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8w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巨星閃耀時 起點-第九百四十章 快船之強熱推-yih4y

巨星閃耀時
小說推薦巨星閃耀時
事已至此,他没什么好说的了,嘴上说尽力而为,心里对雪莉和他的岳父怨声载道。
挂掉电话的时候,谢候的脑子还是乱的,他刚想吃点早餐,却又来了电话。
他看了来电人的备注——那个男人。
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会被谢候以此备注。
那就是他的岳父,穆斯图家族的掌门人科瑞·穆斯图。
“早啊科瑞,吃早餐了吗?最近心情如何?雪薇很好啊..她还在睡觉,对,她经常睡懒觉,其实这没什么…”
谢候活用他的扯皮功夫扯了几分钟的淡后,才问道:“您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科瑞的语气仍然云淡风轻,如果不是雪莉打电话过来告知了事情的原委,他真的会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不是要打总决赛了吗?我打电话来问问,毕竟你们代表的是印第安纳,而穆斯图世代居住在这里,你们取得成功,我们也是与有荣焉嘛。”
科瑞对NBA是一窍不通的,他敢下那个赌注,想必也是看了外界的报道。
现今的报道,就没一家认为步行者可以夺冠的。
一面倒的舆论让他提出了赌局,而雪莉还真答应了。
谢候的思路清晰了起来,他笑着回应:“是的,晚上比赛,您会看吗?”
“当然,这可是一年中最重大的赛事之一,我一定会看…呃,亚瑟,你对快船队有什么看法吗?”
来了,他来了,他的岳父科瑞·穆斯图先生高举着“我摊牌了,我支持快船赢”的大旗来了!
“他们很强,拥有五位不到30岁的全明星球员,这在历史上很罕见。”谢候实话实说。
“这么说,他们真的非常强咯?”
“非常这个词不太正确。”既然知道事情的起因,既然连他的岳父都不看好他们——虽然他没什么坏心眼,但身为女婿看见岳父为了阻碍女儿追求幸福不惜站到他的对立面还是让人痛心啊——谢候开始钓着他的岳父,“他们真的很强。”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秒或者两秒,反正不超过三秒。
“那你们有把握获胜吗?”语气迫切,科瑞的语气终于不那么淡定了。
谢候继续说大实话:“您可以去看看外界的报道,就连我们印第安纳本地的媒体都说我们少输当赢,有的媒体只因为预测我们会以2比4输掉总决赛就被一群球迷骂了三天三夜。”
“太过分了!”
“可不是吗…”
“你们一定要努力,即便敌人再强大,也有整个印第安纳州做你们的后盾!”
科瑞的表演让谢候震惊,如果没有雪莉提前打电话告知,他真的以为科瑞是来支持他的。
“我们一定努力,和快船战斗到底!”
“千万注意保重自己啊,别太勉强,就算输了明年也可以再来…我不打扰你了,去叫雪薇起床吧,她现在也是个妈妈了,怎么还能赖床呢…”
科瑞挂了电话。
谢候将手机放桌上,吃早餐的动作慢的像树懒一样。
“早餐不合口味吗?”
为他和雪薇工作多年的芬兰厨师问。
“挺好的。”谢候加快了进食速度。
“谢先生,你看起来心不在焉。”
“托米,假如你在做某件事,但连你的家人都不相信你能成功,你会怎么办呢?”
