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qb4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七百九十二章 失蹤看書-td7l9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又到灵光闪烁昼夜交替之时,黄启泰依然没有回来。
闪电安排部下检查了一下战场,也没有发现黄启泰的尸体。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暂时被列为失踪人口。
曹诚光感叹道:“死了,十有八九是死了。”在他看来,以黄启泰的能力根本没可能在这场残酷的大战中存活下来。
张弛并不这么认为,因为黄启泰的真正身份是幽冥老祖,在幽冥老祖刚刚复苏的时候就能够将山蛮氏的巢穴一窝端,虽然离开北冰城之后,他一直隐藏身份并未出手,但是并不代表他连这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宗九鹏临行之时说他们之中有内奸,张弛首先想到得就是幽冥老祖,雪女没有嫌疑,纪昌和曹诚光都用战斗中的实际表现证明了他们自己,现在回头想想,他们从离开北冰城之后,如果不是有人在故意泄漏他们的行踪,这些敌人也不会一个接着一个的追踪而至,而且全都认为幽冥老祖就藏身在他们的队伍中。
最大的可能就是幽冥老祖故意放出消息,吸引宗九鹏、独北峰他们出来,然后逐个击破,张弛认为眼前幽冥老祖的失踪也和这件事有关。
纪昌来到张弛身边道:“早点去休息吧,今晚我来值守。”
张弛笑道:“我不累。”
纪昌道:“会不会是老黄出卖了咱们?”
张弛道:“没有证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猜。”
纪昌笑了笑道:“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圈套,咱们几个就像是诱饵,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人过来追赶。”
“如果是圈套,设下圈套的这个人目的又是什么?”
纪昌摇了摇头,他目前还猜不到,否则他也不会过来主动和张弛探讨。
张弛眯起双目望着远方的灵光道:“希望以后能够太平一些。”
纪昌道:“老黄还会不会回来?”
张弛心中也在想这个问题,幽冥老祖还会不会回来,离开北冰城之后,他交会了自己吸收灵能的方法,对他和自己的关系,他们彼此之间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不然自己也不会贸然答应让他同行,幽冥老祖也是一样,如果不是明白了什么,他也不会如此悉心教导自己。
究竟是他在护送自己还是自己在护送他,张弛突然有些迷惘了。
曹诚光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头黄羊,让张弛帮忙烤肉,张大仙人今晚没有烤肉的心境,让老曹自己去忙活,转身来到营帐中,雪女在今天的战斗受了伤,已经涂过金创药,正在营帐内闭目调息。
听到动静睁开双眸,向张弛嫣然一笑:“主人。”
张弛来到她身边坐下,双手捧住她的俏脸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雪女道:“都是皮外伤,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完全康复,主人不用为我担心。”
张弛将她的娇躯揽入怀中,柔声道:“辛苦你了,以后不可再这样冒险。”
雪女道:“为主人效力是我的职责。”
张弛暗叹,这妮子脑子里的奴性还真是严重,凑在她樱唇上轻轻一吻,低声道:“你饿不饿?”
雪女摇了摇头,此时一股焦糊的味道飘来,紧接着就传来曹诚光的叫声:“张弛,快出来,我靠,我就说我干不了。”
雪女笑了起来,轻轻推了张弛一把道:“赶紧去吧,不然他就要闯进来了。”
张弛知道老曹的尿性,笑着站起身来:“你好好休息,等会儿我回来陪你睡。”
雪女俏脸绯红,嗯了一声,一双美眸柔媚得就快挤出水来。
黄启泰终究还是没有回来,张弛决定不再等待,他们四人继续北上,闪电挑选了二十名精锐部下,护送他们前往冰雪长城。
有了疾风之狼代步,行进的速度加快了数倍,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冰雪长城。
这段路途进行得非常顺利,再也没有遭遇追击和拦截,纪昌和曹诚光越发认为他们之中的内奸就是黄启泰,此前之所以被穷追不舍都是因为黄启泰泄露了他们的行踪。张弛在这件事上表现的不以为然,这个世界上的多半事都存在两面性,通常人们只能看到表面肤浅的部分,却懒得去追寻内在的真相。
望着不远处宛如一条苍龙盘卧在雪山峻岭中的冰雪长城,曹诚光感叹道:“这长城山寨得不错,比真的还要气魄宏大。”
纪昌道:“用砖头和用冰雪不一样,用冰雪更容易速成。”
曹诚光转向张弛道:“张老弟,咱们就这么直接过去?”
