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6gr精彩都市言情 全面攻略笔趣-第五百五十五章 破曉·首席大騎士!展示-7kcfh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迷宫某个角落。
奥德教皇望着那些前赴后继往洛小曦幻阵里钻的学生们,眼神复杂的开口说道:“看见了吗,克劳伦,这些孩子是玛拉教会未来的希望,是我们蓝星最后的依仗,而在他们眼里,苏牧是天才,是榜样,或是还是等候已久的信仰……所以,你当真要当着他们的面动手,亲自摧毁这来之不易的一切吗?”
“你认为他们会帮苏牧?”克劳伦反问道。
奥德教皇摇了摇头:“他们帮不帮苏牧我不知道,但我能肯定一点,不仅是这些孩子,还包括现在正在看比赛的所有修炼者或普通人,他们刚刚重塑的信仰将会因此产生裂痕,然后被你亲手击碎。”
可能现在谈“信仰”二字有些过于夸张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苏牧和他的黎明社,如今在玛拉教会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官方机构,且这个影响力是正面的,它可以带给人们希望,毕竟,即便曾经惊艳卓绝的教皇和老德克,也不曾在这个岁数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有这么一个天赋冠古绝今的骑士,便代表蓝星的未来可期。
更别说,这小家伙的长相和性格都非常符合大众审美,对于一些人而言,苏牧说的话,或许比执法局和审判庭说的话都管用。
在这种情况下,玛拉教会的教皇却要突然站出来告诉他们,苏牧是异族人,是蓝星的敌人,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得了?
就好比一个男人深深地爱着一个女人,到头来却发现,这女人掏出来比他都大!
这事往小了说,会导致玛拉教会的人民再难以去相信一个人,往大了说,他们的世界兴许都会因此而崩塌,甚至,他们还会造反都说不一定。
近几年来,教会内部的高层变得越来越腐败——尽管这些都是当初那群异族人搞出来的事,可却并不妨碍人们心中对教会越发的失望,毕竟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教会的失职?
更何况,克劳伦在社会上风评本就不怎么好。
他给人的印象不像是一位国家首长,反而更像一位阴谋家。
克劳伦做了太多太多在旁人看来冷血无情的事了,他也从未得到过别人的理解,若是换成平时,奥德教皇少不了要用此事暗讽克劳伦几句,因为他也不太喜欢后者的行事风格,可现在,奥德教皇实在没这个心情。
他虽然跟着克劳伦一起进来了,但却不太可能真的拦住对方。
别说这里是玛拉教会的地盘,奥德教皇管不着,就是个人实力,他现在也完全不是克劳伦的对手了,怎么拦?
“错的信仰,便应该打碎重塑,即便重塑不了,也好过一错再错。”克劳伦轻声说道,“闭关两年,我要给玛拉教会一个交代,和老教皇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轰!
这时,一声雷鸣在天空炸响,方才还晴朗的天色,顷刻间变得阴云密布起来。
下雨了。
和圣雅城一样,被当做赛场的异界也飘起了小雨。
只是,这次的雨是出自克劳伦的手笔。
突破到六阶的他,已经可以初步借用天象之力了。
克劳伦平静地看着希尔科斯塔,轻轻挥了挥手,一道闪电便陡然降下,直接将学生们眼前的黑暗劈了个粉碎!
……
“我的阵被破了。”
希尔科斯塔内,洛小曦睁开眼,皱着眉头说道。
银可可睁大眼睛:“哪个骑士团那么厉害,连你的阵法都能破?”
