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c8v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454 莊爺起身!子彈時間!讀書-guv15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拿台收音机。”雷功抬起头说道。
“把磁带拿出来!”庄世楷笑着讲道。
大厅旁边一名西装马仔轻轻点头,立即转身到柜台前取来一架收音机,啪嗒一声,放在庄世楷与雷功手边的茶桌上。
玫瑰则是打开手提包,取出一张磁带,起身来到庄世楷身前。
庄世楷向她投去一个赞赏的笑容,玫瑰收到笑容,含笑点头,打开收音机,把磁带放进播音匣。
“吱吱。”
磁带开始转动。
玫瑰回到位置坐好,整理好白色长裙,嘴角挑起一抹浅笑。
此刻,丁瑶正盯着她。
玫瑰的笑容也是露给丁瑶的。
庄世楷从不打没把握的仗,他既然敢来台岛,肯定早已准备好一切。而丁瑶在他的战略引诱下,不负众望,露出许多马脚。
每一个马脚都能要人命!
当然,露出马脚,抓住马脚,两者间有些差别。
玫瑰能够拿到实锤铁证,也是要消耗很大心力,布下大局把事情办好。
因此,玫瑰发挥的作用很重要!
要是玫瑰做事不行,执行力不到位,庄sir的战略布置照样会失败,除非他重新派人来做。
这样扶持玫瑰,扶持越南帮的意义便不大了。
所以,庄世楷才会对玫瑰非常欣赏,眼神中藏着毫不掩饰的爱意。
丁瑶放在小腹前的双手,则是在隐隐颤抖,仿佛有种不详的预感。
她心头咯噔一声,悄然间把目光投向高捷。
玫瑰眼神的嬉弄,庄世楷要收音机的举动,基本上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
丁瑶心里的也谈不上预感!而是一种肯定!
然而,庄世楷不会打无准备的仗,难道丁瑶就会吗?丁瑶本身就打算在今天的见面结束后,马上对雷功、庄世楷发难、肯定已早早让高捷做好了准备。
雷府大厅当中,三十个西装枪手,全部都是高捷手下的亲兵人马。
虽然他们是效忠于雷先生,但是高捷的影响力也很大…
丁瑶的计划本来是暗杀,不过强行动手也有机会!
起码不能坐以待毙!
那是等死!
高捷收到目光,微微颔首:“嗯。”
他把手放在腰间,深吸口气,已经做好全部准备。
收音机则开始播放录音…
“雷先生睡了。”
“你想我吗?”
录音里开始对话。
出现一个男声,一个女声,
男声低沉干净,女声勾人魅惑。
一个是高捷的声音。
一个是丁瑶的声音。
雷功顿时握紧茶盏,脸色通红,心脏的气血上涌,冲至头顶,令头皮发稍竖起,可谓是真正怒发冲冠。
这一男一女!两个奸夫**!全都是日夜跟随在他身边的人,根本不用过多思考,录音里只要出现一个字,一个词,他便可确定是谁!怎么推都推不掉!
这段录音仅仅需要到这里,影响力便完全爆发,彻底引爆全场矛盾!
接下来都不用听了!
“砰!”
大厅中陡然响起一道响亮的枪声,高捷再不忍住直接抽出手枪,瞄准身前的庄世楷。
两人间距离不到五米。
可谓是近在咫尺!
触手可及!
子弹亦是转瞬即逝!
这时第三句话刚刚响起。
“我想你在这里上我……”
“砰!”
庄世楷迅速站起身,拔出腰间手枪,扣下扳机。
超能力。
子弹时间开启!
咚咚咚!
庄世楷心脏跳动速度瞬间猛增,瞳孔也在开始放大,仿佛开启锁进视野一般,视觉范围内的一切画面变慢,物体变大。
子弹很快吗?
五米很短吗?
庄世楷嘴角露出浅笑,按下扳机之后,撞针“叮当”一声,击发子弹里的火药。
“咻!”
如同发射升空的火箭,在枪膛里完成点燃升空,朝向目标飞速发射。
子弹瞬间冲出枪膛。
“叮!”
子弹撞子弹!
两枚子弹撞在一起!
庄世楷肉眼可见,两枚子弹的弹头撞在一起,尖峰相对,互相挤压凹陷,一瞬间成为两块凹陷的疙瘩。
叮当一声,落在地板。
同时庄世楷再度扣下第二次扳机,击发第二枚子弹!
“砰!”
放慢动作。
切换到子弹时间的视角看庄sir…
只见庄世楷一身西装,表情刚毅,单手开枪。
仿佛负责持枪的右手与配枪连成一线。
当他开枪时,正条手臂的肌肉都在以流线型的方式波动,随后又极富力量的压回,死死把控住枪枝。
“噗!”
第二枚子弹精准击穿!
穿透额头!
