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cmq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零八十二章,虛弱的帝國推薦-x3fp6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皇帝的紧急命令让整座布伦瑞克都陷入了混乱之中,几乎所有的常备军都被调动起来,瑞克禁卫少见地城堡大门大开,一队又一队的瑞克禁卫,甚至包括那些新兵,正在全部调动出来。
每个军营都在各个帝国将军和帝国队长的命令之下集结起来,甚至包阔一些正在服役的义务兵和刚刚退休一两年的老兵,数目庞大的军队充斥着街头巷尾,引起了一波接一波的猜测和混乱。
帝国皇家巫师学院也被皇帝的信使打扰,正在进行各种研究的帝国巫师们被迫停下了自己的实验或者授课,在皇帝的命令之下紧急打点行装,准备上战场,很多法师学徒将会在战场上接受第一堂实战课的教育。
布伦瑞克的正义大教堂却显得不那么有活力——由于在塔尔峡湾殉道之战中损失过于巨大,导致正义大主教维克马有心支援卡尔-弗朗茨皇帝却无能为力,但大主教从教会金库中设法拿出了7500枚金马克作为军资金,对皇帝提供了军饷上的紧急支持。
布伦瑞克军工厂也全部进入总动员,除了那些必要的维持生产的工程师以外,数十台战争机器和火炮被推出了工厂,库房打开,所有储备的火枪和子弹被一车车运了出来。
瑞克领的十几个骑士团皇帝全部派出了信使,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及时赶来,但卡尔-弗朗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在约半天时间的紧急准备之后,皇帝即刻宣布出发!
首都距离黑火隘口约一千公里远,时间不等人!假设绿皮三周时间杀到黑火隘口门口,那么瑞克大军每天就要强行军50公里才能赶上!
就算是补给这些不用考虑可以沿途准备,就算是从瑞克领到艾维领有相对来说靠谱的鹅卵石路或者花岗岩碎石铺的路,艾维领因为有钱也铺着鹅卵石路,但是日行军50公里对军队来说还是太过于勉强了,卡尔-弗朗茨皇帝几乎只能寄希望于恶地三卫和边境亲王领的军队能够支撑久一点,让绿皮来得慢一点,或者那位一向神经质的选帝侯、自己的挚友马吕斯-莱特多夫有办法阻碍绿皮的速度。
该死!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十万绿皮进攻黑火隘口?
这合理吗?
卡尔-弗朗茨皇帝没想那么多了,布伦瑞克城门大开,经过半天时间的紧急准备,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已经整装待发。
不太多,可后面还会有人加入进来的。
数排瑞克禁卫金盔银甲,身后披着象征着皇帝家族的狮鹫披风,之后是三辆蒸汽坦克——这些钢铁巨兽将会被投入战场,然后是布伦瑞克皇家荣誉卫队、弗朗茨近卫大军团、布伦瑞克数个军团的卫戍军,以及之后的大群骑士团军队、位于首都的落日骑士团、猎豹骑士团、紫貂骑士团、炎阳骑士团们的骑士都已经做好了出征准备。
在赞美人皇查理曼和救世者路德维希的歌声中,帝国之子正式出发。
皇帝举起神锤盖尔-玛拉兹,朝着他的军队,他的子民,发表了演说。
“钢铁!”
长枪如林,铁甲如山,一排排骑士们的怒吼着帝国的口号。
“火药!”
蒸汽坦克的引擎喷出漫天白烟,各色战争机器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一排排火枪手们黑洞洞的枪口随时准备对准敌人。
“信仰!”
