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dd9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替天行盜》-第五百零二章 有些奇怪熱推-91ib4

替天行盜
小說推薦替天行盜
铁娃不敢回头,单从后方黑虎的脚步声已经能够判断出彼此间的距离在飞速拉近,铁娃奋力扑向前方的雪松,他从小就爬树掏鸟,身法敏捷宛如灵猫。铁娃刚刚爬上雪松,黑虎已经来到树干前,后腿蹬地,猛然向上一蹿,前爪竭力伸出,只差一指的距离就触碰到铁娃的足跟。铁娃抓住枝丫攀爬上去。
还好黑虎不会爬树,黑虎接连腾跃两次未能击中铁娃,顿时凶性被激起,怒吼一声,以身体撞击在树干上。
铁娃仍在向上攀爬,不料雪松在黑虎的撞击下剧烈抖动起来,铁娃一把没有抓住树枝,脚下一滑失足坠落,危急之中,他双手抱住了一根树枝,还未来得及庆幸,坠落的力量太大,树枝从中断裂,铁娃的身体继续向下落去。
那黑虎全速冲了上来,铁娃暗叫不妙,自己看来要命丧今日了。
生死关头,叶青虹端起冲锋枪瞄准了黑虎,密集的子弹射向黑虎,黑虎身上连中数枪,它嚎叫了一声,转身逃入雪松林,雪地上留下了几点血迹。
铁娃惊魂未定地从雪地上爬起,如果叶青虹再晚来一刻,恐怕他就要成为黑虎的腹中美餐了。
叶青虹道:“有没有事?”
铁娃摇了摇头,这会儿还没有回过神来。
叶青虹身后的平安道:“大老虎,大老虎!”小孩子居然不懂得害怕,反而显得非常兴奋。
叶青虹摇了摇头,向铁娃道:“尽快离开这里。”
铁娃收拾好东西,在雪中辨明了方向,他们换上雪鞋,进入雪松林,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按照他们目前的速度,天黑前能够抵达木屋就算不错。因为中途遭遇了黑虎袭击,所以他们都变得异常警惕,武器也不敢离手。
铁娃道:“我长那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毛色纯黑的老虎。”
叶青虹道:“别说你没见过,我也是头一次,只怕这种老虎世界上也不多见。”
铁娃道:“它死了吗?”
叶青虹摇了摇头,虽然她击中黑虎数枪,可是从雪地上留下的血迹来看,黑虎失血不多,受伤应该不重。多半动物都拥有着强大的报复心,如果黑虎没死,它十有八九还会卷土重来。
大概是想减轻目前这紧张的气氛,铁娃笑道:“那张皮是真的不错,婶儿,您回头开枪的时候尽量瞄准它的头部,别坏了那张皮子。”
叶青虹没说话,平安道:“大老虎,我见过!”
铁娃笑了起来:“你见过?兄弟,你在哪儿见过?”小孩子说话当不得真。
平安道:“梦里见过!”
铁娃又笑了起来,这小子居然知道戏弄自己。
叶青虹却知道平安没有戏弄铁娃,他的确是在梦中见过大老虎,叶青虹道:“你梦到的老虎不是黑色的吧?”
平安用力点了点头道:“就是黑色!”