高捷脑袋炸开一个窟窿,当即浑身后昂,跌倒在地,抬起头死不瞑目。
而他身下已经是一片血泊。
庄sir则把手臂移动方向,猛然间调转枪头,目光斜来,对准丁瑶。
原本丁瑶坐在右侧的一把椅子上,陪同在雷功身边就坐。高捷开枪的那一刻,丁瑶也想欲要起身,协助高捷做事。
可旋即高捷死亡!
庄世楷把枪口专向她。
她又重新在位置上坐好,双方放在小腹前,恢复优雅坐姿。
脸色苍白,目光平静的等待宣判!死亡!
而她心里则是对庄sir枪法的无穷震撼!
要知道,两人距离如此之近,庄世楷却是能后发制胜,完成起身开枪,打掉子弹,一枪毙命等一系列操作…
高捷却一直站着,用手搭枪,省去数个步骤。
按常理而言。
枪械较量无所谓身手。
高捷必胜!
庄世楷必败!
可庄世楷仍旧以超凡的身手,加上子弹时间的超能力,完成极限反杀。
谁能不震撼?
可这波极限反杀…在庄sir眼里也只是普通操作,普通操作……
完全没有任何失误可能。
从开始便知晓解决的普通操作。
“哗啦啦!”一大群三联帮枪手掏出武器,把枪口指向前方,瞄准中心位的庄世楷。
玫瑰却面带笑容,毫不惊慌,从容淡然,坐于木椅。
雷功则抬起手张,止住马仔们开枪的动作,侧耳听着录音机,静静听完录音。
“枪杀雷功!”
“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三联帮帮主!“
”等我稳定三联帮内部的权利,马上推举你为正式帮主!”
“跟你结婚!”
庄世楷依旧用枪指着丁瑶,表情冷峻。
雷功却放下手掌,站起身道:“不愧是庄先生!闻名不如见面!”
“当初雷总探长刚来台岛时,我和雷总探长喝过茶,聊过天。”
“他说起你的时候赞不绝口,夸你是港岛华人的扛旗者,有做大事之风…”
“当时我还不以为然,现在只有深深叹服。”
雷功双手抱拳,拱手说道:“论大局!论身手!您都是位强人!”
雷功抬起头来,眼神一瞥,扫过大厅里的马仔一圈,惊的马仔们齐齐放下手枪,心里有些慌了神。
要知道,他们可是常年跟在高捷手下做事,光是高捷的死,便足以让他们动容!
现在高捷涉嫌谋杀大哥!
更是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死!
好在高捷影响力欠缺一些,没有真正把他们拉扯进来,否则他们死定了。
现在仅是高捷与丁瑶两人的密谋,死两个人便行,而与高捷、丁瑶有关的其他人?最多是调到帮会里的边缘位置,还不至于全部要死。
庄世楷在雷功的称赞下,不骄不躁,荣辱不惊的持枪说道:“雷先生谬誉了。”
“我只是想和您交个朋友而已。”
世界拿有人用枪交朋友的?
可偏偏庄世楷不止用枪!而且还当场杀人!
用这样的方式交朋友,偏偏他还能交到。
只见雷功放下双手,豪气的讲道:“从今往后,你庄先生便是我雷某的朋友!在台岛谁都要给我雷某三分薄面,也要敬您庄先生三分薄面!”
“濠江赌牌的事情,三联帮不会再插手。庄夫人的越南帮也请和三联帮多多合作,大家一起和气生财,把台岛的汤圆仔搓大,不吃独食!一起吃!”
雷功说话间带着台岛腔调,既霸气又客套。
这种腔调和港岛的白话有些不同,缺少几分威风,但却藏着些狡黠,各有特色。
当然,台岛话作精、矫情。
那完全是街边小妞搞出来的。
港岛妹照样作嘢?
混江湖的人话方言,个个都是浑身匪气,江湖味十足!
既巴闭!
又有够吊的!
而和三联帮合作共赢,给越南帮谋求更大空间,亦是庄世楷亲自赴台的主要目的。
此刻,他把一对狗男女祭天,撕毁一个阴谋。
真正意义上救下雷先生一命。
雷先生以此感谢他实属正常操作。
庄世楷便点点头:“多谢雷先生。”
他也不客气。
雷先生则是回头一刮,目光刮过丁瑶的脸庞,冷哼一声,抬腿离开:“这个女人交给你处置!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丁瑶坐在位置上,双手都开始颤抖…
不杀!
比杀更可怕!
况且,雷先生话语里还留有一线生机,令心存死志的丁瑶,意志动摇,开始害怕,想要求生。
“我们走!”
雷先生话音落下,迈步向前,与庄爷擦肩而过,哗啦啦,带着大票保镖人马上楼,把大厅留给三个人。
“啪嗒!”
雷先生带着手下的身影刚消失,丁瑶便起身跪下,用手褪下香肩挂着的和服,露出两片白皙山峦,双膝跪地前行,泪痕满面的哀求道:“庄先生!放我一马!我什么都可以做!”
“我可以当母狗!做鸡婆!戴狗链!在街上!去马栏!”
“请主人搞台贵手,放我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