芬兰人认真地想了下,回答:“这更关乎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即便是我们的父母也不是100%了解我们。“
随之而来的,便是比赛。
步行者和快船的总决赛第一场,于前者的主场银行家人寿球馆打响。
他们的总决赛,就好像2003届的天才们对抗70年代老将们的一战,但还有另一种。
快船的建队方式是:天才们“把天赋带去洛杉矶岸”扎堆;
步行者的价值观是:一班苦老头子从逆境里熬出来。
这两种价值观的对垒,就像两年前谢候与步行者续约。
当时有无数的人想知道拉里·伯德对谢候说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他甘心留下,舍弃洛杉矶、纽约等大城市的诱惑。
“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伯德解释道:“印第安纳是亚瑟生涯的起点,是他在美国七年的所在处,这是他想留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心之所向。所以,答案很简单。穿上其他球队的球衣让他感觉很不对劲。这里的球迷,这里的所有人,过去七年里,都看到了他的忠诚。去其他球队会显得像逃跑,已经有许多年轻人决定逃离他的城市,而他想要留下,保留一些传统,让后来者看看,苦守孤城的下场是什么。”
步行者回到了舞台中央,对于那些从2003年就开始关注这支球队的老球迷来说,无疑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步行者会豁出一切来与快船对抗,即使快船输了此役,他们成功的方式也会带来深远的影响。
巨星抱团,豪门占据舞台中央乃是职业体育大势所趋。无论他们谁输谁赢,无论球迷再怎么感叹世风日下,抓紧时间抱团凑星的价值观,已经在年轻一代的青春记忆里种下了。
就像每天看娱乐圈模范夫妻某天突然闹出分离,于是追星粉深感“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每天看NBA的球迷每天也在耳濡目染着职业体育就是这么堆破事,忠诚倔强之类当不了饭吃之类的信息。步行者如果战败,谢候的历史地位如果无法提升,那么他的决定就会在若干年后被定义为愚蠢。
他错失了提升历史地位的机会,他明明是所有球员中最接近神座的人,却为了忠心留下。
假如他失败,未来那些接受巨星抱团的人便会这么看待他。
从他的神情来看,他可能不在乎那些人的看法。
场地中央,洛杉矶首发五虎一字站开,谢候从未见过此等阵仗。
他的身边只有姚眀,看起来就像2对5的群架。
“很高兴你来到了这里,你终归没让我失望。”勒布朗·詹姆斯像为正义而战的君王看见违逆他的叛军。
“你们也没让我失望,3轮4比0真是无情。”谢候带笑道,“希望你们能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手下留情,让我们赢下一场,至少让我们成为2001年76人那种让人惋惜的无冕之王。”
安东尼费解地道:“无冕之王?你可有四枚戒指!”
谢候一愣。
“谢谢你提醒,不然听完勒布朗的话我都要以为我连戒指都没有了。”谢候轻轻用手肘顶了顶姚眀,“既然我有四枚戒指,为什么勒布朗要用居高临下的语气和我说话?”
姚眀作深思状:“因为他们有五个全明星?”
“果然,帮手多腰杆子就是硬吗?”他们嬉嬉笑笑地走开。
“亚瑟!”詹姆斯喊住了他,“我说过,如果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谢候回眸,永远挂在嘴边的微笑消失了:“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会跪在你的面前请求你的原谅,我会抱住你的大腿恳求你收容我,让我加入你们。假如真有那么一天。”
有几个人没听懂谢候和詹姆斯的对话。
年轻的格里芬和威斯布鲁克大眼瞪小眼,他们不知道谢候与詹姆斯之间有什么隐情。
安东尼和波什对此只是略有所知。
“去年的成功并不值得高兴,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为了胜利!”詹姆斯对他身边的人说道,“现在上帝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正面击败上个时代的统治者,就像1991年的迈克尔·乔丹击败‘魔术师’,这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使命!”
詹姆斯说罢,格里芬点头,波什称是,安东尼皱眉,威斯布鲁克还是不明白。他不需要明白,只需要回去热身,准备比赛,就将步行者当成那些被他们横扫的球队一样。只不过是另一支必须碾压的球队罢了。
银行家人寿球馆球馆内堆满了人,他们无一不是步行者的支持者。
双方热身,教练员吩咐,解说员介绍首发,等到裁判们手里拿球到场地中央,是时候了。
姚眀的高度为步行者赢下第一个回合的进攻权。
谢候上来就要立威,小奥尼尔假挡拆顺下内切,外围送空接。相反美好,就是效果不行。
格里芬的腾空之势惊到了谢候。
完美的拦截,试图抢开局的步行者,被快船利用天赋反击。
威斯布鲁克的反击进攻风风火火,他只知道起速不知道变速更不懂得降速,反击的时候,只要球在他手里,对手唯一要考虑的是堵住禁区。
接着,是詹姆斯突破,格里芬展示身体素质,波什自得其便,空切灌篮,中距离跳投——一波14比4的进攻打停了步行者,让印第安纳人领略到横扫西部的快船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