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hgn精华都市异能 蜀山之玄門正宗 旁觀歷史的豬-507憋屈的冥聖徐完-zth33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徐完不打算对几个正道弟子怎么样,还打算解释一番,可是人家并不领情,只当是徐完怕了:你不是只会躲闪吗?正好让我放手攻打。正道弟子一下子兴奋了,打嗨了,可是徐完也被激怒了!
徐完是什么人,当年能够从阴间借助一道裂缝,就斩杀了数十百计的阴府官兵,硬生生回转了人间,就说明徐完也是一个杀伐决断,手腕狠辣的枭雄,以前避开林晓,也是徐完旧伤未愈有关,不想找上林晓这么一个道行诡异的正道修士——正道修士的一个特点,就是惯会呼朋唤友,然后组团打怪,而被打的对象,要么逃离老巢,要么就只能憋屈而死,徐完可不愿意离开北邙山老巢,所以只好后退一步了。
只是当初徐完能退避林晓,并不等于依旧愿意躲避眼前的这些散修小辈,尤其是徐完经历了林晓的点化,现在布置法坛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邪门气息的,满满的正大堂皇,甚至因为徐完在北邙山附近杜绝了有老鬼危害人类,还有附近的百姓在山下给徐完立了一座庙,虽然不知道徐完的名号,但面貌不差,庙名倒是一个让徐完都哭笑不得的“冥王殿”!要知道当年的冥王殿上下可是徐完的死对头啊,这下子徐完倒是抢了老对头的香火了。
围攻徐完的几个正道散修,为首的是崂山上清宫出身的一名道人,取得道号正是道门中最普通,也是哪里都会出现的清风这两个字,只是此时的清风道人哪里有修道人的风度,屡屡用上清宫传承的掌心雷轰击徐完,却抵不过徐完本身就是阴魂之身,虽然畏惧雷法,但偏偏阴魂隐遁之法更为飘忽,不受力一般就能凭借一点点微风躲过清风道人的雷法,让清风道人一个劲儿的跳脚。
清风道人虽是为首之人,道法不高,可架不住人多势众,也能令徐完一阵心烦意乱,只是如今的徐完见识到了功德的好处,也是实不肯把这些所谓的正道弟子怎么样——唯一让徐完不甘心就此走掉的,还是舍不得设立祭坛用的诸般灵物和辛苦祭炼的法宝而已,可偏偏这些家伙摸准了徐完的脉,攻击始终不离祭坛左右,让徐完也不得不疲于防备。
这也是徐完一时善心发作,没想怎样这些人,可正是一时心善,却给了这些人可乘之机——一帮人打不过一个“妖人”,于是开始招呼道友了。而这一次赶过来的却是同在崂山的华严寺的志得和尚。
志德和尚与清风道人为友,道行也不过就是散仙的成就,只是一来佛门功法正克魔门和鬼道,二来这和尚还是当年威震江南的绝尊者住一禅师的后辈弟子,虽然没得到绝尊者这一脉降魔佛法的真传,可仅仅是皮毛,也足以令徐完头疼了——绝尊者的降魔法术针对鬼道的克制性太强了。
然,可惜的是这两个道行最高的佛道人物本事与徐完相比还是差的太多,徐完盛怒之下,将自己的法宝泥犁珠放了出来。
这颗泥犁珠与当年吴宫得赠的那一枚不同,那会儿徐完修炼的功法和法宝都更偏向阴邪、死冥,其污秽之处专破法宝飞剑以及隐遁之法,唯有道门神雷和佛门佛光能破。可是自从林晓劝说徐完之后,又因为功德之故,让数百年不曾存进的修为有了突破的档口,徐完再修炼功法,可就转换了方向,就连泥犁珠这等阴邪毒辣的法宝,都有了一番新气象。
