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ok1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976、最年輕的刑偵隊隊長熱推-2j7pn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我叫顾晨。”既然邹晓丽主动自我介绍,顾晨也还之以礼。
邹晓丽上下打量着顾晨,好奇问他:“看你这身材不错,你该不会是健身教练吧?”
“我……”顾晨刚想开口,却是欲言又止。
卢薇薇则是淡笑着解释:“没错,他是健身教练。”
“那好呀,哪家健身所告诉我一下,改天去你那办卡。”
“这个啊。”顾晨挠挠后脑,只能配合着卢薇薇说辞,随口笑道:“已经没做了。”
两个回合下来,邹晓丽都没有要到顾晨的联系方式。
当然这其中卢薇薇“功不可没”。
想着或许这应该是顾晨的女朋友,邹晓丽顿时便打消了念头,淡笑着说道:“那行吧,我等你的邮件。”
“可以,下个月车险到期前,我会联系你的。”顾晨说。
也就在此时,一辆出租车发现了众人,忽然靠边停车。
邹晓丽赶紧与众人挥手道别,随后朝着出租车跑去,消失在夜雨中。
“现在做保险赚钱吗?”卢薇薇扭头问大家:“我闺蜜朋友的保险公司老在招人,一直让她去试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试啥试啊?她们那不是在招人,是在招客户。”王警官看看左右,等着雨能更小些。
卢薇薇好奇问他:“老王,你啥意思啊?”
“王师兄的意思是,保险大多是责任制底薪加提成,你不开单,就拿不到底薪。”顾晨也是替王警官回答道。
王警官笑笑:“对嘛,我就是这意思,因为想赚钱就得多卖保险,你要为了开单,新手大多会先给自己来一份,为了缓解尴尬的业绩。”
“还有的会给父母来一份,想着父母早晚要买,现在买,还能算自己业绩,所以这个就是自己卖自己。”
卢薇薇瞥瞥王警官,也是淡笑着问他:“老王,你好像很懂的样子嘛?感觉你好像卖过保险似的。”
“呵呵。”王警官干笑两声,无奈摇头:“保险倒是没卖过,但是老婆的闺蜜倒是卖过。”
“我在老婆闺蜜的手里,可是买了不少保险,她当时也是新人嘛,所以我们一家碍于面子,也会支持一下。”
“原来是这样。”听闻王警官说辞,卢薇薇也是抱着向闺蜜打听情报的念头,继续追问王警官。
“那老王,一般保险新人要赚钱,该怎么操作?”
“怎么操作?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吗,自己买。”王警官说。
“那之后呢?”卢薇薇又问。
“之后?之后等自己和父母都买完了,你后面又有新的业绩考核,你还得接着开单啊。”
“那怎么办呢?只能动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吗?”卢薇薇也是很好奇。
王警官淡笑着回应:“难道不是吗?自己和亲人买过之后,又得开始向亲友推销啊,因为很多亲戚朋友出于信任,都会跟你这边买,这就是杀熟,也是人情单。”
“因为作为一个保险新人,你还没有拓展自己客户的能力,所以只能从身边人下手。”
“等熟人的单子都做完了,你后面还没有开出新的单子,没钱赚,那就只能被迫离职了。”
“啊?”闻言王警官说辞,卢薇薇顿时有些顾忌:“那按你这么说,保险这行流通性还真是挺大嚯?”
感觉做的都是熟人单。
尤其像闺蜜这种,如果刚入行,新人肯定得从身边人做起。
毕竟你开拓人脉单有限,这样想想,感觉应该提前跟闺蜜打好预防针。
王警官则是笑孜孜道:“这行流通性很大,你前脚一走,他们后脚就开始招人了,无限循环。”
“所以你表面上看他们总在招人,其实就是在招客户,都有返点的。”
“明白了。”感觉老王肯定也钻过不少坑,才得出这些经验。
不过想想闺蜜有点想去做保险,主要是她人脉还行,想着大家反正都要买保险,跟谁买不是买?心里也就释然了。
或许在闺蜜这买保险,价格还能便宜点。
见顾晨没说话,卢薇薇又问顾晨道:“顾师弟,那你觉得我闺蜜适不适合做保险?她之前微商做的风生水起,各地旅游参加会议,感觉混得还不错。”
“这个看个人能力吧,如果人脉很广,又有硬实力,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看着刚才邹晓丽消失的路段,顾晨又道:“我觉得刚才那个邹晓丽就挺厉害的,她随时随地都在成交。”
“而且刚才我有注意到,那名跟她吃饭的男子,一口气就决定在她那里买5份保单,而且我也成为她的潜在客户。”
“可以说,她一晚上时间,就成交了6份保单,如果你闺蜜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也快成小富婆了。”
“哈哈,也是哦。”感觉顾晨说的也有道理。
保险行业,对于刚入门的新人来说,却是开单有些困难。
也存在老王同志所说的杀熟和人脉,但业务水平还是首位。
毕竟那名男子,看上去跟邹晓丽并不算很熟,而顾晨也只是萍水相逢,但邹晓丽却能抓住机会,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交易。
卢薇薇忽然又有些看好闺蜜了,感觉邹晓丽的水准,似乎闺蜜也能做到的样子。
大家闲聊着保险,外边的雨水也渐渐小去。
顾晨取来车辆,接送大家返回芙蓉分局。
……
……
一周后的上午。
顾晨在办公室里日常工作,忽然被赵国志一个电话叫去办公室。
推开赵国志办公室大门时,赵国志正在跟秦刚煲着电话粥。
也是见顾晨进来,他这才淡笑着说道:“那行,秦局,就先这样吧,好,没问题。”
挂断电话,赵国志撇撇下巴:“顾晨,把门关上吧。”
顾晨听话照做,带上门,来到赵国志面前:“赵局,您找我?”