话音落下,大军开拔,布伦瑞克城门大开,军队随之出城。
作为帝国的捍卫者,卡尔-弗朗茨皇帝的政治水平优于外交水平,外交水平又优于军事水平,但如果因此就轻视他的军事能力那是大错特错,皇帝本人的军事能力已经在一次次战争中得到了证明,甚至他在个人武勇上也是旧世界公认的勇士。
仅仅只是相对于隔壁的太阳王那太过刺眼的军事成就之下,卡尔-弗朗茨皇帝稍微显得有点不够突出而已。
这支军队快速行军,在离开了布伦瑞克之后,顺着瑞克河的大道一路往前,中途不断地有新的军队加入,在几天之后,皇帝和他的大军已经抵达了瑞克领东部的著名城镇,格伦堡。
在这里,皇帝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狮鹫公爵伊凡和狮鹫伯爵安东两个人带着大半个狮鹫骑士团赶来了,近四百名狮鹫骑士中有足足二三十位真正骑着狮鹫的精锐骑士,剩下的三百多名骑士也全都骑的是半狮鹫。
这支军队的加入极大地增强了皇帝对这场战争的信心,狮鹫骑士团乃帝国重器,此时关键时刻赶到不仅让胜利多了几分把握,同时也极大地激励了军队的士气。
帝国历2520年4月,雨,瑞克领东部。
格伦堡又有“瑞克粮仓”的美誉,这里到处都是大片开垦的田地和畜牧庄园,当皇帝率领着大军来到格伦堡的时候,格伦堡公爵理查德-冯-格伦堡已经率领着所有贵族准备好了基本给养和安置大军的地方,有请皇帝下榻于他的贵族庄园。
卡尔-弗朗茨皇帝本来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可是好死不死地此时却下起了大雨,瑞克大军冒雨前进不仅不会有任何好处,而且还会导致军队疲劳和运输损耗,于是皇帝只能下令在庄园附近驻扎,同时咒骂着该死的天气。
老样子,属于皇帝的铁三角瑞克元帅海尔伯格在此,但另一角大炼金师盖尔特不在,炼金学院的军队还在路上等待。
“陛下,请用。”侍从为卡尔-弗朗茨皇帝送来了新鲜的热牛奶,皇帝轻声说了一句谢谢,接过杯子,然后朝着侍从问道:“军队都喝上热牛奶了么?”
“我们尽力供应了。”侍从低头。
卡尔-弗朗茨喝了一口的热牛奶被放在了桌子上,再未碰过。
“陛下,如果雨势继续这么大,我们几乎没有可能在三周之内赶到黑火隘口。”瑞克元帅海尔伯格长长的,完美的八字胡也被雨水打湿了,瑞克元帅满脸阴沉,甚至有点晦气:“几天的急行军下来,军队有些疲惫。”
“我知道,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现在只能希望吕西安元帅那里能够拖住绿皮更久一点,或者马吕斯能想点办法。”卡尔-弗朗茨皇帝用力拍了一下大腿:“谁也没想到,该死的绿皮会突然整这一出!”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狮鹫公爵伊凡摸着自己的长胡须,他的坐骑野兽之灾正在庄园之内躲雨,同时被侍从喂食生肉。
是的,皇帝得到的好消息是狮鹫骑士团基本上全员赶到,而坏消息则是——努尔军队拒绝出动,理由很简单,努尔的大半个宫廷和努尔军方的指挥系统,正在布列塔尼亚参加巡河大典呢!
在帝国女爵艾曼诺莉、努尔大元帅厄尔施泰因、努尔男爵弗雷德里克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身在努尔能够拍板的情况下,努尔大军不会将军队划归皇帝的麾下接受指挥。
此时,努尔仅有少量将军和宫廷贵族们,他们在接到皇帝的敕令后拒绝出兵,理由很简单,如果皇帝无法将敌人阻挡在黑火隘口,那么努尔至少要保证自己要有足够的军队防守城市,就像塔木可汗入侵时一样。
皇帝接到这个消息之后花了极大的精力才忍住没有在人前失态,他的内心非常清楚,在得不到努尔大军的重炮、战争器械和火枪团的支援之下,面对绿皮这场巨型waaagh!将会前所未有地艰难。
信使尝试和努尔市议会交流,可市议会始终拒绝,他们表示问题很简单,什么时候我们拿到女爵签字的手谕,什么时候我们出动。
关键是传信给艾曼诺莉再让信使带着她的手谕回到努尔再让努尔发兵那都什么时候了?信使过去起码要七八天,就算可以魔法传信省去很多时间,来回一趟也要五六天啊!
所以说难怪曼弗雷德要感谢莱恩帮了一个大忙,调虎离山之下,努尔军和八峰山矮人的指挥系统都被调开了,没参战的太阳王简直就是全场最佳!
“努尔军参战不了了,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陛下。”狮鹫伯爵安东今年也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了,他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也蓄起了胡须,但是他的热忱、勇敢却从未有所变化:“如果这样算,我们应该能有约25000人参战。”
“我们加上盖尔特应该可以有25000人,艾维领的15000人,统共加起来也就40000左右。”瑞克元帅海尔伯格分析着局势,一版巨大的地图被铺在桌子上,老帅拿着自己的元帅权杖点在黑火隘口上:“绿皮有十万,更糟糕的是,要如此强行军,等到了黑火隘口,我怀疑士兵们还能不能拿得起武器。”
“但我们必须守住黑火隘口!”卡尔-弗朗茨一拳锤在桌子上,他怒声说道:“否则,如果让这场绿皮巨型waaagh!进入艾维领的巨大平原,那么一整年的收成都要完蛋了!”
