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1oq优美玄幻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愛下-第366章 掀桌子……我不想吃,誰也別想吃鑒賞-y3ev8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阿弥陀佛!”
神僧口念佛号,看似就是得道高僧,实则慌得一匹,对于现在的情况,他真的很无奈,没有办法,这位赵施主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境界。
邪性根深蒂固,无法消除。
哪怕大觉寺所有高僧给赵贞乐念诵经文,驱散邪性,到最后,很有可能是所有高僧吐血而亡,邪性太重没救了,要么她死,要么你亡,没有别的选择
“神僧,这种魔头存在世间实在是一种灾难啊。”赵皇子感叹着,随后眼神悄悄的看着神僧,就是想看看神僧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决对方。
哪怕他知道这种几率很渺茫,依旧想询问一番。
万一……
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办法呢?
神僧沉声道:“圣上,此事不可为,还是别多想了。”
他知道圣上想的什么。
说实话。
真的是在做梦。
如果有办法的话,会等到现在嘛。
“哎!”
赵皇子叹息道:“我只是为天下百姓感到悲哀啊。”
神僧看了一眼他,随后摇着头离开,是真是假,大家心里都有数,就没必要说的如此直白。
况且,他现在身为国师,都是眼前这位圣上给的,因此你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老衲绝对不反驳你的意思。
数日后!
深宫中!
“你的情况有点严重。”林凡看着面前的贞乐,虽说贞乐在他面前表现的很乖,笑容满脸,只是在他看来,这样的笑容有点假,笑容的背后暗藏着杀招,仿佛是在告诉自己,你小心点,我随时都能杀你。
“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摇着头,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的贞乐是一位友善的小姑娘。
赵贞乐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道:“我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有变过。”
邪性太重,让她已经学会隐藏,对别人来说,真的有可能被她的演技给蒙骗过去,可是她现在面对的是林凡,可不会那么简单的就被骗过去。
“跟我过来,我带你去看好东西。”林凡微笑着。
随后。
他带着贞乐来到开辟出的田地间,招招手,让贞乐蹲在一旁。
赵贞乐听话的蹲在一旁。
林凡指着田地里的蚂蚁道:“跟我一起看蚂蚁搬家,以前我有一位好朋友,他很喜欢看蚂蚁搬家,以前跟我说过,看蚂蚁搬家,心情会很愉快,能够忘却烦恼,你现在的情况我想就是烦恼太多,需要好好改善一下。”
因为邪性的原因,赵贞乐的性格早就发生变化,称呼为第二人格,暗黑人格都适合不过,这类型的人格很邪恶,但能忍能怂。
林凡的实力比她厉害很多。
以她的能力无法将对方怎么样,只能短暂的听从,等待机会,当机会到来时,那她就会如同优秀的捕猎者,发出致命的一击。
今天的天气很好,碧蓝的天空让世界显的很美好。
两道身影蹲在那里,看着最无聊,却又最有意思的一幕。
林凡经常跟老张看蚂蚁搬家。
赵贞乐是第一次,感觉特别的无聊,耐心被一点点的消磨着。
忍!
忍!
夜晚。
他们离开田地,走几步就回到屋内,林凡将自己的床让给了贞乐,而他则是睡在搭建的简易床板上。
渐渐的。
林凡进入梦乡,轻微的呼噜声传来,也许是风有点大,他有些感冒了,一个泡泡从他的鼻孔里跑了出来,随着呼吸的转换,泡泡缩小,又放大,啪嗒一声,泡泡破碎。
“混蛋!”
赵贞乐躺在那里,没有动弹,心思很活跃,撇过头,看了一眼。
“睡的真香,也许是机会。”
她缓缓的伸出手臂,五指的指甲逐渐变长,黑色真元凝聚在指间,刷的一声,移形换影,出现在林凡面前,五指朝着林凡的胸口刺去。
显然是想取出林凡的心脏,然后彻底捏碎。
以往但凡还保留一丝理智的赵贞乐,绝对不会对林凡动手,因为那是她唯一的羁绊啊。
只是凡人之心,如何抵挡《九幽神典》的邪性。
咔擦!
清脆声音传来。
赵贞乐脸色剧变。
指甲崩裂。
真元崩塌。
“怎么会?”
她额头冷汗滴答直落,见林凡没有苏醒的迹象,松口气,托着指甲碎裂的手躺回到床上。
静静想着。
深刻明白自己刚刚的行为是有多么的草率。
冲动了。
不该这样。
翌日!
清晨。
赵贞乐在熟睡中的时候,感觉到身边有人,昨晚太累,有些懵懵,总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耳边有声音传来。
“醒醒,再睡就要变成懒猪了,早餐我都做好,吃过早餐后,我要带你继续放松心情呢。”
顿时。
赵贞乐睁开眼睛,修炼到这种程度,不可能睡的这么沉,稍有动静就会被惊醒,刚刚听到的声音,应该是幻觉。
果然是幻觉。
屋内只有她一人。
其实,她听的不是幻觉,而是刚刚林凡就在她身边说的,只是感悟自然的林凡,早就在玩耍中修炼到极高的境界。
感悟自然!