“对啊,关于最近职位调整的事情,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赵国志端起一只保温杯,咕噜咕噜的喝上两口。
顾晨咦道:“我的看法?”
“嗯。”赵国志轻轻放下杯子,躺靠在座椅上笑道:“市局准备让你做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不知道你的意见如何?”
“刑侦队队长?”顾晨之前也听何俊超说起过,自己可能是拟定人选。
但毕竟当时只是谣传,是不是还没有定数。
今天赵国志将自己叫到办公室,顾晨估计也是尘埃落定了。
可犹豫了一下,顾晨还是谨慎的回答:“赵局,刑侦三组,包括一组和二组,都有很多老同志,他们……”
“这个你别管。”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赵国志直接摆手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们芙蓉分局向来只讲能力,不讲资历,不然我也不会让你顾晨做刑侦三组的组长,你明白吗?”
顾晨沉默了几秒,微微点头。
赵国志又道:“一组和二组,包括你们现在的三组,都有许多优秀的老同志,像你们三组的小王和小丁,他们都跟我很多年,其实能力方面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但就是太过咸鱼,没什么远大追求。”
“加上他们可提升的空间有限,所以让他们做队长,有点浪费。”
“那赵局您的意思呢?”顾晨问。
“我的意思是,这刑侦队队长,还得找个有能力,有担当,也有号召力的年轻人来干,所以我向组织推荐了你。”
“可是我警龄太短,这样难服众吧?”顾晨还是谨慎的问道。
赵国志闻言,当场笑出声道:“顾晨,你要说别人难服众,我还可以理解,你说你不能服众?我告诉你,如果你都不能服众,那还有谁可以?”
看着顾晨肩上的三级警司衔,赵国志又道:“这样,提前给你晋级二级警司衔,另外,你们办案小组的卢薇薇和袁莎莎,卢薇薇二级警司衔,袁莎莎转正三级警司,你们依然做搭档。”
“还有三组的组长,暂时由小丁接任吧,卢薇薇任副组长,整个刑侦队由你来做队长,小王做副队长,这么安排,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顾晨闻言赵国志说辞,摇了摇脑袋,没有任何异议。
毕竟,赵国志这样安排,当然有他自己的道理。
在用人这方面,赵国志向来做的很好。
这次的人员大调整,起先顾晨还以为会分拆一些人员去其他兄弟单位。
但是现在看来,只是在职位上进行了微调整。
而至于其他兄弟单位,估计也没在他这里要到人。
看着自己昔日的同事,一个个跟着自己成长起来,顾晨心里由衷高兴,当即点头表示感谢。
“感谢赵局对我们三组信任。”
“顾晨。”赵国志淡笑着看着顾晨,也是语重心长的道:“你只要好好干,你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要知道,局里培养一个好干部不容易,你需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和义务,帮助你们刑侦队,努力锻炼业务能力。”
“是。”顾晨肯定的回道。
赵国志微微点头,又道:“我知道,当初让你管理刑侦三组,你有压力,甚至不少老同志也跟我提过意见,说你还太年轻,过早当干部,可能干不好。”
“当然了,我那时候也有顾虑,但不是对你,而是对其他人,我担心其他人不思进取,但事实并非如此。”
“你顾晨自从当了三组组长,不管是能力还是威望,在刑侦队也是有目共睹,尤其是在协调治安队和巡逻队等兄弟部门,更是做到了协调一致。”
“我当然也看到了,你几次跟兄弟部门的调动配合,都做的不错,大家打心眼里认可你,也听从你的指挥。”
“其实这帮人,早就把你当做刑侦队队长来看待,现在任命下来,只不过是给你个名分罢了。”
“谢谢赵局的信任。”感觉赵国志对自己实在太好。
顾晨从第一天进入芙蓉分局开始,赵国志就一改之前从来不去三组的习惯。
从那天开始,三组新老同志们,也第一次感受到被关注的喜悦。
从那之后,三组的地位直线上升,当初三组的咸鱼们欣喜若狂,感觉翻身原来只需要一个顾晨。
而事实证明,当初将顾晨放到三组是正确的。
三组的进步也是实实在在,赵国志都看在眼里。
如今在顾晨的带领下,三组成员的工作能力和积极性,都已经得到质的提升。
而跟随顾晨一起晋升职位的,也都是当初这些三组的咸鱼。
这要往前翻几年,估计大家想都不敢想。
看着面前的顾晨,赵国志微微点头。
今天叫顾晨过来,其实就是给他透个风,让他有心理准备,准备接管整个芙蓉分局刑侦队。
将桌上的笔记本打开,赵国志从笔筒中取来写字笔,问他:“你还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我协助的,你现在可以提,我能解决的,尽量帮你解决。”
