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2ug優秀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九十一章 誰更強相伴-ks17v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青雕倏然加速,瞬间就和三头鹫并行,宗九鹏右手一抬,五根钢爪射向黄启泰的咽喉,五点寒星射了个空,青雕庞大的身躯竟然从他的眼前消失。
宗九鹏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青雕的身影,黄飞雪抬头望去,空中也没有青雕的影子。
爷孙两人心中惶恐之时,黄飞雪忽然感到颈后一紧,根本没有看清是谁,就被人拎住衣领将她从三头鹫的背上扔了下去。
黄飞雪惨叫着从高空中向下坠落,宗九鹏听到外孙女的惨叫声慌忙回过头来,只见他的身后哪里还有黄飞雪的身影,只有黄启泰表情木然地站在那里冷冷望着他。
黄飞雪的惨叫声仍然在耳边回荡,宗九鹏目眦欲裂,他大半生孤苦伶仃,现在终于有了一个亲人,可刚刚团圆没有多久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被人从高空中丢下,宗九鹏的第一反应不是冲上去和黄启泰拼命,而是指挥三头鹫去救他的外孙女,稍有迟疑就来不及了。
宗九鹏拥有空间传送的能力,不过距离有限,启动空间传送,就要损耗大量的灵能,大敌当前,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可宗九鹏已经没有了选择,启动空间传送,将三头鹫和他们两人一起向下方传送,力求在黄飞雪坠入地面之前将她接住。
在宗九鹏启动空间传送的同时,黄启泰向他冲去,一拳击向宗九鹏的胸膛。
宗九鹏内穿护甲自信可以挡住黄启泰的一拳,此时正是他启动空间传送的关键时刻,来不得半点分神,黄启泰出拳之后却化拳为掌,贴在宗九鹏的胸膛之上,宗九鹏感觉到胸膛一空,体内刚刚积聚的灵能奔逸而出,竟然被对方源源不断地吸了过去。
宗九鹏骇然,如果他再坚持传送,非但无法成功,甚至可能连性命都保不住,身体拧转,试图摆脱对方的控制。然而黄启泰的手掌如同牛皮膏药一样粘附在他的身上,挣脱不能,宗九鹏怒吼一声,双手向黄启泰的颈部抓去,黄启泰不闪不避,任凭他扼住自己的咽喉。
宗九鹏的双手越收越紧,他自以为得手,任凭你是一条毒蛇,现在被我捏住了七寸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黄启泰表情木然,仿佛捏住得根本不是他的脖子,宗九鹏的所作所为和他无关,宗九鹏体内的灵能仍然在不断奔泻,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越来越害怕,自己若是保不住性命只怕外孙女也完了,他已经不敢去想黄飞雪的事情,自己是外孙女唯一的机会,如果自己死了,飞雪的命也保不住了。
双手已经用尽了全力,可他感觉对方的脖子如同橡胶一样,弹性十足,随着他的握持变形,但是里面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黄启泰也没有任何窒息的表现,宗九鹏不信这个邪,抬起双膝向黄启泰狠狠顶了过去。宗九鹏成名之后已经很少采用这样贴身肉搏的战斗,可生死关头,只要能够取胜,能够活命何必计较手段。
黄启泰的面部肌肉开始扭曲,宗九鹏认为他终于感到了痛苦,自己的贴身攻击还是起到了效果。然而接下来的变化让他心中骇然,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宗九鹏意识到对方利用拟态伪装成了另外一个自己,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黄启泰十有八九不是他本人,宗九鹏从未遭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即便是在面对独北峰的时候,他也能全身而退,可现在却被对方死死缠住,欲罢不能。
宗九鹏想到了一个人,颤声道:“幽冥老祖……”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这是因为体内灵能迅速流逝的缘故,流逝的灵能全都进入了对方的体内,对方是一个强大的噬灵者。
宗九鹏看到诡异的一幕,自己朝着自己微笑,可悲得是他在对方的面前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宗九鹏点了点头,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局,有人在故意放出消息,引着他们前来追击,然后对他们进行逐个击破。
对方似乎可以看到宗九鹏的想法,点了点头道:“晚了!”