最近这段日子,银可可可是亲眼见证了洛小曦的阵术有多变态。
别的不说,光是那一手无神大阵,就足以让所有踏入其中的五阶以下的修炼者都插翅难飞,包括银可可自己。
银可可暂时还不知道洛小曦是烬星人,只觉得苏牧这个情妹妹掌握的阵术,比她以前见过的所有阵术都强大……这个强大不是指威力上的,而是指阵法的完整性。
跟洛小曦的阵术相比,苍澜大陆的阵术就像残次品一样,有着明显的缺陷。
而洛小曦布置出来的阵法,却不存在任何疏漏之处,至少在同级之中,她是无敌的。
想要强行破除洛小曦的阵,除非修为比她高上一个大境界,否则绝无可能。
这也就是说,在那群赶过来的骑士团里,有着一名真正的骑士!
“恐怕,还不只是骑士那么简单。”三千望着门外的乌云,说道:“我从上面感觉到了一股不属于五阶的力量……那是真正的天象。”
如果说天道之力是明性见意的标志,那么天象之力,便是转灵归仙才能拥有的大手段。
这两种力量虽然称呼不同,但本质上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差只差在对这股力量的掌控上。
这是两个不同的阶段,就像幼童学步,前者是在爬,后者是在跑,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所以,是有六阶的修炼者对我们出手了?”听完三千的解释,夏娜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很显然,她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
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凑巧的出现在混战赛的赛场上,除了他,不会再有别人了。
“克劳伦来了,对吗?”赵果果报出了一个名字,同时看向站在一边的玖琦歆。
“是他,没有错。”玖琦歆认得这股气息,可让她目光复杂的是,她并没有想到克劳伦闭关两年,竟然真的突破了五阶的桎梏,成为了蓝星近三百年来第一位穹级。
“这一战你们输定了,早做打算吧。”玖琦歆说道。
越是离穹级更近,便越明白那个层次的力量有多恐怖,这绝对不是现在的黎明社可以抗衡的,即便那个有着天人之姿的苏牧都不行,哪怕他拼上自己的性命。
“阿弥陀佛,玖施主,你的话有些过于武断了。”明虚笑呵呵地说道,“依贫僧所见,教皇大人才刚突破到六阶不久,并没有彻底掌握天象之力,倘若你我二人联手,再加上银前辈和苏师弟,以及三千师弟众人,我们未必就完全没有胜算。”
未必完全没有胜算?
玖琦歆嗤笑一声:“不是我打击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明虚说道,“玖施主别忘了,我们还有超越之力。”
“你就那么肯定你们那什么超越之力能伤到克劳伦?”玖琦歆问道。
“一定可以。”回答她的是好半天都没说话的芙洛。
连七阶蛮神都不敢忽视的超越之力,一个穹级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好吧,就算有用,你们又该怎样才能用超越之力打中克劳伦?”玖琦歆也没去反驳芙洛,她直言道:“克劳伦最强大的地方便在于他的速度,即便是当初他还没有突破到六阶,也绝对不是你们这群小家伙能摸得着的,唯一有那么一丝机会能和克劳伦过上两招的,只有苏牧一个,可是现在,克劳伦的修为再进一步,让这仅剩的一丝机会也荡然无存了。”
说着,玖琦歆看向赵果果:“果果,你是黎明社的指挥官,应该明白我说的话没有半句虚言,如果仅仅凭我们这点人,那这场和克劳伦的战斗将没有任何胜算,更何况,克劳伦不可能一个人过来,你们似乎忘记了一点,这里是骑士城,是克劳伦的地盘,只要他一声令下,在这场混战赛中为你们保驾护航的骑士们,将全部变成你们的敌人。”
说到底,现在讨论如何以数量来战胜体量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事实正如玖琦歆所说的那样,黎明社不仅在巅峰战力上被教会碾压,在数量同样也被碾压。
“那如果我能帮你们拦住那些骑士团呢?”
这时候,门口忽然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
一个身穿红袍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那里。
负责守门的米尔斯和伊盖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根本没看见他似的。
过了好半晌,这两兄弟才后知后觉的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哎,别紧张,我不是坏人。”那男人举起双手,笑道:“你们就算不认识我,也应该认识我身上这件红袍吧?”
