
“文官,呵呵。当国家危难之际,你们的嘴中永远都是和谈,永远都是和亲,甚至,国家的脸面,皇家的脸面,在你们的心中,还不如你家中的一条狗来得有脸面吧?”
“别把你们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姿态摆在我面前,我能杀别人,我也能杀了你们。这是皇家的朝廷,不是你们的朝廷,这是所有唐国人的唐国,可不是你们的唐国。”
“有事缩头,无事争功,这也就是你们这些文官能做的事情了。读书人,我看不该叫读书人,因为你们把书的道理,全给丢进了粪坑。国难当前,争功夺利第一名,奋勇杀敌你们逃得最快。圣上被逼迫之时,你们只站在一边看热闹,我看是你们在反朝廷吧?”
“你们活在那些为国征战而死的将士们,所保下来的太平天下,你们只知道在这里吹嘘互捧,却是永远看不到前方将士们为国征战捐躯的惨烈,你们只知道去平康坊中宿娼,你们只知道有钱就买女人回家饮酒作乐,你们从未想过,将士如何,百姓如何,农人如何。”
甚至连李世民也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