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wul精彩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五十六章 當猴耍分享-knmtt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因为在本地这样是赚不到太多钱的,故而到后面加强了管理之后,这种偷盗行为得到了管制,毕竟每个月都给你发那么一大包,也【新 】不需要你偷啊,时间久了,这么干的人就基本没有了。
毕竟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制度的意义更多是引导向善,建立完善制度的意义就是为了消除某些原本就存在的漏洞,进而避免原本不想钻空子的人,在大家都钻空子的时候,被迫跟着钻空子。
至于说铁了心,要干坏事的人,说实话,啥制度都解决不了。
“这样啊。”刘桐点了点头,她算是看出来了,士绾就是一个傻白甜,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真正的涵义,换个人,绝对没有胆量给她们这些人说这些东西。
“不过现在好了很多了,大家都相当听话,每天按时去工厂上班,也没有之前那种闹腾的情况了,只不过就是有些宗族族老对此有些不太满意。”士绾想了想说道,“不过厂子都有纠察队,问题不大的。”
陈曦建设的这些大型工厂,有些就不是为了赚钱,当然这年头剥削的水平太低,就算是不准备赚钱的厂子,搞得红火一些,一年也能赚钱小钱,而有些时候为了核算简单,对方将利润上缴之后,陈曦又将钱拨回去,下达新的命令。
不过由于厂子很多,陈曦不可能每一个都研究一下,没那么多的时间,所以一般都是非常简单的命令,扩招,建立新的分厂,建设更加庞大的保安团,修路……
可能前面两个是个人都能理解,后面两个属于社会性任务,前者主要用来吸纳那些退伍老兵,既然有闲钱了,当然要将你们养上,虽说每个月发生活费也不是不可以,但这种很难长远,所以来厂子搞保卫部啊,人多了就需要这么一个东西。
至于修路,这就纯粹是陈曦自己的问题了,要想富,先修路,陈曦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顺带一提交州各地的县道能修起来,也是靠着这些厂子回拨的资金,靠士燮,士燮大概也就修个郡道就完事了。
实际上目前交州地方宗族的冲突,更多看在厂子里面工作的本地百姓心态,如果以前就过得很不愉快,现在一怒之下要翻脸,地方宗族真派人来,保安团也不是说笑的。
这些保安,都是挂着保安,实际上属于正儿八经的正规军,手上见过血的都不少,从战场上下来的,能当到百夫的,和其他类型的人员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一旦事情有失控的可能,下死手绝不留情。
“哦,地方宗族和保安团发生了冲突啊。”刘桐若有所思,这娃是真的什么都敢说,换个其他官僚,在刘桐面前这些事情,一个都不敢提,这政治智商基本是零的孩子,真敢说。
至于吴媛则望着一旁叹气,这年头,交州这些部落酋长怎么就是完全不知数呢?连益州南部那些家伙都不如啊。
“嗯,前些时候有几个宗族煽动他们的族人,占领了一处椰子加工厂,说是那个地方的工厂地皮属于他们,而国家与民争利,收走了原本应该属于百姓的利益。”士绾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笑了。
“这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刘桐挠头,这种蠢蛋蛋都存在啊,怪不得士绾这个蠢蛋蛋说之前敲了好多,现在问题已经不怎么严重了,不过真要说的话,还是很严重的。
“后来呢?”吴媛靠着车厢,随意的询问道。
“后来县令去调节了一下,表示可以给地方一些分红,然后上报了郡里,郡里面僵持了很久,最后通过了,然后呈报到我爹那里,我爹将这事压下去了,不过最近我爹病倒了,又有很多人提。”士绾抬头望着车顶,带着几分思虑的神情说道。
刘桐和吴媛两个有精神天赋,政治智商也足够的家伙,对视了一眼就知道这交州官场成了什么样子,很明显,宗族势力渗透的程度非常严重,第二次出现的侵占,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你爹准备怎么解决的?”刘桐温和的说道,她现在也算是明白为什么陈曦欣赏士燮了,不管士燮如何妥协,对方的底线非常明确,而且在维持这个底线的同时,尽可能的维护了交州的稳定。
虽说因为力量和心态问题出了点瑕疵,但这确实是一个能臣。
“我爹收到呈报的时候,好像很生气,但后来却又像是放下了什么,又不怎么在意了,之后就病倒了。”士绾回忆了一下,给刘桐解释道,而刘桐点了点头,怪不得士燮躺的那么利索,看来确实是被这群二五仔给气的。
等到驿站休息的时候,刘桐将自己从士绾那边收集到的东西都告知给陈曦,一副指着陈曦去解决的表情,我干活?不可能的,看,这是我手下头号文臣,他干活可溜了!
