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n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第1234章 今天丟臉了相伴-jq446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刚才听着穆恩的不断求助,很是心烦。
咋就不能有点担当呢?
刚才把蔡根顶出去,震碎了他一身的骨头,想要站起来都费劲,能有多大威胁?
再说了,即使有威胁,自己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咋就一点主观能动性都没有呢?
这么废物的月宫仙子,到底是如何坑了那么多大人物呢?
哎,谣言不可信啊。
估计那些大人物也是早有算计,只是摆出了一个让她坑的假象。
心里吐槽着穆恩,举钵罗汉还是加快了脚步,他对穆恩的信心实在不足,赶紧完事,才能够安心。
依靠着自己的感应,终于,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可是眼前的景象,让举钵罗汉凌乱了。
这是什么情况?
散落一地的报纸杂志,堆成山的各种书籍,里面还参杂着很多光盘,录像带,乍眼一看,好像破烂场一般。
不是应该庄严肃穆吗?
这幅随随便便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难道走错地方了吗?
围着杂物转了两圈,也没找到预想中的东西,举钵罗汉有点烦躁。
突然在杂物堆里,传出了一个声音。
“兄弟,在吗?兄弟…”
听声音比较稚嫩,好像年纪不大的样子。
举钵罗汉没有在意表象,老家伙装嫩是常态,不能用常理揣测。
也没有顾忌对方的言语,顺着声音爬上了杂物堆,胡乱翻找以后,在杂物堆中央,露出了一口红色的小棺材。
之所说是小棺材,其实棺材一点也不小,举钵罗汉即使站在杂物堆上都没有棺材高。
只是与举钵罗汉预想中的要小很多,毕竟刚才的祖魂们都是那么大的体型,正常存放共工遗骨的棺椁也应该很大才对。
完全清理了棺材上的杂物,举钵罗汉站在棺材旁边,有点迟疑了。
这么普通吗?
葬有共工遗骨的棺材,就是这么普通吗?
不说什么天才地宝,总应该有棺有椁吧?
就这么孤零零一口小棺材,材质还极其普通,让举钵罗汉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围着小棺材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确定了,没有找错地方。
如果这里真有共工遗骨,肯定就在这口小棺材里。
那刚才说话的是谁呢?
难道共工没有死?
那没有死怎么会装棺材里呢?
举钵罗汉小心翼翼的展露罗汉金身,用手拍了拍小棺材。
“谁在里面?不要故弄玄虚。”
举钵罗汉能够回话,好像让棺材里的人极度欣喜。
棺材里传出爽朗的笑声,有点癫狂那种。
“呀,外人啊,竟然是外人,还不是哑巴。
太好了,赶紧跟我说说,海贼王完结了吗?
有生之年,这一直是我放不下的念想,真怕等不到那一天啊。
对了,邪恶力量出到第几季了,那个小天使改正归邪了吗?
据说毒师出了剧场版,佟老大也没有给我送来,一直想看看小粉最后结局是什么,真是好奇啊。
还有,还有,恩?
你咋过来的呢?
我族人没找你麻烦吗?
奥,刚才我睡着了,没注意,原来都被你拿碗扣住了啊。
也好也好,省着他们过来烦我。
你有这么大能耐,要不把他们送走吧。
送哪里都行,一天天在这瞎折腾,我都闹心死了。
越说不能出去,他们就是不听。
全是为他们好,就是不明白。
哎,谁让我对不起他们呢,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那个臭做饭的也是,咋就那么小心眼呢?
我不就是走错路了吗?
再说,我也付出代价了。
全族老幼,都搭里了,还想让我咋地啊?
书上都说了,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可以原谅。
上帝我是没见过,但是我当初是真年轻啊。
兄弟,你认识上帝吗?
你把他叫过来,好好说说,把我原谅了吧。
不对,你还是把上帝领到臭做饭的那,好好劝劝他,原谅我吧。
你要是能帮我把这事办明白,少不得你的好处。
外边的不少小光盘都是孤品,我容许你带走三张。
呃,还是带走一张吧,三张有点多…”
举钵罗汉在棺材外边,脑瓜子听得嗡嗡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也是憋在这里时间长了,好不容易见到个外人,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的节奏啊。
自己赶时间,能耐心听到这,已经算是举钵罗汉有深沉了,是骡子是马,必须拉出来溜溜。
“别跟我扯犊子,我倒要看看你是啥。”
说着,用尽全力,抬手推向了棺材盖。
入手以后,大大出乎举钵罗汉的意料之外。
棺材盖真的就是普通木板,而且好像经常打开,没有任何机关固定,非常轻松的就被掀开了。
一股浓厚的烟,从棺材里涌了出来,吓了举钵罗汉一跳。
由于用力太大,直接把棺材盖给掀飞出去,落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浓烟消散,举钵罗汉不再迟疑,垫着脚,探头看向了棺材里面。
“兄弟,扔那么远干啥?
我这里都跑烟了,一会一定帮我捡回来啊。
正好,我也换换气,老在里面闷着抽烟,也不太好。
我这个老腰啊,都躺木了。”
墨迹的话没有停,棺材里面的人坐了起来,想伸个懒腰。
偏偏此时举钵罗汉的脑袋探了进来,直接来了个碰头礼。
而且这个碰头礼有点激烈,也有点生硬,双方都没有克制自己。
举钵罗汉认为,自己有罗汉金身,就是铁打的,我也能打铁,正好一下撞碎你的脑袋,一了百了,落个省心。
棺材里的人呢,由于很久没有活动身体,懒腰伸了一半,正在舒爽中,中途想要停止,有点舍不得,索性就放飞自己,把姿势做足吧。
“当!”
金属的撞击声响起,然后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以棺材为中心扩散开来,吹得杂物纷飞。
一声大骂从棺材里响起。
“卧槽,你咋这么硬呢?
哎,兄弟,别走啊,你干啥去啊?
你把我棺材盖捡回来啊。
我不是故意的…
你回来啊,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