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5zr非常不錯小說 一劍傾國 線上看-48、寒石散閲讀-ieiw5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张靖甫在黑暗下伸出的掌心,难说是否触碰到了他想要的温度,在他死去的刹那,芝贵妃的眉心重重跳了一下。
芝贵妃已经做了太多年的贵妃,被叫得已经忘了自己的本名。
芝贵妃上一次眉心重重地跳动时,隐山派行将覆灭。
芝贵妃尽管做不上皇后,但是住着最华丽的宫殿,穿着最华美的服饰,享受着最精致的贡品,簇拥着最奢华的排场,拥有着最盛大的仪仗,后宫佳丽三千,她可以说独得两千九百九十九的宠爱。但是当她眉心重重地跳动时,她几乎立刻知道,这些荣宠即将离她远去,倘若皇朝不再姓姬,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芝贵妃来到小朝的明阳殿时,里头正传出姬御宇气急败坏砸东西的声音。她轻轻地一挥柔若无骨的小手,正要开口传报她到来的内侍的脑袋就“咔擦”的扭了一圈。人的脖子最多也就转个九十度,倘若转了三百六十度会怎样?
那简直毫无疑问会死的不能再死。
芝贵妃等里头的动静渐渐平息了,才缓缓推门进去,对满室的狼狈视而不见,向姬御宇盈盈拜倒:“臣妾愿为陛下分忧。”
姬御宇神色阴郁死寂:“允。”他甚至没有问具体。
芝贵妃毫不意外,起身离去。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出征打仗。
……
……
这是一条街,一条古怪的长街,长街就是长街,就是供商贩行人买卖的地方,又怎么会古怪呢?
只因为它有两个地方实在找不到比古怪更古怪的形容了,它的第一个古怪的地方是不下雨,不下雨本身没什么古怪的,但在长街以外,却下着瓢泼大雨;它的第二个古怪的地方,是行人太多太热闹了,现在才刚刚卯时二刻,就好像全坊的居民不约而同地上了街,叫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车马声,还有无处不在的划酒令声,简直喧嚣盈天,像是时光颠倒,晚市刚刚开始的样子。
“这个地方太古怪了。”老黑简直说了一句废话中的废话,他说了这样一句废话,燕离却没有训斥他,因为他也觉得这个地方实在太古怪了,古怪到除了用老黑的话语来表达以外,实在也不知道有什么字词能表达他的心情。
燕离抬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手势虽简单,传达的信息却很多,是燕子坞独创的手势,意思是五人为一个单位,分散警戒、包围。在这等情形下,自然就是分散包围,不管这街道有什么古怪,挡住了他的去路,就直接扫平。
绿林军团的高手们分散开,从外围将街道团团围住,大雨淋在他们身上,仿佛毫无所觉,不去遮也不去挡,任由雨水冲刷他们贴身的劲装,只等燕离一声令下,就拔剑杀进去。他们这些人多半是绿林众的老人,对黄少羽自然绝对忠诚,对燕离却未必。可是在领略过燕离那神鬼莫敌的
实力后,他们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为之效死的心情,无关忠诚,人天生崇拜强者。
街道里的行人仿佛与世隔绝,对绿林军团的行动不闻不问,照旧演绎着繁华与热闹。
忽然有一个突兀的女人出现在熙攘的人流中。她实在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通身都散发着逼人夺目的贵气,她仿佛生下来就是人世间最尊贵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简直没办法让人不关注。她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可是看到她的人,无不自动忽略了她的年龄。她的步伐简直牵动着每一个男人的心,她长得不算很美,可是她有一双勾魂夺魄的媚眼,从媚眼传到脸上的妩媚,几乎能满足所有男人的幻想。
这是一个只要看过一眼,就会在春梦里常驻的女人。
“燕大侠光临天上京,真是朝廷的荣幸,也是本宫的荣幸。”芝贵妃察觉到燕离的视线在自己的被宫装紧紧托起的傲人胸围上流连,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娇羞与妩媚,偏又用一种介于正经与暧昧之间的语气说,“燕大侠怎么这样看本宫,还请自重,你现在可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物。”
“哦?”燕离露出一丝讥笑,“现在是不错,可多年前我在天上京,很受了你们不少款待。”
芝贵妃保持着端庄而不失妩媚的笑容道:“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周围的事物也跟着变化,人世间的事岂非都是如此?不过,过往都是云烟,燕大侠已今非昔比,才配得上本宫亲自招待,若燕大侠还是无名小卒,想见本宫那是难如登天。”
“哦?”燕离笑眯眯地走进街道,“你的意思是,但凡一个身份地位足够高的人,都能得到贵妃的招待?”
