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hv0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ptt-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個倒黴的傢伙相伴-2ixii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六转六劫的剑符,却并不是将一道剑符的杀伤力极致增强,而是让他能够在同一时间同时施展出六道剑符。
于是剑鹤振翅之间,便是有连续的剑符撒下,就好像是散落的羽毛一般在阳光下映射得熠熠生辉。
穿云意的加持之下,这些剑宗法剑如同一道道破空的子弹,向苏礼选择的目标覆盖而去……
地面上,那些家丁还在对难民进行厮打,他们要将这些难民中的硬骨头全给打碎,这样才能方便他们今后更好地奴役。
一时间哭喊声以及怒骂声不绝于耳,难民中的孩童们惊恐地紧抱着自己父母的身体,但是那些家丁却是拿着木棍和皮鞭不管不顾地痛打,并且要将他们分离开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举着木棍想要一棒敲向一个小姑娘脑袋的家丁却是浑身一震,随后汩汩鲜血从他脑门上面流淌下来……片刻之后,他便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已然不活。
这还只是个开始,周围的其他家丁还没来得及示警,却是已经接连遭受从天而降的打击。
一道道锐利的法剑从天而降从他们头顶贯穿而下,根本来不及做任何躲闪。
在难民们眼中,这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天罚,是神灵对他们虔诚祈祷的回应,也是他们的神对他们的守护。
他们抬头看去,却发现只能在太阳星之下看到一对张开的羽翼……在太阳星的光照之下,仿佛有数不清的剑形之物飞射而出,给这些作恶多端的家丁带来制裁。
难民们眼睁睁地看着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家丁们躺了一地而自己却什么事都没有,渐渐地也就心中无有惧怕,同时对着天空膜拜起来。
苏礼见状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施展个隐身符……随后他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只是隐身符毕竟只是一种比较普通、低端的符箓,原理上只是通过光线的折射里达到隐身效果。但是任何移动都会在空气中留下一些透明的轮廓。
这对于隐身符来说是破绽,但对于下方看着的众人来说就是充满了遐想……信徒们仿佛看到了天空有一对透明的羽翼在扑扇,他们仿佛感觉到了神灵的注视与爱护……
刹那间,赤老那边的愿力一下爆表了。
苏礼无语地扇了扇翅膀,随后一下钻入天空的云层之内不再露头……他有些害羞了呢。
不过他没有离开,因为他担心这群难民还会经历一些灾劫……那些家丁显然是属于西秦某个权贵的,对方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苏礼躲藏在云朵之中一直在天上注视着下方的这波难民,专注之下居然也是忘记了恐高。
水之真意令他几乎能够完全与头顶的云朵融为一体,甚至他藏身于云中顺手还分析了一下云的构成,然后发明了一个自己造云的‘云雾术’。
而就在苏礼在不断地尝试让自己制造的云朵表现得更自然时,地上的难民们果然又遇到了麻烦……这次不再是家丁了,而是一队西秦士卒!
家丁的意外覆没使得那位权贵直接给这群难民扣上了一个‘造反’的罪名,于是一支千人军队出动,要将这群难民全部剿灭来泄愤。
苏礼见状微微迟疑,心中闪过几个方法之后,却是悄然从天空落下到了地面,然后施展自己刚掌握的‘云雾术’。
霎时间浓浓的迷雾遮罩了大片空间,难民们包括那支千人队都被浓雾笼罩一时间分辩不出方向。
但是难民们没有惊慌,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信仰的神在帮助他们。
果不其然,他们的面前很快就出现了一片明亮的通路,替他们指引了前进的方向。
难民们安之若素地继续前进,但是那支西秦的军队却是一下子被迷雾困住,左冲右突而不得脱离。
苏礼在浓雾之中注视着那个领兵的将领,看着他呵斥左右一副暴躁的样子却终究没有动手。
他原本想一指头把这人戳死算了,但是仔细思考了一下这样做的后果却又觉得十分不妥……这人是麻烦没错,但是如果把他弄死了呢?毫无疑问,会引起西秦秩序的反噬。
人道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有序。如果他贸然破坏这种秩序,那么秩序的制定者、维护者就必然会进行反击。
他固然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使得这份秩序崩溃,但这样一来无疑是大题小做并且是杀敌八百自损一万。
只是就这样放过这个鱼肉百姓的家伙也太便宜他了。
于是苏礼想了一下,却是对着那将领狠狠瞪了一眼……这是一种精神攻击。实际上只是引动了一丝剑崖心剑的气息。
但就是如此,那将领就明显地浑身一震,然后身子一侧就从坐骑上摔了下来。
很不幸的是,他在摔下马的时候还拽着自己马的缰绳,于是战马受惊,将他拖在地上跑了一路……
苏礼看得有些心惊肉跳,真担心这家伙就这么死掉了。
于是他连忙偷偷地追上去镇压那匹马的心灵使之颤抖着停下来,然后又给那将领补了一道伤癒符。
可别死了啊!
眼见这家伙的命算是没丢,苏礼也就松了一口气没有再将这回事放在心上。
只是他才转头准备离开呢,却见旁边追上来的侍卫们因为浓雾的关系没看到地上的自家主将,然后踩了两脚再踹了下头,才惊觉脚下有人……
苏礼:“……”
“总觉得这人好像有些倒霉。”苏礼有些不忍心地评价了一句。
这让他很担心,万一这将领就这么死在了自己人手中呢?
结果下一秒果然又发生了变故,这将领吐出一口气从晕厥中清醒了过来,然后捂着胸口和脑袋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头好疼……还有,我的肋骨好像断了!”
“将军,你被那马拖了一路,可能是路上撞到了吧。”他的侍卫很有默契地一起说谎了。
“该死的,给我把那匹马给杀了!”将军愤怒了起来,立刻对左右下令。
然而那马仿佛能通灵,在那侍卫抽刀靠近的时候猛然一个转身然后双腿就是一踹……那侍卫虽然及时横刀挡格,但却还是被踹得倒飞了起来。
好死不死的,他家将军就在他的身后……
“砰!”
那将军被自己的侍卫给压在了身下,伤上加伤,眼见着就进气多出气少了……
苏礼蛋疼地挠了挠头,然后只能又给这将军补上了个伤癒符……可别死了啊!
真惨啊,总觉得这人周身被一团黑气笼罩……不是业力,好像是霉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