“帝国现在很虚弱。”伊凡也表情严肃,狮鹫公爵朝着瑞克元帅问道:“斯提尔领呢?豪特-安德森能够及时支援么?”
“聊胜于无。”海尔伯格摇头:“斯提尔领的军队什么水平你们都清楚,打打治安战和守城战还行,而且数量上也绝对不会多,他们还要防守希尔凡尼亚沿线。”
众人又聊了几句,目前也没有更多的办法了。
一顿忧心忡忡的晚餐下肚,皇帝甚至不记得自己吃了什么东西,他坐在庄园内只觉得越坐越难受,只得站起来,打算在外面走走,皇帝的掌旗官和冠军路德维格-史瓦兹汉默立即率领着一队瑞克禁卫将皇帝保护其中。
走过栅栏和麦田,穿过风车和大树,皇帝注意到了一群帝国士兵正围坐在一起烤火,他们骂骂咧咧地围坐在一起,将武器放在旁边,咒骂着鬼天气,同时还咒骂着军需官。
伙食不怎么样,硬面包、炖豆角、卷心菜、一杯劣质啤酒和一碗泛着油末的肉汤,三个人分一根香肠。
“累死我了!这几天紧赶慢赶,我的脚都磨起泡了!”
“你只是磨起泡,我可是连靴子都磨破了!”
“该死的绿皮,查理曼诅咒你!”
“你们说啊,陛下要我们急行军可以理解,毕竟是该死的绿皮来了,但伙食能不能好一点啊。”有士兵抱怨道:“就这些?猪都不吃哦!”
“肯定不是陛下的问题,肯定是军需官的问题!”有人嚷嚷道:“陛下一向是最保护、最关心我们的,肯定是那该死的军需官罗德!都是他把东西吞了!”
皇帝听了之后脸色很难看,他带着手下在雨中快步离开:“去把罗德给我叫来!”
“是!”
几分钟之后,军需官罗德将军灰头土脸地前来面见皇帝:“陛下,您找我?”
“怎么了?罗德?”皇帝本想直接质问,却见到罗德将军的脸上夹杂着不少伤痕,他的口气缓了下来,转为关心:“怎么受伤了?这附近有敌人?”
“没有……只是发生了一些事。”罗德将军摇头。
“告诉我真相,我的将军。”皇帝的状态瞬间变化多端,他严厉地说道,完全看不出前一秒的和善。
“只是有些士兵抱怨伙食太差,四天以来全都是肉汤,只有两顿有肉,还是和卷心菜、胡萝卜混在一起的炖菜,就来后勤这里闹事。”罗德将军无奈地摇头:“但我们已经尽力了,陛下,事出紧急,哪里临时征得到那么多粮食。”
“我不是让你派出征粮队四处征粮了么?”皇帝疑惑地问道:“不可能瑞克领这里都征不上粮食吧?”
“人是派了,只是效果不好,陛下。”军需官苦笑着说道:“去年,瑞克领收成就不好,家家的余粮都不是很多,陛下又严令我们不得强征,而且据当地农户所说,今天天气很怪,特别寒冷的同时还经常有冰雹,雨水又奇多,苗淹得厉害,大概今年的收成也不会太好。”
这一番话说得皇帝眉头紧锁,自从去年开始,整个旧世界就跟疯魔了一样,仅仅几个月时间帝国今年就有十几个野兽人部落肆虐,瘟疫大规模传播,农作物减产,混沌教派的活动无比频繁。
而瑞克领一向是自耕农最多的行省,自耕农的好处自然不用多说,自备武器、战斗力强悍、费用低廉、总体素质高,但是要向自耕农征粮就很困难,和农奴、佃户不同,自耕农肯定是优先保证自己先吃饱吃好,然后才考虑出售余粮,强征的话对皇帝威望打击巨大。
本来帝国还可以从布列塔尼亚进口到大量的粮食用作军粮,然而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太阳王莱恩突然调整了国策,大幅度减少了对帝国的粮食出口,据说是他新世界的那位紫凤凰下了一个超大额订单,这才让青黄不接时期的军粮接济不上。
帝国现在很虚弱,皇帝如是想到。
奇怪,为什么布列塔尼亚就没出现气候变化、瘟疫肆虐和野兽人频繁活动这种事情?
不,那是莱恩的事,和我无关。
我决不能倒下,军队决不能倒下,帝国,绝不可以倒下。
“瑞克禁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