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z58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扶蜀 愛下-第四百零七章 以少勝多閲讀-piu3y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随着石阳反击战的大胜,魏军从上到下都军心旺盛,但还不待文聘喘气,一则信笺便陡然送到了石阳的案几处。
文聘匆匆看罢,却是顿时大惊失色。
原来,就在五日前,石阳攻防战正值激烈之际,他的得力干将因军中缺粮导致军心士气急剧下滑,无奈之间只得集结部众开城迎战。
吴杰准备战胜汉军一场,以凝聚己方军心。
但却未料到,汉将关平早已于上昶城外准备妥当,魏军一出便遭受了强有力的攻势。
虽说汉军只有两千余众的规模,但由于人人身批重甲、手持陌刀,结阵厮杀亦是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几乎不到半个时辰,魏军被被杀得血流成河,杀得胆寒、崩溃,而吴杰也被关索斩于阵间。
“不明武器?”
细细观着战报上所描述的那不明的陌刀,文聘一时不由陷入了沉思当中,片刻后又沉吟着:“关平这支军队战力究竟有多强悍,竟然能以少胜多大破我军?”
“而且好端端的,上昶如何缺粮了?”
一连串的问题顿时齐聚文聘脑海里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早在兵发石阳时便已严令后勤务必随时供应上昶,务必不能让此城陷入断粮境地。
但为何断粮一事还是发生了?
其次,己方驻防于上昶的军力也有三千余众,而且也是自己这十余载来亲自所训练的军士,战力方面自然精悍,如何会被汉军轻易击垮?
吴杰也不是无能之辈,真要无能也得不到文聘的器重。
半响,文聘眼神凌厉,望着堂下的送信军士,沉声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上昶城会陷入断粮?”
那位军士身躯已是遍布创伤,战甲亦是残破不已,显然是吴杰麾下之众幸存军士。
闻言,他连忙拱手道:“文将军,据当初吴将军所分析,于半道劫掠粮草的乃是群山间的山贼等匪患势力。”
“山贼?”
“本将驻军江夏十余载,军威早已遍布四方,何处的山贼胆寒招惹本将?”
这番话出落,文聘不由得更陷入了沉思。
但事既以发生,再追究过往已无丝毫意义。
……
待文聘重新加固了石阳城防,遣一军驻扎于此严厉防范正处夏口水域休整的吴军以后,便率本部军力加急赶赴安陆重镇。
他现在是丝毫的功夫都不敢耽搁了。
现吴杰战死、上昶失守,那进军安陆途中便将再无险关阻拦,皆是一马平川之地了。
若汉军此时忽然水陆之军进犯,那空虚的安陆焉能抵挡?
而上昶的失守也打乱了文聘的全盘部署。
他本是想以分兵拒之,坚守待援。
待己方主力齐聚以后,再行对蜀吴双方发动反击。
可此时己方援军还未传来丝毫消息,上昶却失守了。
……
上昶城。
府衙。
而就在此刻文聘正心慌慌加紧率众赶赴安陆之际,关平却于军府设宴款待诸将校,以及犒赏浴血厮杀的诸将士。
至于迅速提军夺取安陆,关平没想过。
若夺取了安陆,那文聘将只能败退而走。
如此,魏军又焉能源源不断的遣军前来相争?
关平的计划可就是吸引魏军主力亲至呢。
待宴席落罢,诸众皆一一告辞离去以后,还不待佣人前来收拾风卷残云的残羹剩饭,一席身席黑袍,面目冷峻的青年女子便腰悬利剑犹如鬼魅般席卷而至。
抵达关平面前以后,此女才缓缓揭开了面纱。
真容展现而出!
随后,女子拱手拜着:“少将军,诸事已经彻底办妥。”
“阳涛,你确定?”
闻言,关平神色陡然严肃起来,道:“你可知,此事将关乎着日后作战的方式,若此招不慎被敌军所知,后果将不堪设想。”
“还请少将军放心。”
“事成以后,我便当着贼众之面斩杀了数位贼首并放出震慑之言,若他们敢供出主谋者,将会悄无声息的消失于世间。”
“一众贼子早已亲眼目睹了暗卫的刺杀之术,现都已瑟瑟发抖,我已命他们分遣寨中金银财宝各自散了。”
“文聘此时已无从在遣军前往征剿并得知真相。”
一番番话落,关平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暗卫,便是这三年以来,他着手仿造后世大明锦衣卫所组建的一支暗杀组织。
倒还算不上特务组织,关平也没有如此想法。
暗卫的组建人员参差不齐,有罪大恶极之人、亦有郁郁不得志的士人,同样也有犯罪的商贾。
虽然身份各自的不同,但都是身世不白之人,在加入暗卫以前,都会先行接受数月的洗脑训练,方才可逐渐任命暗卫核心机密。
而暗卫统领则就是此前受吴人所蛊惑刺杀过关平的阳涛。
自从关平手下留情并未处死她,反而安排了自家妹妹关凤陪同其一起考察荆襄各郡的风土人情以后,阳涛内心便对关平的印象大为改观并逐渐对其钦佩无比!
而此次群山诸山贼劫粮,致使上昶断粮便出自关平的策划,暗卫之手。
在阳涛率暗卫的出动下,群山环绕的各匪患头领的性命皆被暗卫人员所掌控,性命攸关之下才不得不听从于指令,率众斗胆驻防于安陆通往上昶的主要通道之上,劫掠粮草。
这才致使半月间吴杰得不到半粒粮食的补充,无奈出城一战被全歼的情况。
但也由于此事手段并不太光彩,关平又担忧此事暴露以后,未来魏吴双方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徒增麻烦。
故而,关平事先便给阳涛下了严令,事成以后务必斩草除根,斩杀各群贼头目并驱散诸贼匪,以此让魏军得不到丝毫真相的可能。
至于全盘斩杀群贼,关平没有想,因为如此做动作太大,目的极其明显,有心调查一番便很容易看出端倪来。
待此事落下,关平问起了其余问题,说着:“打入敌军内部一事进展如何了?”
“启禀少将军,江东会籍郡已经有暗卫人员成功潜入,现正在逐渐朝建业中枢渗透,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
说罢,她脸色也不好看,又如实道:“但魏军方面,情况却不容乐观!”
“之前渗透数次,但都被贾诩此人所窥破,而当魏人有了警觉以后,暗卫潜入也变得困难之极,今岁八月贾诩逝世以后,我已经再次安排潜入了,但不知是否能够成功。”
此话落下,关平徐徐点头。
“嗯,此事不急一时,魏国智谋之人众多,的确不可小觑,渗透之时切记务必小心,不可暴露暗卫之机密,关键之时纵使牺牲掉部分成员也绝不能暴露我等意图。”
“属下遵命!”
此言落下,关平面色也越发冷峻,随后又平和道:“不过,贾诩虽然已逝,但你却不能就此放松警惕了,魏国现在有一人伴随着拥立曹丕之功已经坐上高位。”
“此人之阴不下于贾诩,你若安排诸事之时遇见此人,务必不要小觑之!”
眼见关平说得如此郑重,阳涛神色一动,连忙问道:“何人?”
“司马懿。”
“司马懿?”
“属下记下了。”
“好,你继续去忙吧,若本将有所需要,自会联络你。”
一番话毕,阳涛又重新带上面纱,再度如鬼魅般眨眼离去,好似什么情况都未发生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