宗九鹏的身体开始萎缩,对方终于放开了手,宗九鹏的身体坍塌化为沙尘,对方抓住护甲轻轻一抖,灰飞湮灭,然后将干净的护甲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三头鹫继续飞行,浑然不知道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它的身下青雕缓缓升腾而起,青雕的背上承载着惊魂未定的黄飞雪,她从空中坠下本以为必死无疑,可在半空中青雕飞过来将她接住,黄飞雪看到外公平安无事这才松了口气:“外公,黄启泰呢?”
宗九鹏的脸上充满了不屑的表情:“他怎会是我的对手,你先回北冰城。”
黄飞雪感到外公的话不容置疑,点了点头,驱策青雕向北冰城的方向飞去。
宗九鹏从怀中取出一支尚未抽完的烟卷,凑到唇边,轻轻一吸,烟卷点燃了。
三头鹫向下低飞,冰原上独北峰和他的五十名黑骑士正在向西北行进,他们并没有放弃追击的打算,而是在这里准备从另外一条道路再行包抄。
独北峰看到了空中的黑影,扬起右手示意众人停下行进。
黑骑士摘下背后的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空中的三头鹫,这样的举动很不友好。
宗九鹏没有后退的打算,三头鹫缓缓震动着翅膀向独北峰飞去。
独北峰抬起头望着宗九鹏:“找我什么事?”
“送你上路!”
独北峰冷哼一声,羽箭同时向宗九鹏和三头鹫射去,三头鹫体型庞大,身在空中成为了最好的靶子,独北峰做事果断决绝,对付对手绝不拖泥带水,他知道宗九鹏的驭兽之能,就要攻他一个出其不意,先下手为强永远都是颠仆不灭的真理。
宛如黑色飞蝗的羽箭铺天盖地将宗九鹏和三头鹫包围,在他们看来就算宗九鹏可以躲过羽箭的射杀,三头鹫肯定躲不过,然而现实却出乎每个人的意料之外,三头鹫和宗九鹏的身影同时消失。
独北峰知道这是空间转移,宗九鹏同样拥有空间瞬移的能力。
“那里!”一名黑骑士率先发现了三头鹫的身影,三头鹫已经转移到正东方的高空之中,它所在的高度已经超出了羽箭的射程。
独北峰皱了皱眉头,判断出这次宗九鹏瞬移的距离至少要在两里之外,他挥了挥手,率领众人纵马向三头鹫追去。
队伍全速追击只是,突然听到队尾处传来一声惨叫,一名黑骑士被从马上拖了下去。
独北峰看到骑兵队伍中升腾起的黑色血雾,发出惨叫的黑骑士已经遭遇了不测。
独北峰勒住马缰转身望去,按照以往的惯例,黑血素会迅速飘向他,被他纳入体内,然而这次却有些反常,萦绕在空中的黑血素被无形的吸引力牵引,瞬间消失不见。
惨叫声此起彼伏,转瞬之间又有十名骑士遭遇毒手。
独北峰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的声东击西之计,宗九鹏利用三头鹫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误判宗九鹏骑着三头鹫在空中,其实宗九鹏只是将三头鹫传送出去,他本人却偷偷溜到了队尾,向独北峰手下骑士痛下杀手。独北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手下骑士有一半遭到了宗九鹏的毒手,更让他惊恐的是,宗九鹏竟然拥有了吸收黑血素的能力,杀死黑骑士之后迅速吸收黑血素,这些本该为他所用的黑血素已经全部被宗九鹏吸收。
手下黑骑士仍然在不顾一切地向宗九鹏发动攻击,独北峰看出他们根本不是宗九鹏的对手,大吼一声,勒令手下骑士退开,纵马挥刀冲向宗九鹏。
宗九鹏站在一具新鲜的尸体前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道宛如黑烟般的黑血素随着他吸气的动作进入他的肺腑之中,双目冷冷望着全速冲来的独北峰。
独北峰怒吼道:“受死吧!”
