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l6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紅色莫斯科 愛下-第1265章 敵後偵察展示-lid4o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索科夫坐在一张行军床上,正抬脚脱靴子时,坐在不远处的卢涅夫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阿西娅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没有。”正在脱靴子的索科夫,听到卢涅夫这么问,连忙把脚放回了地上,摇着头说:“虽然她跟着第182师的部队来了防区,但因为战事激烈,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她。”
得知索科夫因为战事激烈,而一直没有时间和阿西娅见面,卢涅夫不免担心起来:“司令员同志,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让她跟着你一起回来呢?让她长时间待在危险的地方,这合适吗?”
“放心吧,军事委员同志。”索科夫笑着对卢涅夫说:“我们的防区内,很难有什么大规模的战斗了,否则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回司令部。”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卢涅夫的眉毛不禁往上一扬,试探地问:“司令员同志,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小道消息?”
既然卢涅夫主动问起,而指挥部里又没有闲人,索科夫便打算把当前的形势,向自己的两位副手说说,让他们也做到心中有数。他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招呼两人一起过来就坐:“你们到这里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当前的形势。”
萨梅科和卢涅夫知道索科夫肯定会告诉自己一些内幕,便迫不及待地来到桌边坐下。“司令员同志,您快点说说,”萨梅科一坐下,就催促道:“接下来的形势会怎么发展?”
索科夫把自己从朱可夫那里得到的情报,向两人简单地介绍一番后,指着桌上的地图,继续说道:“库尔斯克的北线,由于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所发起的主动攻击,已经严重地威胁到了莫德尔第9集团军的退路。假如德国人不想再出现另外一个斯大林格勒,他们势必会停止在北线的进攻,而是就地转入防御,以阻挡我们对奥廖尔突出部的进攻。
而南线这里,据我的分析,曼斯坦因手里的预备队大概率会被调往其它战场。也就是说,敌人就算继续在南线保持攻势,他们所能依靠的也只是原有的那些兵力。”
“如果南线的敌人,只能依靠他们现有的兵力作战,那么我们集团军所防御的区域,所承受的压力就能大大地减轻。”听索科夫这么说,萨梅科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也就是说,我们甚至可以在个别地段,主动向敌人发起反击。”
“没错,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曼斯坦因会把他的主力部队集中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并试图歼灭我们在那里部队。”索科夫向两人介绍说:“如此一来,他在我们的防区内,就只剩下建制不完整的第6和第19装甲师。只要马兰金将军的近卫师,能帮我们牵制第19装甲师,那么我们就可以选择任意地段,向德国人发起反击。”
可卢涅夫听后,却一脸担忧地说:“司令员同志,如果我们此刻向敌人发起反击,那么曼斯坦因会不会从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抽调部队,来攻击我们的防区呢?”
“军事委员同志,这一点您不用担心。”针对卢涅夫的担忧,萨梅科向他解释说:“如今曼斯坦因的主力正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与我军激战,他不敢轻易抽调部队离开,否则剩下的部队很有可能挡不住我军的反攻。”
听完萨梅科的解释后,卢涅夫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他盯着地图看了一阵后,抬头望着索科夫问:“司令员同志,你打算在什么地方,对敌人实施主动进攻呢?”
“如今敌人的实力还很强大,这一点可以从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激战看出来。”索科夫眼睛盯着面前的地图说道:“如果我们向集结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发起进攻,就算取胜,恐怕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在第188师的防区展开反击,由于他们正面的德军已经转入了防御,恐怕在短时间内无法吃掉他们,一旦曼斯坦因看到后路遭到了威胁,肯定会不顾一切地从其它地方抽调兵力,还对我们实施合击的。没准打到最后,敌人没有被消灭,我们反而付出了不小的伤亡。这种配备的买卖,我们可不能做。”
“那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卢涅夫谨慎地问:“如果上级见我们拥有这么多的兵力,却待在敌人的附近没有什么动作,肯定会责备我们的。”
“我只是说,暂时不主动向敌人发起进攻。”索科夫微笑着说:“我们不进攻敌人,但却可以切断他们的运输线,只要敌人的燃料和弹药无法运往普罗霍洛夫卡城外,那么在那里实施进攻的德军主力,很快就会因为缺乏弹药和燃料,导致他们手里的坦克、大炮变成一堆废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做的就是炸掉或扔掉这些装备后,选择毫不迟疑的撤退。”
…………
索科夫在自己的司令部,向两位副手介绍库尔斯克地区接下来的局势发展时,瓦图京派出的侦察部队,也获得了有用的情报。
侦察分队的队长艾斯凯尔中尉,带着十几名侦察兵,来到德军预备队的驻地附近后,意外地发现远处的营地灯火通明,里面的部队似乎正在进行紧张的调动。
艾斯凯尔中尉首先想到的就是,敌人肯定准备向普罗霍洛夫卡城的方向运动了。他连忙叫过报务员,吩咐对方说:“立即和方面军司令部的侦察处取得联系,就说我们发现第24装甲军的驻地里,部队正在调动,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坦克和自行火炮发动机的轰鸣声。”
电报发出后五分钟,报务员就收到了情报处的回电:“迅速搞清楚敌人的去向。”
艾斯凯尔中尉收到回电之后,立即叫过一名中士,吩咐他说:“中士,你带两名战士,悄悄地靠近敌人的营地,想办法抓一名俘虏,搞清楚他们的动向。”
中士答应一声,带着两名战士离开了藏身之处,悄悄地前往敌人的营地方向,准备去抓一名俘虏,搞清楚敌人的动向。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中士和两名战士抬着一名手脚都被绑住的军官,回到了艾斯凯尔等人的藏身之处。中士兴奋地向艾斯凯尔报告说:“中尉同志,抓了一名德军少尉,并缴获了他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公文包。”
听到中士说缴获了一个公文包,艾斯凯尔不禁眼前一亮,他知道携带公文包的德军军官,就算军衔再低,也掌握着不少重要的情报。他连忙叫过翻译,吩咐对方说:“把我的话,翻译给这个德国人听,问他叫什么名字,军衔、职务!”
