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2xs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討論-第623章 蒲甘展示-urm0y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7月10日,蒲甘国,蒲甘城。
蒲甘即后世缅甸,位于中南半岛西南侧,地处印度文明和中华文明两大文明的过渡地带,又被西边的若开山脉和东北边的横断山脉两道天堑与外界隔绝开来,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保持了独立地位,形成了独特的文化。
缅甸地形南北狭长,由一条伊洛瓦底江贯通南北。此江沿岸尽是大好良田,江水本身又提供了输送物资的航道,自然也便如同黄河长江流域,乃是该国的核心地区。目前缅甸由蒲甘王朝统治,国都蒲甘城便位于伊洛瓦底江中游,龙盘虎踞,借此控制整个国度。
现在,西洋公司的商务经理章恺正率着一行人等行走在蒲甘城的街道上,欣赏着当地的异域风光。
“倒也别有意趣。”
蒲甘民居有着鲜明的当地风格,建材以热带盛产的木料为主,多是高脚屋的形式,盖个一两层,每层内部没有太多墙壁分隔,开阔通畅,以通风散热,屋檐大而斜,以遮蔽当地常见的大雨。
这样的高脚屋在城中拥挤地建了一大片,狭窄的土石路在其中曲曲绕绕的蜿蜒过去,经常能见到土著妇女把硕大的瓶罐顶在头上在路上走着,纵使路况拥挤颠簸,罐子却纹丝不动,看得章恺等西洋公司的派员啧啧称奇。
不过,这些平民居住区大多脏乱差,章恺也没兴趣走进去看看,只是沿途顺便瞥一瞥。相比房屋的构造,更吸引他的是建屋的材料——虽说平民屋舍,柱、梁等关键部位用的也是坚固耐用的柚木,这种木料同样也适合造船,在南宋和东海国可是能卖个好价。
“真是奢侈……不过也不算,之前在城南坊市上,五米长的一根大木柱,算下来还不到两元,即便对当地人也不是个受不起的价了。”章恺自言自语着,脸上微微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这次他来蒲甘,正是为了当地盛产的木料而来。
十年来,大中华地区的海洋贸易有了大发展,海上商品流动的速率和数量都大大提升,相应的也促进了造船业的蓬勃发展。船越造越多、越造越大,相应的,对于木料的需求也指数级上升。
东海国的造船业中,虽然最尖端的远洋造船厂已经进化到了钢骨结构,但是更多的船坊造的仍然是传统的木骨船,而且即便是钢骨船的船壳仍然需要使用木材构成,因此对于木料的需求有增无减。南宋造船业本就发达,现在受到刺激也开始逐渐升级换代、扩大产能,自然也就需要更多的木料。
不但量的需求极大,对质的需求也很高,传统造船业密集区浙江-福建的松木很难满足需求,因此就要大量进口。这进口木材的来源,一是北方的柞木、榉木等,二就是南洋的热带硬木了。
在这些热带硬木中,最出名的就是真腊和缅甸等地出产的柚木了,它木质坚硬、耐腐蚀、耐日晒耐水浸,更可贵的是在产地数量并不算稀少,所以是顶级船材之一。
这些年来西洋公司在西洋一带不断开拓,如今又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蒲甘。他们在蒲甘的利益,除了出售商品,就是采购柚木等木材了。这些优质木料不但可以运回东方卖个好价,西洋公司本身也打算自建造船厂,对其有着巨大的需求。因此,西洋公司便派出章恺前来蒲甘进行国事访问,希望蒲甘王那罗梯诃波帝行个方便,准许西洋公司自由行商,甚至承包森林自行伐木。
只是,同这时代的大多数封建统治者一样,那罗梯诃波帝傲慢怠惰,或者说整个王朝都行政效率低下。之前的先行使节在三个多月前就来了蒲甘城送上礼物求见,直到上个月才得到蒲王可以接见的回复,然后章恺亲自带人过来正式访问,结果被晾在那里好几天,至今没个准信,等烦了只能自己逛街解闷了。
走过平民区,他们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座巨大的佛塔面前。
蒲甘国从上到下崇信上座部佛教,国王和贵族们每年横征暴敛得来的财赋,多半都花在修建佛塔寺庙、供应僧侣上了。蒲甘国力和技术水平都不怎么强,但这些集民众之力修建的佛教建筑颇有可取之处,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很不错,与简陋的平民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嚯,走近了看,真是好大一个啊,只不过不知要耗费多少民脂民膏。”章恺感叹道。
他现在所看着的,是蒲甘著名的“瑞喜宫佛塔”,大约建于二百年前。此塔通体用巨石筑成,基座是三层正方形逐渐收窄的黑色石台,石台之上有一圆柱形的白黑交间的塔身,塔身之上还有逐渐收拢成细长一道的塔顶。塔高足有三十多米,占地面积亦广大,周围还有大片的广场,除了雄壮的塔体,表面还饰以大量精致木雕,装金饰银,彩旗招展,巍峨壮观,好不华丽,不知当初修建的时候用了多少功夫。