黑色长刀割裂夜幕卷动风雪,宗九鹏的面门砍去,风云变色,气势万钧。
宗九鹏矮胖的身体迎着长刀冲了上去,独北峰出刀的速度快如闪电,可宗九鹏移动的速度更快,黑色长刀尚未落下,宗九鹏的拳头已经击中了骏马的头骨,骏马头部黑色的金属护具被宗九鹏一拳打得分散解体。这一拳的力量远不止于此,透过护具传递到马头之上,骨骼的碎裂声,力量传达到马身之上,摧毁了它的筋脉血肉。
独北峰感觉到身下剧震,坐骑竟然被宗九鹏一拳摧垮成为一滩血肉。骨骼碎裂,筋脉寸断的骏马,宛如被抽去房梁钢筋的建筑,轰然崩塌,独北峰内息一提,身体向上拔高,双手握刀一个反撩的动作,这一刀直奔宗九鹏的后背。
萦绕在刀身上的黑色刀气被独北峰爆发出的灵能激发,瞬间蔓延出扩达五米的黑色刀芒,刀芒经行之处,冰岩崩裂开来,然而逼近宗九鹏的时候,黑色刀芒重新转化为黑色烟雾。
宗九鹏一把抓住了黑色长刀,似乎他抓住得不是锐利的刀锋,而是一根木棍。
独北峰手腕旋转,试图斩断宗九鹏的手掌,抛开他赋予长刀的灵能不言,单单是长刀本身也是不可多得的宝刃,刀锋锐不可当,别说是血肉构成的手掌,就算他的这双手掌是铁铸,也能削铁如泥。
现实并非独北峰想像中那样,宗九鹏的手掌牢牢抓住了长刀,如同和长刀融为一体,独北峰感觉到体内的能量向外飞泄,心下骇然,宗九鹏竟然利用长刀为桥梁吸取自己的灵能。
独北峰用力抽回长刀,这把长刀陪伴他多年,被他视如手足,如果是普通的兵器独北峰早已在第一时间抛弃,也唯有这么做才能避免灵能损失,但是独北峰并不认为宗九鹏可以胜过自己,即便是宗九鹏拥有吸取他人灵能的能力,他也可以在夺回长刀之后全身而退。
一个错误的想法可以断送最好的时机,独北峰就是如此,他并没有夺回长刀,非但如此,体内的灵能却因为他用力而加倍流向对方,独北峰开始惶恐了,此时再想丢掉长刀,已经来不及了,长刀牢牢吸附在他的手中。
黑色的血雾萦绕在独北峰的周身,独北峰银色面具后阴沉的双目流露出惶恐之色:“你是……”
宗九鹏深深吸了一口气,独北峰身体周围的黑色血雾被他吸入肺腑,宗九鹏突然喷出一口气,一道黑箭贴着独北峰的右颊射了出去,正中一名黑骑士的咽喉,那名黑骑士看出状况不对想要过来接应,还未靠近就已经被宗九鹏射杀。
黑色血雾从黑骑士的身上涌了出来,飘向缠斗中的两人,绕过独北峰的身体被宗九鹏吸收。
独北峰心中骇然,对方的能力远胜于自己,他的左手抽出一柄黑色匕首,宗九鹏鄙夷地望着他,根本没有将即将到来的攻击放在眼里。
独北峰扬起匕首,忽然照着自己的右腕狠狠切了下去,他的这个做法完全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独北峰的手掌和身体分离,他也终于摆脱了长刀的束缚,大量的黑色血雾从他的断腕中涌出。
独北峰哀嚎一声,转身就逃。幸存的黑骑士冲上来挡住宗九鹏。
独北峰抓住其中一名部下,将他从马上拖到了地上,然后翻身上马,纵马向远方逃去。身后惨呼声不绝于耳,独北峰根本不敢回头,也许回头的刹那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逃生机会。
他听到空中传来振翅之声,应该是三头鹫追击而来,独北峰扬起匕首狠狠刺入马臀之上,坐骑负痛,发出恢律律一声嘶鸣,甩开四蹄疯狂向前方奔去。
独北峰听到那振翅声越来越近,坐骑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突然前方的雪面消失了,断崖,前方是断裂的冰崖。
独北峰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魁梧的身躯随着那匹疯狂的黑马向无尽的冰渊中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