当然了,如今的泥犁珠其污秽之处,还是足够的污秽,只是这种污秽却是徐完费尽心思洗练凶魂厉魄之后得到的残质,但正是这种让凶魂厉魄得以解脱后留下的残质,不仅能被徐完操控,还能具备更加污浊的秽气,只是不像赠与吴宫的那一枚,还能直接毁坏飞剑法宝的灵性,而是如同污垢一样,将其灵性包裹,截断与本主的联系。虽然凶戾程度减少了,但是却反而多了一丝慈悲之意。
不仅如此,此时徐完放出泥犁珠,还能形成一道厚重的烟幕,惨白中带着一丝丝黑气的烟幕,不仅能阻挡目光,也能令神识受损,至于清风道人放出的掌心雷,也不过就是发出一声闷响就没有了结果,志得和尚的降魔佛光,也只能与灰白色的光幕接触后发出阵阵“嘶嘶”声,同样不得存进。
徐完趁此时机,急忙将祭坛收拢,就在这时,凌空一道雷霆,将泥犁珠放出的灰白光幕震破,接着一道金光剑气疾驰而来。
雷霆,徐完无所畏惧,此前因为功德加身的缘故,已经顺利渡过一次四九重劫,自有护身手段,可是那一道金光剑气却是不好招惹,因为只要飞剑能发出金光的,要么是道行高深的天仙甚至有可能是李静虚哦,要么就是佛门中人——也不排除道门有少数飞剑也是剑发金光的,徐完虽然不惧,可也不想和这些佛道两门中的顶尖高手打交道——打不过没事,逃不掉才是杯具啊。
既然心无战意,徐完将身体一晃,立刻化作一道淡淡的黑色烟气,就地一仆,立刻消失不见,倒是让来人吃了一惊。
来人落地之后,剑光敛处,现出一个妙龄女尼来,与志得和尚打了个问询:“志得师兄怎么与这个凶人打了起来,还让那人几乎没有还手?”
志得和尚大惊:“原来是素因大师,那凶人是哪个?小僧实是不知,素因大师能否说明则个?”
原来来人是百花山潮音洞神尼优昙的大弟子,汉阳白龙庵的素因大师,以前也曾行脚江湖,普济众生,故而与志得和尚有过一面之交,而当年的志得和尚还不过是金陵鸡鸣寺的一个普通和尚,因为谨言肃行,偶然间得了绝尊者当年一个记名弟子一脉传承的佛法,后来才来到崂山,建起了华严寺,故而还能认得素因大师,也就不奇怪了。
“师兄竟然不知道那魔头可是北邙山著名的鬼怪冥圣徐完啊!也不知道徐老怪今日犯了什么忌讳,竟然只守不攻,任你们攻打?莫不是为了那座祭坛?”素因并不是才到的,只是一时间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徐完如此行事唯恐其中有阴谋诡计,直到徐完放出泥犁珠,隐去了身形,以为徐完要下杀手,这才以神雷开路,剑光随后扑了下来,谁料到徐完竟然一剑不接,就一溜烟逃遁了。
素因话一出口,可是把清风道人和志得和尚吓了个半死,这两位和身后上清宫的小道士哪个没有在师门听说过徐完的凶名,今日竟然轻易放过自己,说不定一会儿就会从哪里钻出来把自己捋走炼了邪宝去,一个个竟然有些腿软,最没出息的一个上下牙甚至打起了架。
素因实在看不过志得和尚和清风道人的表现,只是虚与委蛇几句,驾起遁光遁光就走。只不过在志得和尚一干人眼里,素因是一道金光飞起之后,眨眼间远去,可是素因的感觉可并非如此。
原本素因遁光起处,虽说不至于瞬息千里,可也有强烈的破空声,但是这一回飞起不久之后,素因就发现自己的遁光之外好似包裹上了一层轻纱,不知不觉之间就连神识都透不出身体之外了——遁光没了神识操控,法力停滞之下,自然而然地散去了。这一下,也着实令素因心头一冷。
不过素因到底是优昙大师的弟子,不仅身后有优昙大师作为后盾,关键是心性极好,瞬息之间就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还判断出此事看似凶险,实则并无大碍,最起码出手的人心中并无杀意,要不然就在自己法力失控的瞬间,恐怕也就尸骨无存了吧?