叶青虹的心中又泛起涟漪,看来儿子梦中的情景一一验证了。
平安又道:“不怕的,会有人保护我们的。”
铁娃被他的样子给逗笑了,想起黑虎出现的时候自己吓得不轻,胆色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孩子。
雪越来越大,没有停息的迹象,虽然如此,他们也不敢中途停下,生怕在天黑前无法抵达木屋,万一被黑虎赶上肯定会更加麻烦,这一路有惊无险,天黑之前总算赶到了目的地。
叶青虹离开这个地方已经九年,昔日满载美好回忆的木屋因为长期无人维护,如今已经被积雪压塌,不过对面的柴房还算完整,可以暂时用来躲避风雪。
铁娃让叶青虹别忙着进去,他先检查了一下柴房是否坚固,又清理了柴房上方的积雪,这才让叶青虹母子进去。叶青虹让他也进去避雪,铁娃却坚持在外面守着,利用坍塌的木屋和周围的雪松搭起了一个临时的窝棚。
柴房也是四处漏风,叶青虹将平安裹得严严实实,面前守着火堆仍然感觉寒意阵阵。眼前的情景让她不由得想起昔日和罗猎小彩虹在这里生活的情景,叶青虹暗忖,也许这次的到来是徒劳无功,已经过去的岁月再不可能从头。
铁娃趴在窝棚里,虽然又累又乏,可是他却连一刻都不敢休息,凭着一个猎人的直觉,他预感到那头黑虎极有可能尾随而至,铁娃拜张长弓为师,这些年也随同罗猎他们经历了无数冒险,见识过种种用常理难以解释的怪事。
铁娃不怕辛苦,他既然答应为叶青虹带路,就应当承担起照顾这对孤儿寡母的责任,如果罗叔叔在就好了,铁娃暗暗想着,其实他们私下里都谈论过罗猎的事情,甚至连师父张长弓都认为可能这次罗猎永远不会回来了,毕竟如果罗猎战胜了风九青,那么他没理由抛妻弃子那么多年,以他重情重义的性情是绝对不会做出一走了之的事情。
半夜的时候雪停了,铁娃蜷曲在局促的窝棚内手脚都有些麻痹,他去外面生起一堆火,坐在火堆旁,一边烤火,一边默默守护着柴房内的那对母子。铁娃盼望着师父能够早点到来,在危机四伏的苍白山,他一个人很难保证叶青虹母子的安全,这并不意味着他害怕,他的这条命当初是罗猎救下的,为罗猎的妻儿去死,他毫不犹豫,只是他担心万一有什么闪失,他还有何颜面去见师父。
雪松林中传来咔啪一声脆响,铁娃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端起霰弹枪瞄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动静,铁娃暗忖,应当是干枯的树枝断裂的声音。
这种状况在雪后经常发生,冬天天气干燥,再加上刚刚下过雪,积雪压断了树枝,换成过去铁娃或许不会如此谨慎,可是今天刚刚遭遇了黑虎的袭击,铁娃自然小心了许多。
铁娃站起身,从篝火中抽出一支燃烧的木棍,在附近巡视了一圈,周围的雪面上并没有任何的足迹,铁娃稍稍放下心来,准备返回的时候,却看前方的雪松抖动了一下,似乎有一个东西落在雪地上,铁娃再次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
黑乎乎一团的东西如同一个小山丘,从树上挑到了雪地上,在它落地的时候,地面明显震动了一下。铁娃瞪大了双眼,他认出这庞然大物并非白天所遇的黑虎,而是一头身躯庞大的黑瞎子。
这头黑瞎子没有冬眠,或者是在冬眠中饿醒,落地之后,黑瞎子并没有急于攻击,而是原地抖了一下身子,将身上沾染的雪花抖落。铁娃没敢轻举妄动,这种黑瞎子皮糙肉厚,就算是威力巨大的霰弹枪也无法保证一枪就能打穿它的身体,如果贸然开枪,激怒了黑瞎子,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最乐观的结果就是黑瞎子对他们三个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一个凑巧经过的过客。
黑瞎子仍然闭着一双小眼,看起来仍然没能从梦中醒来,它的鼻子呼哧呼哧冒着白汽,铁娃大气都不敢喘。
黑瞎子如同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原地晃荡了几下,终于调过身去,慢悠悠挪着步子向雪松林深处走去,铁娃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暗叫庆幸。
眼看黑瞎子渐行渐远,可突然柴房内传来平安的哭声,铁娃瞬间石化。已经走远的黑瞎子也停下了脚步,猛地回过头来,一双紧闭的小眼睛瞪得滚圆,迸射出凶残贪婪的光芒,黑瞎子看似笨拙,可是一旦进入捕猎状态速度丝毫不慢,奔跑起来积雪四溅,奔跑的途中一棵雪松被它硬生生撞断,简直如坦克般摧枯拉朽。
铁娃扬起火把向黑瞎子扔了过去,火把出手之后,端起霰弹枪,对准黑瞎子就是一枪,无数颗霰弹击中了黑瞎子,可根本对它造不成致命伤害。
叶青虹也从柴房中冲了出来,一扬手将一颗手雷抛了出去,手雷在黑瞎子身边爆炸,火光中,气浪将黑瞎子掀翻在地,不料这家伙顽强地从雪地上爬了起来,发出一声震彻山林的咆哮,抖落身上的弹片和积雪,继续向前方冲来。