“这群人真的是不知死活。”陈曦摇了摇头,交州这群人玩的有些像是大明中后期那一套,不过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这群人的做法也算是很符合官商勾结的一种情况。
“侵占国有资产啊。”刘备的面色也不太好,虽说现在这些人还没成功,但他们的行为已经摆在了台面上,“怎么弄?”
“士刺史那边的材料肯定非常完整。”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现在先不要动,要真闹起来,就这群人的情况,煽动百姓造反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些人啊,愚昧的可怕。”
刘备沉默的点了点头,这群人要真有几万精锐骨干什么的,刘备还能理解,结果这边要啥没啥,当初陈曦没有将路修通的时候,这边大多数的百姓用的还是石刀,连铁器都没多少。
结果现在也不知道是没认识到了中原的强大,还是认识到了,但自欺欺人的认为汉室其实没有那么强大。
“我回头去地方调查一下。”刘备平静地说道,这种事情对于其他人而言,很难,很有危险,但是对于刘备来说,毫无难度,今天来驿站的路上,刘备就有遇到一个巡逻的熟人。
“嗯,当地的驻军和百姓肯定比我们了解的多,说实话,我估计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一些厂子被地方势力侵占了,毕竟士刺史没有开口直接反对,他们自己进个五六步还是没有问题的。”陈曦神色平静,而刘备闻言已经隐隐有些怒意了。
这可都是老子上来之后,让陈曦一点点攒起来的家产,你居然偷我家的东西,我整不死你才怪了。
“对了,这次玄德公还是小心一些,不同于兖州那边的情况,如果交州这边真的和我猜的差不多,不敢说地方驻军,保安团可能真的会有一些人被收买了。”陈曦看着刘备认真地的说道,而闻言刘备的怒意更盛,这是真的不想活了是吧。
“没事,就算他们真的被侵蚀了,他们也不敢对我出手。”刘备压着怒意,尽可能平静地开口,但是那种隐隐的压力,就连陈曦都能感受到,“他们撑死做到李欢那个程度。”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其实他并不看好刘备所说的话,和兖州那件事不一样,李欢那些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都有点数的,而且老实说,李欢和黄岩这种真的是身不由己。
这俩家伙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其实都已经做好了有一天面对的准备,所以李欢和黄岩都又在暗中调查,这也是为什么刘备放李欢妻儿去西域,陈曦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
毕竟兖州的情况,以李欢和黄岩的位置不可能不参与,这不是这俩人走错路的原因,但也确实是大环境逼着这俩倒霉孩子不得不同流合污的原因。
可交州这个情况,交州这边的问题可是有很多地方百姓也跟着宗族势力一起在搞事,这些宗族带着百姓一起占国家便宜,奔着法不责众而去的,陈曦对此也头疼的很。
全杀了肯定不能,诛杀首恶的话,谁算是首恶,这边完完全全是社会原因,宗族制度在这边就是爹,因为这边的环境导致了个体在曾经很难生存,只能抱团,然后以集体的方式活下去。
这就是宗族制度成型的基础原因,现在虽说不需要这样也能活下去了,可长久以来的习俗要是能轻易抛下,那也就不是风俗了。
“反正您小心一些。”陈曦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两句,话说刘备的武艺也是相当不错的,实在不行还有守护灵,再不行还有许褚,真要说问题并不大。
就在陈曦和刘备闲扯的时候,许褚带人过来,对着刘备一礼,而打开的门户,也让陈曦和刘备听到了一些喧哗声。
“啥情况?”刘备一挑眉,看着许褚询问道。
“主公,外面有一群人老人拿着状子状告本地官僚与民争利。”许褚躬身对刘备回答道。
刘备当场面色铁青,这是将我当猴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