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hd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三界淘寶店 起點-第2391章 見到李流水!讀書-ps6go

三界淘寶店
小說推薦三界淘寶店
“你放屁!”
宁小凡怒火直上三千丈,他和飞月一步一步坎坷走来,多少次历经风雨,那都是血海之中搏杀出来的。
岂是秦踏天几句话就能调拨的?!
“哈哈哈,是与不是,你把飞月放出来就一目了然!你敢把她放出来和我对质吗?”
“我傻?把她放出来,你立刻就会把她当做人质。秦踏天,别以为就你聪明其他人都是煞笔。你要打就打,不打的话,老子去救李流水了!”
宁小凡纵身朝着五色玄光的方向冲去!
“站住!”
秦踏天喝道,他纵身追去,眼前却有无数的补天石如密雨一般射了下来!
他的眼前一时之间都是眼花缭乱的石头,手中的纹龙宝剑在天空劈砍不停,每一次剑芒都能将一道石头击飞。
但是这些石头太多了!
而且都是以万钧之力砸下来,等到这些石头都被秦踏天击飞之后,他身边简直成了一座孤岛!
唯有他脚下站着的一块地方还是地面,周边都已经被补天石给打成了深坑,远远望去,就只有他这一块石头立足于地面,剩下周边都是深不可见的深坑巨壑了!
而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宁小凡早已经不知去向!
让他给跑了!
秦踏天立刻纵身去追!
……
宁小凡以补天石暂时挡住了秦踏天的脚步,自己则朝着天空那五色的乌光之中急忙追赶而去!
这五色的乌光应该是一种类似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虽然是虚空的投影,但是也肯定是有实物存在,不是凭空出现的!
他冲到天上,五色的玄光在天空笼罩。
李流水的怒容依旧清晰可辨!
但是旋即一阵风吹来,这玄光便骤然消失。
虚影也跟着不见了。
宁小凡火眼金睛大开,向着四周探射而去。
发现这五色虚影,是来自于这雾气形成的云层之内。
他便落下天空,朝着雾气之下走去。
果然看见了在某处,有一若隐若现的五色玄光。
在云层之中,宁小凡打开手机,找到了三界淘宝店。
点开了自己的百宝囊,拿出了一根孙悟空的救命毫毛。
这是他之前在天庭议事群找孙悟空买的。
这小子可是黑,让自己出了一大笔血!
但是结果还算是满意!
宁小凡攥着毫毛,心中默念了一声变!
手中的猴毛迸射出一道金芒,骤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模糊的人。
但这个人的身体非常光滑,而且看不清,就像是一个人物模型一般。
金光扩散开来,在宁小凡的身上覆盖了一秒,然后转眼之间便回到了自己身上。
似乎是在给宁小凡做一个倒模。
然后金光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宁小凡!
从头到脚,甚至连被风微微吹拂的头发丝,都是一模一样。
一比一的还原!
宁小凡笑笑:“你在天上等着秦踏天,我下去找李流水。”
那个“宁小凡”点了点头,站在天空的身体停住不动。
而宁小凡则朝着天空之下冲了过去。
秦踏天朝着宁小凡离开的方向追了过来,远远的只看到云层之间有个人影若隐若现,他提剑而去,一道狂暴的剑气对着宁小凡的后背横扫而来!
宁小凡身影一闪便消失了,秦踏天穷追不舍,这次绝对不再让他逃脱!
两个人在云层之间追来逐去,最终宁小凡被秦踏天逼到了一个云层与山脊之间的死角。
“宁逍遥,受死吧!”
秦踏天掌力一扑,宁小凡身后的大片山脊登时被打断!
山石滚落!
宁小凡提着鬼蜮天刀杀来,与秦踏天打在一起。
剑气横扫,云层都被打散。
两人你来我往,打的是不亦乐乎!
而此时,真身宁小凡却已经在云层之下,来到了那李流水被囚禁的地方。
五色乌光发出来的光芒非常微弱,看来是经过了云层的多次折射才达到之前那种效果,宁小凡来到五色玄光之下,只见这五色的玄光并非是光芒,而是五根玉做成的柱子。
这些柱子正在高速旋转之中,所以从天上看到的五色光芒也就是高速交替,眼神再差点甚至可能看成彩虹色。
在这些高速旋转的光芒之中,有一个男人端坐在玉石之上,身穿包蓝色的长袍,温润如公子一般,双眸紧闭。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双蓝色的弯刀!
但这弯刀,并不是正常的形态。
而是以灵气的形式不断漂浮!
人刀合一,威势不凡!
他不禁走近了,对那人大喊:“请问,你是刀神李流水吗!”
对方毫无应答。
就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刀神!我是宁逍遥!是飞月仙子让我来救你的!”
宁小凡不禁加大了音量。
而对方还是没有应答!
天空上,秦踏天瞄准一个破绽,一剑斩去。
宁小凡一声不吭地被刺穿!
秦踏天刚得意起来,却看见宁小凡的身体倏然化作一道金光,翩然落地!
就剩下一根被切成两段的毫毛了。
是个替死鬼?!
秦踏天顿时明白了一切。
“刀神!我是宁逍遥!是飞月仙子让我来救你的!”
就在这时,一声微弱的呼唤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
如果是刚才,两个人激烈打斗,忽视了这在所难免。
但是现在那个替身已灭,云层之上重回寂静。
这点声音自然也被秦踏天捕捉到了!
原来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是去救李流水去了!
如果李流水被唤醒,那么……
“宁逍遥!”
秦踏天的声音,扩散成阵阵音波,周围的山崖大片断裂!
糟了!
听到这个声音,宁小凡心头也是一紧。
他赶忙加急呼唤道:“刀神!刀神!”
可是,李流水并没有因为秦踏天即将杀来,而有任何的反应。
高速旋转的玉石,似乎形成了一道隔音的壁垒,将他完全隔绝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