“没有了。”顾晨摇头。
“真的没有了?”赵国志微微皱眉,试探性的问他。
顾晨依旧摇头:“赵局对我信任,我一定竭尽所能,将刑侦队工作做好,尽量在团结原三组的基础上,将一组和二组的工作也融入进来,我没有其他问题。”
“好吧。”知道顾晨跟其他人不同,赵国志还是欣慰的点头。
要是其他人升职,估计会跟自己提一些条件,说一些困难,这种情况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新岗位,新工作,要面对诸多问题。
首先能不能领导刑侦队就是个问题。
赵国志在芙蓉派出所升级为芙蓉分局的时候,重新组建刑侦一组和二组,却没有任命刑侦队长,也是考虑到领导力问题。
在赵国志看来,当时的顾晨的确有能力,但同时赵国志也非常清楚,时机还并不成熟。
顾晨太年轻,恐难服众。
许多老同志会有心理落差,需要一定的缓和时间。
但是顾晨给自己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领导力是赵国志考察的重点,顾晨在能力的基础上,领导力体现的相当优秀。
不仅可以领导三组独立办案,还能协调治安队和巡逻队。
尤其是调度方面也相当不错。
从这点来看,当初为了避免揠苗助长的情况是对的,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
如果现在不设队长,恐怕有些说不过去。
芙蓉分局就需要一位年轻有担当的刑侦队长做门面,之后带顾晨出去,再也不怕人家说顾晨是初出茅庐。
想着自己心中的小九九,赵国志不由嘴角上扬。
“好吧,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话音落下,赵国志站起身,伸出右手祝贺道:“祝贺你顾晨,你将是我们芙蓉分局成立之后,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
“谢谢赵局栽培。”顾晨握手还礼,感觉自己的仕途是不是太过轻松了?
就感觉跟坐火箭一样。
别人梦寐以求的职位,自己这么年轻就能做到。
当然顾晨也清楚,这跟自己的能力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作为芙蓉分局的工作狂,顾晨在分局打破了多项工作记录,各种奖励更是拿到手软。
刑侦队长实至名归。
……
……
告别了赵国志后,顾晨带着喜悦回到三组。
此时此刻,大家似乎都在偷偷讨论。
见顾晨进来,瞬间就像是见到班主任巡视一般,忽然间,整个三组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大家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顾晨也是一脸疑惑。
卢薇薇好奇问他:“顾师弟,赵局找你做什么?”
“关于人员调整的事情。”顾晨说。
卢薇薇吞咽一口唾沫,继续轻柔的问他:“那……那赵局有没有什么指示?”
看着大家伙期盼的眼神,顾晨只是淡淡一笑:“有,那就是我们三组成员大调整。”
“大调整?”
闻言顾晨说辞,三组的新老同志们,瞬间变得躁动起来。
先前安静的办公室,顿时变得闹哄哄。
王警官赶紧追问:“那赵局是怎么跟你说的?”
话音落下,整个三组办公室,瞬间又默契的安静下来。
顾晨也不想跟大家卖关子,直接说道:“赵局跟我说,三组成员调整,任命卢师姐为刑侦三组副组长。”
“我?副组长?”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整个人目光一怔,有点没反应过来。
而先前是副组长的王警官,顿时有些焦急道:“那卢薇薇是副组长,组长是谁?”
“丁师兄啊。”顾晨看向丁警官。
趴在桌上的丁警官顿时一愣,猛回头道:“我?我是三组组长?”
“对啊,赵局是这么说的。”
“那……那老王呢?老王不做组长了?”丁警官有些不明觉厉,感觉老王是不是要调走了?
王警官也是惶恐不安的追问顾晨:“顾……顾晨,那赵局对我没有什么指示吗?就比如调到偏远地区做所长之类的?”
顾晨摇头:“王师兄继续留在刑侦队,担任刑侦队副队长。”
“啊?”
“卧槽!”
“老王成刑侦队副队长了?”
“我丢,我仿佛听见了请客吃饭的声音。”
……
众人闻言,忽然将目光齐齐投向了王警官。
很快,三组办公室一阵沸腾。
不少人主动凑到王警官身边,打趣的跟他握手道喜。
“恭喜你啊老王,成刑侦队副队长了,可喜可贺。”
“老王,以后得照顾我们兄弟啊。”
“哈哈,是不是得请客吃饭了?诶我可说好了,这次肯定不能一碗阳春面就打发我们,怎么也得是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