红袍的袖口绣着金色花纹,那是一朵云,云里藏着半个太阳,如同晨光初现,黑夜破晓。
“你是破晓骑士?”夏娜问道。
“准确的说,是破晓骑士团的首席大骑士。”男人咧嘴一笑,“那十一个家伙都听我的话,我让他们打谁,他们就会打谁,即便这个人是高高在上的玛拉教皇。”
“这是奥德教会的态度吗?”赵果果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关键点。
破晓骑士团的成员来自于蓝星世界各地,每个国家的人都有,可他们唯一效忠的,却只有奥德教皇一人。
“是,也不是,因为除了破晓骑士团首席大骑士之外,我还有另一个身份。”说着,那男看向洛小曦,摇着头笑了起来:“我曾经被你父亲打的半死不活,现在却反倒还要来保护他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这样奇妙且恶趣味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夏娜并没有完全相信这男人的话。
男人微微一笑:“作为花梨高中的学生,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的德克老校长有一位失散多年的儿子吗?”
老校长失散多年的儿子?
夏娜和洛小曦等人都愣住了。
老校长和杨校长以前“一老一少”的…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
“这件事我听副校长提过。”赵果果开口道:“可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不需要向你们证明什么,因为你们很快便能看到我会做什么,不是吗?身份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帮你们。”那男人说道,“我这次过来,不是为了和你们抱团的,而是单纯来跟你们打声招呼,你们只需要想办法对付克劳伦就行了,其他的事,会有其他的人替你们挡下来……另外,我父亲托我给你们带句话,从今天开始,圣哲城便不再叫圣哲城了,而叫自由城。”
说完,男人没有再多耽搁,转身便消失在了门口。
他的确不需要向黎明社证明什么,但这最后一句话,无疑已经定死了他的身份。
知道圣哲城更名一事的人少之又少,而这男人连这种机密的事都知道,那不是老校长的儿子还能是谁?他话语中唯一的谎言,估计就是“失散多年”这四个字了。
在赵果果看来,这更像是老校长故意将自己儿子安插进破晓骑士团的。
毕竟,这次的计划酝酿了接近二十年,其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伏笔都不为过。
只是,这个消息对于目前的黎明社而言,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因为最强大的敌人,依旧只有靠他们自己去对付。
“嗡嗡!”
这时候,赵果果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罗特应该和执法局谈过了。”赵果果看都不看便猜到了这通电话是秦扬打来的。
在这个时间点上,也只有秦扬才有可能会给黎明社打电话。
罗特既然已经有了进一步动作,势必就会赶在最终决战之前将手里所有的底牌都打出来。
那二十名警卫的生命,便是威胁执法局最好的筹码。
“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如果情况允许,我希望你们能过来一趟。”电话里,秦扬的声音显得十分低沉,“我们找到了那二十名警卫,但他们只有二十分钟能活了。”
小刘的定位没有出错,秦扬的判断也非常准确,罗特的爪牙的确是在以前枫奇银行的私人金库里给执法局打的电话,并且,失踪了好几天的警卫们也都被关押在那个地方。
可秦扬没想到的是,那个地下金库,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金库了,它被人改造成了一个大型的冷冻室,里头的温度足以把人的骨头都给冻脆掉。
那二十名警卫,便被锁在这个冷冻室里。
他们最多只能坚持二十分钟,就会从外到内,彻彻底底的变成一座座冰雕。
建造金库的材料本就是蓝星上最坚固的物质之一,一般的炸弹都炸不开,而敌人为了万无一失,还在上面又覆了一层防爆钢板和灵阵,秦扬是把单兵火箭筒都给用上了,冷冻室的大门却依然连半点松动的痕迹都看不到。
秦扬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便是走正常程序,用面部识别来打开这扇大门。
大门左边的墙里镶嵌着一个面部识别仪,面部识别仪的旁边,又贴着一张照片。
——赵果果的照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