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4hx火熱都市言情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笔趣-第443章 院長看書-aiudf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在另一间房子里,雷布斯总算把心绪稳定了下来。
早上出门前,清楚后面的事情有多重要,他已经把公司里的事安排了一下。
虽然新一代的小米手机上市在即事情很多,但毕竟早有计划。
所以他就干脆安心在这边思考了,想了想干脆走到叶成中旁边坐下,缓缓说道:“顾先生之前倒是跟我谈过后面ICT行业这一块的计划。”
“哦?”叶成中提起了兴趣,他们两人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其中一个大佬干脆说道:“雷总,你跟顾先生一起过来的,不妨展开谈一谈他的想法。”
雷布斯点了点头说道:“顾先生谈到,做两手准备。短期内,利用现在几乎没有研发成本的价格优势,扩大我们国家终端电子产品在世界市场的份额,借此提高对行业供应链企业的影响力。同时,从现在就迭代工艺,为过渡到量子计算机的下一代碳基芯片布局。”
“几乎没有研发成本?”
“碳基芯片?”
“雷总,请详细介绍一下!”
房间里一时响起几个声音。
雷布斯说道:“顾先生说,现在硅基芯片以及以此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计算设备和相关产业,在短期竞争里很难绕开深厚的专利壁垒,容易被对手卡脖子。我想他手上应该是有非常成熟、一整套的技术,在工艺门槛、规模生产、成本价格、性能水平方面都有更强竞争里,只是略需要时间,也是后面量子计算时代必要的基础。”
他就开始把昨天晚上顾言所说的ICT领域怎么做,从战略方向上开始讲述起来。
这里面,也没有避讳顾言说的,以他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推手。
到这里来,最大的机会不就在这里吗?
ICT行业的规模太庞大了,整个信息通信技术行业,狭义的说也包含组建通信和互联网的设备、搭建、运营,广义的来说,与通信和互联网沾边的行业都受影响。
通信行业因为互联网的组建,也开始焕发出新活力,开始追求广泛和连接和传输的速度。
以其中的基石之一半导体行业来说,现在产业规模有多大就不用说了。
可整个半导体行业,现今的集成电路又构建在硅基电子管的基础上。
如果整个基础材料都更改成了碳基电子管,又有更强的性能和更低的成本,那就是整个行业的根本改变。
这边房间里进入了以雷布斯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和计划的讨论主题。
雷布斯思考过之后,觉得自己说的这一部分不会是核心的秘密,而是立刻着手就会推动的事,才先拿出来讨论。
这样既能树立好自己的位置,也让大佬们能有一个思考的主方向,然后打开思路触类旁通去考虑他们自己负责的工作。
顾言那边,已经大概先把自己的战略规划讲解了一遍。
就算是在听惯了顶级智囊们汇报的唐远峰心目中,这也是视野最辽阔、站位最高的一次头脑风暴。
说得不好听一点,有点像在看天马行空的电影中未来的图景,而不是切实可行摸得着行得通的方案。
但穿着制服拿走了硬盘的那位已经回来了,汇报了里面资料的可行度和价值之高。
毫不夸张地说,节省了不知道多少亿的研发成本,更重要的是节省了难以想象的宝贵时间。
这份见面礼就太重了,面前的战略规划,其背后做支撑的技术更难以用金钱来衡量。
唐远峰看着在喝茶润喉的顾言说道:“顾先生,住到燕京这边来吧?”
顾言摇了摇头笑着说:“元老,真就这一个要求。我想,相对我来提供的价值来说,这个要求算不得什么吧?”
“……当然是算不得什么,但……”唐远峰有点无奈地说道,“太不严肃了……”
余秋也在心里偷笑,顾言非要说就开个价一次打包了,然后要把游乐园建起来做掩饰,从此就在那边先教授安排过去的人各种技术。
一些重要的项目需要技术支持的,他就以出差的方式去帮忙就行。
顾言笑着说:“我这样一个特别的人,还是深居简出一点好,况且这也是我的愿望。这点细节,相比便捷的交通和通信手段,不是麻烦。”
唐远峰看向了另外几位:“大家觉得呢?”
顾言在观察着这一切。
如今在台面上最重要的几人,都有重要的发言权和影响力。
既然准备站出来做这个事,上面最终形成一致意见是肯定的,不可能舍弃令人难以拒绝的收益。
至于说强迫什么的,顾言不是没有后手,他们也不可能轻举妄动。
弄巧成拙怎么办?
坐在这里的人,哪一个傻?
反而,顾言确实会成为可以左右局势的一个人。他的态度,不能不认真对待。
顾言那句话一说,就是表明态度,不想参与上层权力格局,真正跑到陈家湾那边过点深居简出的小日子。
其中一人就笑着说道:“顾先生为国家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为了长远的未来,还是尊重他的态度吧。当然,我们也需要建立特别的联系通道。顾先生,也需要给予特别的待遇。”
唐远峰看着顾言问:“就先把你提议的人类科学院的架构搭建起来,你来领头?”
