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47p優秀都市异能 科技之全球壟斷討論-第854章【聽話就有肉吃】分享-wjrcs

科技之全球壟斷
小說推薦科技之全球壟斷
高华的这番话传入与会者的耳朵里,在场的这些个第三方游戏开发商的全球副总裁们个个都听得感觉非常刺耳,引起极度不适,甚至是不满。
然而,都是敢怒不敢言,全场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反驳,就连动视娱乐刚刚那位副总此刻也沉默以对了。
在玩家的眼里,什么育碧、EA、R星、卡普空、史克威尔什么,妥妥的都是全球最顶尖的那批游戏大厂,不说是在游戏界呼风唤雨的存在,那也是搅动风云者。
没有错。
但是,这些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在第一方平台商的眼里都是弟弟,内容为王,渠道为王,更是资本为王。
王与王之间也分大王和小王的,蔚蓝海岸自身并么有过于深耕内容板块,基本掌握在第三方游戏开发商的手里,开发游戏的是他们这些游戏公司。
但是蔚蓝海岸牢牢掌控着渠道,几乎是绝对垄断的局面,PC端的渠道是V社的steam平台,十多年前罗晟亲自跑到镁国去和G胖达成了PY交易。
虽然承诺不干预V社的运营让G胖自己去捣腾,但互联网的流量入口掌握在蓝星科技的手里,那么有时候罗晟的建议和态度在G胖的心里必然是不会不考虑的。
另一重要的渠道平台就是家用游戏机了,也就是游戏主机,ACC主机卧薪尝胆最终实现新王登基,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一方。
游戏开发商在渠道与发行上的弱势话语权是显而易见的,渠道运营没有几个游戏开发商有那个资本玩得转,想要把产品卖到更多的玩家手里,就得要看平台商爸爸的脸色,至少不能得罪了。
现在一款游戏的开发成本动辄上亿乃至几亿美元,是真的不敢得罪平台商爸爸,赔不起啊,重磅大作扑街了是会拖累整个公司导致破产的,不肯在游戏开发上面投入大成本,那你的游戏在同行业界就没有竞争能力。
所以结论很明显,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是万万不能得罪第一方,以前是现在依旧是,以前不能得罪任天堂、索尼、微软这些第一方,现在更不能得罪蔚蓝海岸这家已经具备全球垄断能力的第一方了。
要是在此之前,这些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或许可以去和G胖谈谈,谋求PC端渠道找突破,你的平台不行还有别的平台。
但在虚拟脑机撬开的虚拟互联网时代,G胖现在也得看蔚蓝海岸脸色行事了,说话的底气肯定没有以前那么足了,Steam现在都还没进驻虚拟互联网呢,就算进去了也是大平台里面的一个衍生小平台,流量入口依然被捏的死死地,甚至比传统互联网更为严重。
传统互联网时代好歹也有别的流量入口,不要你蓝星科技引流,还有谷歌、微软这些呢。
而目前的虚拟互联网,某种意义上是蔚蓝海岸掐着所有流量的后花园,是真的可以做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步,这个爸爸真尼玛得罪不起。
第三就是资本为王了,恐怕谁也不会怀疑罗晟的资本实力,钞能力这个东西朴实无华,但妙用是谁用谁知道,用过的都说好。
“诸位,可还有什么要求或异议,现在可以提出来讨论讨论。”高华环视一众与会的游戏开发商们,等待了几秒见众人都无话可说,高华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旋即补充道:
“OK,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就是表示认可蔚蓝海岸提出的解决方案了,好,那就按照如上方案来执行,蔚蓝海岸也会配合诸位旗下的游戏宣发,需要多少流量或者其他什么的预报上来,蔚蓝海岸会尽量满足各位的要求,前提是满足蔚蓝海岸的要求在先。”
话外之音就是要听话才有肉吃。
会议结束了,各大开发商派来的会谈人员也都相继离席,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动视娱乐除外,《使命召唤》被雪藏实在是太伤了。
经过这场会议,这些国外的第三方开发商们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今后开发的游戏真的不能黑华国了,以前不用在乎,现在是真的不行了,继续这么干那就是自己把路走窄了的节奏。
看看动视娱乐的《使命召唤》,这不就被雪藏了嘛,要么回炉重造,要么别想发行出来。
比《使命召唤》更惨的是EA旗下的《战地》系列,ACC时代就被判死刑了,就更别说即将起飞的虚拟互联网时代了。
有的人把路越走越窄,但相比较之下,暴雪娱乐就把路给越走越宽了,虽然同行友商对于暴雪的“舔狗”行为大为不齿,但暗地里也是羡慕紧啊。
自从罗晟通过蓝星科技把暴雪娱乐从维旺迪的手里给捞出来以后,暴雪就开启了“舔狗”模式,舔到现在是妥妥的应有尽有啊。
从八年前特地为华国的魔兽玩家发布《熊猫人之谜》资料片,再到蓝星科技打造的电子竞技WRPO全球顶级赛事,一路舔就完事了。
这不,《魔兽世界》的虚拟互联网版本拿到了国外游戏发行序列的首发中的首发,路是越走越宽了,暴雪的股价是最直观的反应,市值已经达到了1168亿美元,在第三方游戏开发商里面妥妥的一哥。
史克威尔目前的市值只有暴雪的一半,EA只有暴雪三分之一,至于育碧、卡普空、R星之类的知名顶尖游戏大厂,市值都是在百亿美元区间波动,差距明显。
……
两天后,北美西雅图。
在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EA公司的总裁站在窗口默默地看着下方马路游街的民众,外边是一片闹哄哄,红杉大流行导致北美上千万人失业,这场面对于一个镁国人来说见怪不怪了。
而会议室里,此刻也有人正在愤愤不满的大吼,赫然便是动视娱乐的总裁。
“可恶,这哪里是叫我们过去商量?这是在跟你商量吗?分明就是在命令,而且,明目张胆!”
此时此刻,这间会议里的人有一大半是前天参加蔚蓝海岸会议的游戏开发公司,各大掌门人临时汇集在一起共同商量着整个游戏行业的未来。
育碧老总摊手无奈道:“那也没办法,微软、索尼乃至整个硅谷都搞不定的蔚蓝海岸,你指望凭借我们就想掀翻蔚蓝海岸的王朝统治?一个很悲伤的故事是,整个全球游戏行业年总产值加起来都比不过蔚蓝海岸两个月的全球营收……我们斗不过的,要生存下去只有加入。”
说完表自嘲的失笑摇头,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这的确是非常震撼而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去年全球游戏全年总产值是1612亿美元,增速颇为喜人。
但同期的蔚蓝海岸更恐怖,全年收入暴增到1.09万亿,平均每个月收入910亿美元,两个月的收入1820亿美元。
两个月的收入比整个全球游戏行业总的产值还多了200多亿美元。
想到这些刺眼的数据,在场的各大游戏公司的老总也大概能够理解为什么蔚蓝海岸这次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换谁都不会跟你过多瞎比比,直接安排就是,赞成有效,反对无效。
就差明着命令游戏公司跟进蔚蓝海岸的战略步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