这个男人已经出落得很成熟了,修长挺拔的躯干,顶级工匠雕琢般的脸庞,明净幽深的黑眸,超然的气韵,轻佻的笑容里是难以隐藏的独特魅力,看着这样一个男人向自己走过来,芝贵妃仿佛愈发的娇羞起来。“也要分人。像燕大侠这样的,本宫亲自招待也没什么不可以。”
“就是说,哪怕我燕离还是无名小卒,贵妃也愿意招待?”
燕离已靠近芝贵妃,在后者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其揽住。他简直有一双无敌坏的手,一碰着女人就能让她们浑身无力。
芝贵妃脸上的妩媚笑容仿佛没有一开始那么自然了,抗拒地推着,“你不可以这样,我是贵妃,我只是来招待你喝酒吃饭的,你太失礼了,我要让皇上砍了你的头……”语声并不激烈,给人一种引诱之感。
燕离仿佛已经完全沉沦在怀中香躯里了,邪笑说:“你家皇上已经自身难保,你现在若从了我,等我砍了他的狗头,坐了他的龙椅,照样封你为贵妃,让你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芝贵妃满面羞红,又仿佛春-潮涌动,竟然揽住燕离的脖子,主动地献上了香吻。
街上人流恍若未觉,仍自行其事,街道外面淋着雨的老黑等部将,则
是目瞪口呆,难以想象他们的统帅居然把皇帝的贵妃给轻薄了,而且看他们干柴烈火的架势,仿佛要当街宣-淫,真是大大地冲击了他们的心神。
就在老黑想着要不要先让手下避一避时,突见芝贵妃像没事人那样后退去了,而燕离仿佛一截失了魂的枯木,维持着一个姿势动也不动。他的心跟着一沉,猛地带人冲进去,将燕离围护住,见对方没有冲上来的意思,他才定睛观察燕离,只见燕离的脸上被一层黑气笼罩,眼眶早已失去了光泽,浑身都僵硬如冰,像一具冻了数十年的冰尸,竟是站着死过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像是突然“活”了过来,纷纷恶狠狠瞪过来,狰狞的脸满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数十年前,以杀人著称的隐山派昙花一现,先后杀了十几个成名高手,江湖上闻风丧胆,其中最神秘的不是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隐山五剑,而是隐山派自制的奇毒寒石散,一中此毒,就仿佛幽冥鬼气入体,直接冻结修行者的经脉源海,失去真气的救护,就会被至阴至寒之力活活冻死。”
老黑的掌心已经湿漉漉,额头发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你是隐山派的传人……”
芝贵妃的脸上又露出了媚态,就好像随时随地都能让每一个男人完全满足的样子。“你既然知道本宫出身隐山派,就该知道你们今日一个都活不了。本宫心情甚好,不愿继续杀生,你等若是自刎,可免受许多痛苦。”
老黑道:“俺虽然实力不济,可早年跟随狮王走南闯北,练就了一番好眼力。俺知道这条街根本不是街,这些人也根本不是人。”
那些行人纷纷露出一种诡秘的笑容。
“哦?”芝贵妃笑着说,“不是街也不是人,那是什么?”
老黑冷冷道:“是你的神境。”
芝贵妃道:“你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燕离已经死了,难道一个死人能护你们周全不成?”
芝贵妃很快就知道老黑话里的意思了,因为她惊骇发现,燕离居然活了过来,还冲她眨了眨眼睛,并且仿佛意犹未尽般舔了舔嘴唇,那样子简直可以把人活活气死。她没有气死,因为她已经先被吓死了。
“你怎么没死?”她简直不敢相信,恨恨地发问。
燕离一张嘴,就见一层薄膜飞出,卷成珠子的模样,里头是蓝幽幽的汁液,看着让人心悸,只一着眼就知道蕴含剧毒。
芝贵妃脸色都白了,但很快她又笑起来,“也好,你既然不肯死,本宫就让你感受一下比死更痛苦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