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ath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線上看-第四十九章 信使推薦-yw2t8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来自里世界的女仆,在推销环保设备时,走的自然是里世界的路子,通过里世界大佬的声音逼迫表世界政府高层配合工作。
一般来说,消息灵通的人给精灵之王面子,消息不灵通的人给特级阴阳师面子,尽管因各国工作效率不一样而导致工程进度相距甚远,各小组仍同属于‘顺利进行中’的状态。
然而,有那么一个国家,即便派出去的精英小队被五条悟暴打一顿,里世界大佬们仍然迷之自信,丝毫不给于欧洲留下辉煌战绩的莱尔面子。负责该国的小组只能转向表世界的路子,在环境省派来的公务员的辅助下找上对应的官员,塞过去一笔贿赂,才将四项工程提上议程。
返回东京,于念书、侍奉、修炼中度过一个月,重返该国之时,却愕然被告知四项工程无一顺利推进:1、伊甸园发生器项目,在运输过程中丢失货柜,后发现被某官员私自卖给M国;2、垃圾回收系统项目,城市供电系统不达标,无法提供充足电力,运行三天装装样子后无限期中止;3、大气污染净化系统项目,当地农民联合抵制政府工程,认为会改变气候影响收成;4、水污染净化系统,国民提出抗议,认为恒河圣水根本不需要净化。
然后,索取贿赂的人来了——
“这些家伙……!”看着收钱时拍着大肚腩保证、收钱后诸多借口、视线还一直很不礼貌的官员离去,谏山黄泉气得手都在发抖。
谏山冥平静地说道:“冷静,黄泉,这就是社会现实。早在一个月前我就有此心理准备,只是已无计可施罢了。”
她也想一把薙刀搁在刚才的官员脖子上逼他们推动工程,奈何实力不允许,两个三级阴阳师凭什么在别人的地盘上肆意妄为。
“可是,再怎么说,也不能只有我们一组毫无寸功啊。”个性要强的黄泉咬牙道。
女仆队内有不同派系,不完全是有意拉帮结派,出身相近的人本来就更容易聊到一块,之后再来点基于刻板印象的小冲突,隔阂由此而生。
出身于日薄西山、背弃阴阳寮、转投政府阵营的谏山家,两人属于最受歧视的东京庸才派系,若是真成为唯一的失败小组,不知道会被其他女仆嘲讽多久。
“以主人对女仆的喜好,我们不会有任何实际损失,不过……”谏山冥略一沉吟,她只是看上去冷静沉着,受人百般嘲讽时同样心里窝火,“再拜托一次神宫寺部长如何?以她的手腕,说不准能撬动这里的顽石。”
“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黄泉深呼吸数次,平伏情绪,“总而言之,先返回大使馆——”
“——不如由我们提供帮助?”与此话语同时到来的是,两人除灵至今从未见识过的惊悚。
如同惊弓之鸟,两人第一时间往惊悚源头的反方向冲刺,拔出各自的武器,口中吟诵咒语:“东方降三世夜叉明王,西方大威德夜叉明王,南方军荼利夜叉明王,北方金刚夜叉明王,压制、去秽、摧毁,助我除敌!”
精灵之力经由大地抵达,灌注进两人体内,在具有灵视的人看来就如同全身被一层朦胧的白光包裹着——这是成为莱尔的女仆最直接的福利,原本向精灵借用力量,需要通过‘心性验证’这道最困难也最简单的步骤,如今直接跳过。
遗憾的是,换作其他天赋上佳的女仆,在此能量加持下说不定能有准一级阴阳师的强度,可两人均还没有学会真正的术式,单凭以灵力进行身体强化后平砍,只达到二级阴阳师的强度。
当然,在特级诅咒面前,准一级阴阳师和二级阴阳师没有任何区别。
“嚯嚯~实力弱归弱,反应正确,看样子拥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战斗经验呢~”翘着二郎腿,坐在低矮平房的屋顶上的真人朝反应激烈的两人评价道。
“……特级诅咒集团!”黄泉面色剧变,显然认出眼前的‘缝合人’正是数月前袭击阴阳寮和各大阴阳师家族的成员之一。
“对了!”真人一捶手掌,向旁边站立着的同伴说道,“我们是不是该起一个正规的组织名字,天天被称为‘特级诅咒集团’总感觉不够帅气~还好啰嗦~”
“无聊。”
“无意义。”
“随便。”
“聊正事。”
“…………”
附带一提,沉默的那一位是塞尔提。
“唉,你们几个还真无趣啊。”真人可爱地嘟嘟嘴,这才重新看向紧张得不敢有任何行动的两人,“两位女仆小姐没必要这么紧张哦,在你们念又臭又长的咒语的那段时间,足够我们将你们杀上几十次了,没有动手就是释放善意的意思。”
谏山冥寒声道:“来自特级诅咒的善意,我们可没有那样的大心脏接下。”
“哈哈,你可没有说错,人类没有资格接下我们的善意,有资格的是精灵之王。”真人收起笑容,眼神中带有凶戾和轻蔑,“恭喜两位,出卖色相抱大腿这个选择十分明智。”
很显然,在调查其他三套环保设备的效果途中,他们意外得到关于莱尔的最新情报。
“…………”黄泉和冥默不作声,‘莱尔没有对新人女仆队伸出咸猪手’和‘新人女仆队暂时没有谁主动出卖色相’这种事懒得解释。
花御接过话头,切入正题:“我们一直有在关注你们这群女仆的行动,发现在这个污染极其严重的国家毫无进展……通过刚才偷听的谈话我已知道缘由,既然你们不方便动手就由我们来动手,但我们需要那些设备。”
黄泉和冥对视一眼,斟酌一小会儿后开口问道:“为什么特级诅咒要插手到这件事里?环境恶化,人类加速灭亡,这才符合你们的喜好吧?”
“因为我是自然的诅咒。”花御将咒力导入脚下屋顶、经由墙体传至地面,眨眼间长出一片花田。
“!?”这不是她们认知中的诅咒的能力。
花御继续道:“如若精灵之王未能觉醒,这份工作应该由我来完成,请替我向精灵之王致以崇高敬意。”
“跟她们说这么多干嘛?就两个跑腿的女仆。”漏瑚摆摆手,示意两人快滚。
真人一脸无趣道:“漏瑚,别提前结束话题啊。我还想认真看看成为诅咒和精灵间信使的人类少女们的脸,想象她们发现自己的传话成为导致数以万计平民死伤的大事件的导火索时的表情,那一定会十分有趣~~!”
“!!!”黄泉和冥勃然色变。
“哈哈,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你们的脸也变得很有趣了~”真人捧腹大笑道,擦擦笑出来的泪水,指向街道的尽头,“快点去将消息传给精灵之王,要不将你们谏山家杀个精光哦,人类。”
诅咒就是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