独北峰率领风氏骑兵团前来追击,让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他们现在还搞不清冰雪长城内部的状况,是不是在飞凤将军的掌控中。
雪女道:“我去!”
张弛看了她一眼,雪女道:“我是最合适的一个,我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很熟悉,等我搞清状况,你们再去也不迟。”
张弛道:“可是……”他还在犹豫,毕竟雪女身上的伤刚好。
雪女笑道:“别可是了,我又不是弱不禁风,放心吧,我去去就回。”不等张弛做出决定,已经纵身飞起。
张弛道:“小心啊!”
曹诚光啧啧赞道:“真是体贴,高手就是高手,不过这小翅膀对你也的确是一往情深。”
纪昌道:“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曹诚光道:“为何要少说?咱们很快就要去极北之地了,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有话当然要抓紧说。”
纪昌哭笑不得道:“得嘞,你说,你只管说。”
曹诚光向张弛道:“张老弟,你当真决定要越过冰雪长城前往幽冥之地?”
张弛点了点头。
“考虑清楚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张弛笑道:“我后悔还是你后悔啊,这话还是问你自己吧?”
纪昌道:“就是,你要是后悔现在回北冰城继承我家产来来得及,当个小老板,卖点酒窖里的存货,再逍遥个几十年绝对没什么问题。”
“几十年?那不是自欺欺人吗?我现在算是完全想明白了,人活着必须得折腾,得过且过让你活一千年一万年也毫无意义。”
纪昌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张弛却不以为然,曹诚光的话可信度太低,别看他现在说得慷慨激昂,保不齐明天就产生别的想法。
果不其然,根本不用等到明天,曹诚光话锋一转:“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咱们不去极北之地也行啊,就凭咱们几个的能力,召集一帮小弟,割据自立,占山为王,三人携手,开创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业,等到一统幽冥墟的时候,我当皇帝,你们俩就是一字并肩王,大家平起平坐,共享荣华富贵,你们琢磨琢磨,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纪昌点了点头道:“的确很有吸引力,可凭什么是你当皇帝?”
曹诚光道:“皇帝是最累的活,白天操着天下百姓的心,晚上操着后宫佳丽的身,这样吃力不讨好的活当然是我来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张弛懒得理他,知道这货也就是过过嘴瘾。
纪昌道:“你入地狱没人拦着。”
曹诚光切了一声道:“老纪啊老纪,你居心叵测,我还没上位呢你就不服,想篡位是不?”
纪昌和张弛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曹诚光自己也乐了:“自家兄弟,谁当都是一样,这皇帝我让给张弛了。”
张弛找纪昌要来望远镜,让闪电驮着他来到最高处,眺望冰雪长城那边的状况,雪女其实刚走不久,张弛心中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忐忑是因为不清楚目前冰雪长城的状况,担心雪女会遇到麻烦,期待是因为来到幽冥墟这么久,总算可以见到秦绿竹了。对自己来说只是短暂的几个月,可对秦绿竹而言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不知伊人是否无恙?
闪电道:“主人是不是很期待见到飞凤将军呢?”
张弛点了点头:“十年了。”
闪电道:“我只怕不能送主人去极北之地了。”
张弛知道极北之地在疾风之狼的心中如同一个诅咒,它们无法破除心理障碍,当初就是这样,现在还是。
张弛拍了拍闪电的脑门道:“你留在这边就好。”
闪电道:“没有人能够活着从极北之地回来。”说完又道:“主人是个例外。”
张弛哈哈大笑:“我也不是直接回来的。”
闪电道:“其实曹诚光刚才的话主人不妨考虑一下。”曹诚光刚才说话的时候它一直都在听。
“如果主人有称霸之心,我会效犬马之劳。”
张弛微微一笑,其实闪电现在就在效犬马之劳啊。
闪电道:“幽冥之地是充满诅咒的,主人去得地方又是圣城,听说每个踏入圣城的人最后都变成了幽冥。”
张弛充满信心道:“我不会!”
闪电道:“主人,你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张弛问道:“有没有想过,如果幽冥攻破冰雪长城,你们的命运会怎样?”
闪电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道:“也许他们感兴趣的只有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