章恺对这种劳民伤财修建出来却没有多少功用的东西不太感冒,但修都修了,来都来了,便里里外外参观了一圈拜了拜,然后返回了住处。
回去之后,他终于等到了好消息:明日便可以入宫见蒲甘王了。
……
7月11日。
章恺等人沐浴更衣,换上一身新的深蓝色制服——西洋公司的制服为了适应当地的环境,有鲜明的特色,长袖长裤长靴覆盖了身体大部分面积以防蚊虫叮咬,同时又用了轻薄的丝质材料以透气,价格可不便宜——在蒲甘宫廷侍从的带领下进入王宫,拜见蒲甘王。
与其它腐朽封建国度一样,王宫是蒲甘城中最奢华之所在,外围围了一大圈金碧辉煌的佛塔,内里有多座大殿和屋舍。而与平民区的简陋高脚屋不同,王宫大殿多以土石垫高了地基,再用优质木材搭建成占地面积广大的高大建筑,而且内外柱、梁、屋檐和墙壁的木材上密布着能工巧匠雕刻出来的瑞兽和宗教图案,每一件单独拿出去也是能卖到钱的好东西。
而同样的,这奢华王宫中亦有一套繁杂规矩在。今日蒲甘人为了迎接使节,准备了好一道煊赫依仗,**着身子的士兵在主殿前站出了长长的两排,旁边甚至还有四头高大的战象镇守,令人望而生畏。而在大殿之中,当今蒲甘王那罗梯诃波帝高坐在王位之上,旁边地上散坐着一些身宽体胖的官员和贵族,等待使节的到来。
章恺等人就是被侍从引领着,进入两排士兵围出的通道之中,慢步往大殿走去。一边走着,还有几个僧侣走在他们旁边,手指蘸着水不断往他们身上泼洒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似在吟诵什么经文。走到殿门口后,又有几名侍女帮他们脱下靴子、解下袜子,手捧清水给他们把脚洗净擦干,然后才让他们赤足走进殿中去。
这一套流程让他们有些不太习惯,又有些受宠若惊甚至产生了疑问——这穷乡僻壤的土王恐怕连东海国在哪都不知道吧,更别说会明白“西洋公司”是个什么玩意了,怎么会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迎接的?
但来都来了,总不能反而因此退缩,章恺依然按部就班地走到大殿中央行礼,然后递交了外交文书和礼单,又不卑不亢地说道:“蒲甘与华夏一向有友好往来的传统,我西洋公司到蒲甘来,听闻大王英明神武,为人仁德……………………………………故希望与贵国建立友好的外交关系,也希望大王能准许我等在贵国行商伐木,利国利民。”
说完,便有通译将他的话翻译了过去。
那罗梯诃波帝身宽体胖,头戴一顶看上去就很沉重的缀满了金银宝石的塔形王冠,肩上披着一件同样风格的华丽披肩,不过没穿上衣只用一条布围住了下身,大肚子就袒露在外面,但他自己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听了通译的话后,没有立刻做出什么表示,而是反过来问了几个问题,诸如“你们东海国在哪”“国王有多少妃子”“国都供奉多少僧侣”之类的,问得章恺颇为尴尬。
问完之后,那罗梯诃波帝也没直接给出答复,而是让章恺等人坐到一旁的蒲团上,然后就与臣子们用土语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章恺就这么面带微笑内心烦躁地等着。
等了好一会儿,那罗梯诃波帝才开口说道:“我蒲甘物产丰盈,地主们安居乐业,并不需要去做什么生意。你们若是实在想要木头,那么也可以,每年来我这里一次,送上贡礼,我便会赏上你们一些。”
章恺听了翻译,大感失望,这种朝贡贸易即便利润率不错,可量上不去,远远不能满足西洋公司的需求。更何况,给这么一个蛮邦小国去朝贡,那不是有辱国格吗?
他当即试图再做些努力去争取一下,说道:“大王,这木料贸易的事,并不需要您亲自劳烦,只需发上一件印信,允我等自行与民间商人贸易,我等便可每年奉上一笔丰厚的税金,这对大王有百利而无一害!”
那罗梯诃波帝眉头一皱,并不为他许诺的厚利所吸引,反倒更加产生了疑虑——他之所以不愿意放任西洋公司在缅甸贸易,正是担心他们与民间商人来往太多。
蒲甘国是典型的封建统治结构,国王下面还有大大小小的领主。当年刚开国的时候,国王可谓一呼百应,然而到了现在,蒲甘已享国数百年传承十数代,统治早已松散,领主们只是名义上奉国王为主,实际上国王对他们很难说有太大的约束力。当下,那罗梯诃波帝最担心的事就是领主们进一步离心,因此实在是不愿意引入什么外来的变数,徒添风险。
这位蒲甘国王面色不愉,正欲放点狠话驳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章恺问道:“我听说你们来自于极东极远处,很会打仗,还曾经跟蒙古人打过,是有这事吗?”
章恺一愣,然后很快答道:“的确如此。”
那罗梯诃波帝便露出诡异的笑容,对身边的侍从吩咐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对章恺说道:“那么,就让你们见上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