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ukp火熱連載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 京八法則復血仇展示-jla9q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穆之的声音在刘裕的身后响起:“寄奴,下手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问问夫人?”
刘裕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这个必要么?”
刘穆之咬了咬牙:“太原王氏毕竟是百年名门,刁家和桓家也只剩下了这两根独苗,一下铲除三大世家,尤其是太原王氏,会在世家间引起巨大的反响,你不是不知道这点。”
刘裕的声音透出一股愤怒与冷酷:“那他们给停云兄弟留下一根独苗了吗?”
刘穆之一时语塞,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先找夫人跟各大世家打个招呼,把这些罪行公之于京城家族,避免他们的误解。”
刘裕冷冷地说道:“行了,胖子,你刚才自己都说,按国法都找不到定罪的足够证据,世家之间只会联姻,包庇,要是让世家间知道这事,那最后的结果只会是集体来求情,甚至会掩护这些畜生出逃保命,就是现在,恐怕他们也在策划逃跑了,我之所以审讯用了这么狠的手段,就是为了争取时间。”
他说着,大步向前,声音随着风雨传来:“京八同志我亲自去通知,你去找夫人吧,让她通知城中各大世家,给这三家收尸。”
刘穆之的脸色微微一变:“三家?收尸?寄奴你要…………”
刘裕大步而出院门,声音却是没有半点减弱,透出冰冷的杀意:“他让我京八兄弟绝户,我只好把他们灭族,伤我兄弟者,必杀之!”
刘穆之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刘裕的背景,越走越远,一边的一个护卫悄悄地凑了过来:“主公,现在怎么办?”
刘穆之叹了口气:“镇军这回是真的雷霆之怒,不管不顾了,封锁所有三大世家和骆家人出逃的通道,不要放走一个,既然做,就要做绝。”
那护卫点了点头:“那夫人那里?”
刘穆之咬了咬牙:“我亲自去向夫人解释,还有,那二十二个杀手给我抓紧追捕,三天之内必须全部归案,实在捉不到就从死牢里提几个充数,到时候,全部陪斩,还有,这三个月城中有敢非议此事,为这三家喊冤叫屈的,全部拿下。”
护卫行了个礼,飞快地奔下,刘穆之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豆大的雨点砸在他的脸上,他喃喃地自语道:“腥风血雨,不可阻止,王愉啊王愉,你这回得害死多少人哪。”
建康,宫城内,六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默默地驻立在风雨之中,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就那么站着,但冰冷的杀意,却是弥漫四周,雨点砸在他们身上的甲胄之上,噼里啪啦地响,让他们的须眉之上,都挂着水滴,可是即使是这冷风凄雨,也浇灭不了火山爆发般的愤怒,只是,这愤怒现在被他们以纪律压制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站在他们前方的刘裕,还有,被捆得跟棕子一样,如同一头死猪,有气无力地蜷缩在刘裕身边的骆冰。
刘裕的眼中杀气凛然,大声道:“京八兄弟们,还有谁没去看过停云兄弟的?”
没有人回答,一股无形的杀气,猛然爆发。人人的眼中都噙着泪水,那种战场上生死相依的手足兄弟被人杀害后的愤怒和痛苦,只有亲历生死的战士们才能明白。
刘裕环视四周,他的目光从一张张充满了杀气与渴望的脸上扫过,不少人开始舔起嘴唇,那是北府战士们即将投入战场,放手杀戮前的一个动作,就象虎豹扑食前的那种下意识的动物本能,一如他们握着兵器的手,也在这一瞬间更紧了。
檀道济站在队前,大声道:“寄奴哥,凶手是谁,查清楚了吗?!”
刘裕高高地举起了那几页状纸,雨打湿纸,只有最后的那个骆冰的手印,血红血红,格外明显,他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一股杀气:“现已查明,前将军王愉,并其子荆州刺史王绥,为了一已私欲,先是指使叛徒骆冰上门威逼利诱,强迫谢停云兄弟献出在南塘的胡饼铺子,然后更是要逼迫谢停云兄弟进入王家为家奴,跟他姓骆的一样成为王家的走狗,奴仆!遭到停云兄弟的严辞拒绝之后,他们这帮狗贼就动了杀心,收买姚二毛等二十多名江洋大盗,夜袭胡饼铺,杀害谢兄弟全家,又纵火毁尸灭迹,害死八十七名无辜的街坊邻居!”
丁旿一声怒吼,啸震八方:“你们这些黑了心的狗贼,老子要亲手杀了你们!”
蒯恩的独眼之中,杀气四溢,挥舞着手中的大斧,厉声道:“报仇,为谢兄弟报仇啊。”
所有的汉子们都吼了起来:“报仇,报仇,报仇!”
刘裕虎视四周,沉声道:“骆冰和姚二毛都不过是走狗打手,即使是有供词在手,也有的是办法找漏洞,托靠山,把自己洗个干净,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走狗出来顶罪,他们大不了免官了事。这就是他们世家高门一向以来的玩法,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
刘钟怒吼道:“去他娘的世家玩法,谢兄弟就这样给他们害死了,还谈什么,以血还血,有仇报仇!不为兄弟报仇,那还穿这身军装做什么?!”
王仲德哈哈一笑:“寄奴哥,世家有世家的玩法,我们京八有京八的规矩,就象小钟说的,以血还血,有仇报仇。”
孙处厉声道:“谢兄弟家五岁的孩子他们都不放过,不灭王家满门,老子这口气出不去,这辈子都睡不好觉!”
虞丘进拔出了背上插着的大刀,沉声道:“当初进建康时就不应该放过依附桓玄的这个王八蛋,这回新仇旧恨一起算,灭他满门!”
喊杀之声,震动天地,连周围宫墙之上的旗帜,也被众人冲天的气势所震慑,在风雨之中猎猎飘舞,刘裕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这回,是向大晋的百年名门太原王氏下手复仇,那些个兔死狐辈的世家高门会用他们手中的笔,用他们手下们的嘴到处宣扬,说你们是乱军悍匪,残害文人,可能你们一辈子都要背负这个骂名,你们怕不怕?悔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