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i2w超棒的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 愛下-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完成任務進行中閲讀-yqqu7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本来让袁州去新加坡讲课就已经是奥培罗努力了好久的事。
设身处地想想,要是他一直在蓉城,袁州出去几天不开店,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一样。
因此对于尽量争取袁州请假去新加坡,奥培罗还是颇有些对蓉城食客的不忍的。
有的时候感同身受真的很重要,自从这次从蓉城回来以后奥培罗就开始了自主做饭生活的日子。
贼新鲜!
要知道之前奥培罗奉行的可是研究厨艺,在外面给食客做饭可以,但是在家里坚决不做饭,他觉得要是无论什么地方都做饭的话,感觉整个人都没有自由,那样会窒息的。
但是窒息和饿死之间,奥培罗果断选择了窒息。
于是在确定了袁州会来新加坡讲课以后就十分嘚瑟了,在狮城交流会阿布舍到来的时候那就是可劲的炫耀。
有的时候人得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奥培罗也是如此。
阿布舍当时跟奥培罗提了提想要听袁州的课,尤其是当时的视频放完以后,态度十分热情。
但是奥培罗就是想要炫耀的,其他的他不负责,加上确实地位要高于阿布舍,他拒绝起来没有压力。
当时阿布舍是失望离开新加坡的,本来奥培罗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是直到有一个人亲自来到新加坡他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阿布舍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这个来新加坡的人就是马来西亚实实在在的厨艺领头人:黄爱山女士。
如果说阿布舍是马来西亚厨艺界的NO.1的话,那么黄爱山就是马来西亚的无冕之王,地位崇高,而且年纪比起奥培罗还要小上一岁。
这个天才扎多的情况就容易出问题,黄爱山女士作为娘惹菜的杰出代表,被誉为是21世纪娘惹菜的标杆,跟同样以新加坡菜以及娘惹菜闻名的奥培罗自然而然地对上了。
一个是坚持传统,将传统发挥到了极致的人,一个是坚持改良,并做出了卓越成绩的人,这两个人要是对付了就不真实了。
于是几乎跟新加坡有关联的活动都是阿布舍在做的,黄爱山和奥培罗那是见一次吵一次,理念不合,很难和而不同。
别看黄爱山女士娇娇小小的,但性子绝对火爆,因此能够避免见面,就避免,以他们的身份吵起来确实不好,所以她到新加坡简直就是罕见的事情。
黄爱山也是为了袁州讲课名额的事情来的,作为与奥培罗地位相当的人,不比阿布舍要矮上半截,话就好说了。
不管是怎么商量定的,结果就是奥培罗给袁州打来了电话。
而袁州听到奥培罗的话的第一时间想的却是“果然天选之子就是不一样,简直就是心想事成。”
照例在心里夸赞了自己一番,没办法,大师任务就差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没有完成了,本来袁州还在想去新加坡讲课的时候是不是也去马来西亚走一趟呢,可惜马来西亚没有熟人,因此没有拿定主意。
没想到这么快送枕头的人就来了,比起宋江来及时多了。
此刻的袁州是不知道不止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是印度都是跳上跳下的想要参加这个讲课的,可惜夏玛级别不够,直接被黄爱山和奥培罗联手镇压了,暂时没有闹出什么花来。
“奥培罗主厨说的这个事情没有什么问题,一个人是讲,多加点人也是讲,场地的事情你们那边没问题吧?”袁州问道。
要是马来西亚来的人多一点,他多讲讲一些做菜的技巧,等到回去了大家你传我我传你的,说不定人数蔓延多了敬佩度自然就上来了。
袁州隐晦地问问场地的事情,要是不够大可以建议奥培罗准备一个大一点的地方,这样容纳的人会更加多。
“没问题,没问题,袁主厨放心,我们这里准备的是可以容纳五千人的大厅,肯定会够的,当然要是袁主厨有什么意见的话尽管提,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到的。”奥培罗正是理亏的时候,巴不得袁州多提要求呢。
他们当初准备这个大厅的时候,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地方要大,排场要足,这样才能显示出袁州的身份地位来。
这有了一回就有二回,华夏不是有句古话叫一回生二回熟,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请到袁州来给他们国家的厨师讲课,这次必须得让袁州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才行,这样才能提下一次。
袁州听到能够容纳五千人的大厅心里也是很满意的,突然想起了之前素察说的泰国和大石说的韩国的情况,于是想了想道:“我这边可能还会有日本,泰国和韩国的一些使团会过来听课,人数不会超过一百,需要留一百个位置,奥培罗主厨那里有没有什么困难。”
这是刚刚袁州灵光一闪想到的,既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那边的厨师他打算亲自见一见,那么虽然日本那几个国家不需要亲自出面就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是福利也是可以发放一些的。
也算是给自家徒弟一些面子,因此袁州虽然觉得很麻烦奥培罗但是还是开口询问,那是一点也不知道奥培罗巴不得袁州能够麻烦他呢。
奥培罗一听这个事情立刻拍胸脯保证完全没有问题,一定会预留多一些,一百五十个位置的,还让袁州不用拘泥于名额多少的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商讨去新加坡的时间了,袁州算了算情况,打算一个星期应该够三个国家选出一些代表去新加坡听课了,于是就将时间定在了一个星期以后。
绝对不是因为火锅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来熟悉,请假回来就可以直接上新菜,转移食客的注意力,袁州就不是这样的人。
敲定了时间以后,奥培罗就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圆满完成了期待,他是迫不及待想要找黄爱山炫耀炫耀了,完全没有吸取之前的教训,十分嘚瑟。
袁州这边挂断电话后,就拿着手机出了门,疾步到了殷雅公司楼下,发现她还没有下来,于是就给大石他们打电话说了派代表团去新加坡听课的事情,一个国家袁州给了二十个名额,让他们自己决定谁去的问题,然后在徒弟们欢呼雀跃中挂断了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