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yx2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線上看-七百五十四章 池魚展示-qwp0q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很坦然地说了他和余都使相识的种种遭遇,当然,那些惊艳余都使的诗句,他也没有隐瞒,整治宇文拓的故事,更是重点提及。易冰薇听得呆住了,良久方道,“想不到你还算有些天良。”
陌生人的淡漠和提防,来自不了解,而生活化的细节,可以轻易地拉近双方的距离,许易不厌其烦地陈述他和余都使的细节,便是希望拉近和易冰薇的距离,与此同时,也希望易冰薇了解自己。
他如此作为,并非是对易冰薇起了什么非分之念,而是他也想了解易冰薇,只要了解了此人的过往,他才能彻底弄明白,她和宣萱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却说,两人一问一答,时而对饮,气氛还不错。
“你能制住宇文拓,可算是帮了小鱼儿大忙了,来,我敬你一杯。”易冰薇由衷地替老友高兴。许易饮尽,开始把话题往易冰薇身上转,“不知教谕识得余都使多久了,我看你们交情非比寻常。”
易冰薇道,“那是自然,我和小鱼儿是过命的交情,也是最好的朋友,这么说吧,我在这个世界惦记的人有限,小鱼儿便是这有限中最重要的一个。既然你对小鱼儿有恩,我便也承你情了。”
许易道,“教谕言重了。教谕既能在道宫中任职,想必也是出自名门。”易冰薇抬起的酒杯顿了顿,盯着许易道,“你这人怎的老是想打听我的私事,莫不是你刚才说的是真的,真怀疑我是你的什么故人?”
许易眼神敛尽,微微点头,“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我亦不知昔年一别,似成永诀,惊扰教谕了,还请见谅。”易冰薇不似作伪,对他竟无半点印象,显然不是宣萱。
易冰薇道,“想不到你还挺痴情,不过我真不是你找那人,我自己从小到大有什么经历,自己还不清楚么?你别在我这儿费工夫了。”星光洒在许易落寞的脸上,易冰薇头一次觉得这家伙细看起来挺吸引人。
啪嗒,啪嗒,细雨打在亭子的琉璃顶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崖高人远,天地俱黯,淅沥沥的雨声一下子将他的思绪拉得很远,回首来处,所亲之人,所历之事,纷纷涌至胸怀,不禁低声吟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时间不早了,在下先告辞了。”言罢,许易飘然离去。
易冰薇安坐不动,还沉浸在许易此句里的意象不曾走出,忍不住低声自语,“难怪小鱼儿待见他,这人虽然不讨人欢喜,但和他说话,还挺……”
“还挺什么?”一道声音突兀冒出,唬了易冰薇一跳,随即,一道阴暗的人影出现在陶然亭内,却是面目狭长的中年男子。易冰薇冷脸道,“吴教授,你来此作甚?”心里暗暗打鼓。
这吴教授唤作吴聘,纠缠她多时了,她已经拒绝多次,这人还死缠不放,叫她好不心烦。如今竟盯得这么紧,都跟到这陶然亭来了。
吴聘狞笑道,“我来作甚?打扰你这贱人和那混账私会了?才见了几次面,你就肯跟他至此幽寂之地私会,几句淫词艳曲,就钩得你狂浪了么?冰薇教谕,你不是最矜持的么?吴某人请了你多少次,你不是次次都果决地拒绝了么?今天换了那混账,你就动心了?也罢,那混账倒也帮了我,一直以来,你对我的不假辞色,让我都快怀疑你是不是喜欢阮红尘那骚娘们儿了。好得很,你还喜欢男人,哈哈……”
“吴聘,还请自重,你再胡言乱语,我要喊人了。”易冰薇寒声说道。
“喊啊,你大可放开嗓子喊,我真想知道整个道宫的男人都知道你和那许易私会后,都会是怎么个想法。我没猜错的话,钟房长可是偷偷钦慕你许久了,在他的书房里都挂着你画像,你说他若知道了你看上了许易,那小子会有何等样的下场?”吴聘声音渐高。
“你无耻。”易冰薇道,“收起你的那些肮脏想法,你若敢胡言乱语,我便拼着不做这教谕,也要扯你下马。”
吴聘怔住了,眼中掉下眼泪来,声音变得凄惶,“我故意说钟房长倾慕你,要如何那小子,你竟如此紧张,冰薇啊冰薇,才一天,你的心就能变么,好得很,好得很。”一晃身,吴聘消失不见。
易冰薇没由来一阵心累,她没想到吴聘对自己的执念竟这么深,好在这里是道宫,吴聘再怎样,也有所顾忌,多半要刁难刁难许易,易冰薇本想去通知许易,但这事儿有些难以启齿。
总不能对许易说吴聘误会我喜欢你,所以要刁难你,这话她难以启齿。再一想,许易颇受道宫上层看顾,兼之折腾的能力不小,吴聘到底要顾虑道宫,双方闹一场,也不过是多生一场热闹。
念头至此,易冰薇也自回洞府去了。踏着月色,许易回到洞府时,贾兆贤、方世辉等人已经在了,一个个神情委顿,好似在欢场榨干了精力的嫖客,见得许易,七人各自放下一枚须弥戒,便即离开。
这短短的几个时辰,他们经历了此生的极致悲苦,整个人已经到了极致。许易摄过七枚须弥戒,点验一番,一万四千玄黄精分毫不少。收了七枚须弥戒,他正待返回洞府,便听一声道,“我这里还有一枚。”
声音未落,便见一枚须弥戒飞来,许易凝空摄入,那须弥戒当空爆开,落下无数昏黄腥臭之物,竟然是大量的粪水。“怎么不接稳?可惜可惜了。”一个身着明黄袍的英俊青年摇头说道。
“齐天兄!”贾兆贤等人精神大震,一个个激动不已。只是这才振奋的精神,被许易轻轻一句话瞬间压了回去,“贾兆贤,说说这装逼犯是谁,仔细点,不然,你就拿回你的那两千玄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