叶青虹掏出双枪瞄准黑瞎子接连射击,有她相助,铁娃得以喘息,他从皮套中抽出铁胎弹弓,包住一颗铁弹丸,拉满弹弓,瞄准黑瞎子的鼻子,咻!地射了出去。
弹丸不偏不倚正中黑瞎子的鼻子,射得血花四溅,黑瞎子虽然皮糙肉厚,可是鼻尖部分却是它的弱点,这颗弹丸让它痛不欲生,黑瞎子捂住流血的鼻子发出一声哀嚎。
叶青虹趁机又丢出一颗手雷,这次刚好扔到了黑瞎子的身下,将它炸得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
铁娃趁着黑瞎子没有从地上爬起,举起霰弹枪连番射击在它的身上,黑瞎子现在的姿势刚好把心口区暴露出来,白毛覆盖的皮肤也是最薄的地方,连打了几枪,黑瞎子都没有动静,铁娃想过去看看它是否死了。
叶青虹阻止他道:“别去,咱们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她转身去柴房,将平安抱起,平安这回儿止住了哭声。娘俩儿出了柴房,却见铁娃呆立在那里,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
刚才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的黑瞎子此刻正摇摇晃晃从雪地上爬了起来,非但如此,它竟然如人形般直立起来。
铁娃打光了霰弹枪内的子弹,掏出手枪对准黑瞎子心口连续开枪,子弹明明射中了黑瞎子的身体,可是黑瞎子却毫无反应,仿佛已经麻木不仁,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周身染满鲜血的黑瞎子缓缓向他们走来,铁娃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状况。叶青虹递给他一颗手雷,铁娃接过手雷向黑瞎子扔了过去。
手雷就快落下的时候,那黑瞎子突然挥出一掌,这一巴掌准确无误地拍在了手雷上,竟然将手雷向他们抽了回去。
叶青虹尖叫道:“闪开!”叶青虹抱着平安向一旁的雪地竭力腾跃扑去,虽然反应及时,还是被爆炸引发的冲击波掀得如同断了线的纸鸢般飞了出去,她竭力想要护住平安,也因为这次的冲撞脱手飞了出去。
叶青虹摔在雪地上,虽然有厚厚积雪的缓冲,还是觉得气血翻腾骨骸欲裂,她顾不上自己的安危,首先想到的是脱手飞出的儿子,叶青虹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她现在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铁娃比叶青虹要好一些,毕竟他不像叶青虹那样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即便是这样,也被气浪掀了个大跟头,枪也脱手飞了出去。让铁娃肝胆俱裂得是,那黑瞎子仍在一步步走过来,它虽然多处受伤,却没有断气,像人一样直立走来。
铁娃腰间弹弓还在,他摸出弹弓,铁弹丸连珠炮般射向黑瞎子的头部,在他看来黑瞎子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说不定一颗弹丸就能将它彻底击倒,铁娃很快就意识到这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弹丸虽然都射中了黑瞎子,可黑瞎子却似乎突然失去了痛觉神经,依然迈着缓慢的步伐向他走来。
铁娃爬起身来,看到叶青虹艰难爬起,呼喊着平安的名字。
铁娃挡在叶青虹和黑瞎子之间,他抽出砍刀,已经做好了和黑瞎子肉搏战的准备。
叶青虹没有听到儿子的回应,放眼望去也没看到平安的身影,她记得在爆炸中平安从自己的怀中脱手飞了出去,应该不会离她太远,怎么会听不到她的呼喊声?身体的疼痛让叶青虹无法站起,她手足并用在雪地中爬行着搜索着,希望能够找到儿子。
叶青虹忽然停下了呼喊声,因为她看到在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雪地中,分明是平安无疑,叶青虹先是感到惊喜,可马上内心又被深深的恐惧所笼罩,因为在距离平安不到两米的地方,一头黑虎站在那里,深绿色的双眼宛如暗夜中漂浮的两团鬼火。
叶青虹一时间手足冰冷,她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黑虎。她距离儿子还有十米左右,而黑虎距离他只有两米左右,就算是同样的距离,她也不可能超越黑虎的速度。
叶青虹内心中充满了绝望,如果可以她愿意和儿子交换位置。叶青虹不敢轻举妄动,她不知应该怎样才能将儿子从虎口中拯救出来,她无法想象如果失去儿子,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平安望着黑虎,表情有些害怕,不过他却表现出了超越实际年龄的勇气,一双小手紧紧攥了起来:“走开!走开!”