翻译如此地向德军军官翻译完艾斯凯尔所说的内容后,扯出了塞在军官嘴里的破布。军官剧烈地咳嗽几声后,开始回答说:“我叫戈尔德,少尉军衔,是第23装甲师的作战参谋。”
“原来是作战参谋啊。”艾斯凯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翻看一阵后,发现全部是俄文,自己一点都看不懂,便冲着戈尔德问:“这文件上都写了一些什么?”
看到那些文件,被翻译拿在手里,戈尔德迟疑了片刻,随后回答说:“这是曼斯坦因元帅下达的调动命令。”
“曼斯坦因下达的调动命令?”艾斯凯尔好奇地问:“上面都写了一些什么?”
“命令我们连夜装车,准备调到西面去。”戈尔德虽然是作战参谋,但由于他的级别太低,很多绝密的内容,他是根本接触不到的,因此回答出来的问题,也就显得含糊不清。
“西面?”艾斯凯尔继续问道:“准备把你们调到西面的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中尉先生。”戈尔德不卑不亢地回答说:“上级的命令没说,我不太清楚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
“你看出了什么吗?”见戈尔德不愿意说,艾斯凯尔扭头问在一旁翻阅文件的翻译:“上面有没有说,把他们调往什么地方?”
“中尉同志,”翻译连忙抬起头说:“命令里说,让他们赶到西面的火车站登车,然后再运往西面。”
“看样子,我们要到西面的火车站去看看,敌人是不是真的在朝那个方向集结。”
就这样,为了搞清楚德军的真实动向,艾斯凯尔带着他的侦察分队,悄悄地来到了西面的火车站。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他们隐蔽在一个距离车站两三公里外的小山丘上,艾斯凯尔找了个视野良好的位置,举起望远镜朝着车站方向望去。
通过望远镜,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成群的坦克、装甲车,正陆续地开到车站外的铁路旁停下。而一些先期到达的坦克,正在陆续驶上平板车。他举着望远镜看了一阵后,发现越来越多的敌人正朝着这个方向集结,看来俘虏的话都是真的,第24装甲军的部队的确准备向西面开拔。
有了俘虏的口供,又亲眼看到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在陆续装车,艾斯凯尔意识到敌人可能真的会向西面调动,便再次吩咐报务员:“给情报处发报,就说经过我们的侦察,发现大量的敌人坦克和装甲车,正在原驻地西面的火车站装车。再根据所抓获的俘虏口供,敌人的第24装甲军即将向西调动。”
待在司令部里的瓦图京,很快就收到了艾斯凯尔中尉发来的电报。他看完上面的内容后,连忙把电报递给朱可夫,毕恭毕敬地说:“元帅同志,您瞧瞧,这是我们侦察兵刚发来的电报。看来索科夫将军所分析的情况,是完全准确的,敌人第24装甲军的部队正在陆续登车,准备向西面开拔。”
然而朱可夫看完这份电报后,却面无表情地说:“瓦图京同志,你应该明白,德军第24装甲军的准确去向,关系到库尔斯克会战的胜负。你立即给侦察兵回电,让他们再进行核实,一定要搞清楚敌人的真实去向。”
对于朱可夫的这道命令,瓦图京不敢违背,他连忙命令自己的参谋长,给艾斯凯尔中尉回一封电报,让侦察分队再对情报继续核实,一定要做到准确无误。
艾斯凯尔接到司令部的回电后,特意派人到附近去查看了一番,最后发现,这条铁路线曾经遭到过游击队的破坏。通往东面的铁路线,有很多地段连铁轨都没有了,根本无法通车。相反,通往西面的铁路,则是完好无损的,而且德国人还派出了不少的巡逻队,沿着铁路进行巡逻,就是为了避免遭到游击队的破坏。
搞清楚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后,艾斯凯尔第三次向司令部情报处发去了电报,详细地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并以肯定的语气说明,敌人的确是要向西调动,绝对没有搞任何鬼。
瓦图京再次接到电报后,经过反复的查看,确认艾斯凯尔所报告的情况,不会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在内后,才对朱可夫说:“元帅同志,根据侦察兵最新的报告,那个火车站通往东面的铁路线,早就遭到了游击队的破坏,甚至个别地段的铁轨都被扒了。相反,通往西面的铁路完整,沿途还有敌人的巡逻队在巡逻。
看样子,索科夫少将的分析没错,敌人的确被德军统帅部调往了西面。我们可以集中全部的力量,来对付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
既然是侦察兵反复核实过的情报,那么出错的几率应该是极低的。但饶是如此,朱可夫还是盯着地图看了许久,确定向西的铁路没有岔道口,可以让运载坦克、大炮和装甲车的列车,从其它线路饶到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时,他悬在心头的巨石才算彻底落地了。
朱可夫站直身体,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用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的地图说:“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唱主角的部队就是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只要他们能击溃城外的德军,我们就能取得库尔斯克会战的最后胜利。”