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7kt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線上看-第七十四章 約期分享-20fxk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见太子诚恳认错,顾佐这才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太子有此胸怀,我必助你。岐王一事,太子有何成算?”
岐王是计划中的最大变数,也是劝天子退位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他的问题由太子解决。说来说去,都是一家人,也只能由太子亲自解决。
太子的打算是,届时亲入岐王宅,向这位大宗正陈情,他不是自己去,而是带着太子宾客前往,如果岐王不听,就尽力阻止他出府,更不能让他发动朱雀大阵。
这个计划,说白了就是赌岐王的选择,看他愿意杀太子,还是愿意废天子。太子率宾客入岐王宅,可以想见会有多惨烈,岐王若保天子,太子宾客必定死伤惨重,岐王若同意废天子,为做给天下人看,同样会大开杀戮,甚至杀得更狠。
被太子带入岐王宅的宾客,就是给岐王递过去的台阶。顾佐听罢,心中不忍,但再是不忍,也不会因为心生怜悯而反对。
顾佐固然有能力围杀岐王,但抵抗安禄山的时候,有一个岐王这样的炼虚,情况会大不相同。
当然,如果岐王真不听劝,该杀还是要杀,如果非要在拿下天子和尽快平灭安禄山两者之间选一,他会选择前者。
太子问:“先生既然进京,大军何时可入长安?”
顾佐道:“三天之内。”
太子抑制不住激动:“何时动手?”
顾佐道:“听说三日后,陛下要在太液池边观赏新的霓裳羽衣舞?”
太子道:“新舞拟为大宴群臣时所演,尚有七日,是在芙蓉园,太液池边,是父皇审阅。”
顾佐道:“百官都在,反而不好动手。因此,太子尚有三日准备。岐王与世无争,向来不曾听说有何大错,太子尽量拦阻,不令其出门,否则……我实不忍杀之。”
太子怔怔看着顾佐,良久不语。
回到西河道馆,就见李十二和林素弦、何小扇在院中等着自己,顾佐问:“今日倒是结束得早,娘娘对排舞还满意?”
李十二指了指林素弦:“她有话要带给你。”
林素弦咬着嘴唇道:“是虢国夫人。李师姐是主舞,虢国夫人找不到机会同师姐说,就找到我这里。”
顾佐皱眉:“她也知道我进京了?”
林素弦忙赌咒发誓:“师兄进京,我一个字都没吐露过。”
李十二道:“也没人说你透露出去的,快说吧。”
林素弦很紧张,道:“虢国夫人想见师兄,问师兄何时有暇,她想拜会师兄。”
顾佐想了想,问李十二:“师姐什么意思?”
李十二道:“不用管我,虢国夫人的确对我很好,但那是对我,而不是对你,如果是有极重要的大事,你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勉为其难,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能见就见,不能见,就推了,她给我的好处,我这两年没少替她帮衬,将来也有的是机会回报。”
顾佐沉吟道:“事情的确有点大……但只要师姐发话,再难咱也去见。”
李十二关切道:“那么大?”
顾佐笑了笑:“小不了。”
李十二道:“既然如此,不用管我,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于是顾佐向林素弦道:“你回复虢国夫人,她想见我可以,但必须拿出诚意来。”
林素弦问:“什么诚意?”
顾佐道:“她知道。”
用罢晚饭,顾佐赶往县主府,县主正在府中,见了顾佐,又是欢喜又是惊讶:“怎么来了?”
顾佐问:“见过你父王和母妃了么?”
清原红着眼眶道:“父王没见我,只见了母妃,但也就一会儿。”
顾佐安慰道:“近来局势不稳,京中凶险,他们也是为了自保,你不要难过。”
清源点头:“我明白的,本想劝他们也去南吴州,可母妃没答应。”
顾佐借着府中书房写了封信,交给清源:“速去大散关,若见了屠长老,将信交给他,若屠长老还没抵达大散关,就去剑门。事关重大,一定要谨慎。”
清源也是上过阵、杀过敌的了,再非两年前那个柔弱女子,见顾佐如此郑重其事,心知必是要紧军务,将书信收好,立刻启程。
将清源送出城去,目送她飞上天空,顾佐才返回城内。走在街上,依然人流如织,西肆中货郎小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平康坊中灯火通明,丝竹悠扬,欢笑声四处萦绕,一派歌舞升平。
身逢盛世,亲眼见证繁华,顾佐原本极感幸运,他曾经希望这样的盛世景象能够延续下去,因崇玄署的存在而有所不同。
但如今看来,历史的车轮尺寸太大、分量太沉,滚滚碾来无人可抗。这样一副图卷,被天子,被政事堂,被安禄山,被崇玄署硬生生毁了,令他万分遗憾和怅然。
也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能不能扭转乾坤,让这盛世副图卷继续延展下去?
顾佐忽然间感到极为烦躁,烦躁得想骂人,想狠狠揍人一顿。
然后他就揍到了,胳膊肘向后烦闷的一甩,撞在了身后某人的脸上。
一声痛呼,顾佐反手一拧,便将人薅到身前,只见杜甫双手捂着鼻子,痛苦的呻吟着,鼻血顺着指缝往下流淌。
顾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道是谁,原来是子美兄,话说你跟在我身后偷偷摸摸什么呢?跟了一路,怎么不上来相见?对了,子美兄居然金丹了,可喜可贺,只是你一点斗法意识都没有,十分不妥,将来有空去南吴州的大演武场打几场法书约战,提高提高,否则生死之际怎么得了?一个寻常筑基就能把你杀了。”
杜甫满脸的辛酸苦辣,掉着眼泪憋着气熬了片刻,才将这份苦楚给熬过去,喘了口大气,缓过劲来道:“见过顾长史。”
顾佐一边给他止血一边奇道:“子美兄怎么见外了?”
鼻血止住后,见杜甫依旧嚅嚅不言,笑道:“子美兄有话就说,仕途不顺?过上几日我给子美兄迁个要职,有没有想去的衙门?”
杜甫跺脚道:“直说了,虢国夫人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