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j0t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線上看-726章 毒婦相伴-yoopd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前前后后打了起码有一百鞭子,犹晴才显满足了起来,躺在地上,娇躯一颤一颤的。
仿佛快乐到了巅峰,都有点虚脱了。
可她身上,却是鞭痕累累,有的地方还打出了血迹来。
按照陈靖的做派,肯定是有点于心不忍,想拿昆仑玉虚丹给她服用。
可一想到犹晴跟病鬼男的关系,按照病鬼男的做派,那是不可能对她表现出这等温柔的。
于是,他只能继续装高冷站在一边:“该说了吧?”
“嗯。”犹晴甜腻腻地应了一声,然后自己拿出了一颗丹药服用。
表皮的轻伤,一颗昆仑玉虚丹足矣应付,服下去之后,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爷,太夫人当年的陪嫁宝物【融神丹】一直被她随身携带,就挂在她的脖子上,那个吊坠里面。
我也是跟在她身边这么些年,直到前些天听她与大爷说话,才隐约猜到。另外,关于昊天镜的事,其实当年的昊天镜,有太爷的一片头骨在其中。只要是身为太爷的血脉后裔,都有继承的资格的。”
犹晴说道。
她讲的这两个事,陈靖一件也不知道。在病鬼男那五分之一的记忆里,根本就没任何沾边的。
昊天镜?
融神丹?
昊天镜他知道,是一面很厉害的镜子。当初在公羊弘一前辈留下的那一幕远古画影当中,他有看到过那镜子的威力。
‘昊天镜,乃是昆仑第一至宝,施展之后,镜子里能放出烬灭之光。能射穿一切。’
可是融神丹是什么?
陈靖心中有相当多的疑问。
但他也知道,犹晴不是丝雨。
丝雨的性情,他多多少少是了解的。
但对犹晴,他了解可并不多。
所以,言多必失。
“就这些?”
“爷,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探听到这些呢,你怎么听起来好像还不满的样子?打听这些可很不容易呢,人家冒着性命危险才探听到的呢,你也不夸夸人家?”
陈靖撇开眼睛,不敢再看,媚眼如丝的她,若是再多看几眼,怕是要忍不住擦枪走火。
“是阮青蓉叫你去监视珞珈山的?”他适当地转移话题道。
“是呀,她想知道爷的一切动向,可奴自然是不会告诉她的。爷明明知道是奴在监视,却为何还叫鬼奴驱逐奴?”
“你出来太久了吧,再不回去,怕是要起疑了。”
“爷,果然是不喜欢犹晴了吗?”犹晴蜷缩着玉腿,媚眼如丝,水汪汪的眼睛,说上雾气就上了雾气,潸然欲泣,惹人怜。
“说的什么话,你一日是我的人,就一辈子是我的人,少给我装可怜。”陈靖硬着心肠说道。
犹晴听了却嘻嘻一笑:“爷,如今换了一副身体,却看起来多了好些男子气概呢。不过,这种夺舍重生之法,真的没影响吗?”
“这是你该问的吗?”
“奴自知不该问,只是……奴也是为了爷好。万一这夺舍法有影响,以后爷不认得奴了,那该如何是好?”
“如果我真忘记了,你肯重新说一遍给我听?”陈靖问。
“好啊,假若爷真忘记了,又肯听奴说的话,那奴肯定一一细说给爷听。嗯,就从小皮鞭说起。”犹晴笑嘻嘻地说。
“……”陈靖心中叹气,这个疯女人。
“对了爷,还有个重要的事呢,前几日大爷去过一次珞珈山,想找爷炫耀,这个事爷应该知道了吧?”
“听丝雨说了,就是不知道他想炫耀什么,你知道?”
“嗯,奴当然知道了,其实呀,是他已经拿走了【祸天轮】了。那【祸天轮】置放在练功场这么多年了,当年爷跟他都去尝试过,但都失败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几日前,他又去尝试了一次,结果【祸天轮】被他成功摘下来了。”
“什么?”
听到这话,陈靖的眉头忽然深深地皱了起来。
要知道【祸天轮】里面的大蛇当初已经是被他降服了的,只要他去拿,随时都可以把【祸天轮】取走。
而隔了这么一段时间他没去拿,结果,【祸天轮】已经被秦鸢给取走了?
“就凭他,也能拿走【祸天轮】?”
陈靖有点怀疑,【祸天轮】里面的那条大蛇,很快就要成为器灵了。等于是半个器灵。
有器灵的法器,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征服的?
他当初,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祭出了神秘黑佛,才将那大蛇给压服。
而秦鸢何德何能?他凭什么能让那条九耀吞天蟒臣服?
“嗯,是真的呀,他就是拿走了。现在【祸天轮】已经是他的专属武器了,在得到了【祸天轮】之后,他也有资格继承曼陀峰了。太夫人说再过两年,她就退居幕后,让曼陀峰给大爷掌管。”
妈得!
【祸天轮】也反叛了?
陈靖心中很是有点生气。
但仔细想想,觉得,估计也正是因为【祸天轮】诞生了灵,所以才会有这样一幕的出现。
为什么呢?
因为【祸天轮】当年毕竟是跟秦天君的,在秦天君的手中成了名,是秦天君的本命武器。
有这么一个关联,所以在【祸天轮】的本质当中就有着秦家人的一份血脉在其中。
在【祸天轮】产生了灵之后,它当然是更加倾向于秦家人的。
而陈靖作为一个冒牌的秦家人,虽然压服了里面的器灵九耀吞天蟒,但终究它还是会自己思考,做出自己的选择。
如果当初陈靖在降服它之后,立马就把【祸天轮】给取走,那么它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思考时间,不服也得服。
可关键是陈靖降服了它之后,又很久没去取。
这也就给了它思考时间,
最后做出结果后,它可能就是主动地选择了秦鸢。
在心中产生这个猜测之后,陈靖立马用准确率测算了一下,得到的结果,也果然是100%。
‘便宜他了。’
如果当初陈靖没压服九耀吞天蟒,那么【祸天轮】是不可能被秦鸢取走的。就算给秦鸢十倍力量,也没那个资质。
“大爷在得到了【祸天轮】之后,得意得很呢,四处炫耀。甚至,连月行计划他都想自己去参加。最后呀,还是太夫人劝住了他,不让他去,让他把名额给爷。说起来,太夫人真的是太偏心了。这明显是想害死爷。”
犹晴义愤填膺地说。
陈靖微微挑眉,秦鸢在得到【祸天轮】后心中肯定很膨胀,他有那种想去参加月行计划的冲动是难免的。
而阮青蓉这个毒妇,也的确是存了心不让陈靖这边好过。
“再帮我做一件事。”
“爷,您说。”
“给我一件阮青蓉的贴身物品,或者头发丝也行。尽快给我,我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