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xmh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伏天氏 愛下-第2100章 一覽無餘鑒賞-d5jkb

伏天氏
小說推薦伏天氏
南海庆三人自然也跟着牧云舒离开,他离去前深深的看了叶伏天等人一眼,看来之前是他低估了这些从东华域而来的修行之人。
他甚至怀疑,莫非这一群人是来自东华域的域主府?
如若是这样,那么东华域必然图谋甚大,想要染指他们上清域四方村。
南海庆等人离去之后,叶伏天回过头看向铁头,只见铁头周身光环璀璨,沐浴于神光之下,隐约能够看到一尊巨大无比如天神般的虚影出现在他身体上空,仿佛是先祖之灵。
如若传闻是真,那么这天神般的虚影可能便是当年的七大持国天尊之一了,铁头是否是他这一脉的后裔?
“轰……”
只见铁头身后一股浩荡气息爆发,竟是命魂绽放,只见这命魂仿佛经历了又一次的觉醒,犹如一尊天神矗立在那,手持神锤,挥动神锤之时镇压世间万法,天崩地裂,扫荡一支大军,场景骇人。
命魂异象,和之前牧云舒展露出的金鹏斩天异象类似,显然铁头也经历了一次觉醒,他身体微微颤动着,脑海中涌现一幅幅画面。
叶伏天他们安静的等待着,没有去打搅铁头,也不急着赶时间,神祭之日有七天时间,而且,这里面的机缘不是先到先得,而是看气运,一切都是命数注定,因此他并不着急。
小零也有些紧张,她一直看着铁头,还不太懂修行之事的她担心铁头会有什么事情,小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铁头身上。
在村子里,她和铁头关系最好了。
过了一些时刻,那股奇异画面渐渐消散,铁头眼睛睁开,衣服都裂开了,身体好像又长大了些,他眼睛转动着,看了看自己到处裸露出来的肌肤,见小零看着自己有些羞涩的憨笑了笑。
“铁头哥,你好像长高了。”小零只感觉十分神奇,竟然就这么一会儿,铁头就长高了不少。
“好像还变壮了……”
“俺也不知道。”铁头挠了挠头,不过他比小零懂得多一些,毕竟在他被先生断言能够修行之后他就在私塾跟着先生读书,知道不少事情,也了解一些修行。
“叶叔叔。”铁头又看向叶伏天,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般,开口问道:“爹说俺进来后看到我能够看到的机缘会感知的到,有可能会觉醒,刚才这算是觉醒了吗?”
“应该算是。”叶伏天点头,四方村的人都有些特殊,其实那些被判定不能修行的人,如若修行应该也不会差,能修行的人自然无需多说,铁头本身就藏有很大潜力,这里应该是他们四方村的祖地,进行了一次天赋的觉醒。
“那俺就放心了,爹应该能高兴一会儿了。”铁头挠头憨笑着道,似乎对于他而言让瞎子老爹高兴下,便也是修行的一种目的。
如今他出去的话,应该也能像老爹交差了。
“走,我们去其它地方看看。”叶伏天道。
“恩。”铁头点头道:“也许小零也有机会觉醒,这样她就也能够和我一起修行,在私塾跟着先生读书了。”
小零清澈的眼睛中有几分向往之意,能够到私塾跟着先生一起读书一直都是她的愿望,她也想每天能够听先生教导。
村子里的人都佩服先生,但是她很少有机会见到先生。
叶伏天他们往前而行,在不同区域有不少人都有所发现,但更多的人都没什么线索,只是茫然的随意走动,到处去寻找机缘。
“他们都是私塾中的学生。”小零低声说着,她对能够上私塾跟着先生修行的人都比较羡慕,因而每个人她都认得,那些有机缘的人,都是私塾的学生。
果然先生看人很准。
“恩。”铁头也点头。
叶伏天听到两人的话隐隐明白,看来先生断定能够修行的,进入到神祭之日,往往能够获得一些机缘,可能先生之前就已经能够看出来一些。
“这么说来,我可能没有机会了。”小零想到此处有些失落,先生既然判定她不能修行,那么岂不是和很多人一样,进来之后也没有机会。
“谁说的,俺问过先生了,先生说以前也有过例外的,有些人可能进入到这里,就忽然能够修行了,说不定小零你就是这种呢。”旁边的铁头对着小零安慰道。
“好吧。”小零知道铁头是在安慰她。
叶伏天抬头看向前面上空之地,恢弘无比的古老神国似真似幻,那座神国宫殿似享受着世人之朝拜。
在前方神国虚空神殿的左侧方向,叶伏天看到牧云舒他们去往那一方向了,他隐约能够看到,在那里有一尊无比绚丽的神鸟,仿佛一座金色的雕像般,牧云舒直奔那里而去,进入其中。
牧云舒觉醒的天赋便是金鹏展翅命魂,传承自七大持国天尊的一位,能够在这里有所机缘是再正常不过,而且本身传闻这牧云舒便是天赋惊人,极其厉害。
金翅大鹏鸟身上,似隐约能够看到一尊背生双翼的天神,浑身金光闪耀,牧云舒身体悬浮于空,仿佛受其洗礼,顿时绽放出无比耀眼的绚丽神光,金灿灿的神光辐射而出,使得许多来到这里的人看向那边,那些少年都心生羡慕。
外来之人也暗暗感慨,还是要找对人才行,南海世家之前已经将牧云澜招为女婿,如今又有牧云舒,将来南海世家不知会有多强。
牧云澜和牧云舒只要不夭折,必然成为巨头级人物,他们有四方村这层光环在,大道生而完美。
“好耀眼。”零看着那边低声说道,虽然她也一点不喜欢牧云舒,但却也感觉牧云舒此刻极为耀眼,仿佛天之骄子,生而不凡。
“俺一定会比他强。”铁头看着那边的牧云舒开口说道,语气坚定,斩钉截铁。
叶伏天看着这些少年心性露出一抹笑容,道:“一定会的。”
他目光看向其它地方,心中在想这片天地究竟是何种力量所幻化,为何这里的景象,他都能够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