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gtt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猛卒 線上看-第九百八十五章 福兮禍兮-aq7sf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朝廷迁往大明宫郭宋已经原则上同意,里面还有大量细致的事情要做,包括朝房修葺,前期准备,官房分配,文书搬迁等等一系列的事情要做。
尤其朝房修葺,之前大明宫很多官房就漏雨渗水严重,正好借助这个机会一并修葺。
众人商议片刻,很快便达成共识,没有两三个月,这些琐碎的杂事肯定做不完,朝廷整体搬迁至少要等到秋天了,新任命的官员只能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处理公务,熬过这个夏天再说。
郭宋回到内宫时,夜幕已悄然降临,薛涛给他送来了晚饭,郭宋端起酒杯笑问道:“今天去找玉娘了吗?”
薛涛轻轻叹口气道:“等夫君吃完晚饭再说这件事吧!”
“无妨!你就说是了。”
薛涛只得苦笑一声道:“我今天上午就找过玉娘,她也去打听,然后中午时分回来告诉我结果,我们的宝贝儿子居然济贫去了。”
“是不是一个姓乔的学生?”郭宋笑问道。
薛涛惊讶道:“夫君已经打听过了?”
“那倒没有,我是那天在学堂上看到一点端倪,具体事情真不知道。”
“是一个叫做乔水根的学生,他父亲曾经是晋军士兵,后来受伤回乡,结果家里修房的时候从屋顶摔下来,变成瘫子,来长安求医又被骗了,一家四口蜗居在一间小屋里,全靠这个学生的母亲给酒楼洗盘子,晚上还要给人浆洗衣服,一个月能挣三贯钱左右。”
“然后呢?”郭宋又问道。
“然后咱们家的孩儿善心大发,就给了人家百两银子。”
郭宋感觉妻子的语气有点不太高兴,便笑问道:“这不是好事吗?娘子怎么有点忿忿不平?”
薛涛摇摇头道:“我虽然足不出户,但也天天看《长安快报》,报上就很详细地讲述了长安底层百姓的月度收支开销,按理一个月三贯钱收入,基本生活应该能保障了,麦子才三十文一斗,粗布也才二十文一匹,盐一家人每月一斗就足够了,加上便宜的芜菁、藿菜(豆的叶子,唐朝最低端的蔬菜),偶然可以买点便宜鱼虾,像一条两斤的鲫鱼也才十几文钱,小鱼虾更便宜,几文钱一堆。
一家人几口人在吃穿上的开销,只要节俭朴素,不去酒楼,不买价格昂贵的肉食和瓜果,一个月最多一贯钱,加上房租每月五百文,再去掉一些杂项开支,他们家一个月也能攒下一贯钱呢!为什么还要城儿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了几年的积蓄送给他们?”
郭宋想了想道:“我估计他们家还要给孩子父亲看病吃药,这个开销就大了,一个月一贯钱止不住。”
“他已经是瘫子了,吃药看病还有什么意义?”
郭宋摇摇头,“瘫痪在床,如果不治的话,会慢慢波及全身,也就几年的寿命,如果想活长一点,还是要针灸吃药,他们肯定问了不少医师,况且这笔钱能改变他们家的命运,其实也算是一种功德。”
“可是…..”
薛涛叹口气,“我只是觉得城儿还是太单纯了,他居然说是官府给伤残士兵的补助,他去帮忙代领了,这么浅显的撒谎,那家人居然信了,难道官府就这么傻,不来看一眼就给你百两银子?非亲非故,城儿凭什么能代领?这么浅显的道理,我觉得那家人是有点昧良心了,觉得城儿年少好欺。”
郭宋摆摆手,“这件事我们千万不要插手,这是城儿的成长历程,不管这笔钱给得值不值,都是城儿一种体恤下民的表现,这就是我安排他去居安坊教书的目的,我不希望他在锦衣玉食中长大,不知底层困苦,让他去判断,让他去经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这,郭宋又问道:“娘子没有让玉娘去干涉这件事吧?”