“我未来的公开身份,最多也限于此。等消化完了我能教授的内容,涌现出更合适的人,我也无所谓这个身份的。”
唐远峰摆了摆手:“像你说的,不能排除这个世界可能出现别的变数,你也是个有责任的人,该挑的担子还请不用刻意避嫌。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国家的复兴和发展,同胞的福祉和未来。在这条道路上,我们都是同志。”
顾言笑而不语。
唐远峰意味深远地说道:“你的能力,绝不只是所带来的科学技术。在那边,既然你跟高层都非常熟悉,自然也肩负了重任。时间还长,咱们慢慢增进对彼此的了解,逐步解除沟通的隔阂。你先坦然走了出来,我们自然也先要让你觉得不枉这一番心思。大方向就这样定下来,那,顾院长,这几天得先留在燕京吧?太多事情商议的时候,要听你的意见。”
“应当的。”顾言当仁不让地先把这个头衔认下了。
“时间也到中午了,先吃个工作餐吧。下午,再召开个扩大会议,把最紧要的工作先商议一下。”
风暴的中心,气氛是非常激动又充满期待的。
在这样的位置,余秋是最嫩的一个。
但从枢海出来之后,他整个人也不一样了。
有专门的车子送他们到安排好的住处,顾言正在看着手上极速办出来的身份证,笑着说:“嘿,哥在燕京都没个住处,居然就有了燕京户口。这个地址是分配给我的房子吗?浪费啊,估计一年也住不上两天。”
“……”余秋不知道说什么好,把头歪过去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吐槽道,“拍得难看!”
“呵呵。”顾言斜着看了一眼,“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
开车的安全人员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看领导们关照要特别保护的人物,看上去……真年轻。
顾言注意到了他,笑着问:“高城,哪一年的?”
“报告院长,75年的。”
“别这样严肃,反正后面要长期打交道,就叫你老高吧。”顾言笑呵呵地说,“老高,要跟着我到陈家湾,老婆孩子怎么办?”
高城淡定地说:“谢谢院长关心,家里的事一直都有安排的。”
顾言摇了摇头,懒得纠结他一直这么一本正经了,就问道:“你现在带着多少人负责这个事?”
高城回答道:“一共是四人小组,还配了调动兄弟单位力量的权限。”
“到了陈家湾,请你们一起吃个饭。”
高诚点了点头,专心开车。
余秋觉得特别神秘,但顾言好像很熟悉这一套的样子。
回头私底下再问吧。
安排的住处,余秋跟顾言都有自己独自的套间。
在枢海里呆了一整天,也不方便打电话。
回到住处,两人就分别给自己家里打电话了。
何诗问道:“怎么样了啊?”
余秋感慨道:“顾言有把握得很,事情也很顺利。今天一整天都呆在枢海,阵容好夸张啊!”
这一天的经历对余秋来说显然有太多可以分享的东西,非常兴奋地说着见闻感受,当然一些不合适说的他心里有底。
何诗听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经历发生在跟自己关系这么密切的人身上,她也情不自禁与有荣焉。
余秋特别有兴致地说道:“顾言现在身份就紧要了!对了,因为咱们都知道这个情况,也安排了人暗中保护的。要是有相关的人找上你,配合就好,大概会对我们家周围有些布防。”
“啊?”何诗呆了,“那……不就是监视吗?”
余秋笑道:“性质不一样,顾言说了,不是监视,是特殊待遇的保护。”
何诗一时还理解不了,只觉得变化已经到了她身边,而她还有点不理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几天吧,很多会要开,明天一早继续去枢海。”
“……好吧。”何诗顿了一下就说道,“想你了。”
余秋温柔地说:“别怕,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就是需要个习惯的过程。我有自己时间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嗯……”
一对年轻夫妻都还在消化着新的变化,顾言却很轻松地对方欣雨说:“大仓库盖得怎么样了?”
“地基要打那么深,机器又得从另一个方向开上去,但现在速度已经加快了。”方欣雨不满地说,“你给我打电话,就只关心这个?”
“也关心你啊!啧啧啧,这么想我?”
“不想,我事情多着呢!”方欣雨口是心非。
“下次再过来就可以带你一起了。”顾言像暴发户一样显摆,“已经在燕京分了一套房给我呢!咱们专车接送,想去哪里玩都行!”
“……你这是先上了我的车,然后补票谈恋爱的意思吗?”
“是不是也很带劲?”顾言笑呵呵地说了一句,然后轻声问道,“对你来说是太快了,对不起。”
“那你要好好弥补!”方欣雨的语气听上去不是很在意,反倒有点借机讲条件的意思。
“好,等我回去就开始好好弥补!”顾言又用特别的语气说话了。
“……你就光想这个?”方欣雨很无语的样子。
顾言很认真地说:“你看现在这个时间,除了想你,想这个,我在想别的你乐意不?”
“别再说这个啦!”方欣雨有点嗔怪,“睡不着就去冲了凉早点睡!白天多消耗精力啊,你应付得怎么样?”
“什么叫应付?”顾言轻松地说道,“我回来之前就全部准备好了,其实现在的过程对我来说挺无聊的。”
“……把你能的哦。”
“怎么办?我听你用的词,还是想那个。”
方欣雨语调提高了不少:“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不行,算了,明天跟元老说他们商量好就行,我先回去。才离开你两天,我要受不了了。”
“……我信你个鬼!”
顾言正色道:“真的,开会很无聊,反正我的想法建议都给他们了。”
“国家大事啊!”方欣雨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无奈。
“你是我心里最大的事。”
“……再说一句好听的?”
顾言笑嘻嘻地问:“什么奖励?”
“要奖励才说?”方欣雨很干脆地说,“那算了,认识你了。”
“你一句,我一句,大家都高兴,多好?”
“……咱们打电话不会有人听到内容吧?”
“绝对不会!”顾言非常有把握的样子,循循善诱,“放心地说,肉麻一点我更喜欢!”
“你真是给憋坏了,我说的是正事啊!”
“这就是我心里最正的事!喜欢听你说想我,爱我,想爱我。”
方欣雨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过一会才发了个微信过来:【你这么会哄女人,赶紧回来!放外面不知道明天会撩谁!】
顾言带着微笑,回道:【好的!】
脸皮又嫩又薄的妞啊,还有待调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