尖细怪异的笑声响起,只是忽远忽近,忽大忽小,颇有种深夜里夜枭鸣叫的味道,素因神色不动,却也晓得了出手的是谁,不是刚才钻地逃走的徐完,又是哪个?只是为何徐完如此做法,倒是令素因想不明白。
“小尼姑倒是好定力,爷爷也不瞒你,本来爷爷早就发现你躲在远处观望,所以也就没打算把你怎样,只是你妄自出手,差点伤到了爷爷的法宝,倒是必须给你的点教训。爷爷也不为难你,就到爷爷的地牢做上一个月的客人吧。”
说话间,素因眼前一亮一暗,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一个洞窟深处,周围是凹凸不一的崖壁,破碎的石块到处都是,洞窟正中是一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二尺许窟窿,一股股阴寒彻骨的黑气不断上冒,弄得洞窟中随处可见白色的薄冰。
虽然出现在洞窟中的时候,自家法力和神识都能够自然运转了,但是要是不运功的话,还是绕过素因感到一阵阵寒冷,于是不敢怠慢,随便找了一个略微光滑平坦的大石块,素因就开始做起了功课。
从一到圆光水镜中看着素因修炼,徐完满意地点点头,也是志得和尚道行太差,徐完一直有心思诳一个有道高僧前来北邙山地底的这处石窟诵念佛经,压制地底翻涌上来的怨毒之气,可是一般的和尚没有这个本事,看似名声很大,佛法高隆,可是进了地窟不到半日,就能冻得浑身僵了,还得浪费徐完的丹药,所以徐完早年只是试过两次之后,就暂时熄了这个心思。
素因也是自找,原本徐完还真不认识素因是哪个,毕竟徐完基本上属于宅男的,昼伏夜出,名声虽然在外,而且十分凶戾,但还真不认识几个佛道邪魔中人,要不吴宫能那么容易从徐完手里得到旧版的泥犁珠,还不是那是徐完少数结识的道友嘛。
但交游不广,不代表徐完不知道优昙大师的名字,既然志得和尚给清风道人介绍眼前的俏丽女尼是优昙大师的弟子,徐完还有什么好疑虑的,就算素因道行不行,还不能把优昙大师勾来吗?
优昙大师善算,徐完也不弱。
素因自打离开清风道人和志得和尚之后,就再无音讯,按素因传回百花山的符信,是打算在三日后去拜见优昙大师的,可是三天已过,素因却没有回来,优昙大师心系弟子,自然就为素因卜了一卦,卦象显示素因并无妨碍,可也是属于被困中,方位就在中原一带山中。
提到北邙山,自然就少不了冥圣徐完,只消一联想,优昙大师就确定素因的被困,与冥圣徐完脱不开关系,只是优昙大师奇怪的是,徐完应当知道自己修炼的鬼道法术神通,绝对不是佛法的对手,天然被克制,可徐完又怎么敢招惹自己,难道自己的名号在徐完面前不管事了吗?带着疑问,优昙大师还是不得不尽快从潮音洞出发了。
此前优昙大师算不出素因具体所在,就是徐完在其中干扰——总不能让优昙大师小看了自己吧?就算是谈判,也是底气足,气势更盛的一方能取得优势,现在有素因“在手”,徐完怎么不会利用这种机会呢?
徐完想得虽然好,可惜优昙大师并未按照徐完想得那样做,就连先礼后兵都没有,直接就打上了徐完的老巢。
徐完的老巢前文说过,那是利用一处现成的前朝帝王地宫打造的洞府,上隔重岩,下临阴泉,正是少有的帝王陵寝,徐完占据之后,更是利用地势增添了无数的阵法禁制,虽说徐完近来很少再修炼那些有伤心神的邪法,可是此前的布置却并没有撤销,反而添置了更多的诡异禁制,在人间都能算是金城汤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