薛涛摇摇头,“我倒是想,但玉娘说,夫君之前有过严令,除了安全,不准他们干涉城儿任何事情。”
“你不要怪玉娘,他们是晋卫府,晋王府是铁板一块,无懈可击,玉娘能告诉你城儿的事情,也是因为你是王妃,除你之外,任何人她都不会泄露。”
薛涛默默点头道:“其实我知道,我并没有怪她,我只是希望她能保护好城儿的安全。”
吃罢晚饭,郭宋翻看着今天的报纸,他心中却在考虑儿子之事,其实他也知道儿子这件事做得有点冲动,俗话说‘升米恩,斗米仇’,‘救急不救贫’,儿子把这一大笔钱给了对方,对方却没有还给儿子,实际上就已经起了贪念,对这户人家未必是好事。
自己要不要通过这件事来教育儿子呢?
郭宋沉思良久,决定还是暂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看这件事后续发展再说。
………
下午时分,郭锦城又和平常一样来到学堂,一进学堂大门,他便急切向乔水根的位子望去,乔水根已经两天没有来上学了,让他颇有点担心。
乔水根的位子还是空着的,郭锦城心中一紧,难道他家出什么事了吗?
这时,另一个学生张大魁跑上来道:“先生,乔水根的事情我昨天已经打听到了。”
“你快说,他怎么了?”郭锦城急切问道。
张大魁挠挠头道:“他们家邻居说,乔家两天前连夜搬走了。”
“搬走了?”
郭锦城愕然,“他们搬到哪里去了?”
张大魁摇头,“不知道,好像是雇一辆牛车就走了。”
郭锦城下午上课有点心神不定,一放学,他便匆匆赶到乔家,离乔家还有二十余步,便看见乔家门口站了很多人,房顶上还竖起了幡子,上面挂着白布。
郭锦城着实愣住了,这是发生丧事的标志啊!乔家谁死了?
他慢慢走上前,门口全是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不像来帮忙的,倒像一群来看热闹的闲人,郭锦城看不清楚屋里的情况,隐隐听见屋子里传来哭声。
一名老者摇摇头,从人群里挤出来,郭锦城连忙上前问道:“请问老丈,乔家怎么回事?”
老者叹口气道:“乔四死了,好像是被人杀了。”
郭锦城大惊,急问道:“怎么会被杀了?”
“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件事也不算太糟糕,他死了,他们这个家也解脱了。”
“为什么这样说?”
“他是瘫子啊!根本就治不好,但每个月还要吃药看病,白白花掉多少钱,家里钱连吃饭都不够用,可乔四只想着自己,却不管把娘子和两个孩子拖累得多惨……”
说到这,老者摆摆手,“算了,逝者为大,我就不多说了,我的两贯钱就当扔到水里了。”
老者摇着头走了,郭锦城慢慢走到门口,依稀看见乔水根和他弟弟以及母亲披麻带孝,正跪在床边痛哭?
郭锦城刚要挤进去,却感到有人拍拍他肩膀,他一回头,只见内卫首领王越站在自己身后。
“王统…王兄,你怎么在这里?”郭锦城惊讶问道。
王越微微笑道:“你说呢?”
郭锦城当然知道自己的世子身份,肯定会有人保护他安全,只是他希望保护自己的人不要干涉自己的生活,最好不要露面。
两人走到一边,郭锦城低声问道:“王统领一直在跟着我?”
王越摇摇头,“这倒没有,内卫不管贴身护卫,刚才有手下告诉我,这里出了凶杀案,因为你也在这一带,我不放心,才亲自赶过来查看情况。”
郭锦城连忙问道:“查清楚情况了吗?”
王越轻轻点头,又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一个地方。”
郭锦城又看了房间一眼,便跟着王越匆匆离开了…….
在一家小茶馆内,王越给郭锦城倒了一盏茶道:“他们家突然得了一笔钱,和公子有关系吗?”
郭锦城心一沉,难道乔四被害和那笔钱有关系?
他点点头,承认那笔钱和自己有关系。
王越道:“这件事发生在昨天傍晚,出事地点在灞桥,已经有人报官,长安县的官差已经详细盘问过了,今天一早,还是官差把他们送回来的。”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郭锦城着急地问道。
“公子别急,听我慢慢说。”
王越斟酌一下措辞道:“公子那笔钱在他们家中引起了很大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