融入自然!
悄无声息,浑身散发着安详的气息。
“快出来吃早饭吧。”屋外传来林凡的声音。
赵贞乐抱着一种,看看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的心态走出屋子,随后就看到林凡坐在石桌前,朝着她挥手。
“都快凉了,快点吧。”林凡微笑道。
赵贞乐不喜欢林凡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她浑身不舒服,撇过眼神,没有跟他对视。
用餐结束后。
林凡带着贞乐又去田地里观察蚂蚁,对于赵贞乐来说,一两次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能耐得住性子跟林凡相互较量着。
好,你不是想看嘛,那我就陪你慢慢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贞乐,我感觉得到,你现在的内心很慌乱,有各种负面情绪堆积在心里,你要学会放松,将那些负面情绪释放出来。”
“如果老张在这里就好了,我请她帮你扎几针,你就能彻底复原,变成以前懂礼貌的小姑娘。”
“那时候的你多好,才这么点高,现在你能长这么高,我想应该跟吃我的饭菜有关系,你那时可喜欢吃我的饭菜了。”
林凡说着以前的事情,只是对赵贞乐来说,这些声音让她心烦意乱,有种最原始的冲动,就是一巴掌将林凡拍死。
紧接着。
林凡从怀里拿出草织的蚂蚱,“这是你送给我的,做的多好,因为你是我朋友,我一直都放在身边,就怕掉了。”
“你能再织一个蚂蚱嘛,我想带回去给我朋友小宝,他还是小孩,喜欢这些东西。”
他满怀期望的看着贞乐。
以他对贞乐的了解,相信她一定不会拒绝的,只是没想到贞乐纹丝不动,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仿佛将他当成空气人似的。
“好吧,你不想做。”林凡没有失望,反而笑嘻嘻道:“我想这是贞乐送给我的礼物,所以才不想别人也有跟我一样的礼物吧。”
看似平静的赵贞乐内心早就炸裂。
好烦。
真的好想弄死这家伙。
但我忍着。
如今的赵贞乐真的很邪,任何人都想弄死。
相传《九幽神典》的来历很神秘,曾经一位域外之魔降临此地,生灵涂炭,弄得天怒人怨,老天看不过眼,灭掉邪魔。
邪魔不甘,将自身之力化成《九幽神典》,扬言我会再回来的,得到我力量者,将再次掀起腥风血雨。
因此。
千年前那位修炼《九幽神典》大成时,就遭遇天谴,老天冥冥之中自由感应,劈死你这龟孙,看你如何腥风血雨。
后来遇到赵贞乐出了点事故。
以至于九幽魔性彻底释放,洗白弱三分,黑化翻几番,赵贞乐的实力暴涨,世间无人能够制衡,还好林凡出现,将赵贞乐带在身边看护。
就像一位母亲含辛茹苦的将一位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儿子养大似的。
太辛苦。
没办法,如果不看好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个月后!
赵贞乐快要被林凡逼疯了,一个月的时间,每天的流程就是醒来吃饭看蚂蚁,几次无所谓,但关键就是,她发现林凡就跟有病似的。
蚂蚁有什么好看的。
就真的看不够吗?
石桌前。
两人温馨和睦的吃着早饭,林凡手艺渐长,比以往要好很多,如果是一位懂得享受的人跟林凡在一起,绝对会说……
哇……好幸福。
幸福满满的人生真的好开心。
食物做的太美味。
林凡你真的好棒,以后如果吃不到该怎么办啊。
埋头吃饭的赵贞乐眉头紧锁,林凡突然间的笑容,很可怕,让她感受到一种难以说明的危险。
他有在想着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的危险。
林凡收敛笑容,微笑道:“贞乐,等会吃完,我们继续看蚂蚁搬家,昨天我有告诉你蚂蚁为什么要搬家吧,我的朋友老张说是因为要下雨,但我认为应该是蚂蚁想换个舒适的地方,毕竟蚂蚁有家人的话,两口子就要住在一起,一起培育宝宝蚂蚁。”
“所以,你就认可我的说法就好。”
赵贞乐低着头,眼睛瞪得滚圆,身体颤抖着,一股怒火猛的从体内爆发出来,双手抓着石桌,猛的起身,直接将石桌掀翻。
“除了蚂蚁还能有什么?”
“你是不是在耍我。”
“有什么好处的,我不想吃,谁都别想吃,我命由我不由你……”
赵贞乐怒声咆哮着。
林凡看着洒落一地的食物,缓慢起身,表情很严肃,一句话没说,一个动作都没有。
“额……”
赵贞乐看着林凡,仿佛看到某种可怕的东西似的,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