叶青虹听到儿子大胆呵斥黑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试图通过自己的声音吸引黑虎的注意。
黑虎向前挪动了一步,叶青虹没命地向儿子爬去,她以为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得是,那头黑虎并没有继续向平安靠近,而是就此转身离开。
铁娃怒吼着挥舞砍刀向黑瞎子冲去,黑瞎子抡起有力的熊掌,准备将他拍飞,铁娃身体再健壮和黑瞎子仍然不是一个级数的对手。
危急关头,一支羽箭咻!的一声射中了黑瞎子的眼睛,从它的左眼眶中直贯入脑,黑瞎子遭受了这致命一击,再也无法支持下去,庞大如小山一般的身躯直挺挺倒了下去。
铁娃气喘吁吁地转过身去,看到远处有三条人影正在朝他们这边飞奔而来,铁娃大口大口喘息着,整个人如同突然被抽去了脊梁,瘫倒在了雪地上。
叶青虹来到平安身边,紧紧将他抱在了怀中,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平安却非常的勇敢,伸出小手为她抹去脸上的泪水:“妈妈,不怕,有我保护你!”叶青虹含泪点头。
此时叶青虹才留意到营救的三人已经来到近前,率先赶到并刚才一箭射杀黑熊的是张长弓。张长弓没有先去照看铁娃,来到叶青虹面前朗声道:“弟妹,我们来晚了!”
叶青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来苍白山并没有通知张长弓他们。
瞎子也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弟妹,这就是我小侄子吧?”
叶青虹向平安道:“这是你张伯伯,安伯伯。”
平安甜甜称呼了两人,张长弓对这小子颇为喜爱,伸手将他抱了起来。
麻雀来到铁娃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铁娃抬起头,如释重负道:“麻姑您来了。”
麻雀对这个称呼可不喜欢,皱了皱眉头道:“你才麻姑呢,你全家都是麻姑。”铁娃憨憨笑了起来。
一帮旧友重聚,彼此心中都暖融融的,听说刚才还有黑虎前来,张长弓不敢怠慢,让瞎子和麻雀生火,他和铁娃又在四周搜索了一遍,确信附近已经没有了猛兽的踪影,这才回来。
这会儿功夫叶青虹已经把平安哄睡了,抱在怀中,坐在篝火旁。
麻雀望着叶青虹,虽然几年不见,可叶青虹风采依然,不过还是能够看出她比起此前瘦了许多。叶青虹望着平安的时候,麻雀感觉她身上似乎有一种光环,她轻声道:“他长得真可爱。”
叶青虹朝她笑了笑,将平安放在毛皮褥子上,又小心给他掖好了被子。
麻雀道:“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
叶青虹道:“习惯了,谈不上辛苦,其实他们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如果没有他们,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生活。”
麻雀幽然叹了口气道:“三年了吧?”
叶青虹点了点头,她明白麻雀这句话的意思:“是啊,三年了。”
麻雀道:“这三年难道一点音讯都没有?”
叶青虹摇了摇头:“你很关心他!”
麻雀红了脸,其实她喜欢罗猎的事情根本瞒不过叶青虹,甚至也瞒不过周围的这些朋友。
叶青虹可不是嘲讽麻雀,更不是吃醋,她看出麻雀的窘迫,微笑道:“我有时候在想,只要他肯回来,做什么我都答应,哪怕是他要娶几房姨太太。”
麻雀道:“他对你可是一心一意。”
叶青虹道:“你觉得他会回来吗?”
麻雀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我也这么想,他就算不想我,也一定舍不得他的儿女,舍不得他的朋友。”
麻雀道:“你对他这么好,他怎么忍心不回来?”
叶青虹道:“你到现在不结婚,是不是一直等着他?”
麻雀慌忙摇了摇头道:“不是,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叶青虹笑了起来:“你怕什么?他人都消失了,你就算承认他也听不到。”
麻雀道:“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叶青虹伸出手握住麻雀的手,轻声道:“我已经很久没跟别人说过那么多真心话,真好,你也认为他会回来,没把我当成一个疯子。”
瞎子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我也认为罗猎一定会回来啊。”
麻雀转身瞪了他一眼道:“要不要脸你,偷听别人说话。”
瞎子道:“我不是偷听,老张让我保护你们的安全,所以我不能走远,万一有什么豺狼虎豹冲上来,我得保护你们。”
叶青虹忍不住笑道:“真要是发生了那种情况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瞎子讨饶道:“你们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们,好男也不跟女斗。”
此时张长弓和铁娃也巡视回来了,张长弓道:“瞎子,你又臭贫了。”
瞎子道:“得嘞,我是哪哪儿都不招人待见,我睡觉去,我搂着我小侄子睡觉去。”
张长弓让铁娃也去休息,这几天铁娃实在是累坏了。
张长弓来到篝火旁坐下,他向叶青虹笑了笑道:“我们这次是不请自来,弟妹千万不要见怪。”
叶青虹歉然道:“张大哥,您这话说的,其实是我要说声对不起,主要是我不想麻烦你们,所以才决定一个人来这里,本来也不想麻烦铁娃的,可想了想这深山老林的,万一迷失了方向就麻烦了,这才叫上了铁娃。”
张长弓道:“弟妹还是跟我们见外了。”
叶青虹道:“主要还是因为黄浦那边事情层出不穷,我担心你们走不开。”
张长弓道:“天大的事情也不如你们的事情重要。”其实他直到现在也搞不明白叶青虹因何要在新年临近之际来到这冰天雪地的苍白山?难道仅仅是为了追忆她当年和罗猎一起生活的日子?张长弓知道罗猎带着叶青虹和小彩虹在这木屋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瞎子说去睡,可并没有走开,这会儿又凑了过来:“弟妹,这大过年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叶青虹被瞎子问住了,虽然她有足够的理由,可是这理由不能说,如果她告诉他们自己为了一儿子的一个梦就不辞辛苦来到苍白山腹地,他们会不会相信?
麻雀看出叶青虹不方便回答,替她说道:“来这里需要理由吗?如果不来咱们这些老朋友也不会在苍白山聚在一起,这样过年才有意义。”
张长弓笑道:“今儿可是腊月二十七了,咱们这个年在山里过定了。
张长弓让麻雀和叶青虹早点休息,他和瞎子两人来到窝棚附近又生了堆火,瞎子掏出香烟,凑在火上点了一支,张长弓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烈酒,然后将酒壶递给瞎子。
瞎子摇了摇头道:“不喝了。”他朝远处看了看道:“老张,你觉不觉得叶青虹的举止有些奇怪?”
张长弓道:“你少瞎琢磨。”
瞎子道:“你不觉得奇怪?她为什么要来这里?”
张长弓道:“我倒想听听你的高见。”
瞎子道:“我觉得和罗猎有关。”
张长弓叹了口气,望着跳动的火苗道:“三年了,他要回来早就回来了。”
瞎子知道张长弓说得都是事实,可是他始终不愿意承认,用力抽了口烟,却不小心呛到了自己,接连咳嗽了几声方才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