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3f6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討論-第八百六十六章 新生煞魔熱推-06o5r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黄厥山。
地底深处,一条灿然金光凝聚的矿脉,不断汲取着丰沛灵气。
矿脉内,点点金光,慢慢精炼为固体,化作金块、金石、金晶。
铜老钱残破的“玉楼”,此刻坐落在那条矿脉之上,由他日夜施法,采集金精,修补着楼宇的残缺。
楼阁底下,铺展着的一枚枚铜钱,如今光芒再现。
当年在裂衍群岛,因倾力帮助虞渊,而损坏的“玉楼”,通过黄厥山的地底矿脉,修复的差不多了。
铜老钱的境界,抵达魂游境巅峰,有了冲击阳神的基础。
“等这座玉楼完全修缮,等地底矿脉再积累一阵子,我再收紧几样稀奇灵材,就可以在这里,在梁景印之后,依托黄厥山去蜕变阳神!”
每每想起,他当初的那个决定,铜老钱就暗自庆幸。
庆幸,他没有心存歹念,没有贪婪煞魔鼎,向虞渊暗下毒手。
而是选择以盟友的身份,冒着“玉楼”爆碎的风险,坚定地站到虞渊这边。
那个选择,令他取代了梁景印,再次成了黄厥山的主人,让“玉楼”慢慢恢复。
也让他,在芜没遗地有了一席之地。
欣慰不已的铜老钱,忽觉时空紊乱,他藏身的那座琼楼玉宇,像是悄然变成空中楼阁,虚幻的仿佛随时崩塌。
他通体冰凉,如遭雷击,轰然变色。
下一刻,他就看到在自己的识海小天地,多了一道妖异神奇的身影。
那是一只巨大的人面蜘蛛,八足如古老的神柱,锋利地刺在天地间,八足之间包裹着一片浑沌朦胧奇地。
八个巨大的蛛足,有天然的神秘妖纹,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那片浑浊朦胧之地,细看之下,赫然是微缩千万倍的芜没遗地。
在里头,铜老钱似乎都看到了黄厥山……
八足,环绕着微缩的芜没遗地,气象妖异,野心毕露。
“虞蛛姑娘。”
铜老钱舔了舔艰涩的嘴角,意识到魂魄被何人入侵,变得很小心,心念集中,再次凝神端详识海。
立即就发现,闯入他识海小天地的人面蜘蛛,人面……果然是虞蛛那张黑瘦小脸。
从妖殿归来,成为八级大妖的虞蛛,始终在那片湖心岛,和芜没遗地大道契合的她,在这方天地相当于九级大妖的战力。
在这里,她比妖殿的灰鸦都要强。“你去一趟赤阳帝国,七神宗的方向,你去帮虞渊。”
虞蛛用一种不容置疑地口气,像是吩咐麾下那般,直接在铜老钱的识海小天地下达命令。
铜老钱立即觉得不太舒服,他乃魂游境后期大修,离凝炼阳神只一步之遥。
他一介散修,自由散漫惯了,被小姑娘般的虞蛛,这般轻松地指使,让他觉得对方,一点都不尊敬自己。
“此事结束,你在黄厥山凝炼阳神,我会助你一臂之力,会调动遗地灵气注入山体,并护你周全。”虞蛛再次开口,“要是不听话,我就拆了黄厥山,扯断那条地底的矿脉,驱逐你离开。”
铜老钱内心的不舒服,因她这句话,顿时荡然无存。
“我这就去!”
……
鼎内小天地。
炼化那块万载冰魄寒晶的寒妃,在阶梯第九层,晶莹剔透,极寒气息缭绕。
煞魔本为魂灵形态,可此刻的寒妃,如外面天魔炼化魔躯般,已然有了一具依托冰魄寒晶而成的实质体魄。
虞渊的魂念,接近寒妃时,魂魄都泛起寒意。
“第九层的她,战力,类似于恐绝之地的幽鬼。她在鼎内小天地,可和自在境大修魂魄一战。”虞依依立在最高层,两腿轻轻晃荡,“出去之后,也差不多拥有阳神级别的力量。”
虞渊继续往下看。
第八层阶梯席位,除第二煞魔形成的那位血月之外,如今赫然多了四个新面孔。
银锁,一位环绕着条条银色锁链的煞魔,从之前的“万邪大阵”内,被鼎魂虞依依收拢驯服。
黄灯魔,一盏黄灿灿灯笼,燃烧着的暗黄色火焰,火焰就是黄灯魔的魂体。
黑妪,一个浑身裹着黑色长袍的老妪,真容尚未显露,气息阴森而绝望,似终年在碎碎念,低声自语。
虞渊尝试着,去用心聆听,立即头皮发麻,内心邪念纷纷被引爆。
破甲,一件件破破烂烂的青色甲胄,内部裹着一只同色的眼睛。
那只青色眼睛,闪烁着泯灭人性的冰冷光芒,虞渊看了一下,阴神都变得僵硬起来,似乎被石头填满。
第八层,共有血月,银锁,黄灯魔,黑妪和破甲,一共五个煞魔。
战力,在飞离煞魔鼎之后,相当于魂游境。
下面几层的煞魔,一层层加起来数千之多,而且六层、七层和五层的新生煞魔数量,比他离开恐绝之地前,多了不少。
“八层以下的煞魔,你不必在意,只能作为阵法的辅助,而不是核心。更加没有,单独外出战斗的力量。”虞依依晃荡着腿,笑容含蓄,“主人,一个小小的七神宗,没意外的话,能轻松碾平。”
“我也这么认为。”虞渊点头。
正是有“煞魔鼎”在手,还有剑鞘随时能动用,所以即便天罡盾还没有炼化,他还是有足够底气,去面对赤阳帝国的修行者。
半日后,煞魔鼎途径,赤阳帝国的拜火城。
这座城池,乃赤阳帝国七城之一,传言城池内曾出过一个了不得的散修,自称拜火真人,修炼到阳神境后,跟随元阳宗强者征战天外,战果累累。
因他的丰功伟绩,被元阳宗散布开来,他出生的这座城池,就被改名拜火城。
“拜火真人,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传说了。一介散修,能冲入自在境,的确称得上传奇。”秦雲脸色有些落寞,在大鼎内远眺着拜火城,“我要是有一天,能修到自在境,即便和他一样最终战死,也算留名青史了。”
“你会的。”虞渊笑着说。
五百年前的拜火真人,他前世的时候,也有所耳闻。
很多散修凝炼出阳神,于天外星河传荡时,往往都会依托一个宗派势力,会在外面报团取暖。
拜火真人并非如此,传言此人随元阳宗踏足天外,却很快和元阳宗分道扬镳。
拜火真人的自在境,不是在浩漭天地成就的,而是在天外,在异族的某个奇异天地,这让外域的很多强者动容。
他也因此而死亡。
“秦雲!”
“果然是你!”
拜火城内,突有一道道虹光冲天而起,在高空中一个停顿之后,立即朝着煞魔鼎飞来。
秦雲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催促道:“少爷,我们走。”
“拜火城的那些人?”
“不用理会。”
两人一问一答时,那一道道虹光冲射而来,为首一个老者,面容和秦雲竟有几分相似。
“你出自拜火城?”虞渊恍然大悟。
“嗯,土生土长的拜火城人,我们秦家在拜火城,和你们虞家以前在暗月城地位相当。”秦雲叹了一口气,“不提这个,我不想秦家因为我,徒惹一身麻烦。”
“我倒是想走,可人家似